纺锤魔咒[伊琳诺雅]

原帖地址:https://tieba.baidu.com/p/6199759399

2019-07-20 09:06:00 1楼

[原创]纺锤魔咒

2019-07-20 09:10:00 2楼

看多了因为玛丽苏或是别的什么原因导致所有人都讨厌纲吉的文,每次小天使都被折腾得很惨,于是打算写一篇反过来的,如果沢田纲吉因为某些原因突然开始讨厌他所有的同伴会怎么样。
超想写的脑洞,终于还是下手了。
应该不会太虐。没有黑化,也没有背叛,大家的羁绊没那么脆弱。
纲吉是团宠,cp什么的,都是错觉……
大概就是个中篇,更新也比较佛系。

2019-07-20 09:13:00 3楼

01 被纺锤砸中的公主殿下
这是沢田纲吉即位以来的第六年。
倒退十年整就是沢田纲吉与他的同伴一起前往未来之前的半个月。
虽然作为在未来差点毁掉所有世界的BOSS的白兰现如今也成为了同伴之一,但未来战留给他们的阴影并没有散去,尤其是亲自去了一趟未来作为打败白兰主力军的守护者们,总觉得还会有什么事。然后久而久之,就变成了沢田纲吉在与未来战爆发的相同时刻一定会出什么事,如同诅咒一般。
这到底是什么逻辑?!听完巴吉尔解释的、现已成为一个合格首领的沢田纲吉当场吐槽,然后被进来的狱寺隼人听到了。
只见狱寺隼人戴上了工作时用的平光眼镜,认真道:十代目,一个白兰倒下了,还会有千千万万个白兰站起来。我们不能再重蹈那个未改变的十年的覆辙,所以我们把事务都重新做了调整,保证未来一个月每天至少有三个守护者留在总部,和我们关系最密切的加百罗涅、西蒙跟密鲁菲奥雷访问彭格列的时间也都调到了这个月。
呃……云雀前辈跟骸没有反对意见吗?沢田纲吉真心觉得他们两个不是会为了保护谁调整自己工作的人。
当然,云雀还说了‘如果你这个月还敢出什么事就咬杀’。另外瓦利亚那边也明确表示了随时都能过来。
他们真的不是随时准备着入主彭格列总部吗?
这句一点也不大空的吐槽被他放在了心底。
不过……
吐槽归吐槽,看着总部人员流动的增加,即使是没有未来战记忆的大家也在为守护者看似神经质的指令忙前忙后,沢田纲吉也能感受到一股暖流从心头缓缓淌过。
等这一个月过去后,就好好犒劳一下大家吧。
原时间线未来战爆发的前十天……
沢田纲吉一个人走在大街上,亲切地回应小镇居民的招呼,无奈又感激地收下了鱼店老板、水果店老板娘和蔬菜摊老板坚持塞给他的蔬果鱼肉,还揣了一把几个小女孩红着脸给他的糖果。
他走到无人的河边,微微一笑,也没回头,只开口道:你们可以出来了。
枝头的叶子随着微风摇了摇,没有什么动静。
你们也跟了我这么久了真的不累吗?大概他们只是觉得自己是在试探,沢田纲吉只得一一点名,狱寺君、山本,还有蓝波,快出来吧。
十代目!狱寺隼人第一个现身奔向沢田纲吉,您为什么不让人跟随?现在是紧要关头,您即使是出来闲逛一会也至少得有三名守护者跟着,万一您出了什么事,我们该怎么办?
阿纲,大家都不希望再有类似未来战这样的事发生了。大家都知道这可能只是我们的臆想,但那几率即使是万分之一,我们也不敢赌啊。山本武虽然没有像狱寺那样的反应,担忧也已经写了满脸。
我都知道的,让大家担心了。沢田纲吉迅速剥开一颗糖的糖纸塞进蓝波嘴里堵住了他的嘴:在总部里闷了好几天,还是忍不住想出来走走。
蓝波吧唧吧唧嚼着糖含糊不清地开口:那就别瞒着我们偷偷跑出来啊,要不是门卫及时出来解释,总部那些人早就疯了。
抱歉,是我任性了,回去我会好好道歉的。

