[『勇』远≮爱≯你]杀人考察[破魂小达旦]

原帖地址:https://tieba.baidu.com/p/446142430

2008-07-23 15:04:00 1楼

文题依旧来自奈须的空境。
S殿也可以叫空的,全用里面的标题也不错�

2008-07-23 15:05:00 2楼

[1]

封闭现场,仔细勘察。身着黑色西装的侦探有条不紊地指挥现场。

根据作案手法,疑似为X所为。

又是X吗?侦探握紧了拳头,望着没有月光的天空。

匆匆地跑到巷陌的拐角,带着面具的女子俯下身,撩起裤角,雪白的小腿上一道长长的血痕,牛仔裤的下摆凝固着已经变黑的血,触目惊心。

那个八神还真是讨厌。

少女念叨着,眉头因为疼痛而蹙着。

远处的巷口,一个少年双手插进裤子口袋,站立着,金色的头发在无月之夜一样挑眼�

2008-07-23 15:06:00 3楼

[2]

周末,在种满仙人掌的庭院里,橘色头发的少女举着水壶哼着小曲儿浇着,灿烂的阳光透过水珠折射小小的一弯彩虹。女孩仿佛更高兴了,浇的更欢了。

STOP!

一个差不多同样年纪的少女从离院子差不多二十米的地方开始冲刺。手里端着一盆仙人掌,臂弯里夹着报纸。

早啊,美美。

冲进院子,她拉过少女的手臂,水壶没有掉转方向直接浇到了少女的身上。

啊拉,对不起了。少女吐吐舌头。

空,你个生活白痴!仙人掌让你这么浇水非归西不可!

我一个星期没管它们了,再说植物不是应该经常浇水吗?

没救了。美美抚头望天,接着像突然想起什么,蹲下来,我要看看我的报纸有没有湿。

美美摊开报纸,见被水浸透,用纸巾仔细地擦拭着。一边哀叹着我的太一。

什么东西这么宝贝?空隔着美美的肩头扫了一眼今天的头版,突然脸色苍白,水壶掉到了地上,溅起的水花濡湿了腿上的伤口。

啊。轻轻地叫了一声。

怎么了?

被仙人掌刺了。

你啊!美美戳了下空的额头,把她拉进屋里。

忍着痛,蹙着眉,空勉强跟上风风火火的同伴的脚步。心里叹着:这个传闻中的温柔小姐居然这么不体贴,还有那个新闻是怎么回事。

在屋里空终于见识到什么是女人的夸张,美美居然用吹风机去吹那张糊了墨迹皱皱巴巴的报纸。

呐,美美,报纸借我看一下。

哦。美美递过报纸,依然在背面吹着。

[昨天夜里※※集团总裁遭入宅抢劫已身亡,据称案犯为这一阵子作案多起的X所为。高中生侦探八神太一称一个月内定然将X绳之以法。]

(某破:请将一殿想象为Kudo Shinichi,其实名字不过差了一个字而已。)

怎么会这样,明明没有伤害他的,怎么会死呢?难道只是陷阱?

空蹙着眉头思考着。

喂,什么东西想的这么入神?难道你也很迷那个侦探?

放大了几倍的脸拉回空的神思,花痴!

你才是咧,已经送你最好养的仙人掌,连水都不用浇的还养不好。

仙人掌不用浇水?空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

你才知道?美美的额上写满黑线,你也不想想其他什么植物一星期不管不顾还可以天天和太阳公公问好。以后别说我认识你。

美美好可怕。空作受了惊吓的小孩状。

真拿你没办法。美美系上围裙走到厨房准备早餐,真不知道上辈子是不是坏事做多了,摊上你这个生活白痴做朋友。

美美最好了。依然撒娇状�

2008-07-23 15:07:00 4楼

[4]

是夜,空接到了去城中某富商家盗取名画的任务。在家里拢好头发,带上面具,然后背起两把长剑出门了。两把剑在背后交叉成X的字样,这也是她被称为X的原因。

腿上的伤没好,空对这次的任务不是很放心。更加另她担心的是最近警察的情报,以前行动时警察都是后知后觉,而上次几乎是守株待兔。虽然最后成功了,却赢的勉勉强强。难道那个太一就这么厉害?

