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里解语》(中长,虐,HE,肉待定 )[19881220KAZMA]

原帖地址:http://tieba.baidu.com/p/1672153503

2012-06-19 09:30:00 1楼


哟西。这是继《花一开就相爱》,同时开的一个坑。

我想说这两篇的文风应该十迥然不同的,但都是我很受用的文风。

其实《花》一开始的文风并不是我喜欢的,因为刚开始真的只是写着消遣,但是后来不知不觉就陷到情节里了,所以后面的(大概从第六章开始吧)才是真正我喜欢的文字。

那么接下来不多说,正文开始,承蒙指教,哈。///.

2012-06-19 09:31:00 2楼


第一章 忘川




我生来是当家的命。

人家都说,命里有时终须有,我现在只想说这句话真是讽刺。落给我个当家的就算了,我向来是不信劫数这东西的,更别说情劫。

可着狗血的人生一滴不剩的浇在我身上,把我淋了个彻底。

从上凉到下,从里凉到外。




大概在两年前的夏至,我遇到那个一身黑的人。他站在树下看着我笑,一双黑白分明的桃花眼。

我左看看右看看,仍不知道他在说谁,心下茫然,想着这不关我什么事,于是抬腿就走。

那人大概是没想到我这个反应,有些局促的走过来就把我一拦。

我皱皱眉头,目光所及之处是一双看起来不新的旧皮靴,脏却完好无损。

我心说这皮靴质量挺好。

解当家。那人突然唤到。

啊?我茫然的抬头看着他,见他已敛了笑意,仔细看来,这张脸虽挂着副墨镜,却是惊人的似曾相识,有种强烈的违和感向我袭来。

思忖半晌,你是三年前解家的那个保安?我睁大眼。

他嘴角抖了抖。

这次来找解当家,是想麻烦你夹个喇嘛。他避轻就重。

你改行了?我惊呼,旋即发现这不是重点,干笑两声,我是想说,最近挺忙的。

他嘴角勾起狡猾的笑容,哦,这样,那霍家大小姐这次下斗看来没人保护了。

我刚挪开的步伐转了个圈又转回那处旧皮靴前。我一脸正经,其实,我最近刚好想活动活动筋骨。

那人笑的如沐春风。




而大概在一天前,管家告诉我,那个让我叫他黑瞎子的人,拿走了最后那张能让解家起死回生的账单。

解家完了。

我苦笑,看着窗外阳光灿烂。真好,真好。

有句俗话说得好,热血要用在该用的地方,否则就成了狗血。

我只觉得身体里所有的热血已经躺在蒸锅上一点点蒸发,我要趁着血槽空死之前,再做最后一件事情。




在去往阆中的路上,我想起黑瞎子对我说过,如果以后等我们都老了,退休了,不干这行儿了,就退隐到小城市里养老。

当时我是怎么回答来着?好像是挺欢喜的,对他一本正经的说,那可不行,解家要是没我怎么成。黑瞎子一脸惋惜的看了看我的肚子,说,谁叫你生不了呢。我闻言若有所思的看着他道,大概是因为……遇上你的缘故吧。

现在想起来,那时觉得没什么的那些话委实变得动听。动听有什么用,不管解家还需不需要我,都已经和我没关系了。

想到这儿我觉得,那家伙欠我的一个解释,我刚开始还自怨自艾的觉得罢了,罢了,但是后来又觉得不甘心。

我拿起手机,开了机,很快十几个未接来电就跳了出来,还有三十多条短信。我不理会把他们按灭,然后熟练的拨出一串号码来,话筒里的嘟嘟声只响了半拉,就被人接听起来。

小花?小花?你听我解释。对方的语速和语调都说不出的着急,好像生怕我把电话挂了一样。

嗯你说吧,我打电话来就是来听你解释的。我淡淡的说。

这是缓兵之计,解家我会帮你拿回来,相信我,至于那件事,我没办法向你解释,那是我欠沃尔森家的,我没办法……他声音听上去有些犹豫。

我看了看窗外飞逝的风景,窗户上映出我有些憔悴的脸。

他似乎说了很多,但是我听在耳里的却只有那一句我没办法向你解释。

也就是说你承认,那些都是真的是么?我笑笑,玻璃上的人笑的很是牵强,为什么你欠的,要我来还。

小花,我不会让你失去什么的,相信我,当年他们对我有养育之恩,成年之后我答应他们三个愿望,为了这三个愿望我可以万死不辞,这已经是最后一个了。我已经自由了,不会再被牵制了,以后都能陪着你。至于解家,给我点时间,我保证三年之内……

够了,我不想听。我打断他,他说的那句话刺痛了我,既然你已经没什么好解释的,那么这通电话就是来跟你道别的。我在去忘川的路上,遇见你我曾经很开心,也感谢你带给我的那些,但是现在对我来说已经都不重要了,我们从此互不相干,再见。

你疯了?忘川?你是说在阆中的忘川,你知道活着出来的机率有多小么?别去,小花!是我不好!你别去,求求你别……我啪的一声挂断了电话。

一切都拜他所赐。现在想起来,当初的那句话一语成谶:大概是因为,遇见你的缘故吧。





2012-06-19 09:53:00 3楼

@小Mocha @锦殿华黯 @化为灰烬一瞬间 @疯三狐 @6芒果碎碎冰9 @guu05 @d吱吱d @happy19970211 @亻町tomorrow @解小花跟妈姓 @神田のCAT @_苏安墨白_ @AmberEarl @727671974 @桜血月 @墨白Q @毛绒绒球 @可爱无敌水蓝蓝