2019-07-20 09:13:00 4楼

原时间线未来战爆发的前七天……
会议结束,距离晚餐时间还有一个小时,他打算去首领与守护者们的活动区域的大沙发上睡一会儿。
所以……
这会不会太夸张了?沢田纲吉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勉强挤了个笑容。
BOSS的安全才是第一位的,我认为这并没有什么不对。库洛姆说。
我不会吵到你休息的彭格列,你可以放心睡哦。蓝波嘴里还叼着棒棒糖,看上去和往常一样的吊儿郎当。
斯帕纳也认同地点点头:非常安全,可以放心大胆地睡一觉。
沢田纲吉环视一圈。
库洛姆、蓝波、斯帕纳,还有六台新式莫斯卡。
嗯,真的很安全。
可是你们这么盯着我,我怎么睡啊?!
原时间线未来战爆发的前五天……
呀,好久不见呀小纲吉~每天都被部下们满满的爱包围的感觉如何呀?超幸福对不对?
白兰你怎么也来了?你不会也参与了吧?!我其实真的不用看得这么紧的,大家的关心我都明白……等等骸你冷静点!以和为贵、以和为贵!看白兰笑一下就觉得很不爽是什么烂理由啊把三叉戟放下!!
前三天……
蠢纲,焉巴巴的像个什么样子,不想让他们担心就给我打起精神来!
Reborn,怎么你也跟着他们闹啊?!
……
所有人都神经紧绷或者被迫紧绷的日子一天天过去,终于来到了那个与未来战爆发时重叠的当天。
这一天彭格列几乎要进入备战状态,守护者七个有六个在总部,Reborn虽然暂时不在,但入江正一和斯帕纳这两个最优秀的技术人员也留在总部,而且入江正一除了技师还能当指挥官使用,如有必要瓦利亚也能随时过来。
然而这天风平浪静地过去了。
大家真的都太紧张了啊。沢田纲吉躺倒在床上。
明明未来战那样的战役,已经不可能再有了。
无论发生什么事,我们的羁绊都不会断开。
沢田纲吉翻了个身,嗅着枕头里散发出的清香沉沉睡去,没有注意到彭格列指环拼命闪动的越来越微弱的光辉。
感觉大家今天都累了,犒劳的话要用什么呢?
他这样想着,然后沉入了梦乡。

2019-07-25 22:07:00 5楼

02 唯我一人
不仅仅是感官敏锐的山本狱寺,就连神经一向大条的蓝波和笹川了平都能感觉到不对劲。
餐桌上的气氛,过于沉闷了。
沢田纲吉不同往日,对同伴们的问好只淡淡应了声就僵坐在位置上一言不发,菜一上桌立刻开吃,也没跟谁闲聊,吃饭的速度快得几乎算是无视餐桌礼仪,就好像……
就好像赶着离开不想看到他们一样。
可怕的念头一旦浮现就立刻蔓延,狱寺隼人带着担忧和小心翼翼,轻声发问:十代目,您是不是心情不好?
沢田纲吉一抬头,不只是狱寺,另外三位守护者也都担忧地看着他。
眉头微不可查地皱了一下,他还是勉强挤出了一个笑容:没有啊,我只是…有些太饿了而已。
哦,那沢田你要极限的多吃点啊。笹川了平似乎接受了他的说法,也敞开肚子大吃起来,无视了狱寺的瞪眼。
吃慢点也没关系啊阿纲,又没人跟你抢。见气氛又要沉寂下来,山本武用平常轻松的语调对他说,如果不够的话还可以叫厨房多做点,要我跟厨师说一声吗?还想吃什么?
没事,这些已经够了。沢田纲吉把剩下的一股脑全塞进嘴里,我已经吃饱了,真的。你们慢慢吃,我就不打扰了。
说完便立刻起身,飞奔回自己的办公室了。
徒留一片面面相觑。
他们的首领今天,不对劲得有些过头了。
沢田他,真的是心情不好?笹川了平也没了多少吃饭的兴致,问位居首席左右两边的最了解沢田纲吉的人。
没等他们说什么,蓝波就插话道:这段时间也没什么能让他心情不好的事啊,家族稳定,没有额外的修缮费用支出,虽然我们忙里忙外的但这段时间堪称财政部门的春天啊。
唔,确实上一次阿纲用类似的态度面对聚餐还是之前的那次财政危机,本来资金吃紧还花了不少钱买了一大批军.火,云雀跟六道骸还打了一架毁了总部三分之一,最后全体人员吃了两个月白粥加咸菜才挺过去。山本武若有所思。
那不一定,十代目为家族日夜操劳,怎么可能只为财政操心?
可如果真是这样,彭格列也不会一言不发地就走掉啊。
我们几个这么在这里猜测也不是个头啊,极限的等今天晚上吃饭的时候再问不就好了?
属于守护者的早间议论就这样落下帷幕。
重重地关上办公室门,沢田纲吉才卸下了所有力气,瘫倒在沙发上。
为什么呢?
从今早睁眼开始就总觉得哪里不对劲,直到和往常一样下楼吃早餐,看到早已就坐等他的守护者时,他明白了。
为什么呢?
那一刻,他感觉到内心的野兽冲破了桎梏,掐住了他的喉咙,向他嘶吼。好像精心养育的花朵,在某一天突然咧开了深渊巨口伸出藤蔓死死勒住自己,吸取养分,才得知它的真面目。

