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行线[墨畫一夢]

原帖地址:http://tieba.baidu.com/p/3763802284

2015-05-14 22:42:00 1楼

一楼度受保佑不吞帖

2015-05-14 22:51:00 2楼

今年回味童年,不想童年竟是如此高能,不可自拔的萌上了太和
吧里的文很多都拜读过啦~可还是意犹未尽
心痒难耐之下决定自己开个浅坑
lz平时很少写文,所以遣词用句可能有时不达其意,请小伙伴们(你个自来熟快够)多提意见噢~
好啦[OK HAND SIGN]lz不废话啦~下楼是注意事项

2015-05-14 22:57:00 3楼

*叙事较平淡(什么鬼)文艺风偶尔出没
*主大和视角,微虐(可能?)
*结局应该是HE?(什么叫应该!?)
呃,总之大概是这样?应该没什么雷点?(你够了!)
加一条:太一女朋友预警,只是偶尔出没,看lz正直脸
好啦,这么絮絮叨叨我自己也醉了,下楼上文,请亲们多多指教,多多交流~么么哒

2015-05-14 23:00:00 4楼

第一次明白自己的心情是在国中二年级。
那年圣诞,他当时所在的Teenager-wolf乐队被选上参加年末的祭典,那是TW第一次正式登台演出,所以大家在练习时都格外卖力。
练习快要到尾声的时候,空突然捧着蛋糕走进来,表情是平时罕见的羞涩。旁边的几个乐队成员没多久就明白了情况,开始笑嘻嘻的围着起哄。
说实话,这样的情况大和并不陌生,毕竟混血基因真的很作弊,自从上国中以来他已经接连被好几个女生告白过了。尽管之前的每次都被他有礼貌的拒绝了,但显然这次的情况不一样,空是他的好朋友,如果轻易拒绝的话两人的关系会变的很尴尬。

大和有些犹豫。
其实他不太明白喜欢一个人是什么样的心情,如果——他看着空紧张羞涩的表情,皱了皱眉,面对喜欢的人会紧张会害羞的话他想他应该并没有喜欢的人吧,而且他下意识的觉得这种心情很奇怪。
他发愣的时间似乎有些长,因为一旁的吉他手已经开始打趣他了:喂,阿和,你真的打算一直这么站着吗,如果你不接受武之内同学的心意我们可就替你上了哟!
空的脸颊烧的通红,牙齿轻咬着嘴唇,虽然她和阿和一直是好朋友,可是这种事……除了在门口碰见的太一,她谁都没告诉。她心里真的一点把握也没有,她怕阿和在惊讶过后会选择拒绝自己。
索性她的担心没有成真。
大和在团员的催促下接过了空精心准备的礼物。
他的想法很简单,空是他的好朋友也是个好女孩,既然自己没有喜欢的人,又不想伤害她,那么,接受她就是最好的选择了。虽然现在还不明白喜欢是怎样的心情,但跟空在一起后,应该会慢慢体会到的吧。
看到空惊喜的表情,大和觉得自己的选择没错。

2015-05-14 23:01:00 5楼

变故发生在他和空刚交往了一个月的时候,那时学校里突然开始传出流言,说足球社的八神太一交女朋友了。
大和没怎么在意,这样的流言每个月都会有,有时候主角是他,有时候是太一。而自从他和空在一起后,关于他的流言就几乎绝迹了。

星期二的下午,大和照例要去吉他社练团。受够了上个星期的阴雨连绵,今天的天气显得格外善解人意,大和背着吉他走在林荫道上,阳光透过树叶间的缝隙细细密密的洒了他一身,心情不错的大和决定稍微绕上一圈再去练团室,毕竟这么好的天气真的很难得不是吗?
后来他不止一次后悔过当时的决定,随即又觉得自己可笑,那不过是一个契机罢了,不是这一次,也总会有下一次。

