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llYoung◇150325丨文章丨二十年.杨书平回忆录[架空][JIN妹一枝花]

原帖地址:https://tieba.baidu.com/p/3659535792

2015-03-26 02:01:00 1楼

自己P个海报




[架空向]大背景为1932——1952


人物为杜撰,有纰漏欢迎指正,长篇慢慢更


[二十年.杨书平回忆录]


陈伟霆——陈阙甫字介亭


杨洋——杨书平字季秋


其余人物皆为架空

2015-03-26 05:11:00 2楼

而他不做绝,把这些留作人情,也不过是为日后的自己打算

2015-03-26 05:51:00 3楼

4




[我不求你对我感恩戴德,你只要一切按我说的做,不要违背我,就可以了]




杨书平脑海里一直回荡着那句话




[季秋啊,你遇到什么事情了吗?]一个银铃般的少女的声音穿过他的耳朵,他抬头看,是编辑清雨,她脸上总挂着可爱的笑
想是一缕夏日的阳光,一扫全部阴霾


[没什么..没什么]杨书平低头重新开始写字




清雨就看着他继续微笑,知道杨书平觉得自己有些承受不住这少女的温柔的恩泽,红着脸抬头看着清雨


[我真的没事]


清雨看他脸红了,就更开心了,杨书平不懂她有什么值得高兴的事情,可清雨觉得心情很好,她用手轻轻点了点
杨书平鼻梁高耸的那块骨头


[你的鼻子真挺啊]她看着杨书平的脸痴痴的说,完全没意识到她的动作有些过分亲密


做完这动作后,杨书平倒是比她更羞涩了些,竟然不知道说什么好,只是好像自己也受了她的感染,心里有什么东西跳动起来


清雨突然意识到自己失态了,嗖的收回手,朝着杨书平调皮的眨了下眼[季秋啊,有空陪我去走走吧]




杨书平默默的点点头,他脸上也挂起来莫名的微笑




那天下班后,杨书平连骑自行车都比平时开心些,他缓慢在黄浦江边骑行,看着一江波光粼粼闪着金光的水,盘算着带清雨
去那些地方会好些




从一串串弄堂里穿过,最后停在上海站本部门口,他小跑上楼,将今天那到的东西交给组员,
然后就坐在自己的凳子上望着窗外的夕阳发呆




天色越来越晚,本部的滴滴答答的发电声渐渐弱了下去




正当杨书平收拾自己的东西准备走时,听到一个缓慢的脚步声


除了译电科外,其他科已经下班,楼里仅仅开了一些应急灯光,在昏暗的灯光下,那人朝自己走过来




他几乎是瘫倒在自己对面的座位上的,杨书平仔细一看,竟然是陈阙甫


[陈站长....陈站长??]




陈阙甫看起来极其没有精神,他面无血色,用手无力的比了一个安静的姿势


[送我回...公寓]




杨书平一刻也不敢耽误,立刻去撑起陈阙甫朝楼下走,他隐隐感觉一股血腥味伴着温热的液体粘在他手上




[你骑车送我回去...]他用几乎难以听清的话说,说完就半晕了过去




杨书平知道事情不妙,他脱下外套将陈阙甫绑在自己身后,然后尽量选择最平稳的路朝着陈公寓骑


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可以肯定,陈阙甫遇袭了,还受了不轻的伤




等他们到陈公寓,已经快要十点了,自行车到底比不得汽车


在仆人和杨书平的连扶带抬下,终于把他安置好了


仆人叫了私人医生来,杨书平心里紧张极了...他怕陈阙甫会死,看着医生将陈阙甫的衣服一件一件褪下


他结实的身体上满是血痕,右臂上有一小拇指大的血窟窿




医生开始为他治疗,便把杨书平请了出去


他穿着那身带血的衣服,坐在曾经被他说摆放混乱的沙发上,默默等,他发现,自己建议柜子贴着墙壁后,一切就真如自己所说
看起来整齐了很多,心里莫名有些感动


索性起身,帮陈阙甫收拾起来,他把沙发拼成一组,又搬了灯放在沙发一旁,将屏风向后移了移,又把原本放在供台上的花瓶
放在了茶几的中间....




可能是太劳累了,杨书平坐在沙发上看着自己的成果满意的睡着了








早上他感觉一股刺眼的阳光照在他眼睛上,缓缓睁开眼,才发现已经艳阳高照了,掏出怀表在看,自己竟然睡到了11点


腾的从沙发上起来,他急忙拉住一旁拖地的仆人,问[陈站长呢?]


