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喜七仙缘‖[橙鹰]欢七续[有炫真好]

原帖地址:http://tieba.baidu.com/p/5452295331

2017-11-25 22:58:00 1楼

其他几对都经历了一些大风大浪,看了很多文,想了很久还是开文了,橙鹰这一对我挺遗憾的 剧情又少 爱情线又仓促 然后呢 我希望你们看过以后可以给我提意见!或者发一发你希望看到的剧情 我们一起讨论下剧情走向什么的!这篇我也会在晋江上连载 勿盗 勿二次上传 !另外呢,其实感觉有的地方会比较幼稚,因为这是小时候的剧,仙女的人物性格就是很单纯,感情也是很单纯的爱,是时不时闹闹小别扭,撒撒糖。然后希望没有毁大家的童年,希望大家看得开心。

2017-11-25 22:58:00 2楼

众人乘上太阳神的马车,大家争相对着远方呼喊,其乐融融。
鱼日在车上很是激动,虽然我这个大发明家呢,也上过你们这天,不过这坐马车上来的感觉就是不一样啊哈哈哈。
由于马车上人太多了,橙儿靠在黑鹰右边胸口的位置,表面上跟大家说说笑笑的,心里不知在想什么。马车穿梭在棉花一样的云里,蓝儿抱着柳宜宣的胳膊,宜宣,飞这么高,你怕不怕。柳宜宣笑了笑,黄儿打趣道,六妹,姐妹里面最胆小的就是你了。姐妹几个嘻嘻哈哈的说笑,橙儿靠在黑鹰胸前,黑鹰是习武之人,靠着他有一种莫名的安全感,突然一只手搂上自己的肩膀,她看了看自己肩上的手,又看了看将自己搂在怀中的人,黑鹰也在看着她,两人相视一笑,然后橙儿有些不好意思看向远处,黑鹰看着她,刚刚还信誓旦旦地说要跟着他天涯海角的执着女子现在却羞怯起来,他凑近了些,二公主。被他这么喊了一声,橙儿没说话,等着他开口。黑鹰突然对着远方大喊,我爱你。
马车上本来大家都叽叽喳喳,听到他这么一喊,突然安静下来,鱼日最先开口了,我说黑鹰,你爱谁呀?阿绿捏了捏鱼***,当然不是你了。青儿笑着问,就是呀,爱谁呀?一人一句调侃起黑鹰,黑鹰没再说话,只是搂着橙儿的手搂的更紧了些。红儿看不下去了,好了,黑鹰本就话少,你们几个就不要欺负人了,是吧,二妹?说完看了看橙儿。
众人说说笑笑到了南天门,碰到扫把星拿着扫把坐在台阶上,扫把星看见大家,连忙站起来,哎哟,七位公主回天了,小仙给七位公主请安了。鱼日跑过去,喂,你不好好扫地坐在这里干什么。
扫把星郁郁寡欢道,您们是开心了,刚刚王母娘娘说对我不奖不罚,但我这辈子都不能做上仙了。
董永拥着紫儿走过来,紫儿柔声道,扫把,这次多亏了你,你好好扫地,我们姐妹几个会在母后面前替你美言几句的。
橙儿看了看身旁的黑鹰,你觉得,这件事怎么说。
黑鹰想了下,扫把星背叛你们在先,将功赎罪在后,不奖不罚是最好最公正的结果。
橙儿点了点头,他是罪有应得。母后应该也是这么想的。
一旁的黄儿听到了,开玩笑说,你们两人还真像,一样不近人情。
红儿笑着说,好了,扫把星,你帮我们把大家带去七仙阁,我们去给母后请安,很快就过去。

金咤要回金枪阁与自己兄弟木咤一聚,其余六位在七仙阁等着他们的公主。

大殿内
参见母后。七人站在王母娘娘面前。
王母笑着看了看女儿们,女儿们,欢迎回家。
青儿眼珠子一转,母后,我们好久没为您跳舞了,如今我们七姐妹又聚在一起,我们再为您跳支舞吧。
七人手一挥,舞服加身,挥舞着缎带,跳着以前她们跳过的那支舞,王母满意的看着自己的七个女儿们,她本以为紫儿剔去仙骨、那么多女儿下凡后不会再有今天的局面,看来一直是她错了。
舞毕,王母娘娘跟她们说了新修改的天规。
紫儿格外的开心,母后,这么说,您愿意让我和董郎继续在凡间生活了。
王母宠溺的看着自己的小女儿,紫儿,母后以前不理解你,还碍于天规,剔去了你的仙骨,以后母后不会再阻挠你和董永。愿天下有情人终成眷属。

见过王母后,回到七仙阁,众人心情都格外的好。
董永一见到紫儿,就将她搂在怀里。
红儿把母后修改天规的事跟大家讲了一遍。
鱼日:这么说,你们可以随意下凡,也可以随意跟凡人在一起了。
阿绿,谁说要跟你在一起了。
董永突然开口,各位姐姐们,我想带我家娘子回董家村,一来我们已经习惯了那里的生活,二来整天也好有点事情做。
鱼日:对啊对啊 在这天上我们也无聊,我还有一屋子的发明等着我呢。
紫儿看了看姐姐们,是啊,况且我们还有董记酒馆,有很多老顾客天天都要来的,大姐不如我们一起回去,我们没有食神可不行。
柳宜宣也赞同,虽然现在姐姐看得见了,但留她一人在家我也不放心。
蓝儿挽着柳宜宣,宜宣,我跟你一起回去。又回头看向马天龙,马公子,你和我五姐也一起吧。
柳宜宣看他不说话,马兄,就听蓝儿的吧。
马天龙家道中落,也已经无家可归。青儿也表示愿意跟自己的姐妹在一起,好啊好啊,这样离七妹也近,我们姐妹又可以经常在一起了。

