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_东寒の恋×延续无限╮『原创』重来[Lin熙浣]

原帖地址:http://tieba.baidu.com/p/5213203941

2017-07-09 17:37:00 1楼

一楼找不到图
照旧度菇凉跟东寒镇楼。

2017-07-09 17:39:00 2楼

二楼,叨叨。
文笔依旧渣。
剧情可能略狗血。

2017-07-11 08:36:00 3楼

2.
看着进门打了声招呼便不言不语的寒,雄哥的心情很是苦涩。这样的寒,是她记忆里的,却又不似她记忆里的。时光太长,长到她都忘了刚到夏家的寒,是怎么样的淡漠;长到现在看到淡漠的寒,又想像不了十年同住的寒曾经因为自己的小儿子变得异常急燥。


从废墟回来的时候,在雄哥还是没有办法相信自己心心念念的儿子,那么年轻就离开人世时,是这个看似淡漠状似急躁的丫头,流着泪告诉她:雄哥,夏天他们一定希望你好好的。你还有夏美,你还有死人老爸,你还有阿公啊。你倒下了,大家怎么办。可转过身却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一天一夜。苍穹送进去的食物,到点就依样端出来。像是完美复制一样,当年夏天为了寒不吃不喝的傻事,寒也同样做了一次。


隔天中午,公寓响起了爵士鼓的声音,一声又一声,缓慢却沉重。那是曾经夏天与寒最爱练的曲子。自从夏天远赴战场,寒再也没有练过那首曲子。


雄哥从厨房里端出午餐听到这首曲子,潸然泪下。夏美被吵醒不满的从房间里走出,嘴里嘀咕着:什么时候不练,偏偏小哥回来了就练曲。明明都变心了,还装成对小哥无限想念的样子。不行!等我见到小哥,一定要告诉他,寒她已经喜欢上别人了,让小哥不要再喜欢她。


那天,雄哥他们坐在楼下,听着楼上传来一遍又一遍的鼓声。少了吉他附和的音乐,明明是熟悉的曲音却显得很陌生。


雄哥,她这样你不管管啊。再打下去,可能邻居就会来投诉了。


算了,让她发泄吧,总是憋着,对身体不好。


也是,趁她现在还记得夏天。等她把夏天忘了,这个世界上记得夏天的又少了一个,唉。那悠悠的一口气,带着无限感伤的结束了三个家长的对话也结束了楼上的音乐。


尔后,寒拎着行李箱,下了楼。雄哥,死人老爸,阿公,我该走了。你们,保重。郑重无比的告别。那样子,分明就是今日一别便是永久。


雄哥三人皆是满心的讶异。雄哥跟叶思仁两人更是劝了又劝,可是对方就只是笑,不反驳也不同意。一副你说得对,但我还是要离开的样子。那个时候,雄哥才想起来,寒劝慰自己的时候是独独漏了她自己的,她从知道夏天回不来的那一刻,便打定主意要离开了。


寒啊,你要离开,阿公不反对。也是,做人不能那么死心眼,夏天走了,你还年轻。苍穹那么喜欢你,你跟苍穹在一起,阿公会祝福你的。可是能不能再过几天,让阿公有个心理准备。阿公已经没有了两个金孙,能不能让阿公有个心理准备,让阿公缓缓。这个家,人是越来越少了。


听着阿公的话,寒的眼泪不受控制的掉下,张张嘴,却连一句话也说不出来。还要说什么,又还能说什么。她的十年等待,十年信仰,已经在听到留言的那瞬间轰然倒塌。夏家也好,夏人公寓也罢,她在乎的那个叫夏天的男子,已经不在了。这些之于她,已经全没有了意义。


小哥跟势力鬼没有了?小哥跟势力鬼不是去出任务了么?

2017-07-12 09:32:00 4楼

3.
谁也没有想到那嘴里一直嚷嚷寒太吵太烦人的夏美那天就呆在房间里,把所有的对话一字不落的听完。
夏美知道所有事情的时候甩了寒一个耳光怒骂她:没良心,我小哥那么爱你。现在刚知道小哥死掉了,你转头就跟苍穹走。你怎么可以这样子。小哥明明那么爱你。小哥,势力鬼,你们回来好不好。我再也不任性了。你们回来好不好。好不好。


