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朱短篇同人]入梦[痴拙野客]

原帖地址:http://tieba.baidu.com/p/6469459109

2020-02-01 21:34:00 1楼

短篇,一发完,首发在乐乎~

2020-02-01 21:34:00 2楼

北方入了冬之后夜尤其漫长,与长夜相伴的,是永不停歇的呼号着的风,奏响一阙又一阙悲歌。


萧峰记不清自己是从何时开始不再做梦的了。


他闭上眼睛,宫室,兵戈,战甲,朝堂,江湖便被掩在重重黑幕之下。他睁开眼睛,是灰蒙蒙的天,太阳还没有升起,若在此时打开窗往远处望去,可以看见已经泛黄了的草向那漫漫黄沙铺开去,渐渐地同天色揉杂在一起。他感受不到入睡至醒来之间的那一段时光,也许它们是被无边的黑夜吞噬了。


阿朱刚刚离开时做过的那些梦,萧峰还记得清楚。他记得有一日梦中他回到了小镜湖,看出了那幅字上的破绽,同那段正淳讲清了误会,他牵着阿朱的手一步也不停留地向塞外奔去。他记得有一日梦中阿朱向他道明了自己是段正淳的亲生女儿,求他放过自己爹爹,而他答允了她...


他曾经做过许许多多有关阿朱的美梦,梦中的每一个场景都是那样清晰真实,结局都是他同阿朱携手塞上,牧马放羊,那些梦是那样美好,让人忍不住相信那是真的,那才是现实——而不是每次他从梦中醒来,天还未放亮,他嘴角尚噙着笑意,还在奇怪怎么自己心下莫名空落落的,突然意识到阿朱已经不在了,阿朱...阿朱是他亲手杀死的,阿朱就死在自己的怀里,霎时间,无尽的痛苦与悔意,一阵又一阵的酸苦涌上喉头,化作两行男儿泪从脸上滑下。


夜晚曾经是萧峰最为快乐的时光。只有在夜里,在梦中,他才可以一次次地弥补自己亲手铸成的大错,可以达成同阿朱塞上牧牛放羊的心愿,可以再一次听见她妙语连珠,可以看见她生动的眉目上满是情深意重的模样,甚至在梦中,他可以看见他同阿朱有了儿女,阿朱穿一袭绛色衣裙,怀中抱着一个小团子,倚在门边等他归来。萧峰靠着梦里的一点点甜支撑着熬过了日间漫长,他总是期待着能在梦里有一丝慰藉,然而就连这一丝慰藉现在他也很久没能拥有了。


这一日是冬至,照汉人的习俗,当是要吃饺子的。


萧峰为人粗豪,于饮食上没有过于讲究之处,平日里这些事都是由室里安排,今日却特意到膳房去指明了要吃饺子,要白菜馅的饺子。既是南院大王亲口点的菜,膳房自是不敢怠慢,到晚间用膳的时候果真有一大盘白生生热腾腾的饺子上了桌。


尽管萧峰并不是一个在意饮食之人,但南院王府的厨子还是好厨子,一个个饺子包得玲珑剔透,皮极薄,隐隐透出如玉的白菜,是才出锅的饺子,水汽直往上冒去,在满桌的鱼肉中显得分外诱人。萧峰夹起一个放入口中,果真鲜香满口。这滋味令他想起了当年追查带头大哥的路上阿朱为他做的那一顿白菜饺子。也许是关外苦寒,这南院王府厨子包的白菜饺子的滋味比起阿朱亲手做的,到底是少了几分鲜甜。


其实都是白菜饺子,只是当初将满怀爱意包进饺子里的少女再也不会言笑晏晏地出现在他面前了。


阿紫见萧峰吃了一个饺子便神色黯然,也提箸夹了一个。她平日里吃惯了山珍海味,哪里还吃得惯这普普通通的白菜饺子,才咬了一口便面露愠色,呵斥侍立一旁的婢女:怎么,今日的饭菜如此难吃?那婢女见阿紫发怒,慌忙跪下,却是惶恐得半句话也说不出。


萧峰听了阿紫的话颇是不悦,呵斥道:阿紫!


今日萧峰就寝时心中比往日更添了几分沉郁之意。今日晚上阿紫向他的哭诉仍萦绕在他的耳边:是啊,你心中只有一个阿朱姊姊,若是阿朱姊姊,你又怎么舍得多呵斥她一句,向她说上一句重话?阿紫哭得声嘶力竭,一句句话如针扎在他的心口:一千个活着的阿紫...也比不上一个死去的阿朱...我知道每次皇上赐你的缎子,你说是放入库房,可总是要挑出一匹最好的,给阿朱姐姐裁一件衣裳!可是阿朱早已死了!早已死了!你骗不了自己——你现在给她做再多的衣裳,她也穿不上了,她也不会知道了!


萧峰早知阿紫性情顽劣,若不是阿朱临终时相托,他断然容不下阿紫。他听着阿紫断续的哭诉,心下剧痛,唯有长叹不已。


他心中痛极,想到阿朱娇俏可喜的面容,不由滚下泪来。阿朱,阿朱,萧大哥自知犯下了无可挽回的大错,你心里可还在怪我么?你定是怪我的,怨我的,否则你又怎会吝啬至斯,连在梦中也不肯让我见你一见?


许是苍天听见了萧峰的祈告,当夜,阿朱竟又入了萧峰的梦中。


萧大哥,你试试,我给你新作的这件衣裳可还合身?少女手中捧着一件深青色衣裳,有点忐忑地看向他,她的嘴角带着盈盈笑意,眉梢眼角尽是深情。


这真是一个美梦,萧峰醒来的时候想,要是夜能再长一点就好了。


破晓时分,晨光熹微,阳光给草原镀上了一层浅浅的金色。


室里起身时感叹了一句:今日的风倒是比往常小上了不少,看来这寒冬,是要过去了。

最新回复(0)
/cundang_2FoX1X1zTmbgUknvwlMRAXaQOeToMrBAmq6adkf_2BdX0g_3D4828943
27 简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