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周年吧庆]天龙八部改[雾里看金]

原帖地址:http://tieba.baidu.com/p/6104018496

2019-04-17 11:23:00 1楼

前面的话:这本书是我年少时最深刻的回忆。曾经无数次有冲动,想为我心底最深处的萧峰阿朱写一篇文、一首诗、一段话来纪念他们留给我的感触,但我始终难以落笔,无力细数那复杂交织的感受。除了萧峰和阿朱之外,我对天龙八部里的其他角色也充满怀念,这种感触类似于对老朋友、老相识的理解和同情,理解他们的遭遇,同情他们的感受,希望能在这篇小说里予以众人一个合理的结局,让他们不再带着执念漂泊于世。

2019-04-17 11:23:00 2楼

话说阿朱见到马夫人,扮演白世镜套问出带头大哥是段正淳之后,心情并不如前几次得知线索来得那样轻快,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萦绕在她的心头。
此时正值暮春,天气渐热了几日,阿朱便减了些衣衫。但到了夜里天气转凉,她满腹心事心绪不宁,忘记加衣了,更兼在信阳城水土不服,竟然发起烧来。萧峰见阿朱病的厉害,也暂且搁下了满腹郁结,在信阳城内一间小旅馆住下了。
阿朱歉然道:大哥,我真没想到在这时候病了,头昏昏的,害得你没法赶路啦。萧峰坐在床边,大手敷上她的额头,皱眉道:大夫说你之前受过重伤,体质比常人弱些,再加上这一路陪我奔波,太过劳累,要好好静养才是。怪我不好!心中只记挂着仇家,竟没照顾好你。说罢,将店家帮忙熬好的汤药端起,又扶阿朱坐起身来,用勺喂给她喝。
阿朱喝了一口,皱眉道:好苦。萧峰见她秀眉微蹙,小脸涨得通红,爱怜道:傻孩子,药哪有不苦的?阿朱嗔道:我和阿碧在听香水榭的时候,自己熬的药里总会放些冰糖、花蜜去苦味,再放些香露、酒糟去涩味,不苦的药就大功告成啦。萧峰苦笑道:你这小鬼头,总有些旁人不知道的秘方。我买齐了材料,叫小二给你重熬一遍便是。阿朱握住萧峰的大手,撒娇道:原本我还昏昏沉沉的,这会儿跟你说了几句话,反倒神志清醒多了。大哥,今晚你多陪我,这药我就不喝啦。萧峰一边无可奈何的答应着,一边脱下外袍披在阿朱身上。萧峰翻身上床,伸臂将她搂在怀中,轻轻吻她浓密的睫毛,不多时,阿朱就在他熟悉的气息里睡着了。萧峰凝视着她柔美的睡颜,心中升腾起一股柔情,一种心安,一种归属,他心中微微一动:此时暂时搁置了追查杀父之人的大事,段正淳远在天南,就这样与阿朱一路逶迤而行,缓缓奔赴目的地,竟不觉得有何不妥。

最新回复(0)
/cundangLRBFJNVsca0YekUEWlu8kzEYFxXZ1m8_2FEq_2Fakg_3D_3D4829268
27 简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