于是董永紫儿 鱼日阿绿 红儿食神一起回了董家村。青儿马天龙 蓝儿柳宜宣也没有过多停留,心想反正现在大家见面都方便,也没有什么不舍了。
刚刚还浩浩荡荡的一堆人,转眼就只剩下黄儿 橙儿 黑鹰了。
黄儿之前就跟金咤聊过这个问题,金咤当时说,黄儿,你在哪里我就在哪里。
黄儿不急着做决定,两人都是神仙,金咤与木咤哪咤叙旧,自己就索性去找他们喝两杯。也好给二姐和二姐夫一点空间。

偌大的七仙阁就剩下他们两人。黑鹰将剑放在桌上,坐了下来。
橙儿没好意思坐太近,坐在一边的秋千上。想了想这人还真闷,自己一时糊涂,趁着人多,竟跟他大胆表白心迹,才跟说过要跟着他天涯海角之类的,现在有些不好意思开口,可是这是自己的地盘...他再怎么说也是客人..最终还是橙儿先开口。
大家都有要去的地方,你下一步打算如何。
黑鹰看了看身旁的椅子,过来坐。
橙儿没有想到会得到这样答非所问的回答。但还是坐了过去。
黑鹰看了看身旁的女子,坐得那样远,都听不清二公主说话了。
纵然知道他是故意这样说,只是让自己坐近些,橙儿还是重复了自己的话。
你有何打算。想留在这里还是...
说到一半便被黑鹰打断,二公主。
橙儿看向黑鹰,其实他接下来的话自己也早就想到,可是心里还是有些失望。
他说。二公主,黑鹰本是江湖之人,自然是要回到江湖中去。至于二公主,我不希望二公主跟着我。即便你我二人武艺高强,也难免会有意外,若二公主发生意外...那将是黑鹰生命不能承受之重。
他很少说这么多,之前她告白被鱼日他们还有姐妹们搅和了,黑鹰才没有多说什么,也只有在单独相处时,他才会说出来自己的真实想法。
橙儿听他这样说了一堆,突然想起有一次他跟自己理论仙妖之分,也是这样头头是道。
橙儿一笑,坚持自己说过的话。
我既说了要跟着你,天涯海角也要跟。你若要走,你走便是。
黑鹰拿起佩剑,大步走向七仙阁大门。橙儿没料到他竟会如此果断,连忙站起来。
你可对我有情?
黑鹰停下脚步,安静了几秒,嘴角微微扬起,然后橙儿听到他说,
二公主,走吧。

橙儿也笑了,连忙跟上。

黑鹰之前对她说,我人在江湖,在刀口上讨生活,可能明天就会身首异处我居无定所,四处漂泊。我自由来去,不受牵挂。
其实他只是不愿她放弃自己的生活,跟着他可能有凶险,劳累,漂泊,他说那些是为了将她推得更远,但每一个字都是不善言辞的关心。还好,他的不善言辞,她都懂。

2017-11-25 22:59:00 3楼

前面有一段,黑鹰在太阳神的马车上喊了一句我爱你,其实我觉得有点不符合人物性格,但是原剧中结局是这样的(仔细听听得到,确实是wuli老黑喊的),然后我尽量在不改动原剧结尾和人物性格的基础上续写。

2017-11-26 01:11:00 4楼

下凡后(京城)
黑鹰跟在橙儿身后,在他印象里,不论是找青儿姑娘,还是在大牢被救,又或是在董家,自己都是这样站在她身后。心里早就默认了她的与众不同吧..也许更早..也许在他们初次相遇,他对她的武功刮目相看时,她在他心里便有些特别了。
哎,想什么呢你。
黑鹰回过神,王爷之前被打入地下,不知现在情况如何,我想回去看看他。
橙儿点点头,嗯,我们走。

董家村
红儿坐在长椅上,品着食神新做研究出的菜,过了一会放下筷子,若有所思地说,其他姐妹我都不担心,就是不知道二妹如何。
食神拉过红儿的手,红儿,就算黑鹰不让二公主跟着,想必二公主也不会顺着他。
鱼日和阿绿走进来,正听到这些。
鱼日大摇大摆的坐下,虽然这黑鹰一直装酷,但他对二姐还是喜欢的。
阿绿推了推鱼日,胡说,我怎么没看出来。之前对二姐冷淡的很,也不要二姐跟着他。
阿绿,这你就不懂了吧,人家是谁啊?京城第一捕快,独来独往惯了,整天不是破案就是打打杀杀,我们男人呢,都不希望自己喜欢的人跟着自己四处漂泊,这叫责任。如果他不喜欢二姐,直接说自己不喜欢二姐就得了,干嘛说那些理由推脱呢。
阿绿点点头,对着鱼日灿烂一笑,那倒是.这事你还挺懂的嘛。
食神看红儿仍然担忧,安抚道,:放心吧,鱼日说的在理。

