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样男子★110603原创‖仰望星空(厚秋)[zhihouyiji]

原帖地址:http://tieba.baidu.com/p/1097603934

2011-06-03 08:50:00 1楼

一楼     百度大爷的     别吞我的文

2011-06-03 08:51:00 2楼

我是第一次写文,如有不好的地方还请各位亲们多多体谅。
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我很喜欢佳乙这个角色,每每在苏秋的文章里不能自拔。自从偶尔看了一篇厚秋文,便被文里的主角收服的一发不可收拾了。无奈厚秋的文太少了,还有很多都是没有结尾的。看着实在是不过瘾。就兴起了自己写给自己看的想法。所以纯属自娱自乐。有不对的地方还请亲们不要pia 我。



                                                    ————————作者独白

2011-06-03 08:52:00 3楼

锲子
在同一时间f3收到了智厚的结婚请柬:远在巴黎度蜜月的具俊表,还在世界巡展的苏易正,正在日本一心会处理公务的宋宇彬。三人不同程度的都受到了惊吓。尹智厚要结婚了。作为好友的他们都不知道他尹大少爷的女友是何许人也。现在却被告知,他要结婚了。是结婚,不是订婚。省去了一切的中间环节,直奔主题。这也太让人震惊了吧。时间是在一周后,新娘一栏没有名字。尹智厚,你可以再让人出乎意料点。
不同的地点,不同的人,却是相同的动作。拿起电话播出烂记于心的号码,打给那个罪魁祸首。可是得到的却是相同的答案,就是,你所拨打的电话无人接听。

2011-06-03 08:55:00 4楼



当然,我是带我的新娘来见你们的。智厚依然的云淡风轻。伸手从门外拉进来一个人。
佳乙
秋佳乙
佳乙小姐
佳乙啊
这远比发生第二次世界大战还让人震惊。这既是一个炸雷扔进了f4的休息室啊。让措手不及的几个人一下子失去了所有的思考能力。纵是聪明如苏易正,冷静如苏易正亦如此。
所有人的目光又都落在了秋佳乙的身上。就那么震惊的,不可置信的看着她。佳乙怯生生的站在智厚的身边,低垂着头,双手抓着衣襟。同样白衣的她让人有种弱不禁风不盈一握的错觉。
智厚拉着佳乙坐下。对面是俊表和丝草,左面是易正,右面是宇彬。这是三堂会审么?智厚在心里无声的叹息。看看身边依然低垂着头不说话的佳乙.那片心底最深处的伤就这样被揭开,在此刻被无限的放大。心疼眼前这个丫头。为了想要守护的人,外表柔弱的她要有怎样的勇气来面对和承担啊?[佳乙啊,我会保护你的。]手更温柔的握了握。感觉到从手上传来的温暖,佳乙抬头看向身边的智厚。只见眼前温润如玉的男人向自己温柔的笑着,心一下就温暖了起来。嘴角不自觉的有了些些的弯度。苍白的面颊也有了些不易觉察的淡粉色。
佳乙啊,这是真的吗?你真的要嫁给智厚前辈吗?丝草拉着佳乙急于知道真正的答案。
丝草啊,这是真的。佳乙看着这个自幼稚园起就是好朋友的女孩。竟有些羡慕。可以找到一个爱自己,自己也爱着的人,并且最终能生活在一起。是一件多么不易的事啊。可是她的这个朋友做到了。丝草是幸运的 ,虽然经过曲折。但,毕竟结局美好。自己怕是这一辈子都不会这样幸运了吧!
你们谁能告诉我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你怎么会和佳乙小姐在一起?你们认识有6年了吧?你们一直都是普通朋友吧?怎么现在会突然就在一起了呢?我想,智厚你欠我们一个答案。宇彬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这个二十多年的好兄弟。
我和佳乙后天的婚礼是真的,而我和佳乙在一起也是经过深思熟虑的。正因为佳乙是我认识了6年的女孩,所以我们才会要在一起。因为彼此了解。智厚娓娓道来。
你们爱对方吗?一直都没有说话的苏易正突然抬头看着佳乙,眼里有无法探究的情愫一闪而过。
认识了6年,即使不爱,也是有感情存在的。我很喜欢智厚的温暖,我相信智厚是我这辈子最好的依靠。佳乙勇敢的看着易正。她知道,这个答案如果不是由自己来回答,苏易正是不会满意的。
很好,连称呼都改了,看来两个人在一起不是一天两天了。易正有种被背叛的感觉。生气的站起来拉起佳乙的另一只手就要向外走。
易正,你要带我的新娘到哪去?智厚并没有放开佳乙的手。眼神坚定的看着眼前暴怒的易正。
我想佳乙小姐欠我一个合理的解释。易正也没有放开的意思。
佳乙挣开易正的手,面无表情的看着易正:我不觉得我有什么要和前辈解释的。
是这样吗?难道佳乙小姐这么快就忘了,soulmate,难道佳乙小姐放弃了吗?易正看着自己空落落的手,心也跟着空落落起来。对于我这个soulmate,难道佳乙小姐不该给个解释吗。
易正前辈,我想你没有什么立场和权利来质疑我和智厚现在的一切吧?是的,曾经的一切是不可否认的,我也从来都没有后悔过。但那毕竟都是曾经,过去了就是过去了。虽然前辈遵守了四年前的约定,回国后第一个来见的是我。可是你回国的同时也带回了你的初恋恩在老师。难道这不是你给我的答案吗?难道这不是你为我这些年的单恋,划下的一个句号吗?前辈,你我的过往只是过往。我用了6年来爱你,即使爱,也只能到这里了。前辈,不要再对失去的念念不忘。把握住身边该把握的才是真正的幸福。不要等到再次失去再来后悔。前辈,和恩在老师狠狠的幸福给我看。我祝福你们。佳乙用最后一丝力气说完,脸色比之前还要苍白。
易正看着面前面容坚定的佳乙。易正知道,在这一刻,佳乙真正的离开了自己。是啊,这不是自己想要的结果吗?早在去瑞典的第二年遇到了车恩在,继而在一起的自己。不是一直都在想要怎么才能摆脱掉秋佳乙吗。不想太多的纠缠让恩在误会。现在不是正好吗?可是,为什么?为什么自己的心会这么痛?
佳乙啊,你还好吗?看着摇摇欲坠的佳乙,智厚紧张的走上前扶着佳乙。
智厚,带我离开这里。说完,佳乙就晕了过去。
佳乙,佳乙你怎么了?"丝草冲过来,摇着智厚怀里的佳乙。
佳乙有些发烧,我先带她回去了。智厚抱着佳乙匆匆离开了f4休息室。留下了茫然的具俊表,担心的金丝草,失落的苏易正,若有所思的宋宇彬。
看着离开的背影,众人感觉到了智厚对怀里人的紧张和心疼。冷静如智厚,优雅如智厚,平静如智厚,淡漠如智厚。对一切都莫不关心的他。会这么紧张一个人。那应该就是在乎了吧?关乎则乱啊!事情怎么会发展到这一步呢?是命运的作弄还是命中的注定?谁也不知道
.

