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子哲也与火神大我交往的第两千九百九十九天(黑火)[暗夜Satan龍]

原帖地址:http://tieba.baidu.com/p/4322075762

1楼

寒假结束前应该能完结吧。
附上:
二九系列的第一篇——
黑子哲也与火神大我交往的第二十九天
http://tieba.baidu.com/p/4200072219


二九系列第二篇——
黑子哲也与火神大我交往的第二百九十九天
http://tieba.baidu.com/p/4209454664?pid=80496321530cid=0#80496321530

2楼

第两千九百九十九天 · 壹


黑子哲也与火神大我交往的第两千九百九十九天,两人爆发了一场前所未有的激烈争吵。
起因是昨天下午的一场比赛中,火神的小腿突然剧烈痉挛,以至于在回防的途中毫无防备地重重跌倒在地上,而在那之前,他刚刚完成了一次他最拿手的超长滞空飞跳。
整场比赛的第十四次飞跳。

黑子接到消息后立刻赶去了医院,见到人的一瞬间眼神便落在了对方被磕青一大片的膝盖上,面色难得阴沉地可怕,偏偏那个笨蛋却还一副什么都没发生似的样子冲他咧嘴打招呼。
呦!黑子,来的好快!

没去接对方的话头,黑子哲也沉默地盯着他,直到对面的人讪讪地收回了举起的手。
眼见那双火红色的瞳中渐渐流露出些许无措,黑子轻轻叹了一口气,面无表情地走过去准备搀起对方。
火神下意识想先站起来以表明自己并无大碍,无奈小腿肚还有些酸软,险些再跌回去,如果不是身边的人及时扶住的话。
小心地看了一眼自己蓝发的恋人那越发冷沉的面色,火神大我终于意识到此刻逞强只会让这人更加生气,也就顺应着身体的疲累将大半的体重都压到了对方身上,幸好黑子即使不再专注于打篮球,平时也有坚持锻炼增强体力,此刻能稳稳地撑住身边倚着的人。
然而气氛还是有些阴沉。

火神不自在地动了动架在对方肩上的手臂,干巴巴地开口:
那个,哈哈,黑子,我好饿啊……

听着身边的人这般生硬地找话说,黑子睨了他一眼,见对方望过来的目光颇有些可怜巴巴的意味,终于还是不忍心再晾着他了。
回家吧,我煮粥……
又是粥啊,除了水煮蛋和白粥你真的就学不会别的了吗……
黑子闻言瞪了他一眼,扯了扯嘴角声线平和:
怎么,火神君是想吃医院的食堂餐?
这家伙居然还敢嫌弃!
呃……火神缩了缩脖子,讷讷地住了口。

这一天,火神的晚饭是白粥配水煮蛋,氛围还算可以,黑子也没再就这件事和他说些什么.
晚上两个人都躺上了床,当身边的人呼吸也开始平稳的时候,火神心中的忐忑终于平息,一口气松懈下来,很快也进入了睡眠,这件事似乎就这么揭过了。
如果不是第二天,火神所在球队的教练来登门探望的话。

鉴于昨天的事,火神获得了几天的休息时间,加之昨天可算是身心疲惫的经历,这一觉睡地格外的悠长,醒来的时候已是日头高照,黑子也已经不在身边了。
精神还不错的男人躺在床上伸了伸腿,一个鲤鱼打挺从床上跳下来。
赤着脚在地板上试探性地踏了几下,他满意地咧了咧嘴。
感觉好多了呢,应该很快就能完全恢复吧。

心情颇好地换掉了一身睡衣,火神正打算出去告诉黑子这个好消息,然而门把一拧,门外客厅里原本刻意压低了音量的谈话便毫无阻碍地落进了耳朵。

费格教练,就这个问题我们已经讨论过很多次,我以为已足够你明白我的意思!
向来温润的嗓音此刻听起来冷沉得厉害,即便隔着门板火神也能听出那其中压抑的怒气。
如果你真的珍惜他的才华,就应该知道这样的做法是在压榨他的潜力,作为专业教练这会有什么样的后果你不会不清楚吧……
发生这样的事我感到很抱歉,黑子先生,但火神现在正处于一个球员最巅峰的年龄段,而且他在场上自始至终都是最耀眼的那一个,即便我限制他跳跃的次数,很多时候观众的期待,队友的期待,甚至是对手的期待也不允许他有所保留,况且火神对篮球始终抱有强烈的热情,我无法去要求一个热爱篮球的球员不要在球场上全力以赴……
您这是在偷换概念,教练,在考虑长远发展的前提下合理安排当下,并不等于要让他压制自己的光环和实力。
冷硬地打断对方的冠冕堂皇的论调,黑子哲也望着对方一脸歉意的表情,只觉得胸口鼓动的怒意翻腾地更盛了。
而且,听您的意思,难道您是想告诉我,作为教练你无法约束球员的行动,这是情势所迫下火神君自己做出的选择,与你无关吗!
看着对方张了张嘴似乎还想说什么,黑子眯了眯眼睛,难得将礼仪丢到一旁,直接拦住了对方的话头:
看来您并不懂得如何合理地运用一个球员的潜力,或许于你而言,即使走了一个火神大我,还会有下一个,如果您一直是抱着这种心态从事教练一职,我想我需要质疑一下火神君当初的选择了……