在半路上他被跟阿岳同级的本宫大辅叫住了,大辅是新一批被选召的孩子,又特别崇拜太一,所以经常能看见他拐着一乘寺同学在御台场中学晃荡。今天大辅少见的没拖上一乘寺,他拦在大和面前,嘴里小声嘟囔着什么。
大和皱了皱眉:有事吗?
啊?—噢—大辅尴尬的摸了摸脑袋,眼神不自然的闪躲着。
要不是玩游戏的时候打赌输给了本宫纯,说什么他都不会做出这种尾随 堵人的事!而且对象还是高石岳那家伙的哥哥!
无论如何,那个脱了帽子就黑化的家伙是他的前情敌好吗!?
不要吐槽前字!前情敌也是敌!
他发誓他更乐意拖着小贤去足球社围观太一学长!而不是像个痴汉一样跑来围堵前情敌的哥哥!
大辅一脸悲愤。
可是伊织和小光都语重心长的拍着他的肩膀表示:男子汉要敢作敢当。就连小贤也站在旁边看热闹,所以说他到底是有多倒霉!

大和觉得面前这位本宫学弟还真是莫名其妙,突然冲出来拦住他又自顾自的低着头一言不发。
就在他快等的不耐烦的时候,大辅终于支支吾吾的开口了:那个,石田学长,周六下午请务必到我家来一趟,我、我和小……噢不,是岳君有事想请教学长,还、还准备了礼物,哈、哈,请学长务必要来。
大和怀疑地挑眉:阿岳?你和阿岳的关系什么时候这么要好了?
啊?—这、这个,哈、我和岳君的关系本来就很要好……大辅挠着后脑勺费力的圆谎,对、对了!还有小光,小光说她也有事请教石田学长。
大和更加疑惑,怎么还扯上小光了?
大辅的额头上全是汗,心里不断哀嚎,说谎什么的根本不适合他好吗!?
就在他快要编不下去的时候,一道突如其来的声音解救了他。
诶,大辅,你怎么在这里,一乘寺还在足球社等你。

大辅的眼睛一下子亮了,这声音他再熟悉不过了。
不愧是他最仰慕的学长,出现的时机真是太合适了,简直是拯救他于水火之中!
哟,阿和也在,不过,你们两凑在一起干嘛?太一熟稔的拍了拍大和的肩膀,显然对他们两能单独凑到一起很感兴趣。
大和还没来得及回答,大辅立马抢着说:太一学长,我只是有几个问题想请教石田学长,正好在这里碰到,哈、就是这样......
太一显然跟大和一样疑惑:是吗?你和阿和什么时候这么有共同语言了?
大辅尴尬的打着哈哈,又把阿岳当理由搬出来解释一番,当然,这次他不敢再提小光了。

太一倒是对大辅前言不搭后语的解释听得津津有味,他揉了揉大辅的脑袋,正打算说什么,旁边传来了一个女孩子的声音:咦?太一,遇到同学了吗?
说话的是一个穿着浅绿色连衣裙的女生,模样清纯甜美,嘴角挂着温柔的浅笑。
好吧,大辅张着嘴巴,这都不是重点,重点是女孩子走过来很自然的挽上了太一的手臂。
大辅惊悚的往后跳了一步,目光呆滞的黏在两人交叉的手臂上,嘴巴不受控制的发出一连串拟声词。
大辅觉得他应该为自己岌岌可危的神经举行一场庄重的哀悼仪式。

2015-05-16 19:43:00 6楼

2
和空提出分手是大和深思熟虑后的决定。
那天回去以后他整夜未眠,辗转反侧了许久。
冷静下来以后,承认自己对太一的感情并不难。
不过,想到那家伙一天到晚都挂着无比灿烂的招牌傻笑,大和深深为自己的审美观感到担忧。
他趴在枕头上胡乱纠结了一通,自己也觉得好笑。
然后,他想到了空。
抱着枕头躺在床上,大和有些赌气的想,我凭什么要为了太一那家伙和空分手,反正他也交了女朋友,看样子还挺乐在其中!
不过也只是想想。
他知道自己该怎么选择。
就像八神太一最不缺的是勇敢,石田大和就是理性的代名词。
和空在一起的这一个月虽然顶着情侣的名号,可他们之间的相处模式和以前没两样,除了不用再准备自己的午餐。不过,这点并不能让他每天早上多睡一会儿,作为日本好哥哥,他自愿揽下了为阿岳准备午餐的任务。


