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塞上约]生死相恋[赖家少年]

原帖地址:http://tieba.baidu.com/p/6153896414

2019-06-05 20:34:00 1楼

故事从阿紫抱着萧峰跳崖开始写。
第一章萧峰绝处逢生
阿紫挖了自己的眼睛,还给了游坦之,随即抱着萧峰的尸体,跳下了悬崖。
绝望中的游坦之随即也跟着摔下山谷。
却说萧峰自尽的时候,由于体内护体真气的阻扰,中箭的部位离心脏稍微偏了一点点。因此,只是让一口气给憋住了,却没立即死亡。后来,阿紫抱着他跳落悬崖,阿紫摔了个粉身碎骨,他由于被阿紫身体护着,只是受了重伤昏厥,却还有一口气。
几日后,萧峰终于醒了过来。
你终于醒过来了!你都昏迷了三天三夜了,天可怜见,终于把你从死神
那拉回来了。一个白发斑斑,满脸皱纹的老婆婆看着他说道,惊喜地说道。
多谢婆婆,我怎么会躺在这里的?萧峰问道。
你都不知道,我哪里知道。那天,我到崖底采药,见到崖底躺着三个人。我就跑过去看,一个是小姑娘,模样倒还清丽,只是眼睛居然挖掉了,已经
摔得粉身碎骨,你就躺在身上,摸了下,居然还有口气。还有一个男人,也
摔得惨不忍睹,他脸丑陋之极,眼睛也挖了,真是吓死人。那两个人都死了,我就将他们葬了,把你背了回来。那老婆婆说道。
原来是婆婆救了我,在下谢过婆婆救命之恩。但我现在头脑一片空白,
什么事情都想不起来了。萧峰说道。
那你总该知道自己叫什么名字吧?那婆婆问道。
萧峰想了会,说道:我叫萧峰。请问婆婆尊姓大名?这里是什么地方。
这里是雁门关下面的一个小村庄,我就是个乡野村妇,平时喜欢一些医药之术,名字对我并无用处。我娘家姓白,你叫我白婆婆也可以。那婆婆说道。
白婆婆,可否带我去看看现场?萧峰问道。
走吧。白婆婆说道。
两人来到雁门关谷底。
从谷底往上看,只见山峰怪石嶙峋,一眼见不到尽头,令人不寒而栗。
当时救在这里救下了你。你看,血迹都还在。我不忍见他们二人被野狼
吃掉,就葬了他们。在那呢。白婆婆说道。

2019-06-05 20:34:00 2楼

第一章 续
萧峰顺着她指的方向看去,果然见到两座新的坟茔。
真是搞不懂你们年轻人在想什么,争相跳崖,好玩的吗?你肚子还有箭伤,
离心脏就差一点点,这又是怎么回事?白婆婆叹气道。
我现在除了知道自己的名字叫萧峰,什么事情都想不起来了。萧峰痛苦地说道。
你也别难过,慢慢想吧。白婆婆安慰道。
萧峰内伤不重,但受了很多的皮肉之伤,萧峰便留在白婆婆家养伤,平时
帮忙干一些力气活。白婆婆医术很高明,萧峰的伤也就好得很快。到半个月,伤已然痊愈。
这日,萧峰陪着白婆婆去采药。白婆婆在山下远远看到半山腰有一株珍贵
的药材,心中大喜,但她并无武功,且山那么高,那么陡,只能叹了口气。
萧峰已知她心中所想:白婆婆,你是想要那棵草药吗?我帮你取来。
年轻人,开什么玩笑,这也能上去的吗?白婆婆说道。
萧峰发足便往山壁上奔去,山壁陡峭之极,本来无论如何攀援不上,但萧峰提气直上,一口气便冲上了十来丈,轻轻松松摘下那棵草药,又顺着山壁直奔而下。
年轻人,没想到你的武功这么高啊!你怎么有这么高的武功的?白婆婆惊喜道。
我也不知道这武功如何就在自己身上了。萧峰无奈苦笑。
年轻人,今后有什么打算吗?我看你武功这么高,肯定是非常之人。
晚上吃饭时,白婆婆对萧峰说道。
我也不知道,我忘记了以前所有的事情。我想找回从前的记忆,但不知道找谁。萧峰说道。
出去外面走走吧,也许哪一天,你会找回你自己的。白婆婆劝道。
也好!萧峰说道。
我有个朋友可能,几十年没来往了,现在人老了,倒是有点想念他了,也
不知他是死是活。他如果活着,可能还住在河南信阳小镜湖,你帮我带一封信给他。白婆婆说道。

2019-06-05 20:35:00 3楼

第一章 续
小镜湖?萧峰心中突然一动。
你想起了什么?白婆婆问道。
没有想起什么,只是觉得这个名字有点熟悉。白婆婆救了晚辈一命。晚辈愿做信使。萧峰说道。
那你明早就去吧,无论结果如何,你都要给我一个回复。白婆婆说道。
晚辈义不容辞。萧峰说道。