寒摸了摸被甩的脸颊,抬眸看着那个像孩子般嚎啕大哭的夏美,无比冷静地告知:夏美,夏家就靠你了。阿公年岁大了,死人老爸又没有异能,雄哥要照顾大家已经很辛苦了,别再让她为你操心了。也别让大家觉得夏家除了夏天夏宇就没有后继之人了。


那你能不能留下来。


寒离开公寓的那天,是晴空万里的好天气。苍穹陪着她走了一段又一段的路,最后只留下了一句浅薄的对不起。她回谢谢。


然后没有任何犹豫的向前走,不回头。


苍穹站在原地看着寒不带任何留恋的离去,心里像被虫蛀了一般,难受至极。如果时光可以倒转,他绝对不要上战场。那么就不会看到那个有着温和笑颜的男子,在谈起她时眼里的光,与她想他时如出一辙的亮。不会知道夏天总是在思念溢满的时候看着她的照片,默默的念:只要她还活得好好的,就好了。我不后悔,我只是遗憾。然后在战场上不要命的战斗,在休憩时还无意识的喃喃着:对不起。


可是他更后悔的是没有早一点上战场,如果早一点,在他还没有动心之前,那么是不是彼此都不会难堪。在夏天面前,他根本不敢说爱寒,在这场他自认为的爱情角斗里,他跟夏天的等级根本就不一样。夏宇说得对,就算韩克拉玛会爱上呼延觉罗,那个女战士也不会是寒。就算寒会因为外因忘了夏天,她也不会爱上你。你所以为的喜欢不过是移情作用罢了。你看到的跟我们看到的寒并不是同一个啊。


昨夜他终于知道见到夏宇口中那个不是同一个的寒。带着果断,却也让人觉得冷情。这个所有温度都来自夏天的女子,在知道夏天死去之后,又冷却变寒。


只是这个认知来得有点晚。那个时候,他像个倔强的狮子,听不进任何人的话,固执的认为夏天是个负心汉。寒就算变了,也都是夏天的错。可他忘了,至始至终,他都没有任何立场去指责对方。没有上过战场的人没有资格去指责任何战士。


第一次上战场就负伤的时候,疼痛让他一直混沌着的思绪明朗畅达。如果是自己,怕也是舍不得寒面对这样的场面,生与死就在那一瞬。你永远不知道先倒下的是自己还是敌方。也许今天早上跟你打了招呼说要回来好好睡一觉的战友,就再也回不来,永远的睡过去了。那个自己所认为的负心汉在这十余年里所面对的,都不是自己这个享受着和平生活的人可非议的。他欠夏天一句对不起。


在找寻机会道歉的时候,他才蓦然发现,原来最深的爱恋不过是把自己活成对方的样子。夏天的某些小动作,他在寒身上也看到过。时光把他们两个人错开,可偏偏在这些小细节里把他们汇整。


等到战争结束后,他会把她的夏天带回去。他一定要告诉寒是他误解了,夏天真的很爱她。他祝福她们俩。可是最后他却失约了,别说把夏天带回去,就连承诺的换回去也没做到。


夏天,是铁时空的英雄;寒,是英雄的未婚妻。


英雄妻,岂可觊。

2017-07-12 09:34:00 5楼

发现抽风的阿度把我的第一小节吞掉了。

2017-07-15 09:09:00 6楼

爱情重置。
呵。
夏兰荇德·天。
你终究是小看了我。




1.


铁时空。


雨正下着。


商业街上依旧人声鼎沸。


女人拎着行李箱,穿过人群,脚步有些慌乱。


那些有着闲情逸致逛买逛买的人们并未好奇刚刚行色匆匆与自己擦肩而过的是谁,就像他们并未好奇那一场善恶的大战究竟是谁胜谁负。


这些平凡的被称为麻瓜的人,绝大多数都不相信这个世界有所谓的魔存在。如果你信,并在他们面前言之凿凿,他们只会嘲笑你幼幼台看多了。而教育台之前曾热播的异能者事件更多的被当成台剧炒作的手段。那么没有关注,自然也就不会有所改变。


而夏人公寓里一扫之前的低迷气氛,整个公寓都充满生机,那是新的希望。铁时空盟主灸舞跟兰陵王回来了。


在大战结束后的第十九天,他们从废墟里彼此搀扶着,满身狼狈的走出来。


被派来守着那里的夏美,先是狠掐了自己一把,在感到真切的疼痛确定不是自己的臆想后,马上打电话上报,然后哭得稀里哗啦。盟主灸舞与兰陵王相视而笑,缓步上前,小心翼翼的,摸了摸夏美的头。大抵每一个在战场上回来的人,都会怕夜里的美梦。更怕,梦醒后,入目的依旧是黄沙漫漫的苍凉战场。


