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搬文]无题(这文,文笔不是很好,本人无聊之物)[黑衣魔女A]

原帖地址:https://tieba.baidu.com/p/2475981405

2013-07-22 17:25:00 1楼

因为吧中有人建议,所以才斗胆,来发这篇文在此处

2013-07-22 17:27:00 2楼

认识我的应该都看多,好了,在下在介绍一边偶叫小帆。
这是一篇同学会主题的文
原帖地址:http://tieba.baidu.com/p/2363557295

2013-07-22 17:27:00 3楼

(1)
行走在殿中外的花园中,轻轻地抚摸着一朵花,天上的雨水如珍珠般的落下,抚摸花朵的少年好像决然无视,睫毛微卷,不小心沾上几滴雨珠,轻声细数紫阳花的花瓣,身着的单薄的衬衫,早已被雨林的全身湿透。
用手拿着的那朵花,举头呆望着天空出神,过了一会儿,厉声叫道巴吉尔,给我一张去日本的飞机票,最好只明天凌晨。被叫道的少年,呆了一下,诧异地抬起头,看着这个眼前的人,他毫不介意巴吉尔用这种目光看着他。深情地望着他,微笑着有重复了一遍要一张去日本的飞机票。放心只是去社交。话越讲,撒娇的意味越来越浓,使巴吉尔欺负的心更漏跳了一拍。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拿出电话,转身离开。
只留下少年一个人站在花海中,嘴角的微笑,始终没有变,眼底的撒娇没有消失,却给少年略显病态的脸上增添了一丝玩味。
凌晨3点的飞机,一个人只身拖了一个小小的行李箱,不顾巴吉尔的反对,偷偷跑出来,换了一身休闲服,柔顺略长的褐色长发被用发髻挽起,几根不听话的棕丝,还听留在耳边,白色的衬衫,米黄的风衣披在身上,深色紧身裤,罩在棕色的皮靴里边,远远的看这是一个很有绅士风度的男孩子,虽然稚气未脱的娃娃脸上,更多的是给人一种说不出的温柔,但是不得不承认他所散发出来的魅力。
登机口的空姐,依旧是那份职业性的微笑,温柔和善又带着淡淡的疏远感,这疏远感很恰当没有让人感觉不舒服。看着来来往往的旅客,纲吉走上飞机,根据票上的数字没找到了那个极不起眼的位子,又看了看这张飞机票巴吉尔,对我真好。坐了下来,抬起手,找了个舒服的姿势,中指和食指指着脑袋,微微眯着眼眸,迷迷糊糊的睡着了,凌晨的班机大多数的人都是因为公务不得不赶到别的地方去,很多人都在自己干自己的事情,昏昏暗暗的几盏壁灯幽幽的亮着,四周暗暗地有种慎人的感觉,有人种种的打鼾声时重、时轻为寂静的夜晚,增添了几分凄凉。

2013-07-22 17:28:00 4楼

(2)