2019-06-05 22:46:00 4楼

第二章赏金猎人
萧峰听从白婆婆建议,出外面寻找自己的记忆,同时到小镜湖,为一个
叫苏百草的老头送信。临行之时,白婆婆也送了他一些盘缠。可是萧峰虽在
失忆中,仍然是好酒好肉。没想到才两日,盘缠居然所剩无几。这么点盘缠,
别说好就好肉,就是食宿,都是不够的。居然要为盘缠的事情发愁,萧峰无奈
苦笑。
前方大街上有不少人挤着,议论纷纷。萧峰走了过去,原来是官府新贴
的榜文。萧峰看了下意思,原来说的是前面黑风山上最新来了一股悍匪,为
头的叫黑风大王,武功十分高强,专门抢劫镇上百姓,掳掠良家女子,无恶不
作,官府几次围剿都不利,如有人能剿灭这股悍匪,可赏黄金五百两,白银
一千两。
我要是能剿除这个悍匪,得了这么多赏赐,那都成大富翁了。有人说道。
别傻了,你见到那黑风大王就没命了。听说那黑风大王不仅武功奇高,而且有极为歹毒的暗器,能杀人于无形。另一个人恐惧地说道。
这地方正处宋辽边界,百姓极为穷苦,居然还要遭这等匪患。我正好没有
盘缠,何不剿除这个悍匪,顺便为民除害。只是,如何才能深入悍匪巢穴呢?
萧峰心中盘算道。
突然间,街上乱成一团,无数百姓拼命乱跑,喊道:快跑啊,黑风大王
来了!萧峰抬眼望去,只见十几个人,骑着马横冲直撞,百姓如见瘟神一样
东奔西走,瞬间跑得无影无踪。
那领头的见到萧峰未跑,怒道:你是什么人,别人都跑了,你不怕死吗?
萧峰说道:久闻黑风大王大名,在下流落江湖,无依无靠,不知黑风大王能否收录门下?

2019-06-05 22:46:00 5楼

第二章 续
那领头的道:我们大王新得了一个压寨夫人,明天要成亲,所以没下山。
你有什么本事?
萧峰说道:在下略懂些拳脚功夫。请你引见我去见你家大王。
那领头的道:也罢,看你也有点胆识,我就替你引见下。至于我家大王
能否收录,就看你的造化了。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肖山。萧峰怕自己的真名有人认得,就捏造了一个。
你这就跟我上山吧。那领头的道。
请带路。萧峰说道。
萧峰跟着那股土匪来到了黑风山。那黑风山地势险要,土匪的寨子就建立在这半山腰,寨门高耸,守卫森严,确实易守难攻。
大王,今天兄弟下山,碰到了这个人,他说想请您将他收录门下。那领头的道。
萧峰偷眼看了下那黑风大王,长得怪模怪样,猥猥琐琐,面黄肌瘦,一件
战袍穿在他身上,很不成样子,又醉眼惺忪,显然天天沉迷于酒色。
你叫什么名字,有什么本事?黑风大王问道。
我叫肖山,略懂些拳脚功夫。萧峰说道。
想加入我门下,是要通过测试的。黑风大王说道。
如何测试,请大王吩咐。萧峰说道。
很简单,你就同我手下这帮头领过过招吧。我手下有八个小头领,合称
八大金刚。你就同他们切磋下。黑风大王说道。
可以。只是在下武艺低微,可不能一拥而上,可否一个个来。萧峰说道。
这个当然。黑风大王说道。
萧峰便和那些小头领过招。这些小头领虽都有些武艺,却也不高,萧峰
假装每个都打斗了许久,最后侥幸得胜。这些人虽然心中不是很服气,却也
嘴上不得不服。
你这功夫比我手下那八大金刚高一点,但高得不多,比我就差远了。这样,你留下吧,也做个小头领。黑风大王说道。
谢谢大王,在下愿肝脑涂地,为大王效命。萧峰拱手道。
突然间,黑风大王手一挥,一团火向他飞来,萧峰吓得赶紧避开,动作
非常狼狈,黑风大王哈哈大笑。

2019-06-05 22:47:00 6楼

第二章 续
他这手法,我似乎在哪里见过。萧峰暗想道。
在我门下,不得有二心,否则,你将死得惨不可言。黑风大王威胁道。
属下不敢!属下初来宝山,可否到处走走,熟悉下环境。萧峰问道。
去吧。本大王明天要成亲,到时你也来喝几杯。黑风大王说道。
多谢大王!萧峰拱手谢道。
萧峰在小喽啰的陪同下将营寨看了个遍。他机警之极,只觉得除了陪同的小喽啰外,似乎另有人一直跟踪着他。夜里,他正要入寝,看到窗外有个黑影闪过,他迅速夺门而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抓住了此人,带回房中。那人是个年轻后生,样貌倒也颇为清秀。
原来你武功这么高啊。那今天你比武那么费劲才赢,是假装的。那年轻
后生说道。
你是谁,为什么要跟踪我,是那黑风大王让你跟踪我的?萧峰森然道。
不是,英雄,你千万别误会。我是今天看到你,觉得你很像我梦中常常
出现的一个男人。为了弄清楚,我才跟踪你的。那年轻后生辩解道。
你做梦常会梦到我,难道你知道我是谁?快和我说说。萧峰大喜,抓住他的手道,觉得他的手很小,又很细腻。
你别误会,我不知道你是谁啊。那年轻后生急忙抽回手。
肖头领,你还没睡吗?你在和谁说话?外面传来了小喽啰的声音。
萧峰大惊,指了指床铺,那年轻后生会意,便躲进了被窝里。
肖头领,我可以进来看看吗?小喽啰问道?
进来吧。萧峰冷道,小喽啰进来,左顾右盼。
怎么,你们晚上还要查夜的吗?萧峰躺在床上,板着脸,不满道。
没有,没有,肖头领新来,大王吩咐我们对你多多关照。小喽啰说道。
那代我谢谢大王了。只是我睡觉的时候不习惯外面有人,你可以走了。
萧峰说道。
是,是。小喽啰走开了。
你叫什么名字?也是这黑风山上的人吗?萧峰冷冷问道。
我叫阮鸿。我是个读书人,前几天,我来到镇上,不幸被擒上山。那黑风大王见我是个读书人,正好这里正需要一个会写写算算的人,就把我留了下来。
那年轻后生说道。

