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塞上约]阴阳隔[木子秋水伊人]

原帖地址:http://tieba.baidu.com/p/2857217269

2014-02-09 10:43:00 1楼

萧朱镇楼

2014-02-09 10:51:00 2楼

写在前面:小镜湖黄土埋红颜,雁门关悬崖葬英雄。若死后有灵,阿朱会否一路相伴?生而有知,萧峰如何排解思念?阴阳隔,情不移。谱一曲跨越生死的爱恋。

2014-02-09 10:53:00 3楼

记乔峰和阿朱
他是天下的英雄、是百姓万民的救星

却独独辜负了她

如果他只是她一个人的英雄

塞上牛羊不会是空约

小镜湖不会因红颜埋于黄土悲泣

雁门关不会因英雄折箭穿胸怒号

可如果终究是如果

他实现了英雄好汉的抱负

却欠了她一世的幸福

再世的相逢

愿他只是她一个人的英雄

他的肩膀无须承托天下苍生

只是她一个人的地老天荒

那夕阳下相偎的身影

将是人世间最美的风景

2014-02-09 14:57:00 4楼

看来我要去整理文章了

2014-02-09 21:03:00 5楼

章一 英雄恨 自此阴阳两相隔
又是一道闪电划过深沉的夜空,青石桥的四周没有了白日的清幽,反而有些可怖。借着闪电的光亮,萧峰见阿朱的脸色愈发苍白,额上渗出密密的汗珠,和着打在脸上的雨水一起流下。雨又大了些,胡乱的砸在脸上,生疼生疼的。萧峰向前探了探身子,为阿朱挡去雨水。他知适才这一掌劲力具足,武林中一等一的英雄好汉若不出掌相迎,也必禁受不起,何况是这个娇怯怯的小阿朱?这一掌当然打得她肋骨尽断,五脏震碎,是以不敢轻易挪动阿朱的身体,只是不停地往阿朱体内输送真气,心里一遍遍地祈祷,阿朱你不能有事!我还没陪你到塞外牧马放羊,你还没为萧大哥生儿育女,你不能留萧大哥一个人在世上孤零零的。
他看到阿朱肩头的段字,看到金锁片,他相信阿朱确实是段正淳的女儿,上苍是在捉弄他吗?两人奔波千里,查找出的带头大哥,竟是阿朱的亲生父亲。只是此时哪里还管得上劳什子仇人,安慰阿朱道:我明白啦,我马上设法给你治伤,这些事,慢慢再说好了。
阿朱道:不!不!我要跟你说个清楚,再迟一会,就来不及了。大哥,你听我说完。
萧峰不忍违逆她意思,只得道:好,我听你说完,可是你别太费神。
阿朱微微一笑,没了往日的粲然,:大哥,你真好,什么事情都以着我,这么宠我,如何得了?
萧峰道:以后我更要宠你一百倍,一千倍。
阿朱微笑道:够了,够了,我不喜欢你待我太好。我无法无天起来,那就没人管了。阿朱断断续续地讲述了她是如何易容成萧峰告知段正淳青石桥之约取消,又是如何易容成段正淳在这里等他。说完这些话,她已是上气不接下气。
萧峰一直低头凝望着她,电光几下闪烁,只见她眼色中柔情无限。萧峰心中一动,蓦地里体会到了阿朱对自己的深情,实出于自己以前的想像之外,心中陡然明白:段正淳虽是她生身之父,但于她并无养育之恩,至于要自己明白无心之错可恕,更不必为此而枉自送了性命。颤声道:阿朱,阿朱,你一定另有原因,不是为了救你爹爹,也不是要我知道那是无心铸成的大错,你是为了我!你是为了我呀!抱着她紧紧拥在怀里。

