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While(重生盗笔瓶X沙海邪强强)[BadnessGirl]

原帖地址:https://tieba.baidu.com/p/5461478242

2017-12-01 20:12:00 1楼

诗三百,一言以蔽之,思无邪。

2017-12-01 20:17:00 2楼

[食用说明]
楼主学生党,周末更新,周内断更(住校党伤不起。﹏。)
这是一个关于沙海邪重生回盗笔的烂梗233
关于本文,现写现更,第一次发文,坑品不能保证,应该不坑(ভ_ ভ) ރ
我是一个很严肃很严肃的人(大雾)
因为看过好多重生文没有和我口味的,准备自己来走一篇qwq理科生文笔渣,尽量不OOC
好,接下来放文三(۶ᐛ )۶

2017-12-01 20:19:00 3楼

楔子
2015年,巍峨的长白山显现出不同寻常的肃穆,在无人知晓的地底,有什么正悄然发生着变化。雪白一片的山脉,一条微不可查的缝隙中闪过一缕缕火光。
终于十年了,小哥可还记得我?叹息般的呢喃缓缓自口中划出,面庞自黑发中抬起,棕眼中弥散这一抹茫然,但掩不住那仿佛看尽万物的沧桑之感。黑发,棕瞳,三十几岁的年龄却仿佛经历了千年的洗礼,赫然是从杭州赶来的吴邪。
紧了紧手中的鬼玺,吴邪微闭眼眸,在此睁开时那抹茫然已不复存在,犀利的目光盯着向内延伸的裂缝,似是要把它看穿般,但心里想的是什么,只有吴邪一人知道了。
不知过了多久,火光忽明忽灭,吴邪把目光移了回来,一把将旁边略小的背包背上,没有再去管那簇火苗,起身向缝隙中走去......
裂缝里的硫磺味儿弥漫在四周,随着吴邪的越来越深入,那股味道也越来越浓郁。
啧,多年没来,还想再闻闻那股子硫磺味儿呢,可惜....为了沙海计划四处奔波,寻找蛇窟,就为了那不知道绵延了多少年的真相与线索,他的鼻子,也在蛇毒长期的侵蚀下废了。
手电筒的光打在一堵墙上,死路?吴邪挑了挑眉,想起当年也是在这里,一行人停顿了一下,而张起灵也消失了一瞬。嘴角勾起蛇精的笑容,把手电筒咬在嘴里,两只手开始摸墙壁。某个位置,一块不寻常的凹槽引起了吴邪的注意。
嘿,原来你在这儿。用手电筒细细观察那个槽口,吴邪发现有那么一点点暗红色的残渣,没有丝毫犹豫,吴邪抽出腿上的大白狗腿反手就给自己的手指来了一刀,把手指按上凹槽,那凹槽冰凉无比,看起来像是岩石,却有种万年寒冰的触感。
等了几秒,吴邪感觉那股冰凉似乎要顺着血液灌进他的身体,暗骂一声,就要抽出手指直接在这儿放C4的时候,耳边传来一声细微的机括声,他眼神一凛,忍着那股寒意,突然面前的石板一阵反转,吴邪措手不及,被卷入石板。
嘶——只一秒,吴邪就被抛出去,脊背狠狠地擦上了坑坑洼洼的墙壁。咳,原来如此。吴邪回头看了看那不知什么时候就消失了的石板,一抹了然划过眼瞳。
拍了拍手电筒,幸好没坏,吴邪不管后背是不是被蹭破了皮,也管不上,因为他听到了人面鸟的叫声,那叫声极度紧张,但吴邪肯定,这并不是因为他的到来。
啧,没有时间了。吴邪握紧大白狗腿,以比之前快了一倍的速度在甬道里前进。也不知道走了多久,一声凄厉鸣叫让吴邪身体一顿,本能的向旁边一靠,借着手电筒微弱的光,他看清楚

2017-12-01 20:20:00 4楼

他看清楚了,是人面鸟嘴中的口中猴。
蛇精一笑,直接挥手砍断了人面鸟与口中猴那根纽带,口中猴还未出口的惨叫被一只寒光闪闪的匕首断在腹中。
解决掉这只口中猴,吴邪笑的更欢了,大步朝前迈去,不到一分钟便出了甬道口。但眼前的一切让他停止了蛇精般的笑,他张大眼睛,心中有什么在魏然倒塌。

2017-12-01 20:20:00 5楼

顶!

