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上(1827向中长篇有肉日更)[谁谓春风最无情]

原帖地址:http://tieba.baidu.com/p/4561073428

2016-05-21 11:16:00 1楼

新开的坑
放上旧坑地址http://tieba.baidu.com/p/4531752368?pid=89174509554cid=0#89174509554
[原创]蠢纲(R27/10027向)已完结

2016-05-21 11:20:00 2楼

要不要来个倒数……

2016-05-21 11:20:00 3楼

楼主太懒了……
直接更了

2016-05-21 11:20:00 4楼

1.
夏季最令人头疼的就是高居不下的气温和空气中闷闷的潮湿感,让人提不起精神来只想昏昏欲睡。然而并盛中学的学子们即便如何想一睡不起也得强撑着听课。唯一的例外就是风纪委员长云雀恭弥了,虽然有以权谋私的嫌疑,不过就凭那对浮萍拐的存在,大家都不约而同地选择闭眼当瞎子。
而如今,令人闻风丧胆的委员长正躺在天台的阴影处享受惬意的午觉呢。
云雀恭弥双手交叠在脑后,姿态闲逸,一身普通的校服穿在身上却显得气势十足,即便是这样无害的姿态也让人望而止步。夏日的风轻轻吹过,稍稍驱散了盘桓已久的炎热,也吹起了他额前长垂下来遮住双眼的发丝,只见眼睫乌黑而修长,羽扇般投下一道惑人的阴影。
躺卧在自己黑色外套上的云雀蓦地动了动鼻尖,闻到了一股熟悉的味道,幽幽淡淡的香气让人想起有柔弱眼神的小动物。云雀不自主地弯了弯精致的唇角,没有理会偷偷摸摸出现在天台的那只褐色的草食动物,继续闭眼假寐。
大概……又是被小婴儿的地狱式训练逼得无法忍受躲到他这偷懒来了吧。
没错,沢田纲吉确实是被reborn狠狠地操练了一番,在筋疲力尽九死一生勉强得到自家家庭教师不屑的合格二字后,沢田纲吉就溜到了天台。
不知道为什么,在云雀学长这里沢田纲吉总是觉得心安,可能是多年积威甚重,也可能是云雀学长对自家那个可怕的reborn都能毫不畏惧大打出手,让纲吉心中对云雀学长的崇拜上升到了一个难以言说的地步。
不过要是被云雀学长发现他逃课还躲在专属云雀学长的天台,他可能……嗯,一定会被咬杀的吧。
沢田纲吉继续往角落里挪了挪屁股,然后抬起温软的褐色双眸偷偷打量着正在睡觉的人。
啊啊,云雀学长长得真是好看呐。
少年用右手托住了下颔,面上是难以掩饰的惊艳。
云雀学长是我见过最好看的人了。
十四岁的沢田纲吉是学校里出了名的废柴,学习和运动无一擅长,甚至是连普通水平都达不到,不及格是常事,走路绊倒自己也是常事。沢田纲吉不知道自己活在世上有什么意义,他那么软弱,遇事只想逃避。如果不是reborn的出现,他或许就成长为一个废柴的大人了吧。
正因为如此,沢田纲吉从来没有正眼看过云雀恭弥的脸。他永远都是远远见到校门口手持浮萍拐的那人就低下头一路小跑过去,在经过云雀学长身边的时候微微抬头看一眼红色的风纪委员臂章,或者是在教室的窗口呆呆地看天台上因为距离遥远而显得模糊不清的人影。
直到他被当作彭格列继承人来培养,云雀学长成了他的云守。
他终于可以正大光明地看云雀学长冷冽乌黑的双眸和嘴角冷笑时的弧度,然后……沢田纲吉抬手抚上自己的心口,然后,这颗心好像就落在那双极黑如墨的眼睛里了。
沢田纲吉不知道这是什么感受,他只是不受控制地想靠近那个人,想多看一眼那个孤傲而强大的人。沢田纲吉没有经历过所谓的青涩爱恋,之前废柴没人理会,只有京子对他微笑,他以为那就是喜欢了。可是当他撞进云雀学长幽深的眼瞳后,他突然感受到了从未有过的心跳,一种叫做悸动的东西突然就在他心底发芽了。
喜欢……吗?
可是、可是云雀学长不是和他一样的男生吗?
正当纲吉迷茫地低着头思考严肃的情感问题之时,一道黑色的人影神不知鬼不觉地立在他面前。