2011-06-03 16:03:00 5楼

谢谢亲们的支持哦,亲们的支持就是我的动力。我一定会努力的。

2011-06-03 16:07:00 6楼


智厚和佳乙的婚礼如期的举行了。婚礼没有神话具俊表和金丝草的奢华,却有浪漫的温馨。没有具俊表和金丝草的盛大,可是却有无上的庄严。婚礼的嘉宾没有太多显赫的达官贵人,却只有至亲好友。本应被媒体大肆宣扬的婚礼因为行踪不定而终于得到了宁静。
秋父牵着佳乙一步步走来。智厚温柔的看着向自己走来的佳乙。一袭白色婚纱。端庄,淡雅。如一株出谷幽兰,清丽脱俗。
佳乙坚定地走向一袭白色西服的新郎。一步,两步···佳乙心中默数着脚下的步伐。这将是自己迈向自己一生的转变。前方是将要陪伴自己一生的男人。而等待他们的又将是什么呢?但,在这一刻。佳乙清楚地知道,无论等待他们的是什么,她都会勇敢地和他站在一起去面对。而过往的种种,自己已经在前一晚为自己划上了一个句号。
短短的十几步路。佳乙已经来到了智厚的面前。秋父将佳乙的手放到智厚的手里,慈爱的看着面前的这个年轻人:智厚啊,我将我们的宝贝交给你了。以后就要由你来保护,守护,爱护他了。
爸爸,我会的。您放心。智厚温柔的看着面前的新娘,郑重的向秋父保证。

这场婚礼没有牧师,只有一个慈祥的老人。
老人开口,笑容让佳乙舒心。
尹智厚,你愿意娶秋佳乙小姐为妻,不论贫穷富贵、生老病死都不离不弃吗?
我愿意。
手心的温度,让人想去依赖。
秋佳乙,你愿意嫁尹智厚先生为妻,不论贫穷富贵、生老病死都不离不弃吗?
佳乙对上智厚的眼睛,微笑着,眼中闪烁的光如同耳上的珍珠般明亮。
我愿意。
老人就是尹智厚的爷爷。曾经叱诧韩国政坛数十载的强者,现在只是作为孙子的主婚人,慈眉善目,隐去了当年所有锋芒。
智厚的父母也会看到这一幕吧。
交换完戒指,在场的亲朋好友依次送上祝福。