2017-12-01 20:20:00 6楼

没有人吗

2017-12-01 20:22:00 7楼

w

2017-12-01 20:22:00 8楼

十分钟后第一章

2017-12-01 21:09:00 9楼

第一章 溯回?
他看见了,人面鸟慌不择路,扑棱扑棱的拍打声在空旷的谷洞里回响,却始终远离哪一处地方。
他看见了,蛐蜓肆意扭动,虎视眈眈,却不曾靠近那点明亮。
他看见了,始终都古朴威严,却泛着一丝丝血腥的青铜门;始终都沉重敦厚,不曾让他人窥探其中一丝奥秘的青铜门;始终锁着张家人心中的终极,关乎世界的终极的青铜门;此刻,竟吝啬的敞开一丝缝隙。
让他无法呼吸的是,就在那丝吝啬的裂缝中,喷涌而出的,是熊熊大火。灼热的,又冰冷的,似乎粉碎着他吴邪这十年来所做的一切。
没有时间了,差之毫厘!他明明算准了时间!他明明想好了未来!他不明白,为什么还是迟了...
高温使那青铜门前的空间微微扭曲,不经意的也染上了一点点梦幻。
吴邪不相信,他甩掉手中昏暗的手电筒,眼前那抹红光占据了他的眼球。他会捂着手中的大白狗腿,将所有扑面而来的人面鸟纷纷砍伤。他的手臂划伤了,鲜血淋漓;他的眼角少了一小片肉;他后背被人面鸟抓的满是沟渠.....
慢慢的接近了,人面鸟也渐渐不再靠近那鲜美的人肉,吴邪也终于知道为什么时间有误差了。
他明明记得,张起灵进入青铜门时那悠远的鹿角声;他明明记得,张起灵进入的时候马脸阴兵的丝丝寒气....可是,此时此刻的青铜门,什么都没有,有的是那也许是从地狱里泛上来的怒火,骄傲不羁的燎烧着一切。
为什么? 他跪倒在地,不顾鲜血顺着指尖流淌,他在想为什么。一盘绝妙的棋局被突如其来的异变而溃不成军。
牺牲了那么多....付出了那么多....不甘心那么多....不愿意那么多....嗬——没有时间了,没有时间了.....哈哈哈哈哈哈哈....面容突然扭曲,低声喃喃自语,巨大的抽气声后是突如其来的爆笑,却有着浓浓的绝望。
既然已经迟了,既然已经失去了,既然已经一无所有,那么,我做什么都无所谓了吧?他爬起来,向那道缝隙走去.....
血渐渐干涸掉渣,伤口冒出一缕一缕的白烟,衣服干的一碰就要碎了一样,吴邪此刻像是长时间脱水的鱼儿,皮肤干燥,起皱惨不忍睹。
吴邪是一个疯子,彻彻底底的疯子,但可怕的不是他是一个疯子,时他还有清明的大脑,他知道自己再疯狂的扛着什么。
眉毛自燃,眼珠爆血,无力支持的他倒在门前,恍惚间感到有什么在耳边呼啸。
飞雪上升,流水溯往上游。太阳东落,云翻涌成原型。沙漏逆淌,一切重回开始。
2001年3月27日.吴山居.
————TBC————

2017-12-01 21:11:00 10楼

发的有点迟,被老妈突然叫去搬东西QAQ,感觉吴邪有点儿崩(ভ_ ভ) ރ

2017-12-01 21:12:00 11楼

酷爱来人啊

2017-12-01 22:56:00 12楼

第二章X预告
妈的,老汪家又给我整什么么蛾子
啊啊啊——
小哥,对不起,没能....带你回家
呵,真可悲
老子陪你玩儿!