修在得知消息的时候,立马停下工作,赶赴夏家公寓。他急切的想知道,他的阿香是生或是死,还有夏天夏宇。想起夏天,不免的想起那个在大战废墟回来后失了魂,第三天却异常倔强的离开公寓的女子。她,会回来吧。


夜已深,可是公寓内来往的人一拨接着一拨。都是知道盟主回来,冒雨赶来的。他们来匆匆去也匆匆,见到盟主后一句多余的话也不说,把手上这段时日收集到的情报上呈,便急急离去,慌恐打扰盟主休息。


盟主,小的斗胆,臣觉得盟主现在不适宜处理事物。应该去睡觉,多休息休息。


夏流前辈,没事。我已经休息好了,从中午睡到晚上,我已经很安稳的睡了几个小时了。现在,精神好着呢。对吧,兰陵王。在战场上,为了防止被魔突击,他已经好久没有睡过这样的囫囵觉。那种一睁眼就要战斗或准备战斗的日子,他真的倦了。


盟主,兰陵王,来,这是我特地给你们做的蜥蜴蚂蚁醒神汤,保证你们喝了会容光焕发,精神百倍。如果这是梦,在梦里可以安稳的度过一天,顺便可以吃上自己最爱的雄式料理,就算现在战死沙场也值了。


灸舞咬着勺子,看着雄哥端着她那特有的爱心餐点,眉目带笑。那熟悉的模样好似在表明他并未远赴战场离开铁时空十余年,而只是回了趟异能转换所防护磁场后又过来蹭饭。


兰陵王看着那记忆里恐怖的料理,心情一反很久以前的恐慌,甚是愉悦。如果吃了雄哥的菜,还没从梦里醒来的话,是不是表示,大战真的结束了。他们回来了。


饭后,阿公刚想开口问关于夏天夏宇的事时,灸舞摆摆手,深吸一口气:既然来了,就进来吧。韩克拉玛·寒。


韩克拉玛。


寒啊。


呼。



2.


看着进门打了声招呼便不言不语的寒,雄哥的心情很是苦涩。这样的寒,是她记忆里的,却又不似她记忆里的。时光太长,长到她都忘了刚到夏家的寒,是怎么样的淡漠;长到现在看到淡漠的寒,又想像不了十年同住的寒曾经因为自己的小儿子变得异常急燥。


从废墟回来的时候,在雄哥还是没有办法相信自己心心念念的儿子,那么年轻就离开人世时,是这个看似淡漠状似急躁的丫头,流着泪告诉她:雄哥,夏天他们一定希望你好好的。你还有夏美,你还有死人老爸,你还有阿公啊。你倒下了,大家怎么办。可转过身却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一天一夜。苍穹送进去的食物,到点就依样端出来。像是完美复制一样,当年夏天为了寒不吃不喝的傻事,寒也同样做了一次。


隔天中午,公寓响起了爵士鼓的声音,一声又一声,缓慢却沉重。那是曾经夏天与寒最爱练的曲子。自从夏天远赴战场,寒再也没有练过那首曲子。


雄哥从厨房里端出午餐听到这首曲子,潸然泪下。夏美被吵醒不满的从房间里走出,嘴里嘀咕着:什么时候不练,偏偏小哥回来了就练曲。明明都变心了,还装成对小哥无限想念的样子。不行!等我见到小哥,一定要告诉他,寒她已经喜欢上别人了,让小哥不要再喜欢她。


那天,雄哥他们坐在楼下,听着楼上传来一遍又一遍的鼓声。少了吉他附和的音乐,明明是熟悉的曲音却显得很陌生。


雄哥,她这样你不管管啊。再打下去,可能邻居就会来投诉了。


算了,让她发泄吧,总是憋着,对身体不好。


也是,趁她现在还记得夏天。等她把夏天忘了,这个世界上记得夏天的又少了一个,唉。那悠悠的一口气,带着无限感伤的结束了三个家长的对话也结束了楼上的音乐。


尔后,寒拎着行李箱,下了楼。雄哥,死人老爸,阿公,我该走了。你们,保重。郑重无比的告别。那样子,分明就是今日一别便是永久。


雄哥三人皆是满心的讶异。雄哥跟叶思仁两人更是劝了又劝,可是对方就只是笑,不反驳也不同意。一副你说得对,但我还是要离开的样子。那个时候,雄哥才想起来,寒劝慰自己的时候是独独漏了她自己的,她从知道夏天回不来的那一刻,便打定主意要离开了。