2016-05-21 11:28:00 5楼

今天垃圾回复怎么这么多……

2016-05-21 11:44:00 6楼

是不是因为我写了有肉两个字,这么多垃圾回复就来了……删了十几楼了,宝宝们请记得只看楼主……我已经懒得删了

2016-05-22 08:14:00 7楼

本来楼主惯例是每日早上七点半更新……然而今天周日你们懂得
稍微多睡了会

2016-05-24 20:22:00 8楼

手动顶

2016-05-26 00:34:00 9楼

6.
沢田纲吉看见自己面前忽然放大的云雀学长好看的脸,整个人都已经傻掉了。只感觉自己的嘴唇贴上了一个无比柔软的东西,给他带来了一种从未有过的奇异的舒爽感受。
少年觉得身体仿佛已经不是自己的了,好似软成了一滩春水,任那人越吻越深,渐渐翻身覆于他之上。云雀修长的双腿抵在身下之人的腿间,他一手握住了少年纤细的腰肢,轻轻摩挲着细嫩柔滑的肌肤,另一手扣在少年的脑后以便吻得更深。
唇舌交融的新鲜触感前所未有,那样的不敢置信的柔软甜蜜,几乎让云雀难以自控。但他终归是没有经验的,只是顺从本能更加贴近身下纤细的身躯,浑身燥热却不知如何排解。下腹的热流一股接一股,下身硬硬地抵在纲吉的腰窝。
许是感觉到被硬物抵住十分不舒服,沢田纲吉抬起软软的手臂想要把那东西拿开。正当他摸索着握住那似乎是棍子的东西时,他双颊酡红迷蒙着双眼对身上的人道:云雀学长,把浮萍拐拿掉,咯着我好不舒服……
而本沉浸在品尝甜蜜的云雀被那奇异的触感激得浑身一颤,差点把持不住自己的神智。他咬了咬舌尖微微回归了理智,看见身下的人衣衫不整胸口大片春光外泄,隐隐可见粉色的两点。他只觉得浑身血液向上冲来,鼻头一热竟要流下血来。
为了避免在草食动物面前做出这样丢脸的事情,他强忍着欲望,转开了目光,然后握住纲吉柔软的手掌将它从自己要紧之物上扯了开去。
咳咳。
云雀恭弥低头轻咳了两声,眼神不自然地望向远处重重叠叠的云层。
正在此时,一阵微凉的风吹来,把沢田纲吉吹得清醒了几分。少年看见自己居然躺在了云雀学长的身下,白色的衬衫扣子解开了一半,被拉扯着露出了光滑的肩膀,他大惊失色,随即泫然欲泣。
云雀恭弥看他这样的神色,心下便更软了几分,压制着自己的欲望,以免在这大庭广众之下做出什么让他的草食动物羞愤欲死的事来。他慢慢俯下身去,贴住纲吉光洁的额,是俯首低额讨一分温存的姿势。幽深的眼直直对着纲吉不知所措水光隐然的眸子,轻轻地抬唇吮干了盈在眼中的泪。
云雀恭弥把头埋在沢田纲吉的肩窝,勾起唇角,极缓极坚定地说:我会永远陪着你的,草食动物。你要记住,你是我的。
云雀的话像一股清流流进沢田纲吉的心间,冲刷尽了所有的迷雾疑霭,把他的燥热不安羞窘尴尬都一一抚平。他颤抖的身体慢慢地平静下来,双手抚上云雀恭弥地脊背,抱住了他的云雀学长。
沢田纲吉好像突然懂得了他对云雀学长的感觉,原来叫做喜欢。
而且云雀学长对他也有一样的感受。
少年的心雀跃得似乎要飞起来。


最新回复(0)
/cundangJLO2g_2BEPp1CeV4YO_2BgqBgc5iUmG_2Fz_2BVbOnVdTA_3D_3D4829481
27 简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