虽然醒悟的不太及时,不过好歹他现在算是有了喜欢的对象,那么和空继续交往下去显然不是什么明智的选择。
空是个好女孩,不能因为自己的缘故耽误她。好在他们交往也才一个月,没到什么山盟海誓非君不可的地步,所以现在分手应该能把伤害降到最低......吧?
大和不确定的想着,美美和她前男友Mike分手后断绝往来的教训历历在目,他可不愿意和空闹成那样。
心底深处,他不想失去任何一个朋友。

于是大和在来会斟酌了三天以后终于和空摊牌了。
情况出乎他意料的顺利。
虽然看得出空在努力掩饰自己受伤的情绪,但对于大和希望以后继续做朋友的请求,空没怎么犹豫就答应了。
空总是这么善解人意,宁肯自己难过也不愿意让别人为难,他愧疚的想。
呐,阿和,虽然这样问很失礼,可是,能告诉我那个人是谁吗?
大和沉默了一会儿,轻声说了句对不起。
没关系,空喃喃道,随即露出一丝苦笑,你果然很喜欢她呢。

脑海里浮现出那个头发逆生长的家伙。
他笑眯眯的牵起自己的手,褐色的瞳孔折射出比阳光还耀眼的光芒。
呐,阿和,我不会放开你的手,你也要握紧噢。
大和颓丧的趴在桌上,把头埋进手臂。

真是的!他到底在想些什么!


大和,有人找!
是值日的景健。
他无精打采的支起身,随口问:谁啊?
或许又是本宫纯。
上次本宫大辅说漏嘴后她倒是一不做二不休,以送料理请教问题等各种名义天天跑来找他,有时是去练团室有时直接找到班里来......
真是......热情过头了......
大和叹了口气,看来他有必要和大辅好好谈谈了。
景健显然很理解大和的感受,他安慰的拍拍大和的肩膀:放心啦,大和,不是国三的本宫,是足球社的八神找。
啊—?
啊—!
身体不易察觉的僵硬了一瞬,大和推开椅子站起来,他才不会承认听到了那个名字的时候心脏不受控制的鼓噪起来。
明明到教室门口只有几步的距离,他却觉得脚下仿佛灌了铅,连一步都难以迈开。
努力平复自己的心跳,大和告诫自己,没什么可担心的,和以前一样相处就好了,太一那家伙的粗神经是不可能察觉到什么的。
还差一步。
已经能看到太一靠着墙壁的身影,双手百无聊赖的枕在在脑。
大和确信自己挂上了和平时别无二致的表情。

诶,阿和,怎么那么慢啊!
脖子上绕过一只手臂,温热的呼吸喷在耳后。
太一这家伙......
一股热气不能自已的涌上脸颊,温度就这样缓缓蔓延开来。
大和自暴自弃的垂下头,还好室内有暖气,太一没那么容易看出来.......吧?
阿和,今天你很不对劲诶,刚才说的你有听到吗?
太一把他的脑袋扳正,疑惑的看着他。
大和不敢直视太一的眼睛,目光胡乱的闪躲着。被他手指按住的地方温度烫的惊人。
脑子里一团乱麻,简直狼狈到了极点。
我......昨天练团太晚,没休息好。
一开口,才发现声音沙哑的厉害。
太一显然也注意到了,他伸手试了试大和额头的温度,不放心,干脆捧住他的脸,抵上自己的额头。
大和还没回过神,下一秒,眼前就出现了一个超级放大版的八神太一,两人的距离近的不能更近了。