2019-07-25 22:08:00 6楼

为什么呢?
周围的景象在他眼中大幅度调暗,连空气中都透着诡谲。更不用说坐在餐桌前的那四个人,每一个都是那么的,面目可憎。
为什么我能用平淡而欣喜的心情去对待他们呢?为什么我能毫无芥蒂地接受他们呢?为什么……我会视他们为同伴呢?
在餐桌时、抬头看见他们的目光时,那一瞬间他反胃到差点吐出来。
我到底是如何、如何与他们相安无事地相处至今的呢?
过于猛烈的负面情绪冲击着他的神经,沢田纲吉紧紧攥着自己的衣领,汗如雨下。
明明是一见到了就会本能地生理性厌恶的人。
他勉强撑起身子坐起来,靠在沙发上。
啊,说起来,他们这些同伴也不是我自己的选择啊,指环是爸爸给出去的。还有Reborn,是他的到来让我的生活变得乱七八糟。
明明从始至终都拒绝成为彭格列首领,为什么最后还是接受了指环?
无数个为什么充斥着他的脑海,一遍遍质问着,咆哮着,他感觉自己的大脑随时都会炸裂。
沢田大人,我是巴吉尔,可以进来吗?外面敲门声响起,巴吉尔担忧的声线拉回了沢田纲吉的神智,沢田大人,听狱寺大人他们说您今天早饭时离席很早有些担心,想让在下上来看看,您还好吗?
进来吧。沢田纲吉尽可能地将声线调整到正常状态,迅速收拾好自己,在巴吉尔按下门把推门而入时,他已经端坐在沙发上,并从茶几上拿了两个杯子,一副打算泡茶的样子,看上去再正常不过。
巴吉尔松了一口气,在沢田纲吉的指示下坐到了他对面,又问:沢田大人,您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吗?
我没事啊。沢田纲吉倒水的手紧了紧,尽可能让表情自然一些,今天早上让大家担心了,只是一些文件还没弄好而已,现在已经好了。
他不动声色地调整着自己的呼吸,让心跳平缓一点。
巴吉尔接过了他递来的茶,轻声道谢,并没有看出什么端倪。
见巴吉尔似乎打算从怀里摸出什么,沢田纲吉的神经立刻紧绷起来,也放下茶杯,手看似平放在侧边,实则悄悄探上放着手套的口袋。
他想要趁我放松偷袭我吗?
沢田纲吉这么想着,却见巴吉尔拿出的是一个精美的小盒子。
沢田大人,这是在下从法国带过来的伴手礼,若不嫌弃请您收下吧。
被他怀疑会偷袭自己的温润青年这么说了。
啊,是吗,谢谢你,巴吉尔。有些意外,但他没忘了道谢。
然后巴吉尔站了起来:那么,感谢沢田大人的招待。如果沢田大人没有别的吩咐,在下就先告退了。
门再度关上了,沢田纲吉松开自己暗暗紧握的手,却发现早已汗湿。
还好,还好,最起码没有被他察觉自己的反常。
怎么样了?见巴吉尔从楼上下来,在楼下焦急等待的狱寺隼人立刻迎了上去,十代目他还好吗?是怎么回事?
在下不知道该怎么表达那种感觉。与在办公室内的轻松平和不同,巴吉尔忧心忡忡道,沢田大人看上去并不是心情不好或者生病了,只是他的状态看上去有些奇怪。
如果硬要打个比方的话,就像是在面对一个敌方家族的首领一样。
——————
感觉雨属性的都挺敏锐的样子。
啊终于码完了!放假也不得安生拖到今天才搞定。
大家不用太担心,即使27(被迫)讨厌自己所有的同伴,但他依然还是那个天使。