她没有发现自己对他的称呼已经改变,从该死的八神到了太一。

从院子的高墙落下,空一个踉跄差点跌倒,看来腿上的伤口对她的影响不小。该死!空撕下上衣的一角把伤口紧紧扎住,她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

通过师傅给的情报,她很快到了目标所在地。很奇怪的,她没有在拿取画作时遇到任何阻碍,连警报器都不需要拆除。

离开时在狭窄的过道她发现了异样,红外线?空注意到墙上的装置。

很棘手啊!戴上特殊的滤光镜,眼前的红线纵横交错,密密麻麻。她终于知道为什么那么容易拿到画了,拿下画以后就启动了红外线装置,一时逃不掉又证据在握,确实是步好棋。

知道红外线的轨迹,它就从可怕的等级降到了困难。仔细观察可以突破的破口,终于发现了一条路径。空取下背上的长剑和面具,把画抱在怀里开始穿越。空间过于狭窄,带上那些道具非常麻烦。

凭借平时练就的功夫底子,空很轻松地完成了一半,这时候旧伤开始作祟,在做一个高难度的背转动作时,右脚挪了一点点,登时警报声大作。

完了!空径直从过道穿过。除过不断长鸣的警报声她还分辨到了警车的声音。

用全速奔跑才避免了被堵在狭窄的过道,来到大厅明亮的灯光相当刺眼。霎时她想通了一切,红外线根本是不可过的,存在的目的不过是让自己摘下面具和放下武器。

堵好窗口和门口,今天我们让她插翅难飞。褐发少年指挥着,嘴角扬起自信的笑。这几次的行动都有人告密,他所做的不过是布置陷阱而已,上次只是让她负伤而且出现了死亡让他非常不甘。

躲在大厅的吊灯上,空观察着情况。确实如那个夙敌所言,几乎是没有地方可以脱逃。而且,他曾经看过自己的脸,只要下去基本就是自投罗网。

怎么办?空环顾四周在穹顶上发现了一方天窗,刚好够她穿过。就是这里了,空亲吻一下脖子上的钓坠,妈妈,保佑我这一次吧。

卸下吊灯上的一个灯泡扔向天窗砸出一个破口。

下面八神地声吩咐着快去屋顶!

再见了,大侦探!空的嘴角浮起一丝即将成功的微笑。

跳跃,攀上了天窗,玻璃刺伤了她的手,但她不以为意。等她爬到屋顶,眼前的一幕让她震惊。天窗旁边是一具尸体,显然刚死不久,翻过他发现是主人家。怎么回事?

快点!警察的脚步如急促的鼓点。

容不得她多想,她只有立刻逃跑。

怎么会这样?跌跌爬爬地回家,空觉得很累。不止是这次行动的艰难程度超过了想象,结束以后还是疑团重重。

杀死他的人是谁?到底是为了救我还是为了陷害�

2008-07-23 15:08:00 5楼

3在省察中,我一看到这俩字头就晕~~~~~~~~~

2008-07-23 15:09:00 6楼

[5]

在向师傅复完命之后,空又来到了孤儿院,刚刚师傅的神色有些异样,她只道是为了真相煞费思量。每次看到那些一起长大的还在受苦的孩子她就不会觉得辛苦,也不会觉得自己做的一直都是错的。

在门口,她又看到了他的夙敌。空不由得苦笑起来。

十五姐姐!小丫头片子一看到她就奔过来。

怎么样?今天她欺负你了吗?收起愁苦表情换上和蔼面孔。

没有,没有。耳朵把头摇的象拨浪鼓一样,今天太一哥哥一直呆在这里,那个人好象很怕他呢!

你来啦?太一起身,皱了下眉,他注意到她的腿和手都有受伤的样子。

谢谢你。空向他鞠了一个大躬。

不要每次都这样啊,还有你怎么受伤了?太一关切地问。

果然是侦探出生的,明明步伐控制地很好还是被发现了。前几天伤了腿,昨天打破了窗户。

太一走到空身边把她按到椅子上,然后让耳朵去拿药箱。

怎么,大侦探要帮我处理伤口?

当然,看你手上这粗糙的处理,真担心你的腿啊,要知道伤口不处理好是很危险的。

空的心跳漏了一拍,这是曾经她听过很多次的关心话语,却再无力回首的温存。小时候他们的训练是分外严格的,受伤是和吃饭一样惺忪平常的事,每次都会有一个少年帮助空处理伤口,也会说着窝心的话。可以说,从孤儿院开始他们就相互扶持着成长。

怎么了?怕疼?太一看见少女低下了头。一下就好了,要不你咬着我的胳膊。少年把手臂伸到了空面前。

还真是个单纯的人。空笑了起来。大侦探的胳膊可金贵的很呢!再说你一只手怎么处理啊?