寒啊,你要离开,阿公不反对。也是,做人不能那么死心眼,夏天走了,你还年轻。苍穹那么喜欢你,你跟苍穹在一起,阿公会祝福你的。可是能不能再过几天,让阿公有个心理准备。阿公已经没有了两个金孙,能不能让阿公有个心理准备,让阿公缓缓。这个家,人是越来越少了。


听着阿公的话,寒的眼泪不受控制的掉下,张张嘴,却连一句话也说不出来。还要说什么,又还能说什么。她的十年等待,十年信仰,已经在听到留言的那瞬间轰然倒塌。夏家也好,夏人公寓也罢,她在乎的那个叫夏天的男子,已经不在了。这些之于她,已经全没有了意义。


小哥跟势力鬼没有了?小哥跟势力鬼不是去出任务了么?



3.


谁也没有想到那嘴里一直嚷嚷寒太吵太烦人的夏美那天就呆在房间里,把所有的对话一字不落的听完。


夏美知道所有事情的时候甩了寒一个耳光怒骂她:没良心,我小哥那么爱你。现在刚知道小哥死掉了,你转头就跟苍穹走。你怎么可以这样子。小哥明明那么爱你。小哥,势力鬼,你们回来好不好。我再也不任性了。你们回来好不好。好不好。


寒摸了摸被甩的脸颊,抬眸看着那个像孩子般嚎啕大哭的夏美,无比冷静地告知:夏美,夏家就靠你了。阿公年岁大了,死人老爸又没有异能,雄哥要照顾大家已经很辛苦了,别再让她为你操心了。也别让大家觉得夏家除了夏天夏宇就没有后继之人了。


那你能不能留下来。


寒离开公寓的那天,是晴空万里的好天气。苍穹陪着她走了一段又一段的路,最后只留下了一句浅薄的对不起。她回谢谢。


然后没有任何犹豫的向前走,不回头。


苍穹站在原地看着寒不带任何留恋的离去,心里像被虫蛀了一般,难受至极。如果时光可以倒转,他绝对不要上战场。那么就不会看到那个有着温和笑颜的男子,在谈起她时眼里的光,与她想他时如出一辙的亮。不会知道夏天总是在思念溢满的时候看着她的照片,默默的念:只要她还活得好好的,就好了。我不后悔,我只是遗憾。然后在战场上不要命的战斗,在休憩时还无意识的喃喃着:对不起。


可是他更后悔的是没有早一点上战场,如果早一点,在他还没有动心之前,那么是不是彼此都不会难堪。在夏天面前,他根本不敢说爱寒,在这场他自认为的爱情角斗里,他跟夏天的等级根本就不一样。夏宇说得对,就算韩克拉玛会爱上呼延觉罗,那个女战士也不会是寒。就算寒会因为外因忘了夏天,她也不会爱上你。你所以为的喜欢不过是移情作用罢了。你看到的跟我们看到的寒并不是同一个啊。


昨夜他终于知道见到夏宇口中那个不是同一个的寒。带着果断,却也让人觉得冷情。这个所有温度都来自夏天的女子,在知道夏天死去之后,又冷却变寒。


只是这个认知来得有点晚。那个时候,他像个倔强的狮子,听不进任何人的话,固执的认为夏天是个负心汉。寒就算变了,也都是夏天的错。可他忘了,至始至终,他都没有任何立场去指责对方。没有上过战场的人没有资格去指责任何战士。


第一次上战场就负伤的时候,疼痛让他一直混沌着的思绪明朗畅达。如果是自己,怕也是舍不得寒面对这样的场面,生与死就在那一瞬。你永远不知道先倒下的是自己还是敌方。也许今天早上跟你打了招呼说要回来好好睡一觉的战友,就再也回不来,永远的睡过去了。那个自己所认为的负心汉在这十余年里所面对的,都不是自己这个享受着和平生活的人可非议的。他欠夏天一句对不起。


在找寻机会道歉的时候,他才蓦然发现,原来最深的爱恋不过是把自己活成对方的样子。夏天的某些小动作,他在寒身上也看到过。时光把他们两个人错开,可偏偏在这些小细节里把他们汇整。


等到战争结束后,他会把她的夏天带回去。他一定要告诉寒是他误解了,夏天真的很爱她。他祝福她们俩。可是最后他却失约了,别说把夏天带回去,就连承诺的换回去也没做到。


夏天,是铁时空的英雄;寒,是英雄的未婚妻。


英雄妻,岂可觊。

2017-07-15 09:11:00 7楼

4.