2019-08-01 11:34:00 7楼

03 我身在地狱
眼前,是一望无际的洁白花海。
他就站在这片花海的边缘,身后是一片荒芜。
直觉告诉他要到花海那边去,而他也确确实实是听从了直觉的指挥,却无论如何都迈不出脚步,像是被隔开了。
他在花海里看到了一个人影,模糊不清,但还是能看出那人有一头蓝紫色的长发。片刻后,那人转身,似乎是注意到他了。
那个人来到自己跟前,奇怪的是,他依然看不清他的面容,也听不见他的声音。
那个人似乎有些着急,想要抓住他,拼命地想要向他传达什么,但是他亦抓不住自己,无法接触自己所在的这片荒芜大地。
意识到自己无论做什么都是徒劳,那个蓝紫色头发的男人手上凭空出现了一把三叉戟,往自己面前用力一挥。
梦境骤然破碎。
啊!梦醒的一瞬间惊坐起,沢田纲吉一手按着自己胸口,这才发觉自己在休息室的沙发上睡着了。
然后他注意到了眼前似乎是来了有一会儿的紫发女子。
库洛姆……不,六道骸,是你刚才在我梦里吗?沢田纲吉一手揉着太阳穴,状似不经意地问。
却见眼前的库洛姆依旧维持着身体原主的样貌,只恢复了本音:沢田纲吉,才两天没见,就对我如此生疏了?晶亮乖巧的紫眸狐疑地眯起,还有,你的梦境是怎么回事?
啊?提到刚才的梦,沢田纲吉莫名的有些心虚,大概,只是个普通的噩梦?
梦境是我的王国。六道骸斩钉截铁道,没有什么噩梦是我无法操纵的,身为梦境主人的你也没办法控制,这叫普通噩梦?还是别太自信的好,沢田纲吉。
看吧,这个人总是这样强硬又充满恶意,即使相处了十年也不会给你好脸色呢。心底的声音像是附在他耳边一般,调笑着说悄悄话。
注意到沢田纲吉有些异样,怀疑他是不是最近没休息好的六道骸伸出手去,想要搭上他的额头。
被他迅速地一掌挥开。
六道骸没有错过那一瞬间沢田纲吉的眼神。
陌生、警惕、充满敌意,看得他心悸。
即使沢田纲吉已经用最快的速度将这些负面情绪收起并道了歉,六道骸也没打算就此揭过,他用幻术将本体具现化在此,抓住沢田纲吉刚刚挥开他的还未来得及收回的手将人拉到自己眼前,有些茫然的褐眸倒映着他的红蓝异瞳。
怎…怎么了?沢田纲吉不明所以,是刚才…手还痛吗?
却见眼前人的异瞳更加锋利。
沢田纲吉,你最好给我解释清楚,从今天开始的对所有人都莫名其妙生疏的态度是怎么回事。
那个眼神陌生得不想是他所熟知的沢田纲吉,一股寒意从底下窜至脊骨,音调都拔高了不少。
他到底是不是沢田纲吉?
是不是这个沢田纲吉?
在这半个月里,六道骸虽然和平时一样表现得云淡风轻事不关己,但守护者们甚至在总部工作的女仆们都知道,六道骸并不比别人紧张得少。且不提他留守总部时更进一步的幻术结界,没在总部时更是天天入梦查看沢田纲吉的状况,甚至又一次通过附身潜到密鲁菲奥雷那边去查看白兰的动静。
当然,这些是又一次抓包六道骸的白兰说的。
如果真的有谁在所有人都毫无察觉的情况下,还对沢田纲吉动了手脚……
那么,他必让那人尝尽六道轮回之苦,再投入永不超生的阿鼻地狱。