丝草紧紧抱住佳乙,眼圈红红的。当初自己结婚时,佳乙也是哭泣不止。不管人生中最重要的角色如何变换,对丝草和佳乙而言,他们始终是彼此最重要的朋友。
前辈,佳乙。你们一定要幸福。丝草看着面前的两个人。这是自己这辈子最希望他们得到幸福的两个人。
丝草,你也要幸福。佳乙知道,这同时也是智厚内心希望的。
智厚,佳乙。祝你们幸福。恩在拉着易正走过来,站在他们面前。
智厚拥住佳乙看着面前笑的优雅的易正,淡笑不语。
谢谢你,恩在老师。佳乙脸上淡然的笑容竟让易正看的有一丝晃神,是自己眼花了吧。那笑容竟和智厚的如出一辙。那笑容里的释然,让苏易正握着酒杯的手竟有些些的发抖。心处似乎传来碎裂的声音。原来心碎也有声音啊。
我刚刚想起来还有点事情要办,我和恩在先离开了。不好意思。易正拉着恩在匆匆离去。冷静,优雅,绅士,淡然。一切的面具瞬间瓦解在苏易正慌乱的眼神里。原来,苏易正又一次的失去了。失去了生命中最重要的东西。
看着匆忙离开的背影。智厚更用力的拥紧佳乙,以给她力量。他心中了然。他们都是无法轻易放下的人,但都向往安定温馨的家庭。也许没有浓烈的爱情,至少还可以拥有美好的亲情,相濡以沫。智厚和佳乙,不论如何他们都可以厮守一生。

因为佳乙身体的关系,他们并没有去蜜月旅行。可是,大家好像约好了一样。在婚礼结束的第二天。俊表就带着丝草继续他们没有完成的蜜月之旅。留下了一句:智厚啊,你要加油啊。早点为我和丝草生一个女婿吧。就飞回了巴黎。
而易正也带着恩在继续他没有完成的世界巡展,留下一句:我走了。就飞向了另一个国度。
宋宇彬也留下了一句话后飞回日本去处理被放下的工作。兄弟啊,为了你的幸福,我就不去打扰你们的新婚生活了。我够意思吧?
最可怕的是爷爷,在结婚当天。智厚和佳乙回到家时,就收到了爷爷发过来的短讯。智厚,佳乙啊。爷爷和老朋友去钓鱼了。智厚和佳乙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世界好像一下子就平静了。世间好像就只剩下了尹智厚和秋佳乙。

2011-06-04 08:00:00 7楼

亲放心,我一定不会弃文

2011-06-04 08:01:00 8楼

亲们,我来更文了。

2011-06-04 08:03:00 9楼




当送走夏在景的时候,已经是夕阳西斜了。佳乙来到卧室,看到床上仍然在睡的智厚。不得不感叹,睡神果然名不虚传。佳乙退出房间,直接去了厨房。为两个人准备晚餐。
婚后的生活,佳乙已经习惯了两个人一起忙碌的日子。一起弄早餐,一起打扫卫生。一起整理花园。一起散步。哪怕是什么都不做,两个人也会在一起。智厚处理文件的时候,佳乙会陪在他的身边看书。即使没有语言的交流。有时佳乙就在想,自己和智厚就像是老夫老妻一样。没有热烈的爱情,却有了相濡以沫的亲情。如多年的家人。[我们还真是一对奇怪的新婚夫妇啊!]佳乙不禁失笑。

当睡醒的智厚来到厨房找寻佳乙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一幕。佳乙,有什么高兴的事吗?智厚倚在门上看着佳乙。
呃?佳乙回身看到一脸温柔笑意的智厚。你醒了。那我们吃饭吧。佳乙回身要端刚刚煮好的味增汤。
我来,别烫到你。智厚端起味增汤走向餐厅。佳乙跟在后面。

其实,相对比较。智厚是f4里生活比较简单的。没有其他三家成群的管家和佣人。智厚在爷爷回来之前都是自己一个人生活。他不喜欢看到不相关的人出现在自己的身边。即使是必要的打扫佣人也会赶在智厚不在的时候进行。所以说,金丝草能够近到智厚的身边是个例外。而现在的佳乙是另一个例外。

食材很简单,只是味增汤和几样小菜。可是智厚却吃的很美味。因为有家的感觉,有温馨的氛围,有幸福的味道。


第二天
某高级咖啡店外
一名打扮很老气的孕妇行动迟缓的走来。侍应忙迎上来;这位女士,有什么可以帮助您的吗?
我是来相亲的,
呃?!显然一句话对这位工作经验丰富的侍应也是不小的惊吓。长这么大还头一次看到挺着个大肚子相亲的。那您有预约吗?果然经验丰富啊。醒悟的还真快。
有。女人说出预约的座位。
呃!又是不小的惊吓啊。这不是一心会会长预约的位子吗?难道···?
小姐,请随我来。侍应很快又反映了过来。侍应一路带领着女人来到一个靠窗的座位。宋会长,您要等的人来了。侍应巨汗一把的硬着头皮说道。[我这侍应当的。我容易吗我。]

座位上的男人已经百无聊赖的n次看腕上的手表了。当听到侍应的声音的时候有些温怒的眼凌厉的看向侍应身边的女人。
夏在景。
宋宇彬!