铁时空盟主灸亣镸荖·舞回来了。


那个意气风发、少年成才的白道异能最高统领者在异能者的期盼下,终于回来了。短短十余日便像散沙一样各自为政的异能者家族大家长们在看到了主心骨回归的时候都松了口气。


洗牌的时间,到了。


虽然显得薄情,却是现实。那些用生命换回来的荣光,也许是权贵显赫的崛起,也许是人走茶凉的没落。


西北南城卫依旧按着之前铁克禁卫军首席战斗团东城卫团长修的吩咐忙得趴趴走。分散各地收集各种情报,比之前还要详细的数据,一份又一份的呈上去。而东城卫跟兰陵王另有任务在身。


那个留在铁时空担任时空联络人的A Chord被他的小学同学灸舞强硬的塞回北城卫当他的团长。寒也被顺势编排进去。灸舞桌上放着刚呈上来的大战折损伤亡详况,那令人触目崩心的数据让这个少年盟主很是担忧。铁时空的危机看似解除,可是谁知道哪一刻危机会再临。届时人员缺损,只怕会连对抗的机会都没有。


对于灸舞来说现在的当务之急便是把人手带出来。就算知道寒可能会不合群,也强迫自己忽视掉。他不是夏天,他是铁时空的盟主,他要守护的远比夏天多。虽然有点对不起那个明明已经后悔还死犟着只有遗憾的少年。


在战场上略作休整的时候,灸舞曾在夏宇,在兰陵王,在修,在苍穹甚至在阿香面前都说过,我错了,我不该顺着他让寒留下的。你看,像现在这样,我们想用个混元无极也没办法。你说,等我们回去,寒要如何面对这一切。夏天的荣光多一点,她背负的非难就会多一点。所以趁现在还来得及,他要把这个错误纠过来。努力吧,韩克拉玛·寒,把铁时空那些将出现的非议声扼杀掉。


就算道长且阻,可总得奋力一搏不是么。


可是灸舞没有想到先出状况的是阿扣。那个总是贱贱爱嘻闹的阿扣一脸严肃地出现在他面前,义正言辞地请求卸掉他身上北城卫团长的身份。他的那句现在的我担不起让灸舞头痛,真的是无比的头痛。这意味着那些闲碎的声音开始出现,连阿扣这样有任务在身的都尚且受不了,可想而知那个有实力却没上战场的寒该被如何排斥在外。




铁时空时事记录室。


韩克拉玛·寒,现北城卫团员。申请调阅终极铁克人夏兰荇德·天时事战录。不好意思,你等级不够,不够格申请。寒瞳孔不自觉的收缩了下,抿抿唇,拿上自己刚刚递过去的A级认证图章离开记录室。这是刁难,这一刻寒清楚得意识到了。明明两个星期前说的B级图章就可以调阅变成A级图章才可以调阅,等到自己拿了A级图章却只表明了等级不够。该死的,记忆在一直消退,可现在自己却连调阅记录的资格都没有。她得想想别的办法,一定要在记忆完全消失前找回夏天。


是的,夏天没死。盟主跟兰陵王归来带回好消息,夏天夏宇跟阿香都没死。魔尊狄阿布罗比他们怕死,所以在同归于尽的前一刻偷袭阿香以取得遁逃的机会。而他们因为消耗了太多的异能,体力不支倒下,触动了时空留言开关,闹了一个大乌龙。偏偏又逢他们在归途时遭到魔尊的首席魔斗士暗算,中了不破不灭迷人散,迷了路。


喂,阿菁,搞定了。


对方走了,我没有给她看夏天的战录。


对,你确定盟主下达了S级才可调阅记录的命令吗?


嗯,她已经拿到了A级图章了。你说,她明明有实力为什么就那么怕死不上战场呢。

2017-07-18 09:04:00 8楼

5.