清晨的雾气有点浓重,久久不见太阳,房间的空气中弥漫着浓浓的咖啡味,纲吉被这突如

其来的味道,弄得很不舒服,微微的张开一双没有完全闭紧的眼,用手揉揉被光线刺得不舒

服的眼睛,过了很久,才好不容易从沙发中爬出来,无神的看着远方,空洞的眼神很久才汇

聚到一个点上。

他看见桌子上一个小小的沙发和沙发上那个小小的身体,不由得一愣——Reborn。纲吉很

想进一步去看看失踪3年的小婴儿,只是他忘记自己还坐在沙发上,一不小心被自己的脚绊

倒。头与地面来了一个亲密接触,过了很久才缓缓的爬起来,用手抚抚凌乱的褐色长发,脚

步轻轻地走到他家家庭教师的身边,好像如果自己发出什么重的声音,沙发上的小婴儿就要

飞走了一样,纲吉希望这是一个梦,永远都不要醒来。眼前这个人三年前无缘无故的离开彭

格列,那个时候纲吉感受到了孤独,他好像又回到了从前,被别人叫做废柴纲的日子,没有

朋友,上下学只有自己一人的孤单身影,纲吉真的不想再让谁离开自己的身边了。但这是自

己布的局,不想去正视也不行,怪应该都怪那个人。暖棕色眼眸中透露出深深地悲伤,但是

被刘海遮住了双眸,面前的小婴儿可以感受到空气中的情绪与先前的变化,但他看不出面前

这个自己教了多年的学生的心思,不觉悠悠的出神。

缓过神之时见自己的学生定定的看着自己,嘴角挂着淡淡的微笑与国中那时候没有任何差

别,只是Reborn感觉好像缺少了什么,自己也说不上来,是因为三年的离开,使自己也不认

识这个自己调教出来的学生的心思了。

纲吉缓缓地走到Reborn的身边,举起小婴儿身边的咖啡壶,为自己站满了一杯,凑到鼻前

闻了闻,不动声色的皱了皱眉头。微微抿了一口,不觉得倒吸一口冷气。可能是原来对自己

家庭教师的畏惧,关心的话没有说出口,猛吸了一口空气,无声的叹了一口气,把咖啡杯放

回桌上,径自走回沙发。

Reborn你为什么现在突然回来了。纲吉稳住早已经起伏不定的你内心,尽量用自己最

平静的话语。被叫到名字的小婴儿,抬起头来,一双乌黑明亮但望不见内心的眼睛打量着

你,纲吉下意识的往沙发上瑟缩了一下。他很庆幸自己找到了好位子,在对方面前没有露出

异样。可他哪知道,对面是世界第一杀手,这种细微但却被慌茫的掩盖住的小动作怎能逃过

他自己的眼睛,心中低低的谩骂了一句蠢纲,就是蠢纲。

Reborn打散了刚刚自己的忧虑,看来自己的学生还是没有变过,刚刚难道是自己多心了

吗?Reborn用手压低帽檐,低沉但未发育的嗓音,还是那么的稚嫩杀手做的事都是有利益

关系的。

听了这句话,纲吉不觉苦笑了一下,是来杀自己吗?Reborn看出自己原来学生的顾虑,肥

嘟嘟的小手伸向帽檐,让列恩爬到自己的手上,随着自己的意愿变化出自己最为满意的形

态——枪,毫不留情的的射向沙发上的人,但后者却用超质感灵巧的躲过了。

纲吉看着远处弥漫着淡淡硝烟味但却空无一人的地方,开心的笑了,那笑容太过于纯粹和

美好了。雾蒙蒙的天空中被阳光挤开了一条小细缝,纲吉看着窗外的景色,喃喃着似乎要

变天了。

2013-07-22 17:29:00 5楼

(3)
时间过得很快,天渐渐暗了下来,纲吉不知道自己这一天是怎么过的,只知道自己在沙发

上呆了一天。
早已麻木的双腿,费力的从沙发上下来,踩在冰冷的木质地板上,但重心不稳一个踉跄跌

落在地,纲吉低低的咒骂了一句,语气阴沉沉,空气好像一瞬间凝固了一样。纲吉顿时呆住

了,连他自己也不相信,这是自己从来没有用过的语调。这几年中,他一直都是微笑地度过

的,无论愤怒还是悲伤或是欢笑,他都是微微笑笑,不以为然的过去了。

直到今日才发现,自己与以前的与众不同面具戴久了,摘不下了吗?摘下了,也失去原

来的本性的吧!颤颤巍巍的站起来,拍拍身上的尘土,踉踉跄跄向自己原来的房间走去。

当然从意大利出来后就从未穿过西装的纲吉不负众望的穿了一件黑色的运动服,他知道这

不合礼节,但是这间房里面真的没有他能穿的,因为自己的父亲不常来住所以这里根本没有

他能穿的西装,或者说一件西装也没有,只好在自己的衣柜找到最大尺码的衣服,但是他意

外地发现,原来自己的还能穿哎,我讨厌这身高下意识的看看自己的手表,额,为什

么到日本,自己就真么喜欢迟到呢?

夜晚的并盛不同于白天的迷乱纷杂,街上一片灯红酒绿,炫目的弥红灯中彰显着夜市的迷

乱,这与昏暗灯光下的纲吉强烈的形成对比,好像在两个不同的世界。焦黄的灯光衬着暖棕

色的头发,阴冷的空气温度上升了许多。

纲吉看着这一切,没有说任何的话,他认为这很正常,家乡是会变,人也是会变的,这个

世界没有纯洁的无一丝瑕疵的人。社会如一个巨大的染缸一样,洁白的内心,经过岁月的洗

礼,最终会变得乌黑,然后腐朽,直至不复存在。

他接受这个事实只用了不到一分钟的时间,然后笑笑朝酒店走去,嘴里大喊不,快迟到

了,上帝不可以抛弃我。这样人们都可以相信刚刚站在路灯下的人只是一个不谙世事的少

年,淡忘那不符合年龄的眼神,和他所散发出来阴暗的气场。

酒店其实离纲吉的家很近,不一会儿就走到了。那个酒店很豪华,一入眼就有种威慑感,

繁复的复古式建筑,门外花坛旁的停车场,放眼望过去都是名车,对于纲吉这种不懂车的人

来说,看这些车的标志就像在看天书一样,他只知道这些车都很名贵。

铁门外的两个守卫,用鄙夷地看光看了看他,不屑的闷哼了一声。纲吉只好无奈的搔了搔

头,傻傻的笑,好像记起什么从口袋中掏出邀请函递给两个高大威猛的守卫,然后离得远远

的,害怕万一自己惹怒了他们,被揍了怎么办?