京城
两人一路少言少语,到了王府,径直走进去,王府护卫看见黑鹰倒没什么,看到他前面还有一女子,连忙围了上来,黑鹰上前拉住橙儿的胳膊,把她护在自己身后,然后微微低头,京城捕头黑鹰,求见王爷。
橙儿看了看黑鹰拉着自己胳膊的那只手,心里一暖,这些护卫对她来说根本不算什么,也伤不到她,可他还是把她护在身后了,一直以来都是自己把姐妹们护在身后,自己还是头一次有被保护的感觉。
这时管家赶出来看到了他们,让护卫退下,对黑鹰行礼,你可来了,王爷日夜担心你的安危。快进去吧。黑鹰点头然后带着橙儿走进去。管家看到跟着黑鹰身后的女子,竟是那夜夜闯王府后飞走的神仙女子,就是那位青儿姑娘的姐姐。想到这,他连忙跟上,一起进了屋子。
看到王爷后,黑鹰作揖,王爷。
黑鹰,你终于回来了,那妖道可有伤着你?
回禀王爷,那妖道将您拍入地下后,似乎法力用尽,已经被我正法。
王爷觉得自己愚蠢,以前被妖道蒙骗,害了自己和青儿姑娘,还害自己身边之人陷入险境。
为民除害,做得好。是本王糊涂,那妖道法力高强却从未用在正道上...
正说着,传来女子的轻笑,他不过是一个着了道的普通凡人,何来法力高强一说。
王爷这才注意到黑鹰身后的橙衣女子,并不陌生,第一次她夜闯王府,第二次见她是跟黑鹰柳宜宣去董家送魔盒。
青儿姑娘的姐姐,为何会与黑鹰一道前来,难道说青儿姑娘她..
橙儿答道,我五妹没事。至于我为什么在这..她看向黑鹰,期待他的说法。
黑鹰也看向橙儿,发现橙儿在看自己,又移开目光,嘴角抑制不住上扬,接过她的话,黑鹰对橙儿姑娘,就如同王爷对青儿姑娘那般。
橙儿一怔,其实想过他会解释自己非要跟着他之类的,自己坦坦荡荡追求爱,没什么见不得人,却没想过他会这么说。凡间对女孩子的名誉似乎特别看重,橙儿明白,他为了保护自己。
王爷恍然大悟,本王一直觉得黑鹰不近女色,之前圣上指婚给他他也冒着死罪推脱了,都不知什么样的姑娘才入得了他的眼..对了,你们可知道青儿姑娘现身在何处?本王很是挂念她。
黑鹰答道,知道。不过青儿姑娘已与一男子情投意合...
王爷连忙解释道,无碍,本王只想见她一面,之前本王受妖道蛊惑将她打入大牢,本王只想再见她一面,与她赔个不是。
黑鹰看向橙儿,征求橙儿意见,橙儿点点头。于是橙儿黑鹰王爷及其管家四人一同出发。
王爷黑鹰橙儿坐在马车里,黑鹰跟王爷讲了他被拍入地下后发生的一些事情。橙儿觉得很新奇,平时自己赶路都是直接飞,现在要像个凡人一样无趣。黑鹰虽然在与王爷说话,但时不时会偷偷看她,。

很快到了柳宜宣家里,蓝儿和柳宜宣在院子的椅子上聊天,见到王爷后,柳宜宣连忙行礼,参见王爷。
蓝儿看到橙儿,一下子扑过来,二姐,你也下凡来了。
嗯,这位王爷要见五妹,我便随他们过来,也好看看你和五妹。
青儿从屋子里出来,一脸惊喜,二姐!二姐夫!你们来啦!
橙儿瞪她一眼,瞎叫什么你..!
黑鹰隐隐约约的笑,他倒是对二姐夫这个称呼不怎么排斥..
王爷?
青儿姑娘注意到王爷,她心中对王爷还是有怨气的。
王爷上前,担心的问,青儿姑娘许久未见,以前是本王糊涂,才将你打入大牢..我.今日前来就是与你赔个不是.
青儿打断他,王爷不必自责。
柳宜宣说道,是啊,与王爷无关,是那妖道蛊惑王府众人。

橙儿将蓝儿拉到一旁,问蓝儿接下来有何打算。
柳姐现在眼睛看得见了,许多事情不需要我们照顾了,我们打算找媒人看看有没有适合柳姐的好人家,等柳姐成亲了..我和宜宣也打算像董永和七妹那样。说完羞怯一笑。不过柳姐说这样的日子她很知足,只求我们一家平平安安的,快快乐乐的。
你呢,二姐。
没有一个确定的去处,男女之情上,也没用谈过太多。他要浪迹天涯,我便随他浪迹天涯。跟妹妹们比起来,橙儿心里还是有些落差的,像成亲什么的...他们两人距离这一步还远得很...

离开柳家护送王爷回府后,黑鹰与橙儿便相伴离开。

2017-11-26 01:14:00 5楼

突然一下子特别会甜言蜜语什么的不是黑鹰的性格 黑鹰和橙儿的爱情 很多人不懂老黑的爱 其实一个微笑 一个动作 一个眼神 一句话 一个字 都很甜 所以写的时候不能写那种太偶像剧的 那样自己脑补一下画面都觉得很怪 橙儿表面酷 但是还有小女生的一面的 就比如 她跟黑鹰说被救了一个谢字都没有吗 傲娇 小女生的一面就出来了

2017-11-26 19:24:00 6楼

黑鹰一如既往地跟在橙儿身后。一辆马车飞快的冲过来,撞到了路边不少商贩的小摊,黑鹰怕橙儿被撞到,便伸出手将她拉到马路内侧,一时间,拉着的手不知该送开还是该继续拉着。
两人平时见面不是打打闹闹就是傲娇,很少有亲密的举动,橙儿对他不抱什么希望,黑鹰这人对待感情就跟木头似的,一窍不通,现如今抓她的手都脸不红心不跳的...还真是有长进啊……橙儿看着黑鹰,不自觉嘴角上扬。
哎,你还想牵多久?
黑鹰连忙放开说失礼了。
突然听到身后的方向传来声声尖叫,那马车前的马似乎是失去了控制,狂奔不止,冲撞了很多人,橙儿黑鹰看了看马车离去的方向,对视一眼,然后迅速追去。
橙儿一路飞向马车,右手抓着剑鞘,她将剑柄指向前方,一道橙光划过,宝剑出鞘,径直飞往马车,刺断了马与车之间的绳子,马向远处狂奔而去,马车往前走了一段便停了下来。黑鹰也赶到,掀开马车的帘子,里面竟是一女子,被绳子捆绑着,嘴巴也被堵着。
黑鹰把绳子解开,扶着她下来,橙儿站的远一些,看戏的态度,看着那名女子。她本就对这些无关的事情不太关心。若不是黑鹰,她又怎会出手相救。
黑鹰将封着那名女子嘴巴的布条拿出。向那名女子询问情况。
那女子叫墨韵,去湖边游玩时被小混混绑架,抢完她身上的银两后便将她绑在马车里,用针扎了那匹马,才会变成这样。
那名女子哭的梨花带雨,橙儿很少哭,印象中只有七妹被剔去仙骨时,她曾心痛到落泪。看看被救下的那名女子,女子哭起来真是惹人怜惜,然后冷哼一声,转过身去,不再看他们。
黑鹰察觉到橙儿这一动作,以为她要走,连忙站了起来。
墨韵谢公子救命之恩,小女子愿...
不必。不过举手之劳,姑娘无须言谢。
见他这样冷漠拒绝,墨韵有些失落。
公子救了我的命,我便是公子的人了。小女子愿意服侍公子。
不远处的橙儿听到这更有些听不下去,都说这人间女子将名誉看得很重要,这名女子只不过被救,却要以身相许..那这么说起来,自己还救过黑鹰的命,是不是他也该以身相许?想到这,她走的更远了些,不愿再听他们说话。

