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九天长]〖美文〗密林残雪[密林十二月]

原帖地址:https://tieba.baidu.com/p/5198932649

2017-07-02 09:36:00 1楼

之前一直在吧里偷偷潜水看文,没有说话。可是觉得解不了心里的渴。于是出来写写,文笔不好,没法和吧里大触比,只是圆自己一个心愿。设定什么的结合电视剧,可能也会出现书里的人物。主攻甜,可能会开船。如有不妥,自己马上会删除。谢谢。

2017-07-02 09:53:00 2楼

如果不相见,便可不相恋,如果不相恋,便可不相知,如若不相知,便可不相爱。大千世界,万千爱恋,不过你情我愿,两心相吸罢了,可如若这份爱坠上了茫茫尘世,那就太沉重,太沉重。东华,我知你责任在身,我知你肩扛四海,我的理智告诉我,那正是你伟大高贵之处,我应该为你守护这四海八荒,可夜深人静,独坐密林,任残雪落满吾身,这一刻,我只愿与你长相厮守,做那普普通通的神仙眷侣。人间曾闻西子陶朱泛舟西湖,歌咏采荷,天界亦有父神母神相敬相亲,共进共退。难道你我,非要和西施一般尝尽世间苦涩,才能相守?若非你我,只能如孤雁一般,两两分隔,互相折磨,直至身归混沌?东华,不要提四海八荒图!东华!不要再说沧海桑田!四海八荒责任在身我不拦你,而我要的,只不过朝朝暮暮,分分秒秒。求求你明白,大千世界,九儿只分你一心,滚滚红尘,九儿只要你一念,如若这样也算逆天而行,那九儿也愿与你畅游爱海之后共赴混沌!也算酣畅淋漓,落子无悔!

2017-07-02 09:57:00 3楼

谢谢,正在码字。

2017-07-02 10:15:00 4楼

第一部分 倾世之恋
第一章 我欲将心向明月

雪花又轻轻而落,飘飘洒洒。微风将它扬起又落下,卷走又送来。雪已经下了五百年,就在这方茂密的密林上空。由于清冷,几乎无人踏足于此,太好了,东华。这是你我相识的地方,最好让他与世隔绝,再也无人来触碰。而我,我依然会每月来一次,来淋一淋这雪,暖一暖我僵硬的心。登基那一天,我就告诉自己,我会为你守护四海八荒,也绝不放弃爱你。所以,就让我用20天做好他们的青丘女帝,用10天做你的九儿吧。你可会怪我,分给你的时间太少?
雪还在簌簌的下,凤九慢慢站起身来,想到东华责怪时微微挑起的眉,嘴边发笑。他就是这样,几乎面无表情的,一脸高冷的样子。使别人退避三舍,可脸上那细微的情愫,可多了。如同那沉静的海面,其实深处早已汹涌。只有我能看出他冷漠眼底真实的温柔,只有我能感知他严肃眉眼下沉寂的孤独。东华你,其实很孤独吧。大家只晓得你退隐三界,是不恋权位,唯恐打扰,实则这三界亿人,只怕你最怕孤独,只怕你最希求心灵的温暖。世人用天帝共主的大架子把你高高架起,用四海八荒的帽子把你严严锁住,36万年,多少晨昏,多少日夜,只有我知道你是怎么度过的。无论是前半生的血腥,还是退隐后的清冷,东华,你的心好冷好冷对不对。就像这下雪的严冬。一滴泪落下,凤九轻轻擦去,晶莹剔透。她抬头凝视树冠,心里浓浓的爱意快要把她击垮!快了,东华,你快出关了吧。我们就快要见面了,这严冬,也该变上一变了!