这并不是纲吉怕他们,以他现在打的能力其实不用担心,只是几米外的有一辆黑色的车好

像在注视着他,其实他自己不敢确定,只是超质感有种危机感在他脑中蔓延。

不一会儿铁门打开了,但是不是给他开的,纲吉料对了。那辆车从他的身边驶过,坐在车

后座的人瞟了他一眼,眼睛转向别处。纲吉身体一颤,莫名的熟悉感,纲吉可以模糊的看

见,那在后座的人的肩膀上,有一个小小的婴儿模糊身影,他自己也不确定,那个婴儿是不

是Reborn。

2013-07-22 17:30:00 6楼

(4)
酒店的布局有说不出的华丽,但你够细心可以发现里面的那些不为人知的秘密。纲吉依稀

记着自己的同学会的举办地好像是在第二层,但从外面看,这个酒店布置不只有两层,或者

更高,还是说外面的建筑是骗人的,可能这个酒店的建筑师安装了什么东西,能掩盖着外观

的高科技幻影灯或是幻术师。如果是我们以前班的同学,谁有这么大的势力。还是说,那个

人……

他在第一层绕了4圈终于忍耐不住了咆哮出来到二楼的楼梯在哪里,我怎么找不到了。这

家酒店成心和我过不去吧!

有一个人悄无声息的走到纲吉的身后,俯下身来问道您是来参加同学会的吗?纲吉很

庆幸终于有一个人,他是得救了吗?黑色西装的男子,伸出手适宜他往前走,是一条深幽的

走廊,视觉上有种走不到底的感觉。超质感在发出警告,但是很轻,轻的如果不仔细根本发

现不了。

纲吉没有去理会他的超质感,即便知道这样做很不妥当,但是他还是跟着男子的手指示的

方向,脚向前走了两步,因为快迟到了还是说已经迟到了。纲吉,是沢田纲吉吗?有一

个女声在这时突兀的闯进来,纲吉在拼命的思索着好熟悉,是谁?黑色西装的男子看了

看站在二楼楼梯口的两个女生,闷哼的发出一声不满,悄无声息的消失了。呼吸声和脚步声

很轻,或者说完全听不见。

看来那个男人是职业杀手,这个酒店没有表面上的平易敬人。京子跑过来看了看纲吉

小纲,你刚刚是想往哪里走?望着京子狐疑的表情,看了看身后刚刚男子示意的方向望

去,原来的富丽堂皇幽深的走廊不见了,取而代之是一堵墙,一堵年代很久的墙,看样子如

果没有几个壮汉用尽吃奶的力气来推的话,完全不能动这堵墙的一丝一毫。

京子你刚刚有没有看到过一个穿着黑色西装的男子。被问到的女生,眼珠斜向左,开

始回忆刚刚的情景。纲吉看着京子的眼睛,看来她没有骗人,是有好好在回忆我来的时候

看到的只有你站在这堵墙的旁边,我是在想,你是不是迷路了,但是楼梯就在离门口很近的

地方,我就感到很疑惑,所以就开口叫你,其实当时我还不太那么确定是你。

京子看着在沉思的小纲,有抬头看了看他周围,以前喧闹的景象完全不见,以为他是因为

守护者没有来而不开心,想办法安慰他哥哥来不了,并不怪你,可能他还有很重要的事

情。

纲吉模模糊糊的听到了这句话想,她是不是误会了什么,但一回想着景物,便开口问京

子,走进来是不是一直都是这种样子?京子被纲吉这么一问愣了一下,用手在他的的额头

抚了抚小纲,你怎么了,景物一直都是这样的啊!

他跟着京子走了过去,他恨自己的身高,为什么他没有比京子高多少或者说跟她一样高。

看来这个酒店有问题,问题的源头好像是针对我的,到底是谁?Reborn的那句话到底是什么

意思?这里是幻术还是机关或是二者合一?