2019-06-05 22:48:00 7楼

第二章 续
这么说,你不是他们一伙的。萧峰脸色和缓,客气多了。
当然不是。我一直想逃走,可是这里守卫森严,我怕一时逃不掉,被抓住就死定了。幸好遇见了你。阮鸿说道。
什么叫幸好遇见了我?萧峰奇怪道。
我看你器宇轩昂,武功高强,却又藏得很好,肯定不是来入伙的。阮鸿说道。
萧峰也不知怎么的,见到阮鸿,就有种亲切感。大概是觉得他可能知晓自己的身世吧。
我是来擒拿这股土匪的。萧峰说道。
这股土匪可是相当心狠手辣的,他们时常劫掠镇上,男人劫财,女人劫色,
若是不从,必遭杀害。尤其是那黑风大王,武功极为高强,听说还有很歹毒的暗器。你能行吗?阮鸿惊道。
应该可以。萧峰说道。
你武功虽高,但要生擒这帮土匪最好是智取,不要力敌。阮鸿说道。
如何智取?萧峰问道。
明天那黑风大王要成亲。全寨上下必然放松戒备。到时若能把那些为头的都灌倒,就好办得多了。就是不知道你酒量如何。阮鸿说道。
我酒量还可以。萧峰说道。
等这些为头的都灌倒,再将他们用绳索捆起来。蛇无头不行,这些为头的被擒,那些小喽啰自然就会一哄而散了。阮鸿说道。
果然是读书人,智谋百出。萧峰喜道。
明天如果成了,你可得带我下山。阮鸿说道。
这还用说吗?你就放心好了。萧峰说道。
那我走了,你务必小心,我看那黑风大王对你并不放心,一直防备着你。
阮鸿说道。
你也小心在意,一切按计划行事。萧峰说道。
第二天,山寨中张灯结彩,热闹非凡,黑风大王得意洋洋地押着个姑娘拜堂成亲。

2019-06-05 22:48:00 8楼

第二章 续
恭贺大王新婚之喜!大厅中各头领纷纷向黑风大王敬酒。
肖某初来乍到,承蒙大王收留,恩重如山,今天一定要多敬大王几碗。萧峰说道。
很好!给肖头领倒满。黑风大王喊道。
大王,请!萧峰说完,一口喝干。
好!没想到肖头领喝酒如此爽快。黑风大王喜道,也一口喝干。
我们占山为王的,图的就是个快活,大碗喝酒,大块吃肉,哪里像那些
文人雅士斯斯文文的。众位头领,肖某初来乍到,请多多关照。萧峰说道。
萧峰使劲劝酒。这帮土匪虽然凶狠毒辣,但算喝酒,全部人加起来也不是
萧峰的对手。最后,厅中的人除了萧峰外,已然全部倒下。萧峰冷笑一声,出手如电,瞬间点了那些人的重穴,黑风大王也一样不曾漏网。阮鸿已经准备好了绳索,和萧峰一起将这些人绑了起来。
黑风大王毕竟武功不错,虽然醉倒,却没完全失去神志,急忙大喊道:
快来人啊,有敌人!
那些小喽啰虽然也在外面吃酒,但大王既然有命,就赶了过来。
快拿住这两个人,这两人是内奸。黑风大王怒道。
萧峰吃惊,一掌向那些小喽啰打了过去,一拨人倒了下去。
黑风大王趁着萧峰在迎敌,嘴巴一张,突然向萧峰射出一根毒针。阮鸿大吃一惊,急忙挡在萧峰身前,惨叫一声,背部已经中了毒针,当场晕过去。
阮兄弟!萧峰急忙喊道。
你找死!萧峰怒道,手中一掌打出,十足的掌力,那黑风大王无力躲避,
身躯如断线的风筝撞到墙上,吐出了口血,骨断筋折而死。
你们也想像他那样吗?萧峰对着那些小喽啰,狠狠地问道。
小喽啰如见天神一般,面面相觑,哪里敢再多说一句话。
还不赶紧***!有谁不怕死,可以来救人!萧峰怒道!
那些小喽啰如遇大赦,瞬间跑的无影无踪。
萧峰赶紧找了个房间,将阮鸿放在床上。
阮兄弟,为了救你,得罪了。萧峰说道。他解开了阮鸿的衣服,解到最后,
突然大吃一惊。