过了一会,黑鹰走近橙儿。
二公主。我们去买两匹好马,回董家。
其实王爷之前也说了,让他休息一段时间,他闲不下来,才四处游走,想来也确实没有什么事非做不可,不如让橙儿回去与她姐妹一起团聚,她那么爱她的姐妹们,离开有一段日子了,想必她一定想念自己的姐妹们了。

橙儿以为他要带那名女子一起走,转过身来,却发现只有黑鹰一人。那名女子还在刚刚那棵树下望着他们。
怎么,不带那女子一同前去?
橙儿心里好奇,那女子刚刚明明要以身相许,他是如何说服她的?
黑鹰眼含笑意,哦?二公主想带上她也无妨。
你..!
橙儿转身便走。
黑鹰在她身后笑意盈盈的跟着。


橙儿不知道,刚刚她走的更远了些,没听到黑鹰与那名女子后面的谈话。
黑鹰说,黑鹰已心属那名橙衣女子,怕是会亏待了姑娘。
看了看远处那个橙色的身影,不自觉的笑。墨韵本就是想报恩,找个依靠,听他这么说自然也明白橙儿在他心里的地位。便不再纠缠。

2017-11-26 19:26:00 7楼

感情线会越来越明朗的 一直觉得他们之间不该有太多误会 老黑不是那种水性杨花的男..男人!他性格是比较酷 然后正直的 如果随便对其他女孩子好 黑鹰就不是黑鹰了 所以就算有其他女孩出现也可能就是在他的职责之内 他是捕快 救人 破案就是他的职责 但是橙儿对他来说不一样 他就是那种 嘴上不太会表达感情 甚至有时候故意装酷 但是还是会拒绝的 大概就是这样 慢慢来 后面其他几对也会多写一些的!

2017-11-28 17:01:00 8楼

虽说决定了去董家村,但橙鹰二人一路游山玩水,并不急着赶路,倒也真应了橙儿那句闲云野鹤,乐得自在。

天庭

黄儿拉着金咤的胳膊,略带撒娇意味,金咤!你到底去不去嘛!
金咤抽出胳膊,拉住黄儿的手,黄儿,金咤还有职责在身,王母娘娘信任金咤,才将金枪阁交予金咤看守,金咤不能辜负....
急性子的黄儿听不得他这一套,行了行了,那我自己去凡间了。你跟你的金枪阁在一起去吧!转身化作一道黄色光束,便飞向凡间。
心里不停咒念,这个死金咤,骗子,还说我去哪儿他就去哪儿....

金咤宠溺的看着黄儿飞去的背影,转身去见求王母娘娘。

金咤给王母娘娘行礼后,迟迟没有站起。
金咤今日来,是向王母娘娘请罪。金咤与三公主情投意合,无心看守金枪阁,只想与三公主相守,望王母娘娘成全。
王母其实知道,金咤一直是李天王的好儿子,就曾一次忤逆李天王也是为了黄儿,这足以证明他对黄儿的真心。
好,金咤,那我就命你护三公主周全,另外...王母微微颔首,黄儿不谙世事,性子执拗,脾气暴躁,也望金咤太子多多包涵。
金咤谢恩,若他日天庭需要金咤,金咤定不辱使命。

得知王母娘娘将看守金枪阁一事交给木咤后,金咤放心离去。

转眼凡间已进入深秋。
紫儿本就体质虚弱,被剔去仙骨后,身子变得格外的不好,虽王母的权杖使她恢复仙女之体,但仙骨修炼还是需要时日。
董永拿出外衫给紫儿披上,娘子,身子可有好些。等表哥和四姐回来,我再去医馆给你抓些药。
紫儿将头靠在董永肩上,并无大碍..
七妹!
董永紫儿看向门口。
三姐。紫儿开心地跑过去与黄儿抱在一起,然后好奇的向院外看了看。
黄儿叹气,恨恨地说,别看了!金咤没来。
黄儿赌气的一屁股坐在桌边,这个死金咤....
紫儿站在黄儿身后安抚道,金咤他是不是有要事在身,三姐,你...
他有什么要事,他就是要守着那个破金枪阁罢了。还说什么要与我一起,在我和天庭之间,他还是选择天庭,那就让他当李天王的好儿子,我才不稀罕..我..黄儿正滔滔不绝地说着,毫无察觉身后的人。
一会没在,黄儿竟如此挂念金咤?
黄儿一转身便看到金咤直勾勾的盯着她。她有些不好意思,又转回去,背对着他。
你..你怎么来了!
环视一周,发现屋子里哪里还有七妹和董永的影子..这个七妹!
金咤从后面环抱住黄儿,黄儿,我去向王母娘娘请罪了。
你一心为天庭,何罪之有?
金咤解释道,我跟王母娘娘请罪,不想守护金枪阁,只想守护三公主。所以金咤以后是无业游民了,只能一直跟着三公主了。
黄儿喜笑颜开,转过身搂着金咤的脖子,我高兴还来不及呢!