2014-02-10 11:46:00 6楼

  提着的气松了下来,不再理会阿紫,只想再看萧峰一眼。或许是雨水模糊了视线,看不真切,阿朱费力抬起手去抚摸萧大哥刚毅的脸庞。只是还未举起,便无力地下落,萧峰伸手捉住下垂的小手,蓦地里觉得怀中的阿朱身子一颤,脑袋垂了下来,一头秀发披在他肩上,一动也不动了。
萧峰大惊,大叫:阿朱,阿朱!一搭她脉搏,已停止跳动。他自己一颗心几乎也停止了跳动,伸手探她鼻息,也已没了呼吸。他嘶声大叫:阿朱,阿朱!但任凭他再叫千声万声,阿朱再也不能答应他了,急以真气输入她身体,阿朱始终全不动弹。不!撕心裂肺的喊声响彻静谧的夜。
阿朱只感到自己的身子越来越轻,最后竟飘了起来。可她依然看得到萧大哥一脸悲戚的抱着她,这是怎么回事?怎么会有两个阿朱呢?她恍知,是了,我已经死了。原来人死后真的有灵魂。想到这里突然俏皮一笑,只说今生都无法陪伴萧大哥了,现在自己虽然死了,可魂魄还在,依然可以陪伴萧大哥,这样阿朱不会孤零零的,萧大哥也不会孤零零的。阿朱快步来到萧峰身后,她要把这个好消息告诉萧大哥,告诉他不要悲伤。只是她叫了几声,萧峰都没有反应。估计风雨声太大,萧大哥又伤心过度,思及此阿朱感到欣慰,萧大哥远比想象中爱她,只是他不善表达罢了。阿朱伸出小手去拍萧峰肩膀,可她看到自己的手掌竟然是透明的,再看自己就像是青烟幻化的透明琉璃。记得小时在燕子坞,她和阿碧总坐在河边,看着烟囱里冒出的缕缕青烟幻化成各种形状。有时两人竟还争的面红耳赤,最后闹得个不欢而散。只是想不到,今日自己也变成了一缕青烟。
  阿紫见阿朱气绝而死,也大吃一惊,不再嬉皮笑脸,怒道:你打死了我姊姊,你……你打死了我姊姊!
闻声转头,看到阿紫怔怔地站着,雨水顺着脸颊发丝流下,一张小脸满是恐惧。
萧大哥呆呆抱起阿朱,确切地说是阿朱的身体,目无焦距地道:不错,是我打死了你姊姊,你该为你姊姊报仇。快,快杀了我!
阿紫见他双目呆滞无神,脸上肌肉痉挛,神情可怖,不由得十分害怕,倒退了两步,叫道:你……你别杀我!
阿朱也是一惊,就是在雁门关证实萧大哥的身世,也没见他如此神情。
  未等她回神,便听萧峰大叫一声:阿朱!抱着她身子,向荒野中直奔。

2014-02-10 11:48:00 7楼

 
雷声轰隆,大雨倾盆,阿朱看他一会儿奔上山峰,一会儿又奔入了山谷,好似迷途的孩子不知该往哪里去。阿朱到他跟前想告诉他不要这样,可无论如何他就是听不到她的声音。 忽而阿朱见他停下了,向着怀里的她深情望了一眼,阿朱突感一阵不安,萧大哥不会想不开吧?思及此已见萧峰迈开大步向着竹屋而去,正欲举步跟着过去,却看到远处蹦跳着过来两个人。