2017-07-02 10:45:00 5楼

青丘的市集总是热热闹闹,于凡尘俗世一般充满烟火气。迷谷在这人来人往中溜达,走了还没一圈,背后箩筐就已经装满,还有很流水价的把东西往他手里提的筐子里塞。天哪,这是要累死我啊。迷谷心里抱怨,脸上还忙不迭的推拒,大娘,这个菜我筐里有了有了。阿婶,枇杷我筐里还有好多。小哥,今天女君不在,我们洞里没人会做鱼。这么一圈下来,迷谷感觉脸都要抽筋了,这姑姑也是,又没人做饭,押我来买啥劳什子的菜呢。赶紧回去吧,否则再带十个箩筐来,也是不够装的。
狐狸洞里,和夜华新婚的白浅带着团子读书说笑。大婚之后,本该与夜华耳鬓厮磨,奈何最近夜华公务繁忙,三天倒是有两天不在家,她独坐宫中也是无聊,本想带着团子回家见见家人,可谁知回来坐了三天了,一根狐狸毛也没瞧见。就连凤九小丫头也一直不露行迹。这狐狸洞,越来越没有人气儿了,莫不是要关闭了吧。呸呸,不吉利不吉利。想到此处,白浅急忙打断思绪,端起茶杯喝一口茶。
娘亲,凤九姐姐是又去了东荒密林子里了吗?阿离稚嫩的声音在耳畔响起。提醒了白浅,是哦,她不在家,算算日子,八成是又往林子里去了。也不知为何,200年前凤九登基,成为女帝后,东荒与翼界交界处的林子就开始下雪,数年不散的雪渐渐将那里化作雪原,仿若另一个世界。小九也是,大冷的天儿,偏生要每月都去,一去还去上10天,回来洞成冰坨子一般,还偏说自己心里很暖。疯魔了似的。不行,这番我得去寻了她回来!都几百年年过去了,再有什么苦楚也该放下,何必折磨自己。又没人会心疼的!念头一转,白浅迅速站起,交代阿离几句,只往东荒飞去。
东荒密林,大雪封山,白茫茫一片。纵使身为上神,走了一刻,白浅也觉身上寒冷,更加心疼小九。好好一天真活泼的女娃儿,都是那个帝君,生生磨成了这般。此次定要抓她回去,好好与她谈谈,再不可想那无望之事。尽快再寻良配的好!
边想边走,眼前终于出现一抹亮色,白雪皑皑红衣胜火,那不是凤九是谁。小九!凤九呆呆回头,姑姑!小九,快过来白浅看着侄女冻的苍白几欲透明的脸蛋,心中一痛,几步上去将凤九抱在怀里!傻孩子!不知道冷的吗!快跟姑姑回去!些许的温暖让凤九从回忆中清醒过来,是哦,原来我已经站了那么久了。姑姑,我没事。刚才出神了。今天,你无论如何跟我回去,回去以后,只管洗一个热水澡!然后就把过往忘了吧!凤九抬眼,姑姑,如果是你,你会忘吗?

2017-07-02 11:22:00 6楼

一直说我有敏感词,你倒是说说哪个词语敏感了!!!

2017-07-02 11:34:00 7楼

我怎么改,都说我有敏感词不让发。我一个个字改,全都改了一遍。实在不知道哪个词语敏感了。要疯了。

2017-07-02 11:48:00 8楼

太辰宫内,月光如水。重霖与司命等在正殿外。
已经500年了,帝君应该出来了吧。两人互相望了望,站了一天,有些站不住。不过,司命想,也可能是被旁边那位的气势吓的。
重霖瞅一眼司命,微一点头。又向司命那边挪了半步!这压迫感,几乎让人晕厥!
三个月前,此人突然出现在碧海苍灵,只说帝君元神传信,提了重霖便来太辰宫,也不说因果。回宫后,两人方知此人是帝君当年麾下72将,人称屠魔神尊的少羊。典籍记载,当年与魔族大战,帝君入阵救孟 昊,魔兵趁机进攻。未至阵前,只见少羊左手一盘如斗转轮,右手一串通天佛珠,使出一套天魔臣服,消灭魔族兵将近5000,是帝君座下第一前锋!典籍更有记载,因屠魔太多,血溅四野,少羊手提魔将头颅,魔息入魂,怨恨之火不能停息,至此目化为血,再不能恢复黑色。
后天下安定,帝君遣散诸将,少羊跪地三日。帝君三次出宫相劝,少羊方才站起。单脚一跺,天动地摇,帝君之愿,我等了解。我等心愿,也望帝君体谅。从此天下再无我等信服追随之人!我等自当不问世事,不论离分!今将一别,不知何时再能聆听训诫!是以跪拜三日,以表我心,今后只要帝君一言,上天入地,无不跟随!言罢化为青烟而去。
此刻,典籍中屠魔杀鬼,顿足惊天的猛将就站在面前,果然不一样!司命暗暗在抖,却仍然站直。
可不要让他发现,一挥手,自己便要身归混沌了。