铜时空。




无名之地。




铁时空任务榜上,前几天公布了S级任务。由兰陵王带领东城卫去往铜时空无名之地寻找在惊天地泣鬼神,无所不用其极,什么都写,什么都懂,什么都不奇怪之家庭必备万用百科宝典,简称惊典的前身——古典里面记载的神秘榜上排行第二之可开天下之锁的无名钥匙。相传那把钥匙,是上古时期娲皇飞天时不小心遗落的一坯黄泥。恰逢落在无名之地里某个常年湿润的角落,保证了它没有干化,遇缝则钻,遇锁成匙。




在出任务的时候遇到老熟人,兰陵王与修并没有好久不见甚是想念的喜悦。铜时空的无名之地是Zack的地盘,虽然明知道可能性很小可他们还是一直祈祷着别撞上这个难缠的家伙。他们时间急迫,找到无名钥匙后,还要找那206之门。没有功夫与精力耗在这个变态杀手上。




找这个?可是出乎意料的是Zack扬扬手上拿着的枯木盒,整个人痞里痞气的。就这么一坯烂黄泥,也值得古拉伊尔跟呼延觉罗大费周章。倒是便宜我了。




时光是个诡异的东西。那个恨不得把Zack这个杀妻仇人切成十八段的兰陵王在那场大战里,一点一点的消磨了彼此的当年。尤其是,在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之后,呵。果然夏宇说得对,只有爱过了人才会知道失去爱人的痛苦。只可惜了那个长相酷似冰心的女子,真是眼瞎了才会看上这个变态杀手。




那年战场上,阿香、修、夏宇率兵从左中右三方佯攻,兰陵王主攻魔君阵营,以掩护金时空蔡云寒等去解救被困的异能者。可就这么出乎意料的让魔尊乱了阵脚,选择了弃车保帅,放弃了Zack这一阵营。血液的仇恨因子在叫嚣着要让那个总是桀骜不驯的男人血债血偿。只要他的拦陵斩一挥,积压在心的深仇大恨便可得以报。是那个总是跟在Zack身后的女子自动把自己送到拦陵斩刀下,以求可以一命抵一命。




——求你,放过他。


——阿克,你要好好的。


然后便没有了然后。




兰陵王也再没有见过Zack。直至今日,对方依旧一脸痞子气的嚣张出现。明明那张脸长得跟夏天大东一模一样,为什么冠上Zack这个名字就那么异常令人讨厌呢。Zack。你要什么?




不愧是我恨不得杀八百遍的仇人,就冲你这么懂我,我也得爽快的告诉你,想要这坯烂泥,拿我想要的东西来换啊。




你想要的东西,说来看看。修有预感,Zack要的东西绝对会出乎他的意料。




我要,金时空蔡云寒。




变故来得有点快。在修跟兰陵王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那个借口太久没有战斗想活动活动筋骨而特地过来援助的汪大东跟北城卫恰好听到这句特有歧意的话。于是,汪大东怒了。在他认清自己心思还没把蔡云寒追到手的时候,居然还有人敢觊觎她。




嗤,怎么,舍不得蔡云寒啊。那就换一个好了,擦了擦嘴角,Zack暗自庆幸自己闪得快,就换铁时空夏天的马子好了。反正我都没差。你们决定就好。




Zack,你到底想干嘛。




我要,一命抵一命。




风吹过,Zack的声音有些飘。当年战场上,夏宇对兰陵王说的那句,只有爱过了人才会知道失去爱人的痛苦像是魔咒般一点一点的侵蚀掉他的心。不是不恨,不是不想报仇雪恨。只是舍不得那个笨拙的连Zack发音都发不标准的丫头失望。




他要好好的。毕竟这是她第一次对他提要求。




他得好好的,这样才可以救回她,不是么。

2017-07-18 09:06:00 9楼

让我自己占个楼,吐槽一下,这格式看得我眼花。

2017-07-19 13:53:00 10楼

6.




异能转换所。


铁时空里因少年得志异能开发过度看起来特操老闻名的灸亣镸荖家二少爷灸莱此时正忐忑不安的转着圈圈。哥,都怪我学艺不精,师傅的神指才学到一点点。这都已经三十五次失败了。你说我们会不会永远找不到206房间。


不——


噢,要是让夏流那个老家伙知道,我学了神指却指不出来,一定会被他下夏兰荇德家祖传噩运咒的。


你——


哥你说我要不要躲起来。至少在指出206房间在哪之前,我不能被那老家伙找到。我可不想一下子被狗咬,一下子被卡车撞到,更不想踩到香蕉皮摔倒后中风。


无奈的摇摇头,灸舞算是知道了,他的弟弟根本就不需要他的劝导。当年那个送他上战场满脸不舍却坚定的表示会把铁时空守好,结果被胁迫黯然离去的弟弟,在这些年里怕是早就学会自我缓压了。