2013-07-22 17:30:00 7楼

(5)
二楼也是想象中的奢华,镀金色的楼梯扶手,巴洛克式的镶金浮雕,水晶石雕琢的华贵吊

灯在宴会的中心,不大不小的光刚好照亮整个宴会,再用几百盏小小的壁灯做装饰。到场的

人都被这美丽的装饰弄得晕头转向,但纲吉觉得这一样为什么都这么巧合,这种灯光让人觉

得很舒服,根本感觉不出什么异样,舒服的有一些些诡异了。

纲吉跟在京子的身后,被有些人的目光弄得很不舒服,他不自觉地搔了搔头头发,原本整

齐的头发已经被他弄得乱糟糟的,他能说什么,那一个个不屑的眼神,盯着纲吉,无奈的他

只好笑笑过去了。
一位穿着裁剪的合体的西装的男子,来带京子身前,胸前的白蔷薇显得特别耀眼。纲吉抬

起头就看到那刺目的白色蔷薇,微微一愣是不是看错了,不可能是他,他不会在这吧!

一位坐在监视器前的男子,肩上有一个小小的婴儿,他们隐秘在黑暗中,谁都看不见他们

的样子,但可以清楚地感觉到那慑人的气息,若有若无的飘散在空中。穿着白色西装的男

子,扯出了一个灿烂的笑,不时还轻轻的笑出来。

那个男子,看着京子身后的纲吉微微呆了一下,随后露出一个得逞的笑容:沢田纲吉。他

好像得到了满意的答案,用讽刺的语调念出这个名字,周围人的注意都集中到这个人身上。

怎么可能会不认识,以前的并盛流传这一句话:王者云雀,隶者纲也。而且这个人是不是不

会长大,还是原来的那张娃娃脸,只是下巴更加尖锐了,眼睛比原来更加狭长了,褐色的头

发越来越长了。

人家忍不住汗颜,这样的中性人。但是人总是会变的,3秒过后,他们却在想,这样的人在

社会上能混出什么名堂,肯定是磨老子钱袋的小子,再说他们也不富。对了,怎么可以忘记

社会上还有那一种出卖自己色相,来换取自己钱财的人。想到这他们脸上的笑容更加灿烂

了。

纲吉看着每个人的眼睛,多少能猜出他们每个人内心大概在想什么,但他绝对不会想到每

个人被腐化的心想出的那些龌龊的不堪入目的事,我们应该庆幸纲吉幸好不知道,如果他知

道会怎么办,拿出胸口袋中的左轮手枪一个个毙了他们。可能我们永远不会知道其中结局,

因为他们根本活不长,所以根本不用担心。

京子看着眼前自己的男朋友这样讽刺纲吉,心中那种怜悯开始爆发了池田,你可以这么

说纲吉,最起码你们的同班同学啊!

同班同学,笑死人了。他转向身后的那些人,大声朗道有谁愿意和废柴,到现在为

止还买不上西装的人成为同学,真是降低我的智商。那些纲吉原本的同学更他轻蔑的看着

他,最终还忍不住的嘲讽。

纲吉隐秘在口袋中的手握成一个拳头,自从他继承彭格列以来,还没有人这么嚣张的跟他

说话,头深深地低下去,猛地抬起来时,无意间看到隐藏在华丽壁纸后面的小型摄像机,闷

闷的想看来我猜的没有错,你也来了。这样刚刚正好,我们来玩一场赌博,一场以血为赌

具的赌博!