是的,这就是宋宇彬和夏在景的相亲场面。有点诡异。一身俗气的打扮,还挺着个大肚子。这是什么情况?宇彬头疼的看着面前的女人。

给我一杯卡布其诺。夏在景一屁股坐在宇彬对面。
黑咖啡。宇彬皱眉看着面前的捣怪女人。[老爸怎么就给我找了一个女魔头啊?难怪要隐瞒一切了。要是知道相亲对象是这个猴子。才不会来呢。]
我要知道是你这个花心大萝卜,我也不会费这么大劲来装扮自己了。在景看着面前一直皱眉的人,气就不打一处来。我也是被骗的,知道是你我也不会来。别好像一副心不甘情不愿的样子。
好像你比较心不甘情不愿吧?宇彬意有所指的看看在景那隆起的肚子。
呵呵。在景干笑着看看宇彬。所以说嘛,要知道是你,我才不费这么大的劲呢。这个装扮可是消耗了我三四个小时呢。
在景小姐,你这是想让我直接丈夫,父亲一起做吗?宇彬玩味的看着面前的这个小女人。几年前那个被她耍的团团转的画面浮现在眼前。看来,这几年,这个精力充沛的女人一点都没改变呢。可是,现在的自己却不同往昔了。
呵呵,你可以什么都不做。只要和我父亲说一声,你看不上我就好。夏在景一脸如意算盘的喝了一口侍应送上来的咖啡。[恩,好喝。]
可是我并不觉得在景小姐那里不好。宇彬优雅的喝了一口咖啡。
咳咳···在景被呛到了。猛烈的咳着。你···咳咳···你···咳咳···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

2011-06-05 10:53:00 10楼

谢谢亲的支持哦,我一定会更加努力的。

2011-06-05 10:55:00 11楼


当绯闻当事人出现在你的面前,你会是什么反应?而且还是绯闻的男女主角同时出现在你的面前的时候。

秋佳乙张着嘴惊讶地看着面前的两个人。对于眼前的事实显然还没消化。[什么时候自己的预测能力这么强了。真的是宇彬前辈和在景姐相亲。还有比这更狗血的吗?]
相对于佳乙的震惊,智厚就镇静多了。这是在看过报纸后就认定了的事实。看着自家还在震惊中没有醒来的小孩,不禁失笑。需要这么震惊吗?还真是单纯呢。

佳乙啊,闭嘴吧。这样张着不累吗?在景一副服了你的表情。
哎?佳乙愣愣的看着在景。哦。佳乙突然醒悟到自己的失态。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
智厚,新婚生活不错吧?宇彬一脸坏笑的看着智厚,拍了拍智厚的肩。看来很幸福啊。这样深居简出的新婚生活也不错啊。是不是啊,智厚?
恩,是挺不错的。看来你也急着要步入这样的生活了。不是连孩子都有了吗?智厚一脸的云淡风轻,却弄得面前两个人一致的脸红。
呀!臭小子。宇彬后悔去招惹智厚了。他忘记了,智厚可是比易正还要腹黑。唉!失算了啊。
宇彬前辈,在景姐。你们还没吃晚饭吧?佳乙看着面前尴尬的两个人,不自觉的替他们解围。
这个时间来,分明就是来蹭饭的。还用问吗。智厚拉着佳乙坐到桌前。明显对前来蹭饭的两个人十分的不满。
那在景姐和宇彬前辈也一起坐下来吃吧。佳乙顺手拉过在景,让在景坐在对面。
还是佳乙好啊,知道怎么招待客人。宇彬看着餐桌上丰富的晚餐,一屁股就坐在了餐桌前。在景的身边,智厚的对面。故意忽略了智厚不满的口气。
佳乙啊,这菜都是你做的吗?在景看着桌上的菜问佳乙。
恩,都是我做的。就是不知道味道怎么样。佳乙浅浅的笑着。姐姐和前辈快尝尝看,味道和不和你们的口味。
在景夹了一块红烧排骨放入口中,连连的点头:恩,真的很好吃,佳乙怎么会烧中国菜呢?
哦,我和爸爸妈妈学的。爸爸和妈妈五年前不是去中国生活了吗。每年我都会过去和父母住一段时间。就是在那些时候学的。
恩,佳乙真是贤妻良母的最佳人选啊。我怎么早不知道啊。要不怎么也不会让你嫁给智厚的。把你娶回去多好。
前辈!
佳乙不好意思了。哈哈···
智厚看着面前笑得开怀的宋宇彬,夹起一个煎饺塞到宇彬还在大笑的嘴里:吃还堵不住你的嘴。
唔···呀!尹智厚!
活该。在景幸灾乐祸的看着宇彬。[就说你不要招惹智厚。现在你还不知道吗。招惹佳乙就是招惹智厚。这都看不出来,你还真够迟钝的。活该你被整。]
智厚没有理会宇彬的抗议,夹起一块排骨放到佳乙的碗里:多吃点,一会都被宇彬吃没了,你就没得吃了。
可是,智厚。我有点吃不下了。佳乙看着碗里被智厚逐渐堆起的小山有些犯难。
吃不下也要吃,要不你身体什么时候才能健康起来啊。听话,别让我为你担心。智厚像哄孩子似的哄着佳乙吃饭,完全忘记了对面两个人的存在。
哦!那说好了,我只吃完这些。你不许再给我夹了。好不好?佳乙撒娇的看着智厚。
恩,好。智厚看着和自己撒娇的佳乙,笑容就不自觉的爬满了整张脸。