2014-02-11 11:05:00 8楼

章二 红颜逝 一缕香魂何所依
单看两人打扮:一黑一白,戴着高高的帽子,吐着长长的红舌头。正觉大深夜的这两人如此打扮倒真是奇怪!转头的瞬间蓦然警觉,这两人莫非是传说中勾魂索命的黑白无常?想着阿朱又回头看了一眼,可不就是嘛!他们定是来捉她的。不行,我不能让他们发现,我不要去阴曹地府,我要陪着萧大哥,哪怕是在这世间做个孤魂野鬼也甘愿了。思及此阿朱快疾闪身进了旁边的竹林,用手掩上嘴,心里暗暗祈祷,萧大哥,你可不要做傻事啊!
黑白无常蹦跳着来到跟前,两人相互看了一眼,刚才明明还在这里,这会儿怎么不见了?两人四处打量了一番,又相互看了一眼,定是附在尸身上了。两人不约而同的沿着萧峰的足迹追随而去。看着他们远去,阿朱得意的扬起嘴角,手指绞着胸前的发束,哼~笨无常!萧大哥,阿朱来陪你了。不行,我若还走这边,待他们回转,岂不是撞个正着?在心里盘算了一下阮星竹竹屋的位置,穿过竹林踏上另一条路。
话说萧峰抱着阿朱来到湖边,大叫段正淳来杀他却毫无回应。径直进屋,只是任他找遍厢房后院,依旧不见一人。他心想:是了,阿紫带来讯息,只道我还要杀她父亲报仇,段正淳就算不肯逃,那姓阮的女人和他部属也必逼他远走高飞。嘿嘿,我不是来杀你的,是要你杀我,要你杀我。又大叫了几声:段正淳,段正淳!声音远远传送出去,但听得疾风动竹,簌簌声响,却无半点人声。
小镜湖畔、方竹林中,寂然无人,萧峰似觉天地间也只剩下他一人。自从阿朱断气之后,他从没片刻放下她身子,不知有多少次以真气内力输入她体内,只盼天可怜见,又像上次她受了玄慈方丈一掌那样,重伤不死。但上次是玄慈方丈以大金刚掌力击在萧峰手中铜镜之上,阿朱不过波及受震,这次萧峰这一掌却是结结实实地打在她胸口,如何还能活命?不论他输了多少内力过去,阿朱总是一动也不动。
他抱着阿朱,呆呆地坐在堂前,连个姿势都没换过。阿朱隐身在方竹林,看着萧大哥哀莫大于心死的表情,心里一阵阵的揪痛,多想紧紧拥着萧大哥,就像以前一样。无奈黑白无常在大哥身旁,两人似乎决定守株待兔了。隔着泪眼看着萧峰拿起墙角边放着的花锄,左手依旧抱着自己的身子舍不得放开片刻。阿朱见他掘了一个坑,又掘了一个坑,两个土坑并列在一起。果然如她所料,萧大哥是不想活了,可是大哥,阿朱的心愿就是你能好好活在世上,阿朱把阿紫托付给你,虽因阿紫确实需要引导,其实是为了让你有个牵绊,断了轻生的念头啊!

2014-02-11 11:06:00 9楼

看着他把自己慢慢放在土坑了,轻轻拂去掉在脸上身上的土粒,充血的虎目满是柔情,他要与阿朱约定,在奈何桥等他,两人一起经历轮回转世。好一会儿,旋身出坑,一把把的把土撒在阿朱的身上,最后只剩娇俏的面容。泪珠扑簌簌的往下掉,阿朱,等着萧大哥!闭眼,双手推出被挖出来的土瞬间掩埋了阿朱。萧峰蹲坐在另一个坑里,举起手掌对着太阳穴,又凝望了阿朱一眼,慢慢闭上眼睛,嘴角浮起笑意。
阿朱看的清楚,萧大哥,不要!惶急奔出,该听的人听不到,却被黑白无常听了个真切。阿朱踉跄着上前却无论如何也抓不住萧峰的手。眼睁睁看着他的的手掌运满劲力,顾不得一步步临近的黑白无常,只求上苍让萧大哥清醒。
只听一声断喝,你这样算什么?萧峰闻声睁开眼来,感到手掌的疼痛。
阿朱喜极而泣,看着站在远处的段正淳,是他用六脉神剑阻止了萧大哥!她忘了他们压根看不到她,忘了他们并未相认,想着该向父亲问安,还未站起便发现黑白无常的勾魂锁已穿过她的锁骨,稍挣扎便痛入骨髓。
段正淳厉声质问萧峰,:段某犯了什么过错要让我素未谋面的女儿替我偿还。
萧峰只是摇头,凄惨地道:什么都不必再提,阿朱既已代你,我便不再追究。
段正淳欲言又止,还是先让阿朱安息吧!蹲下身来,阿朱,爹爹从未尽过一天为人父的责任,到头来却还让你为我受过。爹爹实在对你不起,就用这首诗祭奠我们今生的父女情。一张薄纸随之被点燃,他悄悄起身,望萧兄珍重,莫辜负了阿朱一片深情。
只是萧峰恍然未闻,看着薄纸一点点燃尽,突然睁大了眼眸。
啊!阿朱惊呼出声,黑白无常牵起了勾魂锁。我不走,我要陪着萧大哥!两人充耳不闻,依旧蹦跳着向前。阿朱忍受不了疼痛,回头望着萧峰,见他狂奔而去,心里一急,便转身追去。
无常断没想到她会相反而行,被带了个趔趄。两人大怒,为寻找她已耗费了太长时间,回去难免被阎君训斥,现在尽还给他们添麻烦。你再胡闹,小心让你魂飞魄散!黑无常紧了紧手中的勾魂锁,厉声道。
阿朱咬牙忍痛,一字一句地道,只要知道萧大哥安然无事,阿朱纵是魂飞魄散又有何惧?她的脸上毫无畏惧,倒让黑白无常一惊。阿朱见他们不再说话,便欲去追萧大哥。
你若实在不想离开他,我们可以带他一起走。白无常慢条斯理地道。
阿朱猛然止步,你什么意思?
我的意思就是你若是再不乖乖和我们回地府,我们就把萧峰也带走!白无常嘴角噙着一抹冷笑。