2019-06-05 22:49:00 9楼

第二章 续
啊,这不是女人的束胸吗?原来他是女扮男装。萧峰心中惊道。但见
阮鸿脸部居然已经开始转黑,心道这毒果然厉害,不敢迟疑,将她束胸也解
掉,对着阮鸿的伤口,吸了起来。直到阮鸿脸色转为红润,才停止吸毒。急
忙再帮她把衣服穿好,盖好了被子。他为阮鸿吸毒,自己也中了毒,急忙
又静坐运功,将毒吸出。
他既怕阮鸿伤情反复,又怕深处虎口,有人会对他们不利,因此,在地
上静坐护卫。
她为什么要女扮男装?她既然常常梦到我,必然是一个和我大有关系的人。可我却似乎从来没见过她。只能等她醒来,再慢慢询问了。萧峰心中默想,感到很是纳闷。
第二天清晨,阮鸿醒来,见到萧峰正坐在地上。
肖大哥。阮鸿喊道。
阮姑娘,你醒了。谢谢你昨天为我挡了那毒针,救了我一命。萧峰说道。
阮姑娘?什么,你已经知道我是女的,你对我做了什么!阮鸿大急道。
阮姑娘,你女扮男装真是厉害,可是你怎么会是一张男人的脸,说话的声音也是男人的呢?真搞不明白。萧峰疑惑道。
肖大哥,我身体虚弱,能否麻烦你扶我一下。阮鸿说道。
萧峰过去扶她,没想到脸上吃了火辣辣的一巴掌。
你干什么!萧峰怒道。
干什么!你这臭流氓,坏了我的贞洁!阮鸿大哭道,这回哭出的却是女子的声音。
坏你什么贞洁?昨天晚上,你为我挡了那毒针,受了重伤,我就马上为你
疗伤了。不脱掉你的衣服,我哪里知道你伤哪里?我也是脱到最后,才发现你是女的。我也没再做什么,就用嘴将你毒液吸掉,自己再运功排毒了。萧峰说道。
什么,我连最后那个都被你脱了!你这臭流氓!你看到什么了?阮鸿
哭道。
我只是看到你右肩有个‘段’字,别的什么都没再看,也没做。萧峰
说道。

2019-06-05 23:38:00 10楼

明早

2019-06-06 09:19:00 11楼

第二章 续
这个‘段’字,我怎么感到有点眼熟啊?萧峰自言自语道。
你还说!现在,我怎么办啊?阮鸿哭道。
阮姑娘,我是真的为了救你。如果你觉得我坏了你的贞洁,你就一剑
把我杀了,我绝不反抗。萧峰说道。
你确定不反抗?阮鸿说道。
绝不反抗!萧峰又说道。
那好!你等着!阮鸿说道。
阮鸿出去捡了把剑,用剑指着萧峰,说道:你受死吧!剑尖已经触到其身,
萧峰仍然一动不动。

2019-06-06 10:10:00 12楼

第二章 续
看到你和我那梦中人长得一模一样的份上,先饶了你。你叫肖山?阮鸿笑道。

2019-06-06 10:14:00 13楼

什么,你叫萧峰!阮鸿心头一震。
是啊。你认识我吗?萧峰喜道。
没有,我只是觉得这名字很熟悉。阮鸿说道。
你很可能知道我的过去。阮姑娘,我受了一场重伤,失去了记忆。以前的事情全部忘记了。不如,你先跟着我,我有好多事情想问问你。萧峰说道。
真巧,我也是受了一场重伤,失去记忆。但经常会梦到一个男人,那个男人就是你。我也是出来寻找记忆的。阮鸿说道。
真是太好了,我们一起找。萧峰喜道。
可以是可以。但你不许欺负我。阮鸿说道。
绝对不会的。萧峰说道。
我们先将那几个头领带回去交给官府。这黑风大王虏来了很多良家女子,也一并救走。阮鸿说道。
萧峰和阮鸿回到大厅,那些头领还被点了穴,又被五花大绑,一动不动地
坐着,那黑风大王也横尸在地。
山寨中人全部来大厅集中。萧峰朗声喊道,喊了三声。他声音本就洪亮,又是运足了气,清晰地传入了每个人的耳朵。

2019-06-06 10:16:00 14楼

第二章 续
不一会,大厅中稀稀落落地来了些人,一些是胆大,没立即逃走的小喽啰,一些是姑娘,应该就是抓来的良家女子。
萧峰和阮鸿又仔细地检查了下山寨,确定没人,将金银细软收拾成筐,
搬出山寨,令人押着那些头目,扛着黑风大王的尸体,然后一把火烧了山寨。
萧峰和阮鸿回到县中,将一应人犯和赃物都交于县令,县令大喜,当即
将黄金和白银分赏二人。并令二人披红挂彩,跨马游街。百姓无不欢呼雀跃,
挤在路边欣赏二人风姿。
肖英雄,阮兄弟,可否请到家中坐坐?一个富商模样的人说道。
您是哪位?萧峰问道。
小老儿姓武。我家闺女数日前被黑风大王掳掠上山,差点做了他的压寨
夫人。小老儿家中略备薄酒,请二位英雄到家中坐坐。那人说道。
萧峰正好有些饿了,也想喝点酒,就说道:如此,有劳武老伯了。阮兄弟,你意下如何?
我与肖大哥同去。阮鸿说道。
武家的房子很大,内部豪华气派,一看就是个大户人家。萧峰和阮鸿随着武老伯进去,里面已然备好酒宴。一个老妇女见了二人,就向二人行礼。
这是内子。武老伯说道。
武伯母好。萧峰和阮鸿说道。
肖兄弟和阮兄弟真是少年英雄。黑风山这股土匪屡屡劫掠地方,地方
苦不堪言,官军围剿屡次失败。二位居然能一股荡平匪患,真是难能可贵。
武老伯赞道。
哪里,哪里,全靠肖大哥武功高强,勇力过人,才能打死黑风大王。我不过是沾沾光罢了。阮鸿谦道。
我不过有些蛮力,全靠阮兄弟运筹帷幄。萧峰也谦道。
二位不必互谦,都有功。二位荡平悍匪,保地方平安,也救了我女儿,保住其贞洁,是我全家的救命恩人。请开怀畅饮。武老伯劝道。
酒过三巡,武老伯击掌三次,一个少女出来了。阮鸿看了下她,姿色倒
是不错。