2017-12-01 23:30:00 13楼

第二章 陪你玩儿
这是哪儿?
嗒...嗒...嗒...
我是谁?
嗒...嗒...嗒...
我为什么在这儿?
吴邪——
这是谁?
啊!!!
身体一阵剧痛,意识渐渐回笼,断裂的思想逐渐地填补,眼前跳跃着白光,越来越刺眼,痛苦,好痛苦,无法抑制的心跳,无法供应的呼吸,一瞬间的窒息,睁开眼睛啊!
暖暖斜阳,杏花微落,偶尔的鸟叫,却打不破那股子宁静。
吴山居后院
青藤摇椅上懒懒的靠着一位年轻男子,手边放着一沓拓片,配着古色古香的房子,一种淡淡的书卷气扑面而来。突然,男子得手不断颤抖,打翻了手边的拓片。
哐当——木桌打翻在地的声音伴随着粗重的喘息,摇椅上的男子不知何时醒了过来,眼中惊魂未定,透着浓浓的惊异。他大口喘气,身上也大汗淋漓,那股书卷气荡然无存。
片刻后,他的呼吸终于平稳了下来,眼中也不再是我不可思议,取而代之的,是一派古井无波。细观其相貌,竟是十多年前的吴邪。
吴邪用手把脸狠狠地搓了几下,看着周围熟悉的场景,他不知道该说什么。他现在心里唯一的念头就是妈的老汪家又给我整什么么蛾子。
在他走近青铜门的那一瞬间,他就知道青铜门早开是那残余的汪家人,他们已经穷途末路,无处可躲。只能抱着一丝幻想来带长白山,妄图占据世界的终极,重振汪家。他们没有鬼玺,没法开门。不得已,他们选择了最血腥,最直接的开门方式——血祭。
他曾了解到,在汪家的族令上有这么一条凤凰之血可通万路之门。他们也许有那么几位血统较纯的后人,自愿血祭。因为吴邪在青铜门的人皮封蜡上看到了暗红色的残渣。
通过某种特殊的仪式,青铜门被打开了,可是未曾让他们预料的是,青铜门后席卷而上的地狱之火吞噬了他们,作为第一次露面的饱餐。
呵,真可悲。轻蔑一笑,思考就在一瞬间,他知道了事情的前因后果。与此同时,一股悲痛蔓延在周身,要真的是这样的话,那小哥怕早就....
对不起,没能....带你回家。沉默了将近十多分钟,眼里的悲痛浓的化不开,对不起胖子,对不起小花,对不起瞎子,我对不起大家。一阵呢喃,他才从回忆中走了出来。
可他最想知道的不是这些,而是为什么他会在这里?而且一旁的日期上分明的标出了2001年3月27日这个时间。他记得他明明失去了意识,可为什么会在会在吴山居醒过来,按理说他应该已经死了的。
挣扎着坐起身来,感觉到身上黏糊糊的汗液,果断跑去浴室洗澡。浴室内,他看着镜子里身材纤细,皮肤并没有小麦色般的健康,曾经上面纵横交错的疤痕也消失无踪,甚至于他可以闻到沐浴露的清香。
他有点儿茫然,真的是重生吗?他盯着镜子里的自己,越看越觉得不真实,越看越觉得这不是自己,可事实甩了他一个耳光,这是真的!镜子里的自己没有因为胡思乱想而变得虚化或成了其他东西,这不是幻境,可这也不是他。
细细的把自己洗了一遍,再三确认让他不得不相信这是现实,而非幻境。
轻车熟路的找到换洗的衣服,摸了摸头上毛茸茸的的短发,嘴角勾起一抹耐人寻味,很好,终极是吗?老子我照样玩儿转你,不就是重生吗,不就是回炉重造吗,老子能算垮第一个汪家,就能算垮第二个,时间还早,呵呵,老子陪你玩儿。