2014-02-11 11:07:00 10楼

阿朱不自觉打了个寒战,他们的脸苍白如纸毫无表情。纵然她还有不确信,却不愿拿萧大哥的性命冒险。狠心转头,跟着他们一步步离去。
后来,阿朱想起无常只能奉命勾魂,不可擅自做主取人性命,暗笑自己关心则乱。说给萧大哥听,却着实让他心疼了一番。

2014-02-20 16:56:00 11楼

章三 执念深 奈何桥边彼岸花
阿朱不时回头,虽然每次都会牵动勾魂锁,带来刺骨的疼痛。可她实在放心不下萧大哥。黑白无常倒也没有再故意拉动勾魂锁,纵使阿朱走的慢,又总是回头,他们也默许了。既然不能去陪萧大哥,阿朱迫使自己平静下来,萧大哥看到未烧完的纸张,为何会睁大眼眸,似是看到不可能之事?若当真有什么事,萧大哥就不会想不开了。只是会是什么事呢?那纸张是爹爹的笔迹,莫非萧大哥认出了爹爹的笔迹?萧大哥已经答应我一笔勾销,就不会再去找爹爹的事。哎,不想了。只要萧大哥不会想不开就好了。当务之急是怎么离开这两个人,不是,是鬼!
远远地看到一个摊子,上面摆着一只碗,一个银发婆婆坐在旁边。天一点儿也不热,她却摇着一把薄扇,怎么那么奇怪?黑白无常拉着她向那个摊子走去,那婆婆放下薄扇,拿起桌边的坛子倒出了一碗水,放下坛子,也不说话,似乎在等待着什么。阿朱只是站着,并未有何举动。
孟婆知你走了一路,特意倒了汤水给你,还不快喝。黑无常催促着。
这婆婆还是很热心的嘛!不对,他说孟婆!世人都说喝了孟婆汤,忘记前生事。不自觉往后退了一步,我不要喝,我不要忘记萧大哥。
孟婆皱了皱眉,在无常拉动锁链前,开口劝道姑娘,你们已是阴阳相隔,何苦还留着记忆折磨自己呢。喝了这孟婆汤,就可以无忧无虑的生活,到时了无牵挂的去投胎,再世为人。说着端起桌上的碗,举到阿朱面前。
我不要,即使那是痛苦的记忆,也是我和萧大哥的记忆,何况阿朱和萧大哥在一起的每时每刻都是快乐的,阿朱要靠着这些记忆在这里等萧大哥,我们约定在塞外牧马放羊的,阿朱不能忘记。她频频摇头,眼里漾起水雾。
黑无常皱眉看着阿朱,又看了看白无常,意思是你看怎么办。白无常无所谓的笑道,不喝就不喝,走吧!地府还等到报到呢!率先向桥头走去。
这是孟婆,前面莫不是奈何桥?不知从哪里来的力气,阿朱猛地跑到桥头,抱住桥头雕柱,任凭黑白无常怎么拉就是不松手。她忘记了疼痛,只知不能过这奈何桥!虽说为这份深情感动,可他们是要交差的呀!孟婆慢慢走过来,看她额上汗水密布,千年不变的表情竟闪过一丝心疼,何苦呢!你这样会魂飞魄散的!
就算化成一缕轻烟,阿朱也要飘在有萧大哥的地方。不然阿朱是孤零零的,萧大哥……也是孤零零的。说这几句话,竟已气喘吁吁。
黑白无常束手无策了,以前也见过顽固的,可没见过这样不要命的啊!这样吧……