那到也是。太一接过耳朵递来的医药箱,解开空脚上的绷带,眉头一皱。空腿上的伤口已经化脓,脚踝处还有明显的淤青。你都怎么照顾自己的!伤口再感染下去你会很危险的。

哦,可是电视剧里那些人受伤不都是包一下就好了么?空忽闪着大眼睛看着太一。

电视剧?太一象看太空人一样看着眼前的少女,这表情还真是可爱,就是这人也太离谱了一点。

太一哥哥,十五姐姐小时候就是个生活白痴,都是十四哥哥照顾她的。

空瞪了耳朵一眼,因为她提起了那个她逃避面对的名字。

耳朵噤声,垂下头说我错了。

你还真是奇怪哪,耳朵说的本来就是事实嘛。你现在一个人住吗?

恩,领养我的叔叔很忙,所以现在我是一个人生活。

太一很想说你一个人怎么能活下来,不过咽下去了。

离开的时候太一主动请缨送她回家,不好拒绝,因为太一说现在如果再乱动的话就很难在短期内好起来,空知道身上的担子不轻,是根本不能忍受身体出故障的,也就只有由着他背着自己了。

一路上他们没有多话,空在他的身上找到了丢失久的温暖。如果不是立场对立的人,他还真是个不错的朋友。

进了空家的院子,看见满目的仙人掌,太一瞥了一眼背上的少女,他想确定她到底是不是和自己一样的地球人。

轻轻地把空放到沙发上,太一终于忍不住问了,空,你为什么把仙人掌当装饰院子的植物?

因为我是生活白痴啊,美美说我除了仙人掌其他的东西种了也是糟蹋。而且我也很喜欢它们啊,那么坚强。

和你很像呢!内里是很善良很温和的,但是外表那么坚强,你是我看过的第一个处理那么严重的伤口却连眉毛都不皱一下的人。

呵呵。空笑笑,不想多解释,他是侦探,露了马脚可不好。

晚上太一帮她做了晚餐才离开,靠在厨房的门框,空看着他忙碌的背影眼底氤氲。

从小没有感受过温暖的人对别人的一点点关心都会很在意,就象空对太一的每次帮助都回报以九十度鞠躬,就象为了领养她的人死心塌地地一次次只身赴险。

无疑,空对太一有了淡淡的好感�

2008-07-23 15:09:00 7楼

[6]

空,新的任务已经到了,你准备一下吧。

可是,师傅……

这是最后一次了,只要再做完这次你的梦想就可以达成了。

好。

听到肯定的回答,中年男人露出阴冷的笑容。空负手离开道场,并没有觉得什么异常。

这是最后一次了,只要做完这次就可以实现梦想了。空站在镜子前,看着里面脸色苍白的少女,用师傅的话为自己打气。她知道这最后一次绝对不会轻松,而腿上的伤也让她很不安。最近一直不断有任务,差不多两天一次,她一直没有很好的休息。

换好行头空离开了家门。这次的任务是偷盗一颗钻石,因为主人一直戴在手上,所以很难。
来到卧室门口都非常轻松,不免让空觉得这又是一个陷阱。门是锁着的,反而让她松了一口气。

费了大概半个小时门锁终于被撬开,卡嚓一声,门露出一条细细的缝。躺在床上的人刹那睁开眼睛。

空小心翼翼地向房间里吹了迷烟,等了几分钟后,空掩着口鼻轻手轻脚地走进屋里。她掀开被子的一角,那颗钻戒闪耀着夺目的光彩,就是它了。

空伸出手就后悔了,借着微光,她辩识出这一只不是女人的手而是她看着有些眼熟的。还没有碰到猎物,手腕就被反手抓住。

X,这次我终于抓住你了!太一掀开被子,露出自信的表情。

空用闲着的另一只手拔出了剑狠狠地击中太一的手,奇怪的是他并没有放开。面具下的空露出恐惧的表情。

不用白费力气了,我的手上涂了强力胶,除非你砍断我的手否则你别想出去。

空拿着剑的手顿了一下,然后她轻轻笑了起来大侦探,我还可以带着你逃跑。空用剑柄撞了一下太一的颈窝,霎时太一委顿下去。昏迷前太一突然觉得X的声音和语气很熟悉。

带着一个人,空从三楼越下,向前倾了一步。虽然托她背上的人的福,伤口被仔细地处理过,但还没有完全好。

这次的警察人手好象更多了,空使浑身解数才摆脱了他们,毕竟少了军师的指导追捕有些混乱。但她没有注意到最大的危险一直被她带在身边。

跑到一条小巷空停下来手撑着墙壁喘着粗气。忽然她觉得背上一轻,然后就是面具掉地的声音。啪嗒!在静寂的夜里格外清晰。

手臂上的压迫感也消失了,空转过头,太一的眼里有心痛的光。

为什么会是你!他大声质问着。

这次他的计划很周详,由他作为人质是最后一步棋,所谓的胶水是子虚乌有的,他在堵罪犯的同情心,最后他赢了。现在的空腿上的伤口已经重新裂开,而背负他也差不多耗尽了全部力气。