他的脸涨得通红,一巴掌拍开太一,紧接着不放心的后退了几步。
阿和!你干什么?很痛诶!太一捂住脸,无辜的看向好哥们,我这不是怕你生病吗,怎么突然打我啊......真是好心没好报......
大和撇撇嘴:谁叫你突然凑那么近。对了,找我到底有什么事?
太一揉了揉鼻子,又嬉皮笑脸的搂住大和:怎么,没事就不能找你啊?
八神太一,你很无聊诶!大和丢了一个白眼。
呐,是球赛的事啦,下周末是我们和田町的校园冠军杯决赛,我是来给你送门票的,一定要来喔!
这么正式?没门票就不能进场吗?
当然啦,好歹也是决赛嘛,听说还有电视台转播,太一笑眯眯的揉了揉大和的金发,所以一定要来!早一点安排好练团的时间,不要临时冲突了。
大和拍开太一的手:说了多少次,不要揉我的头发!顿了顿又补了一句,我会来的。
太好了!太一把门票塞进大和手里,叮嘱道,你可要保管好了,这次来看的人很多,我能拿到的票也有限,要是不小心弄丢了可不好办。
大和漫不经心的朝他挥了挥手:知道了,我进去了。
嗯。太一点点头,也准备转身离开,突然想起还有光子郎的事忘了说,他连忙拉住大和,阿和,等等!你最近看见光子郎了吗?那小子不知道在搞什么,一天到晚神神秘秘的,碰上的话你帮我问问他,还真是不让人放心啊。
大和朝他摆摆手,靠在门框上,注视着太一离去的背影。

光子郎?
他想了想,最近的确没怎么看到那个喜欢窝在电脑室的家伙。
虽然他和太一要比光子郎大一级,但很多时候光子郎反而更成熟一些,除了老是抱着他的宝贝电脑不撒手这一点。
大和摇摇头,说不定只是不想被打扰而已,总有些事是不方便告诉别人的,不是每个人都粗神经到能和太一媲美。

2015-05-18 17:38:00 7楼

更来辣 不过越写越觉得自己文笔捉急,用词不恰当的地方请亲们包含~
————————————我是更新的分割线—————————————
3

大和和空分手的事很快传开了。

还好这并没有给大和带来太多困扰,如果不包括向他告白的女生又多了起来的话。



石田君,很抱歉占用你的休息时间,我……有些话想跟石田君说……

午后的阳光暖暖的,洒落的光影轻巧的跳跃着,拖出长长的斑驳的影子。

大和的嘴角不易察觉的抽了抽。

这是今天的第二次了.......说起来,阿岳那小子升国中以后或许会比自己更受欢迎呢,他有些恶作剧的想。

面前的女孩拿出一个包装精致的礼盒,双手递到他跟前,脸上泛起红晕。

这.......是我亲手做的蛋糕,希望石田君能收下.......

大和用柔和的声音回拒:千叶同学,我很抱歉,相信会有更好的人愿意接受这份礼物。

女孩愣了愣,眼眶迅速泛红,声音不稳的说了句抱歉,飞快的跑开了。

唔,自己刚才的话应该没有说太重吧?大和没什么把握的想。或许过几天就没事了,昨天那个女孩不是就很有活力的跑来发誓要再接再厉吗......

他扶了扶额,祈祷别再来个本宫纯,一个就够他受的了。



……大和君?

声音像是试探而带着一丝迟疑。

大和回过头,惊讶的眨了眨眼。

是光子郎。

光子郎靠坐在树下,腿上放着他从不离身的电脑,一只手搭在键盘上,另一只手朝他挥了挥。

大和走到他身旁坐下,挑了挑眉:最近很忙?太一那家伙抱怨说这段时间很少看见你。

光子郎尴尬的摸摸头,目光垂的低低的:对不起.......最近有些事……忙不过来……"

大和拍拍他的肩膀:没关系,如果需要帮忙的话随时告诉我们。

大和君,光子郎突然抬起头,目光如壮士扼腕般决绝,让大和吓了一跳。

光子郎却迟迟没有吐出下文。他犹豫了半晌,脸红的快和自己的头发媲美了,才嗫嚅道:如果.......空桑过生日的话,大和君会送什么礼物呢?