2017-07-02 11:49:00 9楼

我改成这样才准我发,也是醉了。不好意思,大家不要介意。

2017-07-02 12:41:00 10楼

正殿内檀香袅袅,青烟阵阵。紫檀木床上,紫衣神尊银发潋滟,姿容无双。正在闭目静修。
他的睫毛微动,眉头稍稍皱起。九儿,傻九儿,你又到东荒去了。那里多冷啊,我的傻九儿!
500年前,因诛心之祸我失去九成法力!无力再护卫天下!实则,我最担心的是无力护佑我的九儿。于是,为了不让她也与我同受天罚,我只得狠心将她逼走。天知道,当她落泪时,我的心有多痛!我平生第一次流泪,平生第一次开怀而笑,平生第一次幻想我们今后的生活,平生第一次躲入凡间,平生第一次感受到心痛的滋味,都是因为她。
那一刻,我方知,原来,36万年的清冷不过是麻木,原来,日日夜夜的坚守不过是为了等待,等待真正属于我的那个人。
500年了,我闭关静修,只为快速恢复法力。尽管在静修,我的心仍然不时回忆我们短短相处的一幕幕!九儿,你可知,你笑起来的样子,你站在我眼前轻轻跺脚的模样,你为我摘的桃花,若水之滨你换走我的铃铛……都镌刻在我灵魂深处,与我呼吸相闻。
九儿,那个铃铛一直还在你脚腕上吧。其实我羡慕它,因为它可以与你日夜相伴!
九儿,你可知,你离开了,虽然是我把你推开的。可从那一天起,我的心再也不能恢复温暖。我的心在下雪,那雪仿佛再也不会停息。
我整日枯坐,难道我们就要这样天各一方无法相守吗?难道我们就要这样自苦,只剩清灯伴明月吗?
我苦思无果。百般折磨下,去了凡间中荣国,那里已经沧海桑田了。我冷冷一笑,世间之事一贯如此!大千世界,没有什么是可以永恒不变的!36万年,我东华见证了多少变迁!江山易主,迎来送往。变才是这时间不变的定律!
我回到当年的破屋,已经化为白地!谁还记得当年的陛下,谁还是当年的九儿!眼眶一红,又是差点落泪。我这一生36万年岁月,这是第二次落泪吧!两次落泪都是为的同一个人。可笑,偏偏天命不允。
傍晚我仍然不愿离去,漫步人间国度。这是我最后一次任性。我只是故地重游,我只是想念我心中之人!这总可以了吧!
行至城郊,该是离去的时候了。此番一去,天地只有东华帝君!不再有东华其人。正当我逼着自己下决心时,突然听闻一阵奔跑之声!
我向来是不管闲事的,无他,只因芸芸众生,哀乐喜怒都是个人的劫数罢了。可此时,这阵奔跑声却让我想起我的九儿!她就这么翩翩而来,差点撞上了大树!我嘴角牵起一抹笑,你总是这么冒冒失失的!罢了,就去看看吧!
我隐了身形,只看见一对男女奔逃而至。男的浴血乱发,已然不支。女的却紧紧相托,不离不弃。这一幕,仿似当年遇刺!我的九儿也是这般,不离不弃。甚至为我挡了致命一箭!想到此,心又是一痛!是啊,我的九儿总是舍命为我!九儿,你可知,纵使你愿意,我也不愿让你再牺牲了!
我挥手背身而去,不忍促睹。然而落难种种无法抑制的灌入脑海。
九儿!我去引开追兵,你赶紧离开!
陛下!九儿不走!哪怕死,也要和陛下死在一处!
傻九儿,你要活着。这世间没有什么是不会变的,只要活着,多年后你会忘记我的,你要好好的生活下去,明白吗。
不!陛下!九儿明白你的心,九儿不走!
那日一切仿若重演,我转过身去,被回忆压的几乎窒息。
两人终是再也跑不动了,跌坐于地上,话本中常见英雄拔刀一吼路见不平,可现实中没有救苦救难的英雄,追兵已至!这两人,难逃一死了。我冷笑,苍天便是如此!天若有情天亦老。三生石,你号称定天下姻缘!可是,你定的姻缘又岂是桩桩美满,那玉环三郎,不正是苦命鸳鸯?而真心相爱之人,你又何时怜惜分毫,比如此时,你和你代表的天命,除了硬将两人拆散,又有何建树?当年我便不信你,将名字抹去。如今我更漠视你,虚伪的天命!
一声悲恸哭声将我神思唤回,在重重包围中,这对鸳鸯已是用一柄长枪双双自尽,只见长枪贯穿的两副身躯,仍是紧紧相拥,不离不弃。何苦呢?我对天慨叹!何苦如此!九儿,你忘了我吧!