鱼日,我们赶快回去,董永要照顾七妹。酒馆就这样甩给大姐和食神,你心里过意得去嘛。
阿绿一边说一边向前走着。
鱼日拉住她,哎呀,阿绿,我这不是带你看看枫叶嘛,一到了这秋天呀,特别的美。
阿绿可没心情赏景,愁容满面蹲下来拔地上的杂草,亏你还有心情玩。七妹身体一天不如一天,我都要担心死了!
鱼日连忙拉起她向前走,你想那么多也没用啊是不是?过几天找你们天上那老头,就那太上老君,练几颗仙丹,你就别发愁了,快来,前面就是枫叶林了。
阿绿依旧兴致缺缺。
阿绿阿绿,你快看那是谁!
听到鱼日这么说,阿绿朝鱼日指着的方向看去,一橙一黑两个身影正从那火红的枫叶林中走出,似是在交谈着什么,没谈拢的样子,橙儿一拂袖大步向前走着,身后跟着的男人嘴角浅笑。
二姐和黑鹰!太好了,有二姐在的话,一定没问题的。
阿绿愁容消散了不少。向橙儿和黑鹰跑去。

2017-11-28 20:24:00 9楼

橙儿正走着,一抬头便惊喜万分,看见阿绿朝自己跑来。
四妹!
二姐,你这是要去哪啊。阿绿连忙拉住橙儿的手,生怕二姐和黑鹰要去办什么紧急的案子。
鱼日也凑上来,一看就是去我们家啊。
橙儿点头,近来他没什么事,有一段日子没见你们,便想着回来看看。你们呢,这是要去何处?
鱼日答道,阿绿最近忧心忡忡魂不守舍的,我带她来这附近的枫叶林散散心。
二姐,你可来了,近来七妹她...
橙儿皱眉,连忙问,七妹她怎么了!
阿绿,七妹她剔去仙骨后这已经第二个年头了,二姐你可记得,当年七妹剔仙骨时,老君就曾说过剔去仙骨后活不过三年..虽然恢复了仙体,但不知为何,近来七妹身子总有不适...
橙儿打断她,那我们快回去。
橙儿与阿绿化作一橙一绿两道光,便消失了。
鱼日一看急了,阿绿..阿绿..!你等等我啊!
黑鹰看着橙儿消失的方向,她还是跟以前一样,一遇到姐妹的事情,她就如此心急。
鱼日拍了拍他的肩,好了好了黑鹰,别看了,二姐都飞回去了,我们快回去吧。

阿绿和橙儿一进门,就看到紫儿和董永在院子里。
紫儿连忙跑到两个姐姐身边,二姐,四姐,你们怎么会在一起,表哥呢?
橙儿带着些许埋怨看了看紫儿,别管别人了,你多关心关心自己的身体,怎么有事也不跟姐妹们和母后说呢。
紫儿知道二姐的性格,安抚道,二姐,四姐,我并无大碍,三姐和金吒在屋里呢,我们进去坐吧。

姐妹四人简单寒暄后,便说起了紫儿的身体状况。大战阴蚀王之后,紫儿经常头晕,严重时还会昏倒,总觉得体内有些不适,似是各路仙气在体内冲撞,却也说不上来到底是什么。
黄儿有些气愤,七妹,刚才怎么没听你说起!
紫儿轻笑,三姐,你忙着跟金吒闹别扭,哪顾得上我。
橙儿一脸严肃,七妹可有看过郎中?
董永接过话,看是看了,郎中也说不上是什么问题,开了几副药便走了。娘子喝下那药也没什么作用。
什么破郎中,不知道什么缘由竟敢乱开方子,有机会定要去砸了他的医馆。黄儿有些沉不住气。金吒摸了摸黄儿的肩膀,好,我帮你。还是七公主的身体比较重要。
阿绿看了看橙儿,二姐,你可有什么好的办法..一直这样下去我怕...
橙儿想了想,说了自己的看法。七妹再怎么也是个仙女,不如找来药神为七妹先行诊断,诊断过后如果我们无法解决再去找母后。
紫儿有些担忧,之前大姐也说过想找药神,可药神是我们父辈的老神仙,如今已不在天庭,这天下之大,又该到哪去找呢。
黄儿看了一眼董永,有些犹豫,但还是说了,那老神仙说不定都已身归混沌了,我倒觉得七妹应该回天修炼,七妹现在没有仙骨,只要把仙骨修炼回来...说到这黄儿眼神黯淡,可修炼仙骨谈何容易...
橙儿一语道破,待七妹修炼回仙骨,怕是这凡间都要换了一番景象了。我和三妹金吒先去天庭打听一下,然后分两路去找药神,四妹留下来照顾好七妹,待大姐和食神回来后麻烦他们带七妹去一趟麒麟子那里,若我和三妹迟迟未归,就去找母后。
好。黄儿和金吒一口答应下来。他们还可以去昆仑山问问麒麟子前辈。
紫儿有些欲言又止,可...
阿绿接过话,可黑鹰怎么办?三姐和金吒都是神仙,一路同行方便些,那你和黑鹰呢。这鱼日和黑鹰怎么还没赶回来..