2014-02-20 16:57:00 12楼

没有听清孟婆的话,模糊中看着他们三个过桥而去,好累,渐渐失去了意识。待到悠悠醒转,茫然看着屋顶,有那么一刻的恍惚,很快的便忆起,她该是在奈何桥边。双臂撑着起身惊异地发现自己的身体不再是透明的,而是和生前一般无异。这是怎么回事?这又是在哪里?不会过了奈何桥吧?急忙起身,随即却笑了起来,萧大哥又进入她的脑海,她并没有失去记忆,这就够了,管他在哪里。高兴起来,双臂撑在床上,双腿在床沿荡来荡去,小脑袋环顾四周,眼珠骨碌碌的转,怎么才能离开这里呢?门吱的一声开了,是她!孟婆!阿朱迅速的收回双腿,手臂抱腿坐在床上。
孟婆径直坐在了床沿上,你醒了,喝些汤水吧!
闻言,阿朱紧紧闭上小嘴。
放心,这只是普通汤水,不会失去记忆的。孟婆有些好笑,这小妮子还真是小心。阿朱一脸不信,拼命摇了摇头,把脑袋隔在腿上,垂下的刘海遮住了表情。
实话告诉你吧,阎君已经吩咐下来,命你侍弄曼殊沙华,就是俗称的彼岸花。孟婆难得好脾气,把碗放在床沿。
阿朱往后退了退,才开口道:不要喝孟婆汤了?。她问的小心翼翼。
对。孟婆冰冷多年的脸上浮上一丝淡笑。
阿朱胆子大了些,也不用过奈何桥?她的身子往前倾了倾。
当然。脸上的笑意更大了。
阿朱一下激动起来,不喝孟婆汤,不过奈何桥,就意味着不会忘记萧大哥,不会忘记他们一起的点点滴滴。一下抓住孟婆的胳膊,晃了晃,你没有骗我,对不对?
早已冷如冰石的心竟有丝温暖划过,多久没有这样的感觉了。现在可以喝些汤水了吗?孟婆很快恢复了情绪,端起放在床沿的碗,举到阿朱面前,就像初次见面时那样。 阿朱犹豫了一下,还是接了过来,怔怔的看了一会,慢慢的喝了下去。她心中尚有疑虑,只是感觉告诉她孟婆并没有骗她。
你不怕?待到最后一口药喝完,孟婆突然道。
阿朱有一刻的惊恐,可很快恢复了镇静,直觉告诉我你不会骗我。她的唇边漾起温柔的笑,就像尘世间的暖阳。
不要忘了你的任务。孟婆说着起身离开。
冲着离去的背影扮了个鬼脸,不就是侍弄花草吗?有何难处。一身绛红的女子穿行在红的滴血的彼岸花丛里,松土剪枝忙得不亦乐乎。
后来闲聊时,阿朱才知那日三人到阎罗殿,孟婆向阎君提议,曼殊沙华需要专人侍弄,不如让阿朱照看。阎君略一思索,当即同意,并着孟婆多多照顾。只是孟婆回转时,看到已经昏死的阿朱依旧死死抱着桥头雕柱。不无感慨道,柔柔弱弱的女子,哪来的力量,掰都掰不开。