2017-12-01 23:30:00 14楼

TBC

2017-12-02 10:48:00 15楼

2017-12-02 10:48:00 16楼

酷爱看到我

2017-12-02 10:49:00 17楼

第三章 故人
收拾好自己一身的狼狈,吴邪也终于彻底冷静下来了,他从知道自己重生开始就一直在遗忘一个事实,或者说是他一直先入为主以为只有自己重生。现在大脑终于重新运转,他想,既然自己被火焰灼烧,却安然返回原点,那么那些汪家人呢?要是因为自己那时身上的麒麟血,那么小哥会不会也没事,早就从那时回到了现在呢?
吴邪不是神,当小花看到自己的沙海计划时那震惊的眼神,只有他自己清楚,为了这个计划他付出了多少!他把自己关在房屋的夹层中,无尽的黑暗笼罩着他,只有一个小灯泡和从狭小的窗口递过来的食物让他意识到自己还活着。之后就开始了长达多月演算,刚开始,他毫无头绪,因为他算的不是公式,而是人心,但好在,他最后坚持了下来.....
钟表滴答滴答的声音让吴邪从回忆中脱离出来,他叹了口气,自己重活一遍到像个老头一样爱想些以前的东西了。肚子忽然咕咕的叫了起来,他抬头看了看表,已经六点多了啊,难怪。站起身来向门口走去,感觉到身体的轻盈,吴邪觉得重生也不错,至少他重新体验了一把年轻,嘿嘿。
家里也没什么能吃的,吴邪就去外面解决了一下他的晚饭,还能闻到饭香味也很不错,十年沙海让他的胃早就经受不住外面饭菜的刺激,还有肺也是。
打住,我要戒了这个毛病,吴邪心想,他刚刚才意识到只要他一回忆起以前的事,他周身的气质就会微的发生改变,虽然微小,但这对于一个未经世面,尚处在保护之中的小三爷,无邪(没打错)来说是不会有的,眼神能暴露一切。
天色渐晚,知道这件事后吴邪也没什么心情好好享受他的饭了,草草吃完后就沿着西湖晃晃悠悠的回去他的小铺子了。
站在小铺子门口,吴邪有点儿恍惚,因为无论他什么时候回来,这个铺子总是开着大门,电脑后有一个毛茸茸的脑袋。看着禁闭的大门,吴邪不禁指尖不禁有点颤抖,他在害怕什么呢?他记得,店里的那个人还在的时候,只有一次门是禁闭的,而那次的推门而入他看见的是血液翻飞.....汪家人已经开始明着刁难他了,他跑过去抱住那个人,感觉到还有一丝呼吸他才放下心。
从那以后,他记得自己就开始以这件事为楔机正式打压汪家人了吧。
思绪回到现在,他发现自己控制不住的要回忆过去,这不是个好兆头。他深吸一口气,推开了门,没有溅在脸上的鲜血,没有倒在血泊中的人,没有慌乱窜逃的汪家人,一切安然无恙,这个房子只有他一个人,像是这个世界和他是两个部分。
摇了摇头,正准备连灯都不开就

2017-12-02 10:49:00 18楼

摇了摇头,正准备连灯都不开就直接去睡觉的时候,推门而入的声音让他转了个身。
唉——老板等等,我看你这儿招聘店员呢,你看看我,成不?那人笑的很窘迫,却让吴邪一瞬间的控制不住鼻子一酸,好在比较黑,吴邪压了压心绪就把灯打开了。
现在都关门儿了,你这时候跑进来问我店员的事儿,真是,明天再来吧,我现在想睡觉。吴邪佯装不耐烦,天知道他有多想把这个人收下来,可惜他不能这样做,因为小三爷是第一次见这个人啊,小三爷又不傻,也是会看人的。何况,这还是二叔的人。
谢谢二叔。对吧,王盟?好久不见!