在景和宇彬看着面前完全忘记了他们存在的两个人温馨的场面,不得不承认。这样的智厚是幸福的。没有了冷漠、没有了淡然、也没有了孤独。

咳~咳~咳~宇彬抬手摸摸鼻子:二位,你们是不是当我们透明的啊。
智厚抬眼看看宇彬不怀好意的笑脸,没有说话。低头看着身边小孩慢吞吞的吃着面前的饭菜。显然是被宇彬的话弄得不好意思抬头了。
呀,智厚。你是当我们不存在吗?宇彬看着智厚不理他有点火大。
你们不存在的话,这些菜都是谁吃的啊。智厚头没抬眼没睁 :你这么大食量,想当你不存在都没可能。
宋宇彬完败尹智厚。在景再次觉得自己所托非人。被这个没头脑的连累的自己都被智厚不待见了。还以为具俊表是f4里最没脑子的,现在才知道。宋宇彬比具俊表还没脑子。

2011-06-06 06:46:00 12楼

我来更文了

2011-06-06 06:47:00 13楼

争取每日一更

2011-06-06 06:48:00 14楼

耶!翻页了。

2011-06-06 06:50:00 15楼


第二天醒来,佳乙果然有些着凉。头有点沉沉的,看着刚刚洗完澡从浴室走出来的智厚,头还在低着水。不得不承认,这时候的智厚有种致命的诱惑。
醒了,佳乙。智厚边擦着头发边看着睡眼惺忪的佳乙。这丫头真是越来越能睡了。最近都比自己晚起。
可是我头晕晕的,好想再睡一会。佳乙又倒回床上。也不知道怎么了,最近总是浑身无力,一点精神都没有的样子。
我们佳乙怎么越来越贪睡了?头晕吗?智厚走到床前坐下。低头,额头抵着佳乙的额头。果然,发烧了。这丫头就是这么不注意自己的身体。智厚亲密的动作弄得佳乙脸颊一片绯红。
佳乙啊,你有些发烧。一定是昨天在阳台上睡觉着凉了。那佳乙吃些药再睡会吧。智厚说着就起身要去拿药。可是却被佳乙拉住了衣袖。可是,智厚啊。我不能睡了。今天丝草和俊表前辈他们回来。一会不是还要去接机吗?
那就不去接机了。吃点药,你睡会。晚些时候我们直接去俊表家就好了。
可是这样会不会不太好啊。
放心了,丝草会理解的。乖,听话。