我说盟主的弟弟,你那指的是什么破地方。那个门连刚出生的小Baby都过不了,怎么可能会是通往大战的门。人未至声先至的汪大东带着一小队远远的走来。


哥,那就是传说中的终极一班前老大汪大东?哇噻,他的出场方式真的是酷欸,比你那机车还要拉风啊。欸,不对。我的重点好像应该放在‘连刚出生的小Baby都过不了’。声音越来越低,刚刚还兴致勃勃评点汪大东的灸莱一下子就萎靡了,这已经是他第三十六次神指失败。


盟主的弟弟,别灰心嘛。这失败就是成功它妈妈,多试几次,它一定可以把成功生出来的。随行的小组成员真的很想表示:这谁,他们不认识。盟主,下次能不能换个要打架的任务给我。我都好久没有活动筋骨了。


在汪大东的强烈要求下,又恰逢北城卫团长阿扣来汇报工作,灸舞很是任性的临时做了决定。让汪大东吃下异能互不影响胶囊后随北城卫前往铜时空,协助兰陵王和修完成任务。阿扣鼓鼓腮帮子,到底还是没有说出他觉得寒不适宜再呆在北城卫的话。


毫无疑问,寒是一名合格的女战士。即使她依旧寡言沉默,看起来超级不合群。但她出色的执行能力可以让人忽略掉这不算问题的问题。只是对于阿扣来说,寒的问题就是因为能力足导致太过于拼命。如果不是令所带领的西城卫成员来道谢,他也不会知道寒私下还在任务榜上以个人名义接任务。她的图章也从B级迅速更新为A级。阿扣隐隐有一种寒像是没有了感情的机器人这般不详的预感。


就北城卫发展而言,如果换个人,阿扣会庆幸自己有这么得力的团友。但当那个对象是寒,他喜悦有之,但更多的是担忧。诚如那天他自动请辞时,灸舞神色晦暗的反问:阿扣,你知道为什么我把你跟寒放在同一组么。


阿扣理所当然地认为那是因为他跟寒没有上战场。只是看着灸舞那异常严肃的神情,阿扣没敢把这话说出来。也许,事情比他想像的还要不对。


因为心里存着疑问,所以在任务之余便特别留心他人的动向。越留意越心惊。整个铁时空的异能者在不知不觉中分了营,即使现在还没发生,但是可以预料届时新老权贵交锋时的惨烈。以寒跟他这般没上战场却有功章的,会是这场权贵相对时最好的利刃。明了这些,阿扣收了嘻哈笑脸,他得用实力告诉那些蠢蠢欲动妄想拿他跟寒当踏板的家伙,悠着点,小心被啄了眼。


整装集合准备前往铜时空,寒照例踩点赶到。北城卫早已见怪不怪,他们对寒的认知从终极铁克人未婚妻到韩克拉玛女战士再到不要命的女战士,其心路历程用时之短可记载在册不被超越。


好了,我们快点出发。汪大东一想到待会要跟人打一场就兴奋不已。偏头,意外的发现寒眉头轻蹙地盯着他看。怎、怎么了嘛?


她她她,该不会把我当成夏天了吧。汪大东内心在咆哮,这让云寒知道,怕不是一鞭可以解决的事。


不仅是大东,就连阿扣等人也理所当然的这样认为。毕竟寒的眼神也太过灼热了。


阿扣。


嗯?


这次任务回来,你帮我申请调阅夏天时事战录吧。语气里带着不为人知的落寞。


北城卫众人错愕。在铁时空谁人不知韩克拉玛·寒是终极铁克人夏兰荇德·天的未婚妻。就凭这,寒就可以跳过申请程序,直接下令调阅。撇开这一点不说,寒自身所拥有的A级图章跟阿扣的B级图章相比,等级差的并不是零星半点,北城卫成员都无法理解寒如此郑重委托是所为何般。只有阿扣心里不是滋味,所以他们是在这件小事上为难了寒么。好。


此时的阿扣并不知道,这一行让这个单字承诺迟到了,也永远地失去了意义。

2017-07-19 13:56:00 11楼

依旧占一楼,叨叨。
原定十小节就完结的梗,就这样被我的渣文笔拖啊拖。
谁能理解我只是想写一下寒甩夏天耳光的情况,然后就这样写成这样了。

2017-07-21 11:55:00 12楼

7.