2017-12-02 11:15:00 19楼

2017-12-02 16:26:00 20楼

第四章 王盟,好久不见
那人,哦不,应该是王盟哀嚎一声,挠了挠头,不好意思的说对不起啊,我这不是....哎呦,好吧,我明天一定早早过来,打扰啦。然后就转头嘀咕着什么走远了。
吴邪打着哈欠,用余光瞟了瞟王盟拍过的门框上,勾唇一笑,伸着懒腰就上楼了。看来他重生的也很是时候啊,明天,吴家两代人设的局就要开始了,他可要好~好~养足精神呢。
他应该好久没有在自家床上躺的这么安稳了吧,自家天花板没有一丁点儿反光,枕头底下也没有枪支刀具,窗户随便大开着也毫不担心,原来自己以前生活的这么安稳啊,原来自己被叔叔们一直保护的很...好啊....
意识渐渐模糊,陷入黑暗,沉入梦乡。


早晨第一缕阳光从窗户照进的时候床上的人就翻身把衣服穿好然后看了一下表....倒头继续睡。
什么呀,这才七点多,让老子多睡会儿。嗯.....不对!今天还要热情高涨呢!毕竟我才开了这个铺子没多长时间。
起床收拾好后,就听见楼下有敲门声,慢吞吞的下去开门,发现是王盟,手里还提的早餐。
嗯?怎么是你?吴邪挑了挑眉,硬是从眼里逼出一道狡黠的光。
老板啊,您不是让我明天早在的来嘛?你看,我都给你买了早餐!王盟一脸委屈,摇了摇手里的豆浆油条,我见犹怜啊。不愧是二狐狸手下的,这番话说的跟吴邪欺负了他似的。
咳...好吧,你进来吧。吴邪不客气的结果他手里的油条,都说了是给他带的,他为什么要半推半就?笑话!
王盟一脸兴奋的跑了进来,这儿看看哪儿看看。
我说,你还在坐下来让我把话说完,你以为这店员这么好当的?吴邪无奈的看着这活蹦乱跳的王盟,心里泛起一丝丝的愧疚,当年的王盟也只是道上的人而已,因为我的沙海计划而卷入了更深的漩涡。曾经的他也只是将我的行动报告给二叔而已,到后来却也成了我的一把手。为了计划,出生入死,或许我俩早已有了革命友谊,只是还未曾有胖子和小哥那般深厚罢了。
好好好!老板!那你说我应该做些啥呢?王盟转身用亮晶晶的眼睛瞅着我,好像我是一块儿大肥肉似的。对了,老板你还没说工资是多少呢?
一个月600块钱吧!吴邪脸上泛着奸商特有的神色。工作内容吗?也就是帮我把这里的卫生打扫了,让这些古董不要尘土的伤害就行。吴邪提出了要求哦,对了,这么小个店,虽然我一个人看就行了,但是我以后可能有事儿要出去,所以就拜托你帮我看一下喽。说不定你就给我卖了几件古董呢,能赚一分就是一分嘛!吴邪说完这些,好笑的看着王盟脸上的难以置信。
啊?六百块钱啊!王盟脸上满是不满还要做这么多的活儿,真是....他嘀咕着。
嗯?你说啥?我耳背,没听到,你再说一遍呗!吴邪十分高兴,终于又可以逗逗这个天真的小王盟了哈哈。
啊?老板,没啥!你什么都没听到!王萌一脸苦瓜相,但无可奈何,他只能转过身去拿抹布然后为自己将来的命运哀叹。
王盟~这里东西没擦干净。
哎!是是!老板!
还有这里!
哦,好好!
诶,这还没擦干净,你是不是想被扣工资呀?
哎,老板,别呀!我擦!
吴邪看着忙里忙外的王盟不由觉得好笑,心里想着这样也好,安稳的日子总是让人忍不住放松啊。可是有人让他不想安稳的度过这平凡的一生,过几日就要收拾收拾去看看三叔那老狐狸,还有胖子,潘子那些让他挂心不已的人了。
唉,沙海计划大概要做一些大的改动了。

2017-12-02 16:30:00 21楼

顶!!!

2017-12-02 18:04:00 22楼

顶ddd


最新回复(0)
/cundang1Ls5ImCUuqwqLZi_2FavQG_2FGI_2BoHLFFPoFjREozw_3D_3D4828677
27 简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