2013-07-22 17:32:00 8楼

(7)
纲吉想逃离这里,但他始终走不出这里,这个地方大得有些离谱,又因为自己刚刚血洗了

之后,现在整个房间充斥着鲜血和糜烂的金属气息。纲吉突然感觉自己的胸口很闷,有种干

干的酸味冲上喉咙,纲吉想呕吐,但他张着嘴巴,试了很多次,也没有吐出来。

纲吉现在的大脑一片空白,他不知道刚刚自己干了什么,隐隐约约的记得,自己因为愤怒

冲昏了头脑,导致了药性的提前发作。想到这,他下意识的去摸了摸以前自己经常会带着的

小药丸。那是威尔第研究出来的,他不敢交给彭格列医疗部,怕多生事端。只好交给彩虹自

己的研制。

纲吉的手碰到了一个小小的药罐,他刚刚提到嗓子眼的心顿时下降了一大半,他小心翼翼

的把小小的药罐,拿出来。

轻轻地打开药罐的盖子,从中倒出一粒小小的深棕色的药丸。他刚想把药丸放进嘴巴的时

候,大脑中突然闪现了一丝淡淡的危机感。纲吉猛地向后看去,还是原来的景象,没有一个

人,但他大脑中的危机感没有消退,隐隐约约,忽重忽轻。

纲吉潜意识中感到对自己有害处的东西渐渐逼近,他把头转向手中那颗在昏暗的灯光下散

发着浅浅的棕色光晕的药丸。但心脏却猛地一跳,好像要把内脏随着心脏的跳动的频率,一

起跳出体外,胃里翻江倒海,时不时有一股酸味涌上心头,但想吐却有吐不出来,最后只能

生生的咽下去,大肠和小肠都绞在一起,像工厂里的绞肉机一样,生生从中沥出水来。一阵

连这一阵。

纲吉头上渗出了一层薄薄的冷汗,他想都没想,就把药丸吞了进去,因为喉咙干燥的很咽

了多少口唾沫也没有解决这干燥的异味,反而嘴唇干裂,想抽干了水从沙漠刚刚回来的人。

药丸因为缺水被卡在了喉咙里,咽不下去,呕不出来。

最后纲吉只能自己咬破自己的手指从中允吸出一点点血,来滋润一下,自己的喉咙,但是

只是杯水车薪。

2013-07-22 17:33:00 9楼

@左丘舞雪

2013-08-10 16:03:00 10楼

(11)回忆篇开始
那是纲吉刚刚初中毕业,夏日的并盛依旧如常,蝉声轰响。

纲吉木呆呆的坐在自家的阳台上,盯着自家母亲常常晾衣服的晾衣架上看。他以前特别讨

厌夏日鸣蝉的声音,特别的烦。每到这个时候,纲吉就会跑到床上用被子把自己的头闷起

来,想要这样来减轻声音。

但是闷热的空气在被窝中,捂得发热让人透不过气来,濡湿而又粘稠的汗常常会把自己的

衣服和被子黏在一起,特别不舒服。每当Reborn走进来看见纲吉这个样子就马上掀起被子,

不等纲吉说话,就直接给他一个飞踢,让他自己去反省,孤零零的把他一个人关在房间里,

有时还会切断自己房间的电源,整间房黑黑的。

这时窗外的声音就会越来越响特别的肆无忌惮,好像有人故意这么做。

又是这样纲吉默默地抱怨,最讨厌着蝉鸣的声音了。

恍神过来,纲吉不知道自己现在在干什么,他还是觉得这蝉鸣叫的声音的很让人厌烦,但

是没有力气再去憎恨它了。转头向身后已经被整理好的东西,暗暗地叹一口气真的,不想

去意大利,不想让妈妈担心啊。

但是这是不可能的,他早就已经知道了,所以昨天晚上纲吉就偷偷摸摸的把东西整理好

了,他不想让妈妈的帮忙或者说他妈妈会一边帮自己整东西时,一边说些担心的话,这样他

会怕自己更加会舍不得自己的妈妈。从口袋中拿出那张Reborn为自己买好的机票,蹑手蹑脚

的推开房门,轻轻走出门去。

嘣的关门声就已经把浅睡的奈奈吵醒了,她翻了一个身嘴中嘟囔着纲吉,加油哦!

凌晨,尽管是夏天但是还是有些冷,纲吉没有想到这种情况,不自觉的裹了裹身上的微薄的

短袖,希望在此时能打到车。不得不说他真的很幸运,只等了几分钟就有一辆车来了,纲吉

为自己的好运气特别庆幸,刚刚打开车门,就听到那个恶魔般的声音:ciao,蠢纲。

纲吉一下子就脊背冰凉,挺得非常直,就这样呆呆的站着。Reborn并没有邀请纲吉到车子

里来,只是,扔给他一个档案袋,然后就叫司机开车了,没有再多说一句话。

只留下,纲吉一个人在清晨微冷的风中慢慢风化。

须臾,低声谩骂了一句:真是的,算什么。

那个比黄色的档案袋里面没有装很多东西,一张意大利西西里城区地图,一本意大利常用

语法词典,还有一些欧元。纲吉把整个袋子翻得底朝天,除了这些什么多没有找到,他有一

瞬间很想抓狂,但不知道为什么,又发不起火来。心中狠狠地鄙视里包恩一下,调整好心

态,他决定徒步往机场走去。

他没有看见原本纲吉站的地方,有一张白色的细长条纸片,从空中飞下来,飘落到地上,

纸上书写着漂亮的意大利圆体字,下面配着一串小小的日文,依稀可见开头两个字:地址。

最新回复(0)
/cundangU4XjSooxZ2DpE33YGDoZFPQ5xwvHD0qEmpMy0g_3D_3D4829217
27 简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