2017-07-02 13:38:00 11楼

一时间,天雷滚滚,大雨瓢泼而下。我未施任何仙法,任由大雨将自己浇透。追兵之中走出一为首的,眼看两人即将断气。狠声怒骂,还欲补刀。我终是一个甩袖,将一众追兵移走。天命不仁,便让他们静静度过这最后的时光吧。
多谢英雄出手相助。
原来不知不觉我已经显出身形,只要与那人有关,我都会变得不像自己。
我摇摇头,默默向前几步。不必,你们不用记得我,我也不算助了你们。
言罢我再次转身,叹息缘分之绝妙。此番让我目睹这段悲剧,难道是感知到我决心不烈,给我上的一课?老天,你还真是心思缜密啊!
疼吗?傻瓜,你为何要跟来?
铁哥,我就是要跟着你,就算我们能在一天,也有一天的欢喜,能在一刻,也有一刻的温馨。如果不在你身边,天长地久又有什么意义?
别说了,傻瓜。
傻瓜!天地间一切都逃不了沧海桑田,我们只是沧海一粟,何苦呢!
那女子似是想不到我会开言,凄苦的双眼望向我,哀哀张口,却是出语惊人。的确,我等凡人,难以与苍天命运匹敌。天命无常,变化万千。没有人能永远掌握权力,也没有人能永远握有财富。这世界永远在变,可是不变的,就是情。只有真情永恒不变,即使我们死了,我依旧是爱着他的,他也依旧是爱着我的。一个东西,你把它刻在石上,刻在金上,它都会消失,唯有刻在心里,刻在灵魂里,永远不会消失。今日一死,无怨无悔!哪怕过奈何桥,喝忘情水,也要生生世世记得。
天地间永恒不变的,只有情。
哪怕只在一天,也有一天的欢喜,只在一刻,也有一刻的温馨。如果不能在一起,即使天长地久,又有什么意义?
我看着她,说不出话来。曾经妙语连珠,无人能敌的东华帝君,此时却不能发一言。
我轻轻挥手,将两人安葬。久久,都难以离开。雨越下越大,一道闪电划过!我抬头望天,雨水洗刷我的脸,将浸湿的银发冲刷。
爱是什么?30几万年我自以为看透了人情世故,勘破诸般法相,九注心专注一趣!原来只不过是身在局外罢了。一旦身处此山,便显出幼稚与青涩。
此刻我终于懂了,爱是什么?不过你情我愿,一句你愿意,一句我愿意,相爱相亲,哪管世事变迁,哪怕雷火加身!无论结局如何,无论辛酸苦楚,只要握住一刻,便是永恒!只要守住一瞬,就是无憾!九儿,我太傻了,我以为,只要远离你,就能永恒,只要推开你,就能长存。岂知,这样的永恒只有折磨,这样的长存徒剩虚妄!我太虚伪!我太愚蠢!爱上你后,我哪里还像曾经的天地公主东华帝君?我的自信我的霸气何在?我变得像一个初涉情爱的小男孩,悲悲戚戚,躲躲藏藏!患得患失,畏首畏尾!这样的我,让我自己都感到厌恶!你受苦了,九儿。
雷电轰鸣,我脑海中想起当年墨渊刺向少绾时我对他的轻慢,想起夜华跳诛仙台时我对他的不屑。什么为你好,护你周全便百般闪躲避让,全是虚伪!真正的男人绝不会让所爱之人落泪,有误会我便解清误会,有阻拦我便破开阻拦。我欲将心向明月!明月不来,我便过去。天地不改,我便改了这天地。天命不允,我便废了这天命!
我仰天长笑,忆起自己当年手持苍何孤身一人独创敌阵的英姿。东华帝君,你真的是退隐三界太久了!你真的是不问世事太久了!你真的是未临险境太久了!生于忧患死于安乐,那太辰宫的温吞茶水,那九天莲池的妖艳芙蕖,那舒适温暖的紫檀木床,不知不觉磨掉了你的自信,磨掉了你的斗志,磨掉了你的勇气!这双手,是曾经握紧苍何血染入骨的手,是力透纸背翻云覆雨定苍生的手,如今难道竟提不起宝剑惧怕起变革了吗?我是谁,我是东华紫府少阳君!罩的住天地,稳的住四海,敌的过强敌,斗的过天命,自然,也能护的住心爱的人!
雷声隆隆中,我挺直自凡间归来便微驼的腰板,挥手撑起仙障,丢掉懦弱退缩的暗紫色外袍,穿上明紫色外袍粉紫色中衣,再抬头,已是成竹在胸。九儿!你再等我500年!500年后,我便去找你!若有阻拦,任千万人,吾往矣!