橙儿有些犹豫,却不知该说什么好。她将手张开,橙色佩剑出现在手中,四妹,七妹,晚些时候他和鱼日回来了,你们帮我把这把剑交给他。
二姐,不等他们回来再走吗。阿绿接过佩剑,心里在暗暗着急,那片枫叶林确实距离很远,她和鱼日去的时候骑了马,也要好几个时辰。即便黑鹰和鱼日骑马回来,也不是一时半会能回来的。
橙儿抱了抱七妹,不等了,此事耽搁不得。

橙儿和黄儿金吒出发后,先回了天庭,向那些老神仙打听药神的过去,这世间太大,若是漫无目的的找恐怕真的很难。

到傍晚时候,鱼日和黑鹰骑马赶回来。
哎哟,累死我了,你们仙女就不能带上我们一起飞吗,你们倒好,自己飞走了,我们...鱼日一进门就坐下倒了一碗水,喝完后就说个不停,他看了看屋内,气氛好像不太对,诶?你们那个凶巴巴的二姐呢,去哪了。
阿绿和紫儿你推推我,我推推你,七妹...你说.. 四姐..剑在你那..
阿绿没理会鱼日,走到黑鹰面前,黑鹰,二姐她..去找药神了,她让我把这把佩剑交给你。说罢把剑给了黑鹰。
黑鹰接过佩剑,紧紧握在手里,我要此剑何用?我要的是她,要她的剑有何用。
鱼日没明白是怎么回事,不就找个人吗,搞得跟生离死别似的,让千里眼顺风耳看看听听不就得了,真是...
阿绿掐了鱼日一下,小声说,你懂什么呀你,药神是父辈的老神仙了,现在人在哪元神在哪都没人知道,找他也不容易,二姐是为了七妹,和三妹金吒一起去找了..不..不过二姐出马,肯定没问题的..说完偷偷看了看黑鹰。
紫儿略带歉意,都是我,要姐姐们为我奔波。
阿绿连忙宽慰她,不是你的错。说完转身对黑鹰说,二姐佩剑从未离身,她将佩剑留给你,自然有她的用意。你就收下吧。

既然二公主已不在此处,那黑鹰就先回京了。

他本就是陪她来看姐妹,她不在此,他留下来又有什么意思呢。
黑鹰看了看手中的橙色佩剑,将那剑挂在腰间。
记得之前与她一起寻找青儿姑娘时,她也曾这样抛下他,一遇到姐妹的事情,她总是那样着急,一刻都不想耽搁,但那时他知道她去往何处,便放宽了心。可如今呢,她去何处,他不知,她何时回来,他也不知,这一路是否凶险,他也不知。这样想着,便有了几分怨气。怨她,更怨自己不能与她一起。

2017-11-28 20:42:00 10楼

其实写每一章都会想很多情节然后串起来 这章其他姐妹写的也比较多 一个是为了突出橙儿人物性格 将姐妹们看得很重要 为姐妹着想 另一个呢 就是觉得 七仙女的故事是相辅相成的 比如原剧中 马天龙柳宜宣和青儿蓝儿的故事 黑鹰和橙儿也是因为青儿的事认识的 所以其他仙女是必不可少的 这样wuli老黑和橙儿感情才会有大发展 反正..emmm..自己挖的坑 哭着也得填 你们希望什么样的故事走向也可以跟我讲 我都会考虑的 毕竟想情节太费脑子了 欢迎你们提意见!!

2017-11-29 21:19:00 11楼

怎么说呢 你们肯看我写的东西 我很开心了 哪里写的不好或者哪里有漏洞你们就提出来 我可以改 你们夸我或者给我提意见我都会很开心 不要看完就默默无闻走掉了 我希望给你们写出更好的七仙女 你们的意见是必不可少的!今天就写到这里啦!