2012-06-21 10:25:00 4楼


那么今天换更了,下一章瞎子就出场了哦~
正文献上。
(其实我很喜欢小花这样天然黑的)

2012-06-21 10:25:00 5楼


第二章 阆中




他的话久久萦绕在我心头不能散去。

他说,至于解家。我不能忍受他用那样的口吻轻而易举就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对我说,至于解家,大不了以后再拿回来。

那是我爹爹倾尽了半生心血和我倾尽了二十年心血的家啊。

我心里苦笑,如果从一开始,就一直保持那样事不关己的态度,如果我不是爱上这个人,也许很多事情就有了转机。

可是很混蛋的是,我爱他。

一路上颠沛流离,我听到刚才电话里的声音的时候我已经迷茫了,我不知道他究竟爱不爱我。也不知道次番他会不会追过来,但是这些都不重要。

对,都不重要。

重要的是,如今的我已经不能抱着行尸走肉的形式活下去了。解家投入了多少精力我是知道的,就是因为越清楚,所以越明白重新夺回来是多么不可能的事。

刚才黑瞎子那么笃定的声音让我觉得也许是他的话还有可能。

但是我不可能接受,解家人向来不做多余的事,这次去忘川生还的机率有多大,我心里是知道的。

所以,要么忘记他,我能好好地活下去。要么死。

火车上的颠簸让我昏昏欲睡,我也的确很顺理成章的睡着了。

睡着前我还模模糊糊的想着,这次,无论你再快,也赶不上我的步伐了。已经没有什么能阻止我了。

如果我那时还清醒着,一定会狠狠吐槽自己。可惜,困倦袭来,强大而压倒性的席卷了我。




再醒来的时候,离到站还有一个小时。

时间很快就过去了,我整理整理包裹,就着站台到了阆中。

我不打算住店和休息,在火车上已经休息的足够,随便找了家餐馆吃饱之后就急匆匆的上路了。

我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这么着急。也许是因为心里的折磨让我真的想快点了结这一切,又或许是因为我怕后来赶上的黑瞎子会阻止我,尽管我不知道他是否真的回来,但是我还不至于自虐的慢腾腾抱有期待的给自己施加压力。

在临近山塬的地方下了出租,付了钱后,就开始拿出地图和指南针摸索的往前去。

这张地图,恐怕是世人没几个知道的东西。是我爷爷在年轻的时候倒斗倒出来的,要说价值恐怕连城。因为这地图里标的不是别的,正是传说中世人苦苦追寻的忘川之地。想当初我刚知道这东西的时候也老离奇了,打死都不相信。但后来在斗里经历的多了,什么离奇的都见过后,我开始思忖爷爷苦苦保存和隐瞒它的原因。

而我能想到的理由就只有一个,就是忘川真的存在。

手里这张地图,正是冥界的鬼图。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单枪匹马闯冥界的感觉,让我觉得我自己有点小牛逼,大有壮士一去兮不复返的感觉,不过这也却验证了我是个不折不扣痴情的种,还是二逼版的。

定了定心思之后,就开始加速前进。

大概整整走了一天,日落黄昏。身体也疲惫不堪,要不是上面清清楚楚的标着阆中的纬度,加上地形跟图上基本温和,我几乎都要怀疑是不是来错了地方。

这里风景美极,只是我觉得走遍了整个山都没有找到哪怕一条小渠。

抬眼望了望高高的山峰,心说我靠,难不成这忘川在山顶上?传说中冥府与黄泉路的分界线他娘的是条瀑布?

我甩甩头试图将这种离谱的想法从我脑子里赶出去。

正在我疑惑不解的时候,突然背后传来一阵稀稀簇簇的声响,听得我背后发毛,双手紧抓着装备不敢轻举妄动,关掉手电试图寻找声源。

此时天已经开始暗下来,虽说还有光线,但已经是及其的弱,更何况在密林丛生里,四周一片昏暗。

我屏住呼吸,感觉那声音近了,大概就在五六米远处的草丛里。

心脏快从嗓子眼跳出来的感受并不好,我甚至开始担心那‘东西’会不会听得到我的心跳。

然而事实证明我多虑了。

四周只是寂静了一会儿,然后草丛的声音又复响起,但这次却是远离的步伐。

我这才敢探出头来,看看来者究竟是何物。

可是当我真的看到的时候,却完全分辨不出那是什么,但我知道,那一定不是个人,也不像是什么动物。

在确定了没有见过类似形状和神态的生物之后,我也确定了我不知道如何去形容它,(又或许是我形容能力比较差,上次在山上的洞里时无邪也让我形容,我没说出个所以然。)目前,只能用‘东西’来形容他。

多年在斗里的生生死死让我有了镇定自若的资本。

我实在想,如果这东西来自冥府,说不定跟着他就会有什么线索。

一个人在山里打转也是死路,既然是抱着必死的觉悟来的,也不该再有什么犹豫,总不能如此停驻不前。

衡量了片刻,我尽量放轻步伐和姿态站起来。我决定跟着它。

2012-06-22 20:24:00 6楼

这年头帖子沉的太快了⋯⋯ 甩汗。


最新回复(0)
/cundangBPGEsfLdK_2BfWa1ETXo3OJAo9BO4hL10fGSa6hA_3D_3D4829269
27 简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