诶?大和摸摸鼻子,看来光子郎还不知道自己和空分手的事。

不过这个问题倒是.......

他不经意间瞟到光子郎膝盖上的电脑,了悟的笑了笑。

如果是自己精心挑选的话,我想无论是什么礼物,对方一定都会很开心吧。

女孩子喜欢的东西我不太懂……我怕.......会搞砸……光子郎懊恼的叹了口气,看来他已经为这件事纠结很久了。

要对自己有信心哦,光子郎。大和朝他眨了眨眼,如果对象是美美酱的话,发夹或者手链都是不错的选择。

诶!?大和君!……我……我没有……光子郎的脸更红了,声音越来越低,听起来丝毫没有说服力。

大和无辜的摆摆手:我没有别的意思,只不过刚好想到美美酱最近过生日,所以就随便举个例子。

这样啊……"光子郎呐呐的点头,脸仍旧热烘烘的,显然还没回过神来。

一阵低沉浑厚的铃声从学校的钟楼传来。

大和站起来,揉了揉光子郎的头:下午的课快开始了,再不走要迟到了。走了两步又朝身后挥挥手,礼物的事要加油哦!

光子郎不好意思的点点头,轻声道谢。



大和走在林荫道上,交错遮掩的树梢层层叠叠,刺透洒落地面的斑驳光影。

他低下头,放空思绪。

光子郎害羞的笑容慢慢浮现。

他想,那是他永远体会不到的滋味。



结果下午的课还是迟到了。

回教室的路上他突然被人拖到一旁的走廊里,他愣了愣,手上熟悉的触感让他没有反抗。

走廊的门被轻轻合上,他抬眼看着对方,希望得到一个解释。

太一小心翼翼的看着他,半晌才试探着开口:听说……你和空分手了?

大和默不作声,半垂的金发遮住了他的眉眼,看不出他脸上的表情。

过了好一会儿,他才出声:……你找我就是为了这个?。

太一侧身靠在墙上,声音很轻:上午我遇到空了……她看上去,唔,很难过……你们是不是有什么误会?……如果是误会的话就要早点解开。要是……不方便的话你可以告诉我,我去跟空解释清楚。

大和抬起头,面无表情。

没什么需要解释的,我们早就说清楚了。

可是,太一有些激动,他拔高声音,空她真的很难过!我看得出她不想和你分手!

所以……你是来劝我和她复合的吗?大和的声音辨不出喜怒。

他的手紧握成拳,脸上掠过一瞬间的空白。

太一顿了顿,犹豫了片刻,他缓缓开口:如果……可能的话……"

一股从未有过的怒火袭卷而来。

大和闭了闭眼,一字一句的吐出:八神太一,你以为你是谁!