2019-06-06 10:17:00 15楼

第二章 续
这是小女。这次能回来,全赖二位英雄。武老伯说道。
女儿,还不赶紧为二位英雄斟酒。武老伯说道。
武小姐为萧峰斟满酒,自己倒了一杯,说道:小女这次能平安归来,全靠肖英雄相救,请肖英雄满饮此杯。
萧峰淡淡说道:不必多礼。将酒一饮而干。武小姐自己也喝了一口。
武小姐又为阮鸿斟酒,举杯谢道:小女谢阮英雄救命之恩。
阮鸿也举杯喝了一口。
武小姐又向萧峰看了一眼,羞涩地进去了。
肖英雄,青春几何?武老伯说道。
虚度三十有四。萧峰说道。
可曾成家否?武老伯说道。
他已经有三个如花似玉的妻子了,你问这干么?阮鸿突然紧张地说道。
不是,我……萧峰说道。
肖英雄如此英雄了得,美女自然个个倾慕。这世间,男人三妻四妾实属
寻常,何况肖英雄这般了不起的人物。武老伯笑道。
你……肖大哥,小弟酒量欠佳,先出去了。阮鸿说完,就头也不回地
走了。
阮兄弟!萧峰急忙喊道,他却没再回头。
肖英雄,小女对肖英雄一见倾心。如蒙不弃,小老儿原将小女许配于你
为妾,家中颇有过活。不知肖英雄意下如何?武老伯说道。
武老伯,此事万万不可。萧峰急道。
有何不可?你既然已经有三个妻子了,就容不下小女?难道是嫌弃小女貌丑?抑或是嫌弃小女被掳掠过?小女可还是处女呢!武老伯急道。
武老伯,很多事情我也说不清楚。我之前受过重伤,失去记忆,正在寻找记忆。你的好意,我只能心领。我还有急事,不敢再打搅。告辞!萧峰说完,带着行李,急急走了。

2019-06-06 10:18:00 16楼

第三章终见庐山真面目
阮鸿心中气愤愤的,百无聊赖地在街上走着。
那些臭男人都是一个样,喜欢三妻四妾的,没一个好东西。阮鸿心中想到。
大哥,你看是不是他?街上,有几个人跟踪着阮鸿,有人议论着。
就是他,他是个奸细,协助那姓肖的破了我们寨子。还和那姓肖的跨马
游街。我们抓住他,为大王他们报仇雪恨。又有人说道。
那姓肖的厉害着,别找死。又有人说道。
这回他们没在一起,机不可失,还等什么,上!有人喊道。
他们向阮鸿围了过去,阮鸿也早就察觉了。
肖大哥,你来了!阮鸿喊道。
那几个人吓得回头去看,阮鸿已经跑开了,一边跑,一边喊:救命啊,
土匪杀人了!
阮鸿跑得气喘吁吁,那几个人在他身后一直紧追不舍,最后,跑到了河边。
有本事再跑啊!那些人笑道。
阮鸿走投无路,只得往河里走去,可是她却不太会水。一不小心摔倒,喝了好几口河水。那些人在河岸看着她大笑。
正在危急时刻,一条大汉如从天而降一般,迅速打倒了这些人,顺便点了
穴道。
昨天大爷好心饶你们一命,没想到你们不知悔改,还继续害人!萧峰
怒道。
萧峰急忙走下河,将阮鸿救起。她呛到了些谁,已然晕过去。萧峰急忙
拍拍她的背部,阮鸿吐出了几口水,终于清醒过来。
萧大哥,谢谢你,又救了我一命。阮鸿说道。
你到底生哪门子气,怎么突然跑开了?不是我及时赶到,岂不是要折在
这些土匪手中了?萧峰责备道。
对不起。下次不这样了。阮鸿抱歉道。
阮鸿的脸进了水,居然烂了开来。
萧峰惊道:阮姑娘,你的脸怎么回事?
阮鸿笑了笑,说道:该死的。就用我在脸上抹了下,然后一扯,露出了
一张娇美的女儿之脸。
萧峰大惊,说道:是你,是你,你……
阮鸿笑道:我怎么的?

2019-06-06 10:19:00 17楼

第三章 续
我常常在梦里遇见你!好熟悉的一张脸啊。萧峰说道。
你该不会学我说话的吧?阮鸿说道。
绝对不是!我确实常常在梦里遇见你!萧峰认真地说道。
好了,逗你的呢。还这么认真。阮鸿说道。
阮姑娘,我……萧峰激动得说不出话来。
我是姓阮没错,但我不叫阮鸿,我单名一个朱字。我记得自己叫阿朱。
你也叫我阿朱好了。阮鸿说道。
阿朱,阿朱,好熟悉的一个名字啊!我好像在哪里听过!萧峰激动地
说道。
好了,你先别激动,你看我浑身湿透的。阿朱说道。
你看我真傻,我们将这几个败类送往县衙治罪,我再给你买套新衣裳吧。你这女儿身很好嘛,以后别再刻意扮成男人了。萧峰说道。
既然萧大哥要送新衣服给我,那我就挑最贵的,萧大哥该不会心疼吧?
阿朱笑道。
不会!你尽管挑好了。你忘了,县太爷赏赐那么多黄金白银呢。萧峰
笑道。
这个叫先叫阮鸿,后自称阿朱的人,就是萧峰的恋人阿朱。当初,她被萧峰一掌打成重伤,却得一位神医相救,居然活了下来,但从此却也失去了记忆,
只记得自己姓阮名朱,还有就是会经常梦到自己生命中的男人萧峰。
萧峰将那几个土匪送进县衙,就带着阿朱进了一家衣服店里。阿朱一眼瞧中
了件绛红色的衣服,就进试衣间试衣服去了。
萧大哥,如何?阿朱问道。
真美啊!和我每次梦里见到的衣服一样。萧峰惊喜道。
那就这一件了,掌柜的。阿朱说道。
慢着!萧峰突然说道。
怎么,萧大哥舍不得送了?阿朱笑道。
不是!萧峰说道。又靠近她耳朵,低声说道:你衣衫尽湿,多买几件,还有,鞋子也换下。
阿朱涨红了脸,又为自己挑了些内衣,外衣,裙子,鞋子等。