2017-11-29 21:49:00 12楼

橙儿与黄儿金咤飞往天庭,决定分头行动。
橙儿去了广寒宫,黄儿和金咤则去找太上老君。
嫦娥在广寒宫中仍旧寂寥,即便王母娘娘已修改天规,她也不知该往何处去寻找她的后羿。橙儿的到来为广寒宫增添几分生气。嫦娥抱着玉兔,邀请她坐下。
嫦娥姐姐,数年前,你因吃了灵药才来到这广寒宫,那药,你可知来历?
嫦娥想了想,那药,是那时西王母给我的。
橙儿焦急地问,那药可是西王母亲自炼制?
嫦娥摇摇头,应该不是,药应该是由药神所炼。
可我又该去哪找药神...
二公主,何不亲自去问问她老人家,她如今在佛祖座下,远离红尘。若是二公主求见,想必她也是会见上一面的。
橙儿没有过多停留,便去找西王母。寻找还算顺利,西王母听说来人是她,倒也愿意见上一面。唯独灵药的事不肯多说,说那是禁药,禁止带到人间去的。橙儿不求药,只是想询问药神去处。西王母暗示她可以去九仙山碰碰运气。
告辞西王母,橙儿便飞回南天门,黄儿和金咤已经在等着了。
黄儿连忙冲过来,二姐,你怎么去了这么久,有什么线索吗。
橙儿将自己去见西王母的事情说出,我打算去一趟九仙山。
金咤开口道,二公主且慢,我和黄儿去老君处询问,老君示意我们可以去金鳌岛看看。听说那里曾有过药神元神的气息。
橙儿点头,一起行动太费时,还是就此分两路。
橙儿正准备走,黄儿拉住她,二姐。若有凶险就回来,大不了我们一起再去找。
嗯。
黑鹰连夜骑马回京。印象中每次跟她分别后又很快能再见面,这次却连告别的机会都没给他,不知何时还能再见。他一直是个冷静的人,这是生平第一次,为见不到一个人感到心慌。大概是因为她说要与自己天涯海角,自己便适应了她的存在,现在一时难以习惯没有她在身边了。
黑鹰刚进京找到客栈住下,便收到朝廷之人送来的密信。
今年边境突发部族叛乱,太子自愿带兵镇压边防,回京路上,在夜晚时,在所有官兵的眼皮子底下失踪了,此事不敢声张,怕引起朝廷内部慌乱,皇上只好说太子回京途中去体察民情,另一边送密信给黑鹰,让黑鹰秘密调查太子去处。
黑鹰看完信后烧毁,便陷入思考。既然太子失踪,又与他人无冤无仇,很可能是被逃走的边境蛮夷抓走了。既然无此,就从边境开始调查。不知怎的,最近太过清闲,总是会想起那个傲慢的天庭二公主。
他先去选了匹健壮的马,备了些干粮,赶往边境有不少路要赶,骑快马不眠不休也要两天两夜。
董永家
红儿拉着七妹的手,七妹,我和食神考虑过了,我还是打算去一趟母后那里,现在不知二妹和三妹情况如何,我实在是担心。有问题我们姐妹一起解决,若是她们出了什么危险,那就得不偿失了。
阿绿点点头,三姐还好,有金吒陪着,二姐又是一个人走,实在让人放心不下啊。而且...而且黑鹰不知道现在又去了哪里,二姐回来后都不知道该怎么跟她交代。
紫儿突然有些头晕,体内的各种气息肆意冲撞,她一下子有些难以适应。
大家见状蜂拥而上,董永横抱起紫儿放在床上,转身对红儿和阿绿说,娘子她最近难受的次数越来越多了。说完又心疼地看了看紫儿。
大姐对众人说,此事耽搁不得,我先去母后那里。说罢又对食神说,食神,你等我回来。
食神虽有些不舍,还是笑着点点头。
红儿赶回天庭,在大战阴蚀王后,王母娘娘元气大伤,正在瑶池修炼,感觉到有人来,抬头看到自己的大女儿,红儿,我的女儿,你回来了。
母后。红儿过去抱住自己母亲。
王母娘娘看着愁容满面的红儿,连忙关心道,红儿,说吧,发生什么事了。自己的女儿自己最了解,自己的大女儿为她的妹妹们操碎了心。
母后,七妹恢复仙体后身子常有不适,二妹三妹还有金吒心急之下分头去寻找药神了,我回来向您禀告,您看此事要怎么办才好。
王母娘娘了然于心,她不是不心疼自己的小女儿,早在用权杖为紫儿恢复仙体时,便知道会有着一天的到来,可那时为了对付阴蚀王,别无他法。王母掩面,欲落泪。我的紫儿,先是被我剔去了仙骨,又为了保护天庭恢复仙体,凡人的骨血怎能适应我那权杖中汇集的强大仙气...
红儿一听,其实是有些惊喜的,母后,这么说您早就知道会出现这样的情况,那是不是您也知道如何将七妹从现在的痛苦中解救出来?
要么花千年重新修炼仙骨,要么找到药神。可药神归隐多年,希望橙儿黄儿能找到他。然后双手做祈祷状。然后伸开双手,化出一支仙草,将它交给红儿。这仙草可暂时安抚紫儿体内的仙气,若哪天仙气无法安抚,你便速速带紫儿回天。
简单道别后,红儿便带着仙草回到凡间。
橙儿长途跋涉到达九仙山后,这山果然是上古神仙以前居住的地方,远离尘世喧嚣,每一个角落都充满仙气。抬头看到半山腰处有几座房屋,便向那里飞去。有人在那里扫雪,像是一个凡人,过去橙儿是看不起凡人的,甚至不愿与凡人多说话,可遇到黑鹰后她慢慢的改变了那些偏见。她上前问候道,老人家。
那老人停下手中的动作,抬头看了看她,继续扫地。
见他没理自己,橙儿便走近,此处可是药神住处?
那人停下,眯着眼睛说,人世间才是深秋,这里就已飘雪,真是高处不胜寒哪。
橙儿有些生气,转身便要拂袖走人。身后的人却突然问,
二公主,此次前来可是为了七公主?
橙儿震惊,回过头看那老头已换了一身装扮,手里拎着一个葫芦,难道说这就是药神?
你怎么知道?你可是药神?
那人摇摇头,你来之前,药神大人曾吩咐我接待你。
橙儿有些吃惊,药神怎么会知道她会来,而且还知道是为了七妹的事情...
那老人像是看穿了橙儿心中所想,哈哈大笑起来,不必感到奇怪,世间一切皆有命数。
那我七妹...
那老头变出一只小金乌,金乌嘴里叼着一张纸条,上面只有十五个字,九仙有肉芝,金鳌有甘木,二者可为骨。
橙儿看了看,便明白了,老人家,替我谢过药神大人。
那老人家转过头去摆摆手,不必谢,你们七位打败阴蚀王拯救了天下苍生。说完就走远了。