[刚刚出去了]


他顾不上细问,拿起自己的衣服就登着自己的自行车朝本部去了,等到他到的时候,已经半个多时辰以后了,他晃晃的上了本部大楼


木地板被他踩的几乎要塌掉




所有人都盯着他看,杨书平才觉得自己又冒失了


组长叹了口气[你每次上楼,我都以为是宪兵进租界抓人了]他说完,全组都喷笑起来




桌子的最尽头,坐着的正是陈阙甫
他也朝着自己笑了笑


杨书平有些恍惚,仿佛那些事情都是虚假的一样,他看起来完全没有问题,只是脸上有些惨白
[对不起组长,我睡过头]


组长摇摇头[站长说了你是有任务,回家去换了衣服吧,你这么穿会引起注意的]


杨书平看了看自己的衣服,好像刚从命案现场出来一样,自己也傻笑起啦,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恍惚间竟然觉
陈阙甫看他的眼神温柔了几分。可能是受伤的缘故吧

2015-03-26 17:57:00 4楼

为什么感觉木有人看下一章有肉...我酝酿下

2015-03-27 02:12:00 5楼

本来因为酒宴的事情,杨书平心情很糟,确实没有留人的想法,但听陈阙甫这么说,他便立刻迎他上来


[我家很简陋..你不嫌弃就好]


陈阙甫到没有介意,而是打趣的说[你倒是把工作做得十分到位,如果我不认识你,那我一定觉得这就是个小记者的家]
杨书平笑笑,准备给陈阙甫倒茶


只见陈阙甫拦住了他,从包里掏出两瓶酒


[晚上和什么茶,尝尝这个]




杨书平正愁没办法借酒浇愁,酒就这么从天而降,他知道陈阙甫是有意安慰他,心里十分感激,也就不客气了


俩人坐在沙发上,没什么话,就默默地灌起酒来




到底是在官。场摸爬滚打多年,陈阙甫的酒量很好,但是杨书平就不一样了


这是他人生第一次这么喝酒


从前聚会,组长总笑他说他喝酒像个小姑娘,一点一点抿着喝,不如下次喝酒给他个瓶盖舔一舔得了




看杨书平依旧喝得酩酊大醉,趴在桌上一动不动,陈阙甫不耐的笑了笑,他自己也有些头晕,但比起杨书平好了很多


就歪歪斜斜的架着他将他放在床上,又替他脱下外套和鞋袜,打算给他盖上被子






可这杨书平的酒品实在不怎么好,一直乱扭乱动,怎么都不配合


后来干脆用手圈住陈阙甫的脖子




[站长,,,站长....你还在啊....]杨书平对着陈阙甫笑起来,好像得到了一个礼物一样

2015-03-27 02:34:00 6楼

早知道就不和你喝酒了,你的酒量真差]陈阙甫有点无奈,他努力的把勾在自己脖子上的手臂扯下来


[不...差]杨书平笑着,他的视线紧盯着陈阙甫的嘴唇一点点贴近




这动作在陈阙甫看来完全是在挑逗


杨书平和他都是男人,可那无名的热流在小腹膨胀


他立刻推开杨书平[你真的喝醉了]




杨书平被他推得倒在床上,一点一点用手臂撑起来自己[醉了有什么不好,一醉解千愁]


他的笑容又变得有点忧郁




陈阙甫很喜欢他的笑,他觉得自己恐怕也醉了,无法移动身体,只能站在窗边看着他脸上变换着感情的笑容
简直像毒药一样欲罢不能




酒精让平时干净的眼睛被熏上一层诱;惑的色彩,他用最撩人的眼神望着他,他输的整齐的头发散落了一些下来,显得
凌乱而美丽,提拔的鼻梁,红润的嘴唇,打开的衣领里若隐若现的锁骨


在这昏暗的灯光下,仿佛做什么背德的事情都是应该的


陈阙甫往后退了退,再呆下去,估计就麻烦了




正当他打算走




[介亭]






一个青涩声音念到




他看着他,再也抑制不住




陈阙甫欺身死死将杨书平压倒在那小床上,拼命的吻他


仿佛要让杨书平窒息一般




尽管没有经历过这些,杨书平也努力的回应他,他张开双腿环住陈阙甫的腰部,让两人能够更接近一些
可就是这姿势,让杨书平感觉到,陈阙甫并没有那么冷静,他身体热得像火


陈阙甫停了下来,看着微微喘气的杨书平,用手抓住他的头发将他紧紧固定在床上,皱着眉头问




[你不后悔吗?]