智厚见佳乙答应了就出去拿药,等智厚找到药回到房间的时候,佳乙已经又迷迷糊糊的睡着了。智厚看看手里的药,再看看沉沉睡去的佳乙。[唉!这丫头到底是有多困啊,就这么一会就睡着了。]算了,看着沉睡中的佳乙不忍心叫醒她。一会再说吧。坐到床边,轻轻的为佳乙掖掖被子,低头在佳乙的额头轻轻的一吻。宠溺的抚摸着佳乙的头发。[睡吧,我今天哪都不去。就在你身边陪你。]
智厚走出房间,来到书房给助理打了个电话。告知自己今天不去水岩了,简单的交代了一下要做的工作,就挂了。然后又给宇彬打了个电话。
喂那边宇彬接起电话。智厚啊,有事吗?
佳乙有些发烧,我们不能过去接机了。一会你和俊表说一声,晚些时候我们直接去俊表家。
佳乙发烧了?要不要紧啊?宇彬担心的问。在自己印象中,从两个人结婚后,佳乙的身体一直都不好。
暂时不严重,可能是昨天晚上有些着凉了。
昨天晚上?我说智厚啊,你可要悠着点啊。佳乙的身体怎么看都是挺弱的。你这样把人家都折腾病了。怎么说都不太好了。宇彬调侃的语气从电话的那头传到智厚的耳朵里。
宇彬啊,不要拿你的尺度来衡量我。智厚说完就挂掉了电话。
宇彬看着被挂断的电话,不禁失笑。[智厚啊,你果然变了。看来秋佳乙真的改变了你呢。你们这段婚姻真的会很美满吧?]可是易正呢?他似乎也被改变了呢。未来迎接这三个人的又会是什么呢?真让人头疼啊!


首尔机场,VIP入机口。
宇彬和在景等在那里。远远的就看到丝草伸着脖子向这里张望着走来,具俊表走在后面。两个人迎了上去,丝草看到在景热情的上前抱住在景:在景姐,看到你真高兴。
丝草,好想你啊。在景也拥住丝草。
宇彬和俊表拥抱了一下。怎么就你和猴子来了,智厚呢?
是啊,佳乙呢?丝草也松开在景问道。
佳乙有些发烧,来不了了。在景看着丝草说。
智厚在家里陪着她呢,说是晚些时候直接去你家。宇彬补充说道。
佳乙发烧了?要不要紧啊?丝草紧张的看着在景和宇彬。
智厚说不是很严重,可能是昨天晚上有些着凉了。宇彬把智厚的话重复了一次。
为什么是昨天晚上着凉了,他们是不是做了什么激烈的运动了?俊表没大脑的冒出了一句话。惹来丝草的金氏大嗓门;呀!具俊表!外加夏在景一枚华丽的大白眼。只有宋宇彬赞成的拍拍俊表的肩说:俊表啊,你头一次和我有了默契啊。
呀!宋宇彬!这次是夏在景的大嗓门。看来和丝草在一起的女生,这嗓门都有的一拼啊。
我想先去智厚前辈家看看佳乙。丝草看着俊表。她真的很担心佳乙。
先回家吧。你也很累了。晚上智厚就会带佳乙来了,你不是一样会看到吗。具俊表哄着丝草。

2011-06-06 06:50:00 16楼

是啊,丝草。先回家吧。晚些时候佳乙就会去你家的。我陪你回家休息一下。在景也说。她想佳乙也需要休息吧。
恩,就是。我还是先把你送回家吧。易正他们下午回来。我会接他们一起去你家。你和俊表先回家休息一下。晚上,你想见谁就见谁。
那好吧。丝草见宇彬也这么说,只好打消了去见佳乙的想法。几个人一路来到停车场,坐上车驶向具家大宅。