2019-08-01 11:35:00 8楼

我真的没事,是今天早上没把一些比较重要的文件收拾好而已。你太大惊小怪了,骸。
被六道骸突然强硬的态度惊到想要退到安全距离,然而他挣不开六道骸的手,只得无奈回答。
六道骸冷笑一声:呵,这种破理由你自己信吗?
暂且不说我,你觉得在你身边打转了十年的那几只忠犬信吗?
被他们发现了?
沢田纲吉心神一震,回想起今天上午巴吉尔走时略显仓促的背影,只觉浑身发寒。
他们会怎么对付我?他们会采用什么样的方式杀掉我?或者……他们要怎么折磨我?
眼前的恶魔抓住了他的手,右眼的数字在跳动,超直感却诡异地没有任何反应。
这个人已经强大到连超直感都能瞒过了吗?
他浑身颤抖着,几乎要处于崩溃的边缘,六道骸见状立刻放了手,沢田纲吉立马退开好几步,用刚才一瞬他见过的、不加掩饰的警惕眼神锁定了他。
……kufufufu…kuhahahaha,这可真是有意思啊。大概是气极了,六道骸笑出声来,但眼睛里却读不出任何笑意,真是不错的眼神啊沢田纲吉,不知道那些视你如命的家伙见了你这副样子会如何。
你想干什么?眼看六道骸的身形在逐渐虚化,沢田纲吉紧张起来,你是想告诉他们吗?
但是六道骸没有再说什么,只留给了他一个意味不明的眼神,就消失了。
就让我看看,是谁动了恶龙的珍宝吧。
留在原地的库洛姆张了张嘴,最终还是什么都没说出来,只向他浅鞠一躬表示告辞,就离开了。
他看见了她眼中闪过的晶莹。
他们全都会知道的!
忽视了心中一闪而过的心绞,沢田纲吉的脑中只有这个念头。
我要如何离开这个地方?
我要赶紧离开这个地方!
他摇晃着从沙发上起身,踉跄了几步稳住了身体,往门外跑去,甚至还撞开了一个前来报告的下属。
首领,今天是西……首领?首领您去哪?
沢田纲吉在走廊上奔跑着,风声和楼下的脚步声在耳边呼啸而过,他果断绕开了人多的路,往上面去了。
他听到有谁叫了他一声,不久便有一个脚步声由远及近,再过不了多久就会追上自己!
他跑上一阶又一阶的楼梯,推开了尽头的门。
迎接他的是来自山间密林的狂风和一望无际的天空。
脚下的天台是唯一的立足地。
阿纲!追上来的山本武试图用他自己都没察觉的颤抖声线唤回已经站到边缘的沢田纲吉,快下来吧,那里危险,有什么话可以好好说。
能有什么好说的呢?我知道你们已经都知道了。沢田纲吉又退了一步,脚后跟已经悬空。
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山本武不敢往前走一步,只能用近似哀求的目光看着他,阿纲,回来这边,好吗?
都已经这个时候了,还有什么好伪装呢?
他露出一个悲戚的笑,张开双臂,身体向天空那头倾斜而去了。
不要啊!阿纲!!!山本武竭尽全力冲过去,却只堪堪擦过他的衣角。
说不清是狂乱的风还是眼底逐渐弥漫的东西,模糊了他的视线。
——————
完结撒花(?)
最近事多时间零碎,还被一大早拽去了乡下,我已经尽力了……
嗯平均五天一更应该不算太慢吧?
这章被分成了好几天写完又天天都有一个新的走向构思所以看着有些奇怪别介意啊