[我不后悔]




除去最后一丝顾虑,两人疯狂的纠缠在一起




陈阙甫在想,事实上,被灌醉的,是他自己吧

2015-03-27 02:56:00 7楼

好孩子绕道哈
-----------------------------------------------------------
6.




他把手插进杨书平的黑发中,让他只能抬起自己削尖的下巴,用低垂的眼睛看自己,在浑黄的灯光里
那张平时惨白的让人有些心疼的脸终于有了些色彩,罩着一层朦胧的潮红


这个角度可以清楚的看到他长而密的睫毛,和上下运动的喉结


此时做什么,陈阙甫都觉得他在挑逗自己,在诱惑自己


他用力捏着杨书平的下巴吻他,吻得粗暴极了,恨不得就这么毁了他


他以为杨书平会喊痛,可是他却紧蹙眉头,一个字都没说,陈阙甫便咬了咬他的喉结,听他发出一两声痛苦的闷哼
心里竟然有几分得逞的快感,转而埋头啃咬他的锁骨


这少年瘦的几乎没什么肉,摸起来让人隐隐心疼,陈阙甫望着杨书平,只觉得被他深情的爱慕吸引进去了一般
他觉得自己再也忍不了了,已经快要失控,便粗暴的闯了进去


杨书平衣衫零散的随着他的节奏晃动,这画面看起来YIN MI极了,他一边努力冲刺,一边舔舐着他的耳根,他的后颈
而后从身后卡住他的脖子




[再叫我]陈阙甫闭着眼睛说


[介亭]


[再叫叫]


[介亭..]

2015-03-28 01:33:00 8楼

两人闹腾到半夜才睡去


杨书平努力让自己保持清彀醒,虽然已经困极,但是他怕如果睡着了,再睁眼,眼前的人就不在了,就在黑彀暗中
静静望着陈介亭呆呆的看


陈阙甫已经睡熟,他的呼吸声平稳而有规律,他能感受到他的体温,如果不是这一切都如此真彀实,杨书平可能以为自己
做了一场春梦


他望着那即使睡着了依旧凝着的眉头回忆起他们第一次见面,他们的点点滴滴。自己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喜欢上他了
也许就在他救自己那一刻


陈阙甫还没醒来,他紧闭着双眼呼吸均匀,杨书平趴的近了些好自己看陈阙甫的脸,身边只开了一盏昏暗的台灯,让他
勉强能看清他的五官




他不笑时总有些严肃,这严肃然人忽略了事实上他也很年轻,修彀长竖彀立的两道眉毛威严极了
平日里总带着洞察人心的锐利的眼睛此刻因为疲惫紧闭着


杨书平不知道该怎么去具象的描述,但是他只知道,他爱他的眼睛,爱他的眉毛,爱他的鼻子,爱他的嘴,一切






他从被子里伸出一只手,小心翼翼的去触彀摸陈阙甫的嘴唇,它舒缓的抿着,想到昨天他在自己身上游走,脸上便热的涨红






[季秋?]


杨书平觉得自己还没看够的时候,听到陈阙甫睡意朦胧的声音


[你醒了?]


[现在几点了]陈阙甫揉彀揉自己的眼睛




杨书平打开了自己那一边的台灯,从桌子上扯下怀表看来时间


[早上五点]


[我该走了]陈阙甫说,一边缓慢的坐了起来,准备下床穿衣


杨书平只知道他不想让他就这么走,尽管知道他很忙很忙,也顾不上什么,就从背后抱住了陈阙甫


[再呆一会儿吧]




从背后亦能感觉到陈阙甫笑了,他摇摇头,掰彀开杨书平的手,转过身看着他


[你还真是个孩子,我得去一趟...]陈阙甫话没说,便被扑上来的杨书平堵住了嘴


杨书平自己也不明白自己怎么了,竟然大着胆子去吻陈阙甫




一开始还拒绝的陈阙甫慢慢也开始迎合杨书平,再渐渐变为主动,那个吻变得漫长而稠密
直到吻得因为缺氧而浑身瘫彀软


陈阙甫把他平放在床彀上




杨书平以为他要走,如果他再走,自己真的没什么力气去留住他,因为他缺氧的有些头晕,浑身酥彀麻


[别走...介亭..]