2019-06-06 10:19:00 18楼

第三章 续
真是美女配英雄啊!肖英雄刚跨马游街不久,就找到了这样一位美女,
真是令人羡慕。那掌柜的结账的时候感慨道。
阿朱已经羞得满脸通红,萧峰却哈哈大笑,说道:谢谢掌柜金口。
阿朱,我们现在去哪里?萧峰问道。
我们先找个客栈吧。阿朱说道。
也好。萧峰说道。
掌柜的,给我们两间上房。阿朱叫道。
对不起,姑娘,房间只有一间了。掌柜的说道。
那房间里有几张床?阿朱问道。
只有一张。我说二位,你们不是夫妇吗,问这干么?掌柜的说道。
你就不能通融通融吗?这位可是…….阿朱听了他的话,羞得满脸通红,
急忙说道。
这位肖英雄为民除害,今天跨马游街,我是知道的。可我总不能把别
的客人赶走吧。掌柜为难道。
好了,阿朱,你别为难掌柜的,咱们就凑合凑合吧。萧峰说道。
那好吧。阿朱无奈道。
萧大哥,我能不能求你件事?阿朱小声问道。
你说,这么客气做什么?萧峰问道。
我自从被虏上山,就没洗过澡,刚才又在河里摔得那么脏。我想好好
洗个澡。你能不能帮我去准备桶水过来?阿朱问道。
小事一桩。你等我一下。萧峰说道。
萧峰去和掌柜的说了下,掌柜令人准备了桶热水,萧峰亲自端进了房间。
阿朱,你好好洗,我到门外坐着。萧峰说道。
有劳萧大哥了。阿朱说道。
萧峰屡屡在梦中见到阿朱,他觉得这个女孩可能不仅仅知道他的一切,甚至
可能与他有非比寻常的关系,可能是他生命中重要的女人,甚至是爱人。今天见到了她的真面目,心中非常高兴。听着阿朱洗澡的声音,心中荡漾,急忙收敛了心神。
阿朱也是心神激荡,她失忆之后也是屡屡在梦中见到萧峰。她觉得萧峰
可能不仅仅知道她的过去,甚至可能是她生命中重要的男人,甚至是爱人。
这段时间与他相处,更觉得他英明神武,善良体贴,一颗芳心已经渐渐放
在他身上。但她是个失去记忆的弱女子,心是不能错付的,所以也比较谨慎。

2019-06-06 10:20:00 19楼

第三章 续
萧大哥,我好了,你可以进来了。隔了良久,阿朱在里面喊道。
萧峰呆呆地看着阿朱。阿朱看他那样子,知道他为自己着迷,芳心窃喜,说道:萧大哥,还不赶紧将桶还回去。你刚才在门外没干么吧?
没有,没有,萧峰尊重姑娘,岂敢孟浪。我一直在静坐运功,收敛心神。萧峰急道。
收敛心神?你怎么的?阿朱问了下,突然明白其意,自己已然脸红。
我没事。我先去还桶了。萧峰心慌意乱,急忙找借口离开。
阿朱,我请你吃东西,好不好?萧峰小心问道。
有人请我吃免费大餐,我最乐意了。我专挑最贵的买。阿朱拍手笑道,
样子好可爱。
你喜欢吃什么就点什么,我有的是钱。萧峰笑道。
萧峰和阿朱找了个饭馆,挑了个雅座。阿朱其实也没挑什么贵的菜,只是挑了几样下饭菜,就和萧峰聊了起来。他们失去记忆后,其实也没有多少江湖经历,只是将自己这段时间遇到的有趣事拿出来说说。阿朱妙语连珠,惹得萧峰常常开怀大笑。萧峰以前不爱和女人相处,遇到女人,话也说不了几句就走了,直到后来遇到阿朱。今天失忆后再遇阿朱,和阿朱聊起天来居然滔滔不绝。
萧大哥,平时看你总是一脸严肃,不爱说话。今天却像打开了话匣子。
阿朱笑道。
我是习惯了,多做事,少说话。我记得自己一向不爱和女孩子接触。当然,你除外。萧峰说道。
看来,我在萧大哥心目中还是比较特别的。萧峰笑道。
这是肯定的,要不,我为什么总梦见你。我总觉得你是我一个很重要的人,
甚至是……萧峰说道,欲言又止。
是什么?阿朱问道。
你知道。萧峰说道。