当佳乙一觉睡醒之后,已经是下午两点多了。
你醒了,你可真够能睡的。智厚看到醒来的佳乙,从沙发上起来。来到床边,伸手试了一下佳乙的额头。烧似乎退了点。头还晕吗?
还有点,不过好多了。佳乙看着面前温柔的智厚,不禁有些呆呆的。是不是发烧有点糊涂啊。怎么最近总是这样啊。
佳乙啊,我去给你弄点粥。然后你吃点药好不好?智厚看着呆呆的小孩,不知道她的心思又跑到哪里溜号去了。
可是我不饿,药也不想吃。我们去俊表前辈家好不好?我想丝草了。佳乙一点胃口都没有,什么都不想吃。
那怎么行啊,还什么都没吃。空着胃,一会胃痛了怎么办?再说你不吃药,一会严重了怎么办?智厚耐心的劝着佳乙,自己怎么就有提前当爹的感觉呢?
我不要。佳乙拗脾气也上来了。
佳乙~智厚有点生气佳乙的任性。口气强硬了起来。
佳乙看着明显不高兴的智厚,知道他生气了。可是自己真的很没胃口。什么都不想吃。而且丝草回来还一直都没有看到,佳乙现在只知道,自己很想很想丝草。想着想着,佳乙就觉得很委屈。眼里慢慢的迷蒙起来,泪水不听指挥的一颗颗滑落了下来。
佳乙啊!智厚看着面前抽涕的佳乙一时慌了手脚。这种情况从来都没发生过。让智厚不知道要怎么办好。智厚无奈的坐到床边把佳乙拥入怀里哄到:好好好,我们什么都不吃。我们现在就去看丝草,好不好?
本来轻轻抽涕的佳乙一听到智厚温柔的声音哇的一声大哭了起来。呜~呜~呜~智厚你欺负我。
[好吧,如果说让你吃饭和吃药是欺负你的话。那我的确是欺负你了。]智厚无奈的拍着佳乙的背。恩,是我不好。只要佳乙不哭,你要我做什么都好。好不好?我们不哭了。
呜~呜~怀里的佳乙显然没有停下来的意思。智厚做出了一个连自己都意想不到的举动。捧起了佳乙梨花带雨的小脸就吻了下去。温软的嘴唇温柔的落在佳乙的软唇上。不是蜻蜓点水般的一吻,而是由浅至深的缠绵一吻。佳乙早在智厚吻下来的那一刻,大脑就一片空白了。忘记了哭泣,忘记了躲闪。只知道那一时刻心狂乱的跳动着。智厚越吻越深,舌尖灵巧地撬开了佳乙的贝齿,不断探寻着口内的甘甜,有点难舍难分。就在佳乙快要因窒息而死的时候,智厚离开了佳乙的唇。看着眼前脸颊绯红的佳乙,智厚竟有种前所未有的满足感。宠溺的揉揉佳乙的头发,看着佳乙没干的泪痕。我们佳乙什么时候变成爱哭鬼了?佳乙难为情的把头埋在智厚的怀里不肯抬起来。声音闷闷的从智厚的怀里发出来:你就会欺负我。
呵呵,好了,佳乙。你这是要闷死自己吗?收拾一下,我们去俊表家。你不是想丝草了吗。
哦,对。那我去洗洗脸。佳乙抬起红红的小脸看着智厚。
恩,好。去吧。
佳乙下床一溜烟的跑去了浴室。智厚看着佳乙离去的背影,嘴角不自觉的弯起好看的弧度。是命运的眷顾吗?为他派来一个这样单纯善良,温暖人心的天使。让自己灰白的人生曾添了这许多的色彩。


当智厚和佳乙来到俊表家的时候,宇彬已经把易正和恩在接了回来。所有的人都坐在客厅里聊着天。
大家都来了啊。智厚拉着佳乙的手走了进来。
佳乙,我好想你啊。丝草跑到佳乙面前抱住佳乙。
我也是。佳乙哽咽的说。
是啊,我们佳乙想丝草都想得哭了呢。智厚看着面前相拥的两个女孩,不禁就想逗逗佳乙。
呀!尹智厚!佳乙生气的看着智厚。大家看着面前的两个人笑了起来。佳乙被丝草和在景拉到一边去聊天了。智厚走到易正面前和他拥抱一下:欢迎你回来。

2011-06-06 06:54:00 17楼

很喜欢剧中智厚的温柔,佳乙的坚强。所以就想给剧中这两个受伤最重的人一个美好的结局,幸福的生活。所以就有了现在的文文。只是我的能力实在是有限,写着写着就会感到语言的贫乏,这才知道要写一篇好文真的很不容易。所以,有不足的地方还请亲们体谅。无论如何,我都会尽我最大的努力完成这篇文的。再次谢谢各位亲们的支持。

2011-06-07 16:14:00 18楼

亲们啊,我来更文了

2011-06-07 16:16:00 19楼

不可以!佳乙听到智厚的话后睁开眼睛,激动地坐了起来。脸上是没干的泪痕。
佳乙啊!我不想你回到过去的恐怖。如果···
不可以!佳乙激动地捂着肚子看着智厚。不可以,这是我们的孩子不是吗?你怎么可以狠心的说出那样的话,怎么可以。怎么说他都是一个生命不是吗?你怎么可以?佳乙声嘶力竭的哭着说着不可以。那一声声的哭泣犹如对智厚的声声控诉。
佳乙啊,你认为你可以承受吗?智厚真的不想佳乙受到伤害。哪怕一点点。可是,明明伤害已经形成。而且这伤还是自己亲自割下的。我不想看到你回到从前的日子。
你真的可以狠心到亲手杀死自己的孩子?那我怎么办?我要怎么办?无论他留不留下,他都是存在过的啊。你再去抹灭,他都是这样存在在我的肚子里。你要我怎么办?
佳乙啊智厚伸手想要拥住激动地佳乙。可是手在半空却被佳乙拦下来。不要碰我,你可以狠心的不要自己的孩子,那我也不会留在你的身边。说着,佳乙揭开被子走下床跑出了房间。
智厚愣愣的看着停在半空的手,心好像破了一个洞。血一滴滴的滴出来,可是却没了疼痛的感觉。麻木了吗?