陈阙甫背着光,杨书平感觉他看自己换了眼神,他把刚刚系好的领子松开,然后重重的压上来
那眼神里和昨晚一样,充满了欲。望,杨书平却喜欢他这样看着自己




[如果你不是我带进来的,我真怀疑你是个间。。谍]


陈阙甫说,一边在他身上胡乱彀摸起来


杨书平笑起来,[对,我就是徐识俊派来的]他的眉眼撩彀拨得陈阙甫内心酥彀痒


陈阙甫听了,故意做出一副恨恨的样子[是嘛,那我就吃了他派来的]说完便挺身就进


因为没有前。戏润泽,这一下让杨书平痛的弓起了腰,手指也几乎掐进了陈阙甫的后背




看到杨书平吃痛,那张俊俏的脸因为痛苦变了样子,陈阙甫干脆从他脑后托住,将他托到自己面前




[徐识俊也对你这样吗?]陈阙甫说完狠狠咬了咬杨书平的脖颈


[没有]杨书平眯着眼睛仰着头..他顾不上那些人了,只能认真接招


[那这样呢?]说完陈阙甫压住他顺着脖颈,锁骨,滑想他的前胸,在他胸前用舌彀头一圈一圈挑彀逗那两颗通红的樱桃


[没..没有]杨书平被他撩彀拨的满面通红,他有些后悔刚刚刺彀激陈阙甫,现在介亭故意停下彀身下动作,撩彀拨他,让他难受
却又得不到解脱


但又不甘心他这么被动,决定以毒攻毒再说些刺彀激的话来,他压着那股欲彀火,望着陈阙甫说


[你吃我的醋]




陈阙甫愣了愣,他没想到杨书平居然还能说得出话来挑彀拨,紧接着露彀出了个不可思议的笑,这太刺彀激他的征服欲
他发誓要让他再也说不出什么话来


杨书平决定一不做二彀不休,他看着陈阙甫变换的表情,又扔出一句[如果不爱我,那就答应我和清雨结婚吧]




[你这辈子都别想]


说完,陈阙甫便彻底堵住了杨书平的嘴,一边身下疯狂的运彀动起来


杨书平想说的话都变成呜咽声被堵回嘴里...


陈阙甫第一次理解,为什么那么多人沉迷云雨之欢,他也好像陷入这蚀彀骨销彀魂不能自拔






而杨书平爱死他的直接粗彀暴,和平时那个城府深沉,永远带着微笑面具的陈介亭不同






------------








待所有情。。欲散去,杨书平靠在陈阙甫身边问


[介亭对唐敬尧,也是这样?]


陈阙甫失笑,他揉了揉杨书平的头,[你当我是徐识俊吗?如果我动他,那我就是禽。。兽了]


[为什么?]杨书平认真的问


[我和他的哥彀哥都是一期骑兵科的同学,在黄埔时他叔叔正是我们的教官]


杨书平并不满意这个答彀案,他认为陈阙甫避开了问题的核心,是没兴趣,还是不敢?他并没有交代


[我安排他来,是希望你们能成为好友,这对你的前途有不可估量的帮助]陈阙甫说


[前途不前途我不敢奢望]杨书平恹恹的说[只要能做我想彀做的事,能和爱的人在一起,就足够了]


[最好成熟一点,你记住,如果你不顾自己的前途,就只能做你最不想彀做的事,也永远不能和你爱的人在一起]陈阙甫说


他并不想直接和他陈述厉害,但见他不以为然,心里却有些急躁


[那个人是不会允许娥姁的党羽来分一杯羹的,你父亲虽保守,但你哥彀哥做事太激,进,有人要收拾外戚,你哥肯定要挨第一刀]


杨书平当然知道这外戚两字的指的是谁,但立场岂是说变就变,只怕变了最后落个狡兔死,走彀狗烹的下场
若说立场,就连他父亲也未必有,也只能硬着头皮跟到底,何况哥彀哥


[唐敬尧同太彀子彀党关系极好,他叔叔又是那人亲信宠将,如果真有变故,你也不至于连个求援的对象都没有]




他越听越觉得陈阙甫想得周到...但是还是忍不住担心自家与哥彀哥的未来


[不必担心]陈阙甫捏了捏杨书平的肩膀,在他看来,外戚倒一时还倒不了,倒是内斗却愈演愈烈

2015-03-26 02:01:00 1楼

自己P个海报




[架空向]大背景为1932——1952


人物为杜撰,有纰漏欢迎指正,长篇慢慢更


[二十年.杨书平回忆录]