2019-06-06 10:21:00 20楼

第三章 续
我也有同感。阿朱羞涩地说道。
回到了客栈,萧峰向客栈掌柜要了一张席子和一床被子。
怎么,你们家那位把你踢下床了?掌柜笑眯眯地道。
萧峰一脸尴尬,只得说道:她今天身子有些不便,我打个地铺就好。
萧大哥,你这是?阿朱问道。
阿朱,晚上,你睡床上,我打地铺。萧峰说道。
这怎么好,地上那么凉。阿朱说道。
那我睡床上,你打地铺。萧峰笑道。
你休想。你是大男人,我可是女孩子啊。阿朱说道。
那没办法了,咱两只好挤一张床了。萧峰笑道。
那不行。在你我恢复记忆之前,你不许欺负我。阿朱说道。
好了,傻丫头,我开个玩笑,你还当真。以后都这样,你睡床上,我打地铺。我身体状如牛,不怕。今天累了一天了,早点睡吧。萧峰笑道。
萧峰和阿朱都闭上了眼睛,可是却都心潮起伏,哪里安睡得了。
萧大哥,你睡着了吗?等了好久,阿朱问道。
没有。你也睡不着吗?萧峰说道。
你能不能和我说说你的事情?阿朱问道。
大概一个月之前,我受了严重的箭伤,也不知道是他人刺的,还是自己
刺的,昏厥过去,却没立即毙命,接着,被一个女人抱着从雁门关跳了下来,另外一个男人也陪着跳了下来。这两个人眼睛都挖掉了,跳了下来后,都摔
得粉身碎骨,我却侥幸留了口气。不久,一个入谷采药的老婆婆救下了我,
将我带回她家,精心治疗。半个多月后,我外伤全部痊愈。但以前的记忆却
已经全部丧失。只记得自己名字叫萧峰,还有,就是做梦的时候总会遇见你。
我这次就是出来寻找记忆的,本来并不抱多大希望的,没想到遇到了你。萧
峰说道。
你这事情确实很诡异,也有点恐怖。这女的是谁,难道是你的爱人?
阿朱紧张地说道。
你别胡思乱想,乱吃横醋好吧。萧峰说道。
谁吃醋啊?你才吃醋呢。阿朱嘀咕道,觉得脸微热。

2019-06-06 10:21:00 21楼

第三章 续
你又是如何失去记忆的?萧峰问道。
这事情已经过去两年了。两年前,也不知道具体是什么原因,我在小镜湖被人用极为厉害的掌力打成重伤,已经无救而被埋。一个隐居在小镜湖的神医却救下了我。醒来后,我调养了好久,身体才康复,但却也从此失去了记忆。
我也是出来寻找记忆的。找了好久了,一无所获,直到遇见了你。阿朱说道。
什么,你是在小镜湖被打伤的?你说的是小镜湖?萧峰惊道。
是啊。怎么,你知道这个地方?阿朱奇怪地问道。
我虽然不知道,但却隐隐觉得这个地方有点熟悉,我感觉它必然和我
的一声有极大的关联。而这次救我的那位婆婆姓白,委托我给他一个朋友
送信,她的这位朋友很可能隐居在小镜湖,叫苏百草。萧峰说道。
苏百草?你说的是苏爷爷。正是他妙手回春,救下了我。阿朱惊道。
那太好了!我们一起去找这位苏爷爷吧。萧峰喜道。
这个好。有你这位武功高强的萧大侠保护着,再也没有人敢欺负我。而且,
我也极有可能找回以前的记忆。阿朱说道。
我就知道,你是我的福星。自从你到我身边后,我顺利降服了那帮土匪,
又找到了些记忆的片段。阿朱,你肯定知道我以前很多事。比如,你昨天说我
有三个貌美如花的妻子。萧峰说道。
哼,得意了,是吧,既然你有三个貌美如花的妻子,还不赶紧去找她们,
跟着我这失去记忆的小丫头干什么?阿朱气道。
哎呀,你怎么说翻脸就翻脸呢。我就不知道有这么回事,这些都是你说的。
萧峰委屈道。
就知道你们男人三心二意,老是喜欢什么三妻四妾。阿朱不满道。
世风如此。可我从来没想过如此。莫说我忘记有没有这种事,就算我有妻子,我也只要一个,一心一意对她好就行了。哪里想要什么三妻四妾的!萧峰辩解道。
萧大哥,昨天我不想让你娶那娇滴滴的武小姐,所以编了个谎话来骗那老头的。阿朱说道。
原来你昨天跑开,就是为了这个?说来也好笑,那老头一点都不在乎,
劝我纳他女儿为妾呢。我直接拒绝了,就出来找你了。萧峰说道。

2019-06-06 10:22:00 22楼

第三章 续
人家武家家大业大,武小姐也算大家闺秀,又对你一脸爱慕,你干么
不要?阿朱问道。
我又不认识她,没任何感情,如何娶她?何况,如果我以前有爱人,娶
了她,岂不是对不起我爱人?再说,武小姐虽然姿色不错,可是比她美的姑娘
多了。萧峰说道。
原来萧英雄爱美女。你见过比武小姐更美的美女?阿朱笑道。
比如说你,就比那武小姐美了许多,且温婉贤淑,善解人意,又机巧百变。萧峰说道。
阿朱心中一甜,嘴上却说道:你才认识我几天,就说我善解人意。我才不温柔呢,我是只母老虎。
那我是猎人,专门降服母老虎的。萧峰笑道。
你……阿朱无语道。
好了,我们早点休息,明天一起去小镜湖看看。萧峰说道。
第四章小镜湖中知因果
第二天,早饭后,萧峰说道:阿朱,我们去小镜湖吧。
阿朱笑道:走是肯定的。不过,我想先带着你去买套衣裳,给你换上。你看你穿得土不拉几的,又不修边幅,待会人家看到,会笑话说: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
你是说你这朵鲜花愿意插在我这坨牛粪上?萧峰笑道。
说什么呢?你去不去啊?阿朱嗔道。
去,怎么不去?萧峰笑道。
阿朱给萧峰挑了件她认为满意的衣服,让萧峰换上。
昨天是肖英雄给美女买衣服,今天是美女给肖英雄买衣服了。小两口真是恩爱啊。哈哈。老板笑道。
阿朱羞得满脸通红。
这老板不好好做生意,专爱说些疯话。阿朱嘀咕道。
我倒觉得他说的是实话。萧峰笑道。
你……没个正经的,不理你了。阿朱嗔道。
萧峰和阿朱买了两匹马代步,一路按辔徐行,有说有笑,晓行夜宿,说不尽的风光旖旎。这日,终于来到了小镜湖。阿朱对小镜湖更熟悉一些,带着萧峰
就进去了,而且就找到了当日救她的那位神医。