橙儿没有急着离开,细细品味那十五个字。意思是,七妹如今只有仙体,但没有仙骨。若能取到九仙山的肉芝和金鳌岛的甘木,炼成丹药,便可为七妹筑成仙骨。三妹和金吒已经去了金鳌岛,自己只需找到肉芝便可。想到这,橙儿不知自己该如何通知三妹,那金乌突然飞起,空中传来那老人的声音,二公主心中所想不必担心,这金乌会找到三公主。
橙儿这才意识到,那老人家,很有可能就是药神本人,不过这都不重要了,眼下最重要的是找到这九仙山的肉芝。往深山中走去。
赶路赶了很久,刚到边境黑鹰便觉得有些不对劲,明明传来情报说镇压叛乱成功了,可这边境依旧有很多部落,按照朝廷的作风,他们怎么可能还活着。况且部落和朝廷之争,怎么可能赢。越想越不对劲,黑鹰不能光明正大的出现,现在这些部落的人已经恨极了朝廷。快到晚上了,黑鹰在离部族最近的城里落了脚。
他闲来无事,便决定出门查查看有没有什么线索,晚上即便是部族的人也要休息,他查案也方便些。
正走在路上,迎面走来两个人,虽然只有一瞬,但黑鹰很敏锐,觉得那两人说话时带有部族的口音,于是黑鹰决定跟上他们,听到了那两人的对话。
我们为什么要来给那小子买药?
主君让我们买,我们就不能看着那小子死。
他可是来杀我们的,他不死,死的就是我们。
...
黑鹰听着觉得蹊跷,便一路隐蔽地跟着,那两人买完药后就出了城,然后到不远处,黑鹰看到他们回到了他们的部族,那些人燃着篝火,正喝酒吃饭。大概只有二十人。隐隐约约听到有人说,主君,我敬你一杯,庆祝我们活下来。
被称为主君的人高举酒杯,强者生,弱者死,现在在此的,都是我族强者。
那买药回来的两人凑到主君面前不知道说了什么,那主君答道,善待战俘,你们进去把药给他服下。只见那两人拎着买来的药包进入其中一个帐篷。
黑鹰嘴角有了一抹不易察觉的笑容,真是得来全不费工夫。接下来只要等他们酒后睡着,自己去救人就好了。听他们的意思,应该不会轻易伤害太子殿下,他们二十人大概是围剿叛乱中的幸存者,应该有一定的身手,自己只身一人前来查案,还是隐蔽点把人救出为好。
黑鹰耐心的等到五更天,便准备潜入,这个部族非常谨慎,每隔两个时辰都会换人守夜,但现在守夜的人睡着了。若再不潜入,就要天亮了。
黑鹰小心翼翼,顺利潜入那个藏着战俘的帐篷,那里面有两个人看守。果然是太子,被绑着扔在一旁的地上。太子一看到黑鹰有些激动,黑鹰过去帮太子解绳子。外面守夜的人看到这个帐篷里解绳子的人影,便发觉不妙,立刻喊醒了大家。黑鹰听到后知道自己被发现了,只能拼一把,身后的太子拉了拉黑鹰的衣袖,不要杀人,他们并未伤害我,他们绑架我只是为了向我父王讨一座小城池,他们受够了四海为家....
黑鹰听着外面的声音,无情的打断他,妇人之仁,要说这些首先你要活着出去。
此时他们身后的两个人也被吵醒,黑鹰连忙带太子准备跑出帐篷,十几个人拿着武器就等着他们出来。黑鹰冷笑,你们竟敢挟持当今太子,活得不耐烦了是吧。
黑鹰突然转身,原本帐篷中的两人在背后准备偷袭他们,黑鹰一跃而起,绕到那人背后,一手捡起地上的绳子,甩向那两人,将绳子绕了好几圈,那两人背对背,动弹不得。太子捡起那人的长矛,与黑鹰一同冲出去。
都给我上。
得到主君的命令后,那些人一拥而上。一人挥着斩斧向黑鹰奔来,黑鹰仰身躲过,那人似是急了,一下一下疯狂的砍过来,黑鹰用剑鞘挡了几下,然后抽出长剑,稍稍屈膝,刺进那人左腰,若不是太子仁慈,这剑刺的就是心脏。那人捂着左腰,黑鹰察觉到后方有人,转身提剑挡住了那柄砍刀,跃起用力踢向那人的肚子,那男人被踢出几米远,黑鹰武艺高强,自己这边的人三三两两都被打的无力还手,太子那边情况就不太乐观了,胳膊上已有血迹渗出。说来也奇怪,明明黑鹰更厉害些,但围攻黑鹰的不过七八人,其余十几人都围攻太子,黑鹰连忙赶去,与太子一同作战。
橙儿在九仙山费了好大力气找到肉芝后,正准备回董永家,灵石却发出橙色光芒,橙儿心里一紧,是佩剑的信号..感应到佩剑位置后,连忙赶往那处。
边境
既然不能拿你换城池,就拿你的命换我们的命。
那人疯了似的攻击太子,黑鹰捉住那人手臂翻越到那人背后,太子一咬牙,将长矛刺向那人的大腿,那人瞬间便跪下,难以直立行走。黑鹰和太子正与敌人正面交锋,一个壮汉从太子背后挥起砍刀就砍下去,黑鹰立刻察觉到便迅速转身用剑挡住了砍刀,那壮汉力大无比,黑鹰与他僵持着,毫无察觉腰间的橙色佩剑发出了越来越耀眼的橙色光芒。
他们的主君看到僵持不下的黑鹰和自己族人,抽出一把短刀,向黑鹰的脖颈抛去,黑鹰察觉到,便准备躲开,那把短刀被橙色光芒打落,又有橙色绸绫向那抛出短刀的人缠去,橙儿眼神犀利,但并不看他,只往前飞去,将绸缎往自己身后甩去,那主君被甩出十几米。
那与黑鹰对峙的人看到从天而降的仙女,便傻了眼,黑鹰趁机挑开那笨重的斧子,将剑指向那人,那人转身想逃跑,此时黑鹰腰间橙色佩剑脱鞘而出,橙儿拿住佩剑,落在那人身后,也将剑指向那人。
虽然两剑指向敌人,橙儿和黑鹰眼里只有对方。
像第一次见面那样,什么都不说,就那样看着。
僵持了一会,这次是橙儿先开口了,你还真是在刀口上讨生活。

2017-11-29 21:51:00 13楼

今天想了蛮多的 打斗场面也想了好几种 我还是喜欢这种 然后本来这一章没打算写到这里的 然后一个没忍住就写到他们见面了 导致这一章内容比较多 人物比较多 你们看的时候不要急慢慢看 仙女们就是一方有难八方支援那种 主角实在太多了 emm尽力了 我要躺着床上继续想情节了 你们有什么情节上的建议都可以告诉我!我会尽量写进去的!!!!


最新回复(0)
/cundang9tCM6o71UvL7pV0ZWYIQjxnrGZXec4CDpo0l6g_3D_3D4828882
27 简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