陈伟霆——陈阙甫字介亭


杨洋——杨书平字季秋


其余人物皆为架空

2015-03-26 05:11:00 2楼

而他不做绝,把这些留作人情,也不过是为日后的自己打算

2015-03-26 05:51:00 3楼

4




[我不求你对我感恩戴德,你只要一切按我说的做,不要违背我,就可以了]




杨书平脑海里一直回荡着那句话




[季秋啊,你遇到什么事情了吗?]一个银铃般的少女的声音穿过他的耳朵,他抬头看,是编辑清雨,她脸上总挂着可爱的笑
想是一缕夏日的阳光,一扫全部阴霾


[没什么..没什么]杨书平低头重新开始写字




清雨就看着他继续微笑,知道杨书平觉得自己有些承受不住这少女的温柔的恩泽,红着脸抬头看着清雨


[我真的没事]


清雨看他脸红了,就更开心了,杨书平不懂她有什么值得高兴的事情,可清雨觉得心情很好,她用手轻轻点了点
杨书平鼻梁高耸的那块骨头


[你的鼻子真挺啊]她看着杨书平的脸痴痴的说,完全没意识到她的动作有些过分亲密


做完这动作后,杨书平倒是比她更羞涩了些,竟然不知道说什么好,只是好像自己也受了她的感染,心里有什么东西跳动起来


清雨突然意识到自己失态了,嗖的收回手,朝着杨书平调皮的眨了下眼[季秋啊,有空陪我去走走吧]




杨书平默默的点点头,他脸上也挂起来莫名的微笑




那天下班后,杨书平连骑自行车都比平时开心些,他缓慢在黄浦江边骑行,看着一江波光粼粼闪着金光的水,盘算着带清雨
去那些地方会好些




从一串串弄堂里穿过,最后停在上海站本部门口,他小跑上楼,将今天那到的东西交给组员,
然后就坐在自己的凳子上望着窗外的夕阳发呆




天色越来越晚,本部的滴滴答答的发电声渐渐弱了下去




正当杨书平收拾自己的东西准备走时,听到一个缓慢的脚步声


除了译电科外,其他科已经下班,楼里仅仅开了一些应急灯光,在昏暗的灯光下,那人朝自己走过来




他几乎是瘫倒在自己对面的座位上的,杨书平仔细一看,竟然是陈阙甫


[陈站长....陈站长??]




陈阙甫看起来极其没有精神,他面无血色,用手无力的比了一个安静的姿势


[送我回...公寓]




杨书平一刻也不敢耽误,立刻去撑起陈阙甫朝楼下走,他隐隐感觉一股血腥味伴着温热的液体粘在他手上




[你骑车送我回去...]他用几乎难以听清的话说,说完就半晕了过去




杨书平知道事情不妙,他脱下外套将陈阙甫绑在自己身后,然后尽量选择最平稳的路朝着陈公寓骑


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可以肯定,陈阙甫遇袭了,还受了不轻的伤




等他们到陈公寓,已经快要十点了,自行车到底比不得汽车


在仆人和杨书平的连扶带抬下,终于把他安置好了


仆人叫了私人医生来,杨书平心里紧张极了...他怕陈阙甫会死,看着医生将陈阙甫的衣服一件一件褪下


他结实的身体上满是血痕,右臂上有一小拇指大的血窟窿




医生开始为他治疗,便把杨书平请了出去


他穿着那身带血的衣服,坐在曾经被他说摆放混乱的沙发上,默默等,他发现,自己建议柜子贴着墙壁后,一切就真如自己所说
看起来整齐了很多,心里莫名有些感动


索性起身,帮陈阙甫收拾起来,他把沙发拼成一组,又搬了灯放在沙发一旁,将屏风向后移了移,又把原本放在供台上的花瓶
放在了茶几的中间....




可能是太劳累了,杨书平坐在沙发上看着自己的成果满意的睡着了








早上他感觉一股刺眼的阳光照在他眼睛上,缓缓睁开眼,才发现已经艳阳高照了,掏出怀表在看,自己竟然睡到了11点


腾的从沙发上起来,他急忙拉住一旁拖地的仆人,问[陈站长呢?]