2014-02-20 21:07:00 13楼

阿朱只是微笑,却在心里暗暗道,是爱,跨越生死的爱。

2014-02-20 21:08:00 14楼

这是第三章的最后两句 下午没发上来 手机发文散掉了

2014-02-25 12:59:00 15楼

马副帮主也是你害死的吧?阿朱有八分把握,这马大元该是死在了她的妻子手里。
你果然聪明。马大元撞破我和白世镜的计划,于是我便在他喝的西凤酒里下了七香迷魂散,然后白世镜伤了他的喉头,取了他的性命,顺利成章的嫁祸给萧峰。丐帮那群笨竟也都相信了。言及此,她冷哼两声。
你好狠毒!阿朱实想不出看似娇娇弱弱的妇道人家,会如此狠毒。
我狠毒?我会变成今天这样,都是萧峰的错,是他有眼无珠,他竟觉得你比我更美貌百倍,还把我狠狠摔在地上!我不该恨他吗?满是刀痕的脸笑得狰狞。
阿朱心里一暖,她知自己不够漂亮,可在萧大哥心里她是最漂亮的!
你很得意吗?臭丫头!阿朱嘴角满意的笑仿佛是在她的伤口上撒了一大把盐,她看不得这样,她要看到她伤悲愤怒。你可知道带头大哥是谁?眼中闪过狡黠。
不是段正淳吗?一阵恐惧莫名袭来。
呵呵~真不知该说你聪明还是笨!那日你乔装成白世镜的样子来我家中,不得不说你装的很像,差点被你蒙混过去。可当我问起‘天上的月亮又圆又白’‘中秋饼你爱吃咸的还是甜的’时,你答的驴唇不对马嘴,这才让我看出了端倪,是以告诉你带头大哥是段正淳!哈哈~一双眸子微眯着,却让人觉得寒冷。
如此说,带头大哥根本不是段正淳?阿朱顿觉入坠冰窟,浑身冰冷。
当然不是。我要让这两个男人自相残杀两败俱伤。哦,对了,段正淳是你爹。啧啧……一个是情郎,一个是爹爹,真好奇这两人相斗时你是什么心情呢?她不住打量着阿朱,看她全身颤抖,心里乐开了花。
段正淳与你何仇?阿朱强自镇定,此时恨不得上去抽她两个大嘴巴。
我十七岁与他欢好,原以为可以做长久夫妻,谁知他竟以家中已有妻室,顾全大理颜面,不能带我回大理,说会回来看我,可一走杳无音讯。当我发现我怀有身孕时,狠心杀死了我的孩子,下嫁又老又丑的马大元。他对我始乱终弃,害的我的孩儿不见天日,我恨不得抽其筋食其肉!想起一口咬下他肩头的肉,满嘴鲜血淋淋,她就觉得无比畅快。
阿朱脚下踉跄,自以为是妙计的套出带头大哥,原以为用自己的性命化解爹爹与萧大哥之间的仇怨,让萧大哥可以无忧的到塞外生活,可如今却知道这一切只是个报复,而她白白牺牲了性命,萧大哥依旧要苦苦追寻带头大哥。为什么……
他们两个没事,倒是可惜。不过,阴差阳错的除了你,也不错,因为我更恨你!她说的咬牙切齿,我得不到的谁也别想得到!

2014-02-25 13:04:00 16楼

阿朱突然忆起在聚贤庄,马夫人看她的眼神无比的怨恨,更是要不失时机的杀掉她,当时不明她何以如此,原来是因萧大哥对她的关心。可你又得到了什么?阿朱反问,意有所指地看着满是刀痕的脸。
刚刚的得意和快意当然无存,双手紧紧捂住脸颊,小蹄子,我做鬼都不会放过你!
你还是先顾全自己吧!马副帮主整日在桥头闲逛,那日我问他,他说自己死不瞑目,要等着你,好好的给你算账呢!阿朱说的煞有介事,圆圆的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她。
马夫人四处张望,满脸惊恐。
黑白无常相视一眼,世间大了什么人都有,谁能想到看似手无缚鸡之力的女子竟有这如此狠毒的心肠。好了,喝了吧!孟婆指着桌上的汤水。
喝了它是不是就忘记了前尘事?臭丫头,你骗我,马大元喝了孟婆汤压根不会记得我。说着端起瓷碗一饮而尽。
看着无常带着她踏上奈何桥,阿朱一下瘫软在地上。


最新回复(0)
/cundangsI3KJtMbnGmkgstzxhRfcJPHzGVc1xGO0NgPx9LoIVI_3D4829321
27 简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