2017-07-02 13:52:00 12楼

妈呀,可累死了,才第一章就有那么多。我本来只写短文的。不知大家爱看不爱看,我就当圆一个心愿了。感谢亲们看文。

2017-07-02 23:21:00 13楼

第二章 东风明月长相伴
静坐神尊微微皱起的眉毛有群所舒展。白浅去了,九儿不必再忍受寒风了,她姑姑会把她带走的。九儿,不必难过,再等等,再等等我就会来找你,我们游遍四海八荒,长相厮守。
东华身着明紫色长袍,内着蓝色中衣,白色里衣的衣领勾勒出动人的喉部曲线。这是凤九最喜欢的装扮。
司命和重霖叹了口气,看来今日仍不会出关。算时辰,已经要入夜了吧。九重天没有日夜循环,还真是不便于计时。司命跺跺有些发麻的腿,想着今天无望,暂且休息休息去吧。
重霖挤眉弄眼,别忘了身边的人!司命一凛!急忙站直。妈呀,这可比帝君入关前服侍帝君还要人命!瞟一眼旁边之人肃穆的站姿,他就不会累的吗?
帝君今日不会出关了,你等先回去休息吧,帝君出关就在这几日,我等自要随时恭候。闻得此言,司命重霖如逢大赦,一个鞠躬立马消失无踪。
回到寝舍,司命揉了揉酸痛的小腿,和重霖诉起苦来。千万年来,都是你我随侍帝君,帝君虽严正,可并不严苛。我两万年光景,从未有一事不合他老人家意。倒是此番来了个更厉害的祖宗,一丝不慎就有殒命之危,倒霉的很哪!
重霖同情的递上一杯茶水,颇有同感的点点头。张口却是淡淡一句:殒命之危,司命你过虑过虑啦
我过虑?司命一脸不耐,你可是没读过上古史?就算没读过,你看看他那个样子,那是能轻易饶人的吗?再不信,你看看他的红眼睛,那可是血目!那那……重霖闭眼,不以为然的抬起右手向虚空压了压,止住司命的抱怨。他人怎样,我等无需挂碍,我等只需顾好帝君,任他也寻不到错去。何况,他如此关注帝君出关之事,也不是没有原因。
司命正为重霖压住自己话头,不让把话说完暗自懊恼。听了这话却不由转过脸去。
你是说,他是帝君麾下大将,是以关怀甚深,让我理解一二?
重霖摇头。
你是说,他是一员猛将,功勋卓著,帝君看重,让我担待一二?
重霖抚首摇头,做痛心状。
司命眼睛一斜,望地沉思片刻,一拍大腿!知道了!你定是想说,他是帝君亲近之人,必然知道帝君不少秘辛,帝君自是不能开罪过往功臣,帝君尚且如此,我等更不能怠慢啦!哈哈
重霖一巴掌拍在司命头上,亏得你侍候帝君那么久,这些日子白过啦?你真不愧是写不靠谱话本子的,敢写到帝君头上,不要命啦!
司命被拍的一个蒙圈,直把笑声吞下,化作嗝出了。
我写的话本子哪有不靠谱,而且我的确曾经给帝君写过。
重霖未理会他的嘟嘟囔囔,起身盯着司命,压低声音道:我是想说,你难道没发现,帝君自百年前从尘世回来,有何不同吗?还有,72将业已归隐,为何少羊会突然出现!再加上他如此紧张帝君出关,怕是要有大事了。
司命脑袋略微后移,默默拉开和重霖脑袋的距离。对啊,他怎么没想到呢!

2017-07-03 10:05:00 14楼

我已经写好了,可是不让我发,说什么我的帖子已经发送成功,让我等待审核。什么意思啊?

2017-07-03 11:07:00 15楼

我估计我是不是被禁言了,不让我发写的帖子,说是要审核。现在连说句话都要输验证码了?

2017-07-03 12:07:00 16楼











最新回复(0)
/cundangOk_2Fplp4ldykK_2FgsnSeEGaLq3Vo0sMKKvik542ZrCHmw_3D4829007
27 简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