我要,一命抵一命。


Zack表情似笑非笑,心情一扫之前的阴郁等着对方做决定,这些年的痛楚被这些错愕难以置信的表情取悦。


我说这位扎克先生啊,你是不是头壳坏掉了。按汪大东的想法,就应该一拳上去,打得这个头壳坏掉的人不敢乱说话。事实上他也是这样做的,出乎意料的是那个嚣张的男子并不正面迎战,反而有意无意的把他们引到无名之地深处。


然后,所有人都怔住。


那是,


阿香?


虽然对方手上被缚地昏睡着,但还是可以一眼认出,那是修心心念念的妻子阿香。


阿香、阿香、阿香。纵使修再怎么叫唤,阿香依旧神色安详得昏睡不醒,让人心有余慌。


你到底对我阿香做了什么。


啧,只是借她一点能量用用罢了。说起来,你该感谢我把她从魔界带回来不是么。中了不破不灭迷人散,一直活在魔界可不是好事。


不破不灭啊。


没有人会好奇灸舞与兰陵王是怎么解开迷人散。上过战场的都知道,在没有解药的情况下,只有把执念放下,毒性才会消散。如果无法做到,那就只能活在自己所臆想出来的幻象里,最后心力交瘁死去。


早期时,有不少的异能者折在这上面。还是夏宇急中生智,让黠谷医仙成立专项小组研制了雄哥料理式恐怖解药。不管你执念再深,一颗解药下去,保证马上回到现实,生不如死,药效更是恐怖的长达一天。于是,那个精明到‘把人卖了对方还会热心帮忙数钱’的夏宇又把这种解药用到了刑审科,成了蔡云寒除痛不欲生实话鞭外最得利的助手。为了纪念这个可怕的解药,蔡云寒还破格给它取了个特萌的名字:吓熊。



借能量?兰陵王敏感得抓住重点,脑海里突兀地浮现出一个模糊的影子,心里却为自己的想法感到荒诞无稽,毕竟那个女子已经死了几年不是么。


Zack挑眉,如果忽视他那句委实不算友善的话,阿扣都觉得对方那不羁的神情真的是帅人一脸。


你们决定好了没?我耐心不太够,最讨厌你们这样磨磨蹭蹭的了。


兰陵王等人的心情很是糟糕,大家都担忧地看着修。如果阿香不在Zack手上,他们不会如此被动的束手无策,寒是好兄弟夏天的未婚妻,阿香是好兄弟修的妻子。不管怎么选,他们都对不起兄弟。Zack,够狠,够变态。


大家不自觉得把视线移到被点名的寒身上,心底里有着他们所没意识到的希冀。如果注定要牺牲一个,他们都希望不是曾并肩作战的那一个。大家心情沉重,导致都忽略了寒她那灼热的眼神,一如她在来临时看汪大东的眼神。


眼眸轻垂,寒扯扯嘴角。沉默片刻后突然发力向无名之地的更深处奔去。


那里,有这个家伙的软肋。


这是出自心波意念的感应直觉。


在驰骋的过程里,寒分神的想着刚刚只要她站出来以命抵命,阿香就会没事。可是她没有。她并不怕死,她只是不甘心!


她是真的很想再看一次那个明朗傻气的男子,再喊他一次。


然后看他宠溺地回应:寒。


那会让她觉得,世界之大,她不再是孑然一身。


这个世界于她而言,本身就是没有记忆跟温度的。是那笨拙如斯的男子,手捧真心对她说:在你失去记忆之前,我就很喜欢你,很喜欢你。我一直很喜欢你,不管你是什么样的一个人,不管你有没有失去记忆,我都喜欢你,不会改变。我会一直陪在你身边,陪你寻找过去记忆,陪你寻找新的回忆。


那个时候,她怎么回应来着。


夏天,我真的很喜欢你。虽然我不记得我们以前发生过什么事情,但是现在我是真的很喜欢你。我跟你保证,我不会再忘记,我们之间的事情了,好吗。


可是,对不起。


我终究还是不受控制的,忘记了。


她是真的很想再看一次那个明朗傻气的男子,再喊他一次:


夏天。


最新回复(0)
/cundangpP8_2Fgq2T_2F5qHPyUzP6YEF_2FUkMT2MQ65lfPJt8EyOODw_3D4828713
27 简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