[刚刚出去了]


他顾不上细问,拿起自己的衣服就登着自己的自行车朝本部去了,等到他到的时候,已经半个多时辰以后了,他晃晃的上了本部大楼


木地板被他踩的几乎要塌掉




所有人都盯着他看,杨书平才觉得自己又冒失了


组长叹了口气[你每次上楼,我都以为是宪兵进租界抓人了]他说完,全组都喷笑起来




桌子的最尽头,坐着的正是陈阙甫
他也朝着自己笑了笑


杨书平有些恍惚,仿佛那些事情都是虚假的一样,他看起来完全没有问题,只是脸上有些惨白
[对不起组长,我睡过头]


组长摇摇头[站长说了你是有任务,回家去换了衣服吧,你这么穿会引起注意的]


杨书平看了看自己的衣服,好像刚从命案现场出来一样,自己也傻笑起啦,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恍惚间竟然觉
陈阙甫看他的眼神温柔了几分。可能是受伤的缘故吧

2015-03-26 17:57:00 4楼

为什么感觉木有人看下一章有肉...我酝酿下

2015-03-27 02:12:00 5楼

本来因为酒宴的事情,杨书平心情很糟,确实没有留人的想法,但听陈阙甫这么说,他便立刻迎他上来


[我家很简陋..你不嫌弃就好]


陈阙甫到没有介意,而是打趣的说[你倒是把工作做得十分到位,如果我不认识你,那我一定觉得这就是个小记者的家]
杨书平笑笑,准备给陈阙甫倒茶


只见陈阙甫拦住了他,从包里掏出两瓶酒


[晚上和什么茶,尝尝这个]




杨书平正愁没办法借酒浇愁,酒就这么从天而降,他知道陈阙甫是有意安慰他,心里十分感激,也就不客气了


俩人坐在沙发上,没什么话,就默默地灌起酒来




到底是在官。场摸爬滚打多年,陈阙甫的酒量很好,但是杨书平就不一样了


这是他人生第一次这么喝酒


从前聚会,组长总笑他说他喝酒像个小姑娘,一点一点抿着喝,不如下次喝酒给他个瓶盖舔一舔得了




看杨书平依旧喝得酩酊大醉,趴在桌上一动不动,陈阙甫不耐的笑了笑,他自己也有些头晕,但比起杨书平好了很多


就歪歪斜斜的架着他将他放在床上,又替他脱下外套和鞋袜,打算给他盖上被子






可这杨书平的酒品实在不怎么好,一直乱扭乱动,怎么都不配合


后来干脆用手圈住陈阙甫的脖子




[站长,,,站长....你还在啊....]杨书平对着陈阙甫笑起来,好像得到了一个礼物一样

2015-03-27 02:34:00 6楼

早知道就不和你喝酒了,你的酒量真差]陈阙甫有点无奈,他努力的把勾在自己脖子上的手臂扯下来


[不...差]杨书平笑着,他的视线紧盯着陈阙甫的嘴唇一点点贴近




这动作在陈阙甫看来完全是在挑逗


杨书平和他都是男人,可那无名的热流在小腹膨胀


他立刻推开杨书平[你真的喝醉了]




杨书平被他推得倒在床上,一点一点用手臂撑起来自己[醉了有什么不好,一醉解千愁]


他的笑容又变得有点忧郁




陈阙甫很喜欢他的笑,他觉得自己恐怕也醉了,无法移动身体,只能站在窗边看着他脸上变换着感情的笑容
简直像毒药一样欲罢不能




酒精让平时干净的眼睛被熏上一层诱;惑的色彩,他用最撩人的眼神望着他,他输的整齐的头发散落了一些下来,显得
凌乱而美丽,提拔的鼻梁,红润的嘴唇,打开的衣领里若隐若现的锁骨


在这昏暗的灯光下,仿佛做什么背德的事情都是应该的


陈阙甫往后退了退,再呆下去,估计就麻烦了




正当他打算走




[介亭]






一个青涩声音念到




他看着他,再也抑制不住




陈阙甫欺身死死将杨书平压倒在那小床上,拼命的吻他


仿佛要让杨书平窒息一般




尽管没有经历过这些,杨书平也努力的回应他,他张开双腿环住陈阙甫的腰部,让两人能够更接近一些
可就是这姿势,让杨书平感觉到,陈阙甫并没有那么冷静,他身体热得像火


陈阙甫停了下来,看着微微喘气的杨书平,用手抓住他的头发将他紧紧固定在床上,皱着眉头问




[你不后悔吗?]