他推开愣住的太一,走到门口。

按住门框的手轻轻颤抖着,像是被尖锐的木刺刺入掌心。

他想,八神太一总是能轻易刺中他的软肋。

不,应该说,八神太一就是他的软肋。

他能容忍其他任何人谈起这件事,安慰他也好,撮合他和空复合也好……

除了眼前这个人。

这个呆愣的看着他,一无所知的人。

怒气突然加重。

他回过头,眼神没有温度。

八神太一,你根本什么都不懂。

发泄一般狠狠的甩上门,没有理会那个人错愕的表情。

他的脚步声空荡的回响在走廊里,他想逃,逃离这个到处都是八神太一的地方,逃离这个占据了他身体每一个角落的名字。

哪怕,只有一秒。

2015-05-26 23:21:00 8楼

来更一段~岛根蜜月之旅(什么鬼
———————————————————
6
八月的岛根美的像一副油画。
或许是刚下过雨的缘故,空气中弥漫着清清淡淡的雾气,混合着潮湿的泥土气息,空蒙而静谧。
残留的雨滴沿着老旧的屋檐缓缓滴落,爬满葡萄藤的矮墙被洗濯出清亮而深幽的色泽。轻柔的风偶尔卷起地上的叶子,还来不及扑腾,就又以一种安静的姿态悄然回落。
大和坐在树下,耳朵里塞着耳机,曲起的腿上放着一叠纸,他一只手拿着笔,上身微微前倾,神情专注的在纸上涂写着。
太一沿着屋后的石板路走来,风从他的耳后、颈间穿过,一丝丝钻进领口,格外舒爽清凉。他踩过地上细碎的石子,偶尔还有水坑,溅起的水花在他的鞋子、腿上留下浅浅的印迹。
大和没注意到他的到来,他用笔头轻轻敲打着纸页,眉头微微皱起,似乎在思索着什么。
太一不想打扰他,放轻动作走到树下,在离他不远的地方躺了下来。
叶尖上偶尔有一两滴水珠滴下,落在他的头发里或是眉宇间,带着些许凉意。他无声的咧咧嘴,缓缓闭上眼睛,耳边传来的沙沙声缠绕着思绪,就像那个人,沉静,又令人安心。
或许是这样的时光太过惬意,或许是身边的人让他放松了神经,不知不觉中,他睡了过去。

大和放下笔的时候才发现夕阳已经涂满了半边天,他懊恼的取下耳机,涂涂改改了半天,虽然曲的部分算是大致完工了,但词的部分却难以下笔,一直找不到思绪。不过,已经到晚饭的时间了呢,他站起来,活动着略微僵硬的身体。
无意间转过头,却发现某个褐发的笨蛋就躺在旁边,一只手压在脑后,嘴角微微上扬,兀自睡的正香。
他无奈的走过去,就算现在是夏天,这样睡久了也是会感冒的吧!
他弯下腰正准备叫醒太一,手触到对方沾着水珠的头发,蓬松而柔软。
一瞬间改变了主意,他索性在旁边坐了下来。
大和静静注视着身旁的人,落日的余晖流泻在他的身上,泛起一层淡淡的金色。或许正沉浸美梦中,他翘起唇角,面容显得格外柔和。
他的心瞬间柔软的不可思议。
空气里流动着朦胧的暖意。
他想,或许有一天,身边这个人会实现自己的梦想,成为万众瞩目的球星。然后,拥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家,做一个可靠的丈夫,或许,还会是一名合格的父亲。
而在他心里,他会永远记得,最初相遇时,那个笑起来比阳光还要灿烂的少年。他陪伴着自己一路走来,温暖了许许多多个孤独的寒夜。
他知道,再不会有一个人,像八神太一一样,赐予他这么多的欢乐和忧伤。
而他甘之如饴。
这份感情从年少的懵懂中破土而出,终于长成了一棵参天大树。
一股暖流从胸口涌向四肢百骸。
满足、失落、占有、嫉妒……
种种隐秘的心情都在他的笑容里化为了温暖。

……阿和?"太一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天边的晚霞已被染的血红,……这么晚了?你怎么不叫醒我?
大和的眼里泛起笑意:我想看看你到底能睡到多晚。
太一伸了个懒腰,嘟囔道:……居然这么恶趣味……他拍拍裤子站起来,胡乱揉了揉自己的头发,说起来,你的歌写好了吗?
基本上完成了,大和弯起嘴角,往屋内走去,再不快点的话,奶奶就要出来赶人了。
太一跟上他的脚步,好奇的问他:新歌叫什么名字啊?
大和转过头,光线安静的顺着他的金发流淌而下,勾勒出淡淡的、线条柔软的轮廓。
他凝视着太一,深蓝色的瞳孔清澈而澄静。
突然,他笑起来,笑意一圈一圈从嘴角漾开。
新歌的名字叫Sunshine。他的语调微微上扬。
哦。太一呆呆的看着他,随即像是惊慌失措一般,猛然垂下头。
大和有些诧异:怎么了?
太一摇摇头,加快脚步,头还是埋的低低的,闷声说:我们快进去吧。
大和望着他的背影,无声的笑笑。
you are my sunshine.
my only sunshine.


最新回复(0)
/cundangdZQLcKUBl2NeSw7qJIzqBfNPfw1IteMhRqJ1JA_3D_3D4829235
27 简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