2019-08-02 22:13:00 9楼

今天去旅游了,眼镜还在死海的时候被浪冲走了对我一个深度近视简直就是毁灭打击,所以最多保证十号以前一定有一更,抱歉了各位QWQ

2019-08-09 16:18:00 10楼

04 请让我离开
大概,就是这么回事。
茶饮尽,山本武也结束了自己的叙述,担忧地望了一眼躺在医务室病床上陷入昏迷的沢田纲吉:今天是你来拜访彭格列真的太好了。
没有没有,我也是出于本能而已,毕竟纲君是我很重要的朋友。古里炎真也看向了昏迷中的沢田纲吉,真的,他从上面掉下来的时候我都吓了一跳,要到地面的时候才堪堪用重力接住的,没出什么大事真的太好了。但是,你说他讨厌你们,这怎么可能?
即使古里炎真并不是沢田纲吉的第一个同伴,跟他一起经历的也不比他和他的守护者多,但他好歹见证了沢田纲吉和守护者们一起走过的这近十年的风雨,对他们之间羁绊的信任并不比彭格列内部人员少。
沢田纲吉会讨厌自己的同伴,这简直比太阳不发光还荒谬。
我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这确实是事实,阿纲他不可能平白无故地对我们有这么强烈的敌意,所以我们初步推测是外部原因。狱寺已经带着蓝波先去调查了,笹川前辈马上就过来。山本解释道。
话音刚落,穿着黄色衬衫的高大男人就进来了。顾忌到床上躺着的那个人,他放轻了脚步,把冲进来时风风火火推开的门又轻声关上。
沢田纲吉依然安静地睡着,只是眉头一直皱得很紧。
第三个人已经到了,古里炎真立刻挪到沙发边缘一点的位置,腾出一个足够礼貌又安全的空间。
到底是怎么回事?接到了山本武发给他的秘密通知,笹川了平也不太相信这件事,但他也清楚事关首领不容玩笑,才第一时间就来了这里。
沢田纲吉跳楼时在场的人没有多少,但当古里炎真接住沢田纲吉并确定他无大碍,山本武也跟着下来后立刻就对在场的人下了封口令,并通知了其他守护者、瓦利亚以及Reborn,所以笹川了平仅仅只是知道沢田纲吉突然跳楼,还不清楚具体是怎么回事。
山本把事情经过以及自己提炼到的信息又跟笹川了平讲了一遍。
笹川了平也早没了刚进来时的样子,沉声道:
既然我们这里情报不足,那就只能指望晚饭前回来的狱寺跟蓝波了。还有库洛姆,听说她今天上午那会儿从休息室一出来就一直在检查彭格列总部的幻术结界?
我也有给她发通知啊,按理说她应该已经来了的。山本武思考一会儿,决定先放弃这个问题,我们最主要的,还是该想想阿纲醒了以后怎么办吧。
要不先让我来试着接触一下?古里炎真提议,眼下并不是讨论沢田纲吉为什么会讨厌同伴的时候,能做点什么他自然愿意出力,现在我们还不是很清楚纲君突然反感的人的范围是不是只有守护者以内。即使他讨厌我也没关系,同为曾经的‘废柴联盟’的成员,我还是有信心能从他那里套到点什么的。说到这里他有些自嘲地笑了一下。
山本武和笹川了平几乎是立刻就通过了古里炎真的提议,吩咐了周围的女仆们随时待命,并先离开给这两人制造一个独立的空间。
古里炎真自然也做好了今天不返回西蒙的准备,只安静地坐在床头剥橘子,等待挚友的醒来。
但愿他不会讨厌自己,古里炎真祈祷着。
他无法想像这个无比温柔的人在面对同伴时,眼中倒映着敌意的样子。
被他那样注视着,一定很疼吧。

2019-08-10 17:07:00 11楼

那个,后面一段是不是看不到啊各位?


最新回复(0)
/cundangLo62_2Fs_2FHilVcCuDWVUEfMl4CFkKuy2Wn15cAuw_3D_3D4829294
27 简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