[我不后悔]




除去最后一丝顾虑,两人疯狂的纠缠在一起




陈阙甫在想,事实上,被灌醉的,是他自己吧

2015-03-27 02:56:00 7楼

好孩子绕道哈
-----------------------------------------------------------
6.




他把手插进杨书平的黑发中,让他只能抬起自己削尖的下巴,用低垂的眼睛看自己,在浑黄的灯光里
那张平时惨白的让人有些心疼的脸终于有了些色彩,罩着一层朦胧的潮红


这个角度可以清楚的看到他长而密的睫毛,和上下运动的喉结


此时做什么,陈阙甫都觉得他在挑逗自己,在诱惑自己


他用力捏着杨书平的下巴吻他,吻得粗暴极了,恨不得就这么毁了他


他以为杨书平会喊痛,可是他却紧蹙眉头,一个字都没说,陈阙甫便咬了咬他的喉结,听他发出一两声痛苦的闷哼
心里竟然有几分得逞的快感,转而埋头啃咬他的锁骨


这少年瘦的几乎没什么肉,摸起来让人隐隐心疼,陈阙甫望着杨书平,只觉得被他深情的爱慕吸引进去了一般
他觉得自己再也忍不了了,已经快要失控,便粗暴的闯了进去


杨书平衣衫零散的随着他的节奏晃动,这画面看起来YIN MI极了,他一边努力冲刺,一边舔舐着他的耳根,他的后颈
而后从身后卡住他的脖子




[再叫我]陈阙甫闭着眼睛说


[介亭]


[再叫叫]


[介亭..]

2015-03-28 01:33:00 8楼

两人闹腾到半夜才睡去


杨书平努力让自己保持清彀醒,虽然已经困极,但是他怕如果睡着了,再睁眼,眼前的人就不在了,就在黑彀暗中
静静望着陈介亭呆呆的看


陈阙甫已经睡熟,他的呼吸声平稳而有规律,他能感受到他的体温,如果不是这一切都如此真彀实,杨书平可能以为自己
做了一场春梦


他望着那即使睡着了依旧凝着的眉头回忆起他们第一次见面,他们的点点滴滴。自己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喜欢上他了
也许就在他救自己那一刻


陈阙甫还没醒来,他紧闭着双眼呼吸均匀,杨书平趴的近了些好自己看陈阙甫的脸,身边只开了一盏昏暗的台灯,让他
勉强能看清他的五官




他不笑时总有些严肃,这严肃然人忽略了事实上他也很年轻,修彀长竖彀立的两道眉毛威严极了
平日里总带着洞察人心的锐利的眼睛此刻因为疲惫紧闭着


杨书平不知道该怎么去具象的描述,但是他只知道,他爱他的眼睛,爱他的眉毛,爱他的鼻子,爱他的嘴,一切






他从被子里伸出一只手,小心翼翼的去触彀摸陈阙甫的嘴唇,它舒缓的抿着,想到昨天他在自己身上游走,脸上便热的涨红






[季秋?]


杨书平觉得自己还没看够的时候,听到陈阙甫睡意朦胧的声音


[你醒了?]


[现在几点了]陈阙甫揉彀揉自己的眼睛




杨书平打开了自己那一边的台灯,从桌子上扯下怀表看来时间


[早上五点]


[我该走了]陈阙甫说,一边缓慢的坐了起来,准备下床穿衣


杨书平只知道他不想让他就这么走,尽管知道他很忙很忙,也顾不上什么,就从背后抱住了陈阙甫


[再呆一会儿吧]




从背后亦能感觉到陈阙甫笑了,他摇摇头,掰彀开杨书平的手,转过身看着他


[你还真是个孩子,我得去一趟...]陈阙甫话没说,便被扑上来的杨书平堵住了嘴


杨书平自己也不明白自己怎么了,竟然大着胆子去吻陈阙甫




一开始还拒绝的陈阙甫慢慢也开始迎合杨书平,再渐渐变为主动,那个吻变得漫长而稠密
直到吻得因为缺氧而浑身瘫彀软


陈阙甫把他平放在床彀上




杨书平以为他要走,如果他再走,自己真的没什么力气去留住他,因为他缺氧的有些头晕,浑身酥彀麻


[别走...介亭..]