就象你知道的,为了我的理想我必须这么做。空直接坐下来休息,将手伸到太一面前你逮捕我吧。最后还是被你抓了,这就是命吧。她的脸上有释然和自嘲的表情。

实现理想不应该用这样的方式!你已经玷污了你的理想!太一气急败坏地说,还没有为她带上手铐的意思。

可是这是最快的方法。空闭上了眼睛,其实我一直也很累,反正资金也筹措的差不多了,我也想去赎罪了。

为什么要杀人!

如果我说没有你会相信吗?空望着太一,眼神纯净而无害。

我……太一真的不知道如何回答,他实在猜不透这个女孩,但他肯定她的本质是善良的。

空,快走!忽然一个少年从围墙上越下。

阿和。空的眼睛里溢满泪水,你怎么在这里?

快逃!阿和向空大叫。

我不走。空坐到了地上,我不要叛徒的拯救。

这样的突发状况让太一楞住了,思索片刻他突然说那些人都是你杀的,对不对?

阿和冷冷地扫了太一一眼,名侦探也不过如此,每次都有人给你们报信你难道不会奇怪?还是说你根本就是浪得虚名?

我……太一一时语塞,他一直执著于与X的较量,没有注意这些细节的不自然。

你难道不会想想一个高中生如何会想到这样的方法,得手的东西又如何销赃?你和空都是被利用的工具罢了。一切的主使都是我们的师傅。

不许你这样侮辱师傅,一切都是你的错!刺伤师傅以后逃跑,现在又来陷害!空对着阿和拔了剑。却因为站不住又倒下去。

空,你若不信,现在回道馆,那群道貌岸然的家伙估计正在为拔了你这个隐患高兴呢!

我不信!空抹了下泪拖着受伤的身体在无人的路上跌跌撞撞地前进。

空!太一想去追回她,无关案件,只是担心而已。

一柄剑拦住了太一的路,名侦探,我有事情和你商量。

空回到了道场,师傅的房间亮着灯,从纸门上的剪影可以看出有几个人在饮酒。空刚想敲门,传出的对话把她钉在原地。

今天那个丫头就要落网了吧,你还真有眼光,那个丫头帮我们赚了可不少呢!

那是当然,空这个孩子身手和判断力都很好,就是太天真了,还以为我会帮她盖孤儿院,不过她要是象阿和那么聪明我就麻烦了。

阿和你们处理好了吗?

派了几次杀手都没有成功,反正到时候他一定会自投罗网。用空来钓阿和很容易。

这次制造了流血事件,估计是没有机会报仇了吧。

那是。

空听到这里,默默地离开了道场,心里有什么东西碎了。眼泪从脸颊划过,跌入风中,无声无息�

2008-07-23 15:11:00 8楼

[7]

空!

一大早美美就兴冲冲地跑来,仿佛从家里就开始冲刺了。

什么事情这么高兴?

你看,太一把X抓到了,美美铺开报纸,头版上除了褐发的侦探还有空熟悉的金发少年以及过去她尊敬的师傅的脸,我们家太一帅吧!

美美,我先出去一下。空风风火火地冲出家门。

在金原门口,她看见了她要找的人。

怎么回事?空大声地质问,偷东西的是我,不是阿和,为什么要逮捕他!

你冷静一点,这是他的意思。他说哥哥应该为妹妹承担罪孽。

你就答应他了,空捶打着太一的胸口,你所坚持的真相呢?哥哥被我误会了那么久,你凭什么让他受苦!

太一顺势把空搂在怀里,放心,半年以后你就可以和他生活在一起。而这半年由我来照顾你。

空靠着他,感觉到从未有过的安心。

谁说侦探和罪犯的爱情是不可能的?




——————END——————�

2008-07-23 15:13:00 9楼

各位,有没发现咱又变勤奋了。不过过几天就要补习数学了。我老母说咱的数学如果继续在及格线游泳就禁足!!

2008-07-25 14:02:00 10楼

一般不在自己的帖回东西。
第一,向S兄致敬,是看了你的文才有的感觉,80%不象吧?
第二,[3]~~不看也罢,
第三,小扑腾是谁啊?

最新回复(0)
/cundangn2C3_2FwMAi5ZQjMce8GZsaAMhCKeqQUYtDZq85Q_3D_3D4828558
27 简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