一脸泪痕跑出来的佳乙惊呆了客厅里的所有人。
佳乙啊,你怎么了?丝草扶住佳乙,感觉到了佳乙身体的颤抖。
佳乙。佳乙听到智厚追出来叫着自己的名字,心里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逃离智厚,逃离智厚的视线范围。佳乙挣脱丝草跑向门外,却被智厚一把抓住。佳乙,你听我说。
我不要听,你既然不想要这个孩子。那我们就分开吧。佳乙看着智厚冷冷的说。
佳乙啊。智厚没有想到佳乙会有这么大的反应。
f3、金丝草、夏在景、车恩在,看着面前争吵的两个人。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刚刚不是还好好的吗?怎么这会儿就吵成这样了?
佳乙,你和智厚怎么了吗?丝草了着佳乙,迷惑的看着冷漠的佳乙。记忆中的佳乙从来没这样过。记忆中的佳乙总是温柔的、暖暖的、微笑的。现在的佳乙总让人有种莫名的悲伤。
佳乙看着面前的丝草哇的一声哭了出来。丝草,丝草。佳乙只是叫着丝草的名字痛哭流涕。
佳乙啊,你们怎么了?不要哭了好吗?你这样,对肚子里的孩子不好。丝草的一句话弄得佳乙更是哭啼不止。
尹智厚,你到底怎么佳乙了?让他这么伤心。佳乙怎么会说你不想要这个孩子?是怎么回事?尹智厚,你是不是欺负我们佳乙了?在景生气的冲到智厚的面前质问他。却被宇彬拉了回来。
你听都没听智厚解释,就去质问智厚是不是太过分了。再说了,佳乙是智厚家的好不好?什么时候成你们家的佳乙了?
呀,你没看到佳乙都在哭吗?这还叫过分?你这是在袒护你兄弟。在景甩掉宇彬抓着自己的手。
那你怎么就知道是智厚的错?宇彬也有些火大了。
你们别吵了,现在也不是你们俩吵的时候。易正实在是看不下去了。一个哇哇哭的秋佳乙,一个一直沉闷不语的尹智厚,再加上一对喋喋不休的宋氏情侣。还真让人受不了。智厚,你们到底怎么了?
我让佳乙把孩子打掉。智厚痛苦的说着这个让自己痛到无法呼吸的决定。做这个决定他比谁都痛。
什么?屋子里除了佳乙所有人的吸气声。
尹智厚,你怎么可以这样?易正生气的一把抓住智厚的衣领就是一拳。重重的打在了智厚的脸上。智厚的嘴角流出了血。你怎么可以这么伤害佳乙。
宇彬和俊表上前一人一个分开两个纠缠在一起的人,易正却挣脱开俊表的挟制又扑向了智厚。你就是这么爱佳乙的吗?既然娶了她,就要爱护她。你怎么可以这样伤害她。智厚只是站在那里,不说也不躲。当易正的拳头再次挥向智厚的时候,一直在丝草怀里痛哭的佳乙却先一步的扑到智厚的身前挡在了易正的拳头前面。谁也没想到佳乙会冲过来,易正更没想到。易正的拳头生生的在佳乙的鼻子前停了下来。怒瞪着智厚,恨恨的放下了紧握着的拳头,慢慢一点一点松开。
笨蛋尹智侯,你为什么不躲开?你明明可以躲开的,你为什么不躲?佳乙看着智厚嘴角的血心疼的说。心疼。在看到因为易正的一拳而嘴角流血的智厚,佳乙确确实实的感觉到了心疼。佳乙抬手轻轻的擦拭着智厚嘴角的血,眼泪成串的滑落。
佳乙啊,没事。我不疼。只要佳乙不离开我,我挨这一拳不算什么。智厚握住佳乙的手放到唇边吻了一下,久久不舍放下。
智厚,我们留下孩子好吗?不管怎样他都是一个生命。佳乙握着智厚的手放到自己平坦的小腹上。我知道这里孕育着一个小生命。虽然还那么娇小,但是我可以感觉到他和自己一起呼吸、一起脉动。智厚,他是我们的孩子啊。佳乙一脸母性的光辉。这时的佳乙是那么的耀眼。泪眼汪汪的看着智厚。
好,佳乙说什么就是什么。刚刚是我不好,没有听听佳乙的想法。害我们佳乙伤心了,是吗?智厚宠溺的拥住佳乙。看着佳乙在自己怀里破涕为笑真的是一件幸福的事。不是吗?

看着和好如初的两个人,大家都暗暗松了一空气。也在恩在的暗示下悄悄的离开了客厅,留给了两个浓情蜜意的人一个私密的空间


最新回复(0)
/cundang4ALP1aqOklhBjXjoNHgjuE5JHRZH3Wszh9kWbw_3D_3D4829394
27 简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