陈阙甫背着光,杨书平感觉他看自己换了眼神,他把刚刚系好的领子松开,然后重重的压上来
那眼神里和昨晚一样,充满了欲。望,杨书平却喜欢他这样看着自己




[如果你不是我带进来的,我真怀疑你是个间。。谍]


陈阙甫说,一边在他身上胡乱彀摸起来


杨书平笑起来,[对,我就是徐识俊派来的]他的眉眼撩彀拨得陈阙甫内心酥彀痒


陈阙甫听了,故意做出一副恨恨的样子[是嘛,那我就吃了他派来的]说完便挺身就进


因为没有前。戏润泽,这一下让杨书平痛的弓起了腰,手指也几乎掐进了陈阙甫的后背




看到杨书平吃痛,那张俊俏的脸因为痛苦变了样子,陈阙甫干脆从他脑后托住,将他托到自己面前




[徐识俊也对你这样吗?]陈阙甫说完狠狠咬了咬杨书平的脖颈


[没有]杨书平眯着眼睛仰着头..他顾不上那些人了,只能认真接招


[那这样呢?]说完陈阙甫压住他顺着脖颈,锁骨,滑想他的前胸,在他胸前用舌彀头一圈一圈挑彀逗那两颗通红的樱桃


[没..没有]杨书平被他撩彀拨的满面通红,他有些后悔刚刚刺彀激陈阙甫,现在介亭故意停下彀身下动作,撩彀拨他,让他难受
却又得不到解脱


但又不甘心他这么被动,决定以毒攻毒再说些刺彀激的话来,他压着那股欲彀火,望着陈阙甫说


[你吃我的醋]




陈阙甫愣了愣,他没想到杨书平居然还能说得出话来挑彀拨,紧接着露彀出了个不可思议的笑,这太刺彀激他的征服欲
他发誓要让他再也说不出什么话来


杨书平决定一不做二彀不休,他看着陈阙甫变换的表情,又扔出一句[如果不爱我,那就答应我和清雨结婚吧]




[你这辈子都别想]


说完,陈阙甫便彻底堵住了杨书平的嘴,一边身下疯狂的运彀动起来


杨书平想说的话都变成呜咽声被堵回嘴里...


陈阙甫第一次理解,为什么那么多人沉迷云雨之欢,他也好像陷入这蚀彀骨销彀魂不能自拔






而杨书平爱死他的直接粗彀暴,和平时那个城府深沉,永远带着微笑面具的陈介亭不同






------------








待所有情。。欲散去,杨书平靠在陈阙甫身边问


[介亭对唐敬尧,也是这样?]


陈阙甫失笑,他揉了揉杨书平的头,[你当我是徐识俊吗?如果我动他,那我就是禽。。兽了]


[为什么?]杨书平认真的问


[我和他的哥彀哥都是一期骑兵科的同学,在黄埔时他叔叔正是我们的教官]


杨书平并不满意这个答彀案,他认为陈阙甫避开了问题的核心,是没兴趣,还是不敢?他并没有交代


[我安排他来,是希望你们能成为好友,这对你的前途有不可估量的帮助]陈阙甫说


[前途不前途我不敢奢望]杨书平恹恹的说[只要能做我想彀做的事,能和爱的人在一起,就足够了]


[最好成熟一点,你记住,如果你不顾自己的前途,就只能做你最不想彀做的事,也永远不能和你爱的人在一起]陈阙甫说


他并不想直接和他陈述厉害,但见他不以为然,心里却有些急躁


[那个人是不会允许娥姁的党羽来分一杯羹的,你父亲虽保守,但你哥彀哥做事太激,进,有人要收拾外戚,你哥肯定要挨第一刀]


杨书平当然知道这外戚两字的指的是谁,但立场岂是说变就变,只怕变了最后落个狡兔死,走彀狗烹的下场
若说立场,就连他父亲也未必有,也只能硬着头皮跟到底,何况哥彀哥


[唐敬尧同太彀子彀党关系极好,他叔叔又是那人亲信宠将,如果真有变故,你也不至于连个求援的对象都没有]




他越听越觉得陈阙甫想得周到...但是还是忍不住担心自家与哥彀哥的未来


[不必担心]陈阙甫捏了捏杨书平的肩膀,在他看来,外戚倒一时还倒不了,倒是内斗却愈演愈烈


最新回复(0)
/cundangvUj9nXMzcUdjkhaKq_2B_2FuAYtUxtBt9C2Y8FXSaVfNPBk_3D4829181
27 简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