2019-06-06 10:22:00 23楼

第三章 续
苏爷爷,我回来了。阿朱说道。
是阿朱啊,都一年多不见了,你可还好啊?苏爷爷说道。
我挺好的。苏爷爷,你还好吗?阿朱说道。
这位是谁,好一条大汉啊!英明神武,伟岸挺拔!阿朱,眼光不错嘛!
苏爷爷赞道。
苏爷爷,你说什么呢!阿朱又喜又羞。
这位是我认识不久的,萧峰,萧大哥,救过我的命,是我的好朋友。
阿朱说道。
萧峰?这位壮士是萧峰?苏爷爷说道。
是啊。苏爷爷,你认识我?萧峰喜道。
不认识。只是这名字太出名了。苏爷爷说道。
啊!萧峰和阿朱惊叹道。
小老二虽然隐居此地,也曾听闻到一些关于萧峰的故事,具体地说很长。
但一个月前,他为了阻止辽帝侵宋,在雁门关用断箭自杀。死后,他的小姨子
阿紫自挖双眼,抱着他的尸体从雁门关跳崖,而前丐帮帮主游坦之也跟着跳崖
为阿紫殉情。中原武林,提起这个名字,无不肃然起敬,满怀感激。苏爷爷
说道。
天呢!那个萧峰肯定就是眼前这位萧大哥!阿朱惊叹道。
你怎么这么肯定?苏爷爷问道。
萧大哥,你自己说道。阿朱说道。
大概一个月之前,我确实受了严重的箭伤,也不知道是他人刺的,还是
自己刺的,昏厥过去,却没立即毙命,接着,被一个女人抱着从雁门关跳了下来,另外一个男人也陪着跳了下来。这两个人眼睛都挖掉了,跳了下来后,都摔得粉身碎骨,我却侥幸留了口气。不久,一个入谷采药的老婆婆救下了我,
将我带回她家,精心治疗。半个多月后,我外伤全部痊愈。但以前的记忆却已经全部丧失。只记得自己名字叫萧峰。当时崖底的情形,是那位老婆婆亲眼所见的。萧峰说道。

2019-06-06 10:23:00 24楼

第三章 续
原来是这样。这也是一番奇遇了。老头子有缘,见到了伤愈复出的萧大侠!
苏爷爷说道。
我醒来后,记忆全部丧失,就出来寻找记忆,途中遇见了阿朱。救我的
那位老婆婆姓白,说他有位朋友,叫苏百草,很可能隐居在小镜湖,叫我带
了封信过来。这位苏神医,莫非就是老先生?萧峰说道。
你是说救你的老婆婆姓白?她也成老婆婆了?快把信给我看看。苏爷爷
激动道。
萧峰将信奉上。那苏爷爷激动地拆开信,读着信,手抖了个不停,眼中
闪出了泪花。
素问,素问,果真是你啊……你终于先找我了。苏爷爷念叨道。
苏爷爷,这怎么回事?阿朱奇怪道。
萧大侠,她一直一个人独居吗?苏爷爷问道。
晚辈和白婆婆相处了半个多月,她确实是一个人过的。萧峰说道。
素问,素问,……苏爷爷喃喃说道。
苏爷爷,你和那白婆婆到底什么关系?阿朱冰雪聪明,从苏爷爷的
言神举止已经猜到了一些,但仍想问个清楚。
我和素问从小拜在同一个师父门下,学习医药技术,是师兄妹关系。我们
自小青梅竹马,长大后就顺其自然,结为夫妻了。本来,我们四海为医,是人人称羡的神医侠侣。为苦心专研医术,我们一直都没要孩子。没想到人到中年,我俩好胜心大起,都想在医术上压倒对方,互不相让,终于由较量医术发展到
感情有了隔阂。我们都是自尊心特别强的人,谁都不肯主动低头认错,而后居然分居两地,互不相见。这些年,我已经老了,也曾去找她,却一直没找到。没想到她先传书给我了。我现在就要出去找她。苏爷爷说道。
苏爷爷,你们这太不应该了。你和白婆婆认个错,事情不久结了吗?如今,你们都已白头。世间夫妻,又有多少能白头偕老。你们居然把这么好的机会错过了。苏爷爷,你这医术虽高,人却是糊涂。阿朱说道。
你这小丫头,还是如此伶牙俐齿。苏爷爷说道。
苏爷爷,白婆婆就隐居在雁门关谷底的小村庄下。只是晚辈急于寻找记忆,不能陪同你走一遭。萧峰说道。


最新回复(0)
/cundangfb3KOhlaIfXgaXtsqN_2BaPDkSeuwJj4gQS82BtL3yOp4_3D4829241
27 简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