终于听不下去了的火神猛地打开了门,客厅里的声音顿时消弭,一下子就安静了下来。
原本在沙发上坐着的两人在他开门的瞬间就双双站起身, 黑子没料到火神会在这个时候醒,他并不希望对方接触这些乌七八糟的事情,但显然刚才的对话,这个人都听见了。
眉心渐渐蹙起,黑子有些担忧地望过去。
站在门边的火神却只是略略抬了抬眼,便错开了那道目光。

一阵尴尬的沉默后,火神眼神晦涩地扯了扯嘴角:
黑子,教练来了你怎么也不叫我呢……

3楼

第两千九百九十九天 · 贰


估计是察觉气氛不对,费格教练草草交待了几句便识相地闪人了。
门在眼前阖上,火神唇边生硬的弧度也渐渐被抹平,抿出了毫不柔软的线条。

黑子看着眼前始终没有转过身来的背影,心下担忧更盛,终于忍不住出声打破了沉寂:
火神君……

背对着他的火神身体微不可查地顿了顿,垂在身侧的手不知何时已紧紧攒了起来。
沉默在周身蔓延,呼吸起起伏伏……
良久,他闭了闭眼,僵硬地拉扯嘴角:

什么时候开始的……

声音很轻,听不清情绪。

黑子微微皱起了眉,张了张嘴似是想说些什么,但眼前的人却没有给他说话的机会。
红发的男人缓缓转过身来,一双焰色的眼睛明明灭灭,低沉的嗓音里满是压抑:
你是什么时候开始,跟教练联系上的……
要求教练减少我在场上跳跃的次数,插手我的训练安排,甚至是质疑我的选择……
都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他本以为是教练希望给队里的其他人也留一点表现的余地,才会不鼓励他全力表现,却没想到根源竟是在这里。

压抑的情绪终于爆发,男人低吼出声,神色暗沉的面上满是暴躁的冷怒。
说话啊黑子哲也,我在问你!是谁允许你擅自干涉我的事的!!!

黑子僵在了原地,难以置信地睁大了眼睛。

你说……什么……

徒劳地动了动唇,黑子却发现此刻自己一点声音都发不出来。

面前的男人将唇抿成了一直线,高大的身躯微微前倾,伴着周身再明显不过的怒意,看上去仿佛一只暴怒的野兽,下一秒就会扑上前来将敌人撕碎。
敌人?
他吗?
黑子哲也茫然的看着面前的人,那双从来热烈的焰色眸子此刻盯着他,竟能为他带来透骨的凉意。

客厅里此时静极了,只听得时钟表盘上秒针摆过发出的机械声,漠然作响。

喉结滚了滚,黑子微微低下了头,额前刘海滑落,在眼前投下一片阴影,遮去了眉目间的神色。
黑子低垂着眼睛,原本微不可查的呼吸声在这一刻似乎被无限放大,在混沌的脑中震出一片绵延的回音,耳边都是嗡嗡的噪声。
他张了张嘴,勉强从喉口挤出的一丝声音,尚带着颤抖的尾音:
这样啊……
喉咙干涩的厉害,连气流刮过都是一阵生疼。
火神君是这样……看待我的吗……

声音极轻,火神却听得分明,对方似是极力想要维持平静,但显然并不成功,略带沙哑的颤音仿佛正被什么狠狠拉扯着,竟有几分面目全非的意味。
火神心头忽然便蹿起一阵痛意,一时间怒气都被哽住。

气氛僵持住了。

最狂躁的一波怒意都随着方才的质问宣泄了出去,此刻火神的理智终于有所回归,对面的人微微低着头,看不清神色,但他记得之前的那个眼神,是再明显不过的受伤和失望……
胸膛剧烈起伏,暴躁、歉疚、以及一些乱七八糟他自己也分辨不出的情绪在里头来回翻滚,火神咬紧了牙,却也只是直挺挺地站在那儿。
平日里两人虽然也会有争执,但都属于打闹性质,一方先低个头,另一个再顺势让个步,也终究只是生活中小小的调剂罢了。
他们之间从未走到过这般难堪的境地,一时间竟不知如何是好。

黑子能感觉的自己攥紧了的拳头因为失控的力道已经开始颤抖,却还是不顾掌心隐隐的刺疼,死死地握着。
除此之外,他不知道怎样才能让自己冷静一点。
但是,即使他从来都是两人间比较克制的那一个,方才也真的有那么一瞬间想冲上去狠狠给那个人一拳。

不,或许并不是对方的问题……
眼前的人从来不会掩饰自己的真实感受,向来有什么说什么……

所以可能,真的是他太自以为是了……

抿紧的唇已然泛白,他眼中的神色动摇得厉害。

八年多的时间啊……他以为足够长久……
却忘记了,再如何亲密的关系,两个人,也终究变不成一个人。

是他,逾矩了吧……

闭了闭眼睛,黑子抬起头,不过几个呼吸的时间,他似乎已经收拾好了情绪,恢复到了往常面无表情的模样,但是眼睛却无法为他隐瞒……
几步开外,浅蓝对上赤红,是火神从未见过的苦涩和黯然。

火神现在的感觉非常不好,他难得有些想逃……

而另一边,黑子现在已经没有多余的精力来分辨对方的感受了,他几次微张了口又颓然抿起,最后终于艰难地出声:
对不……

——砰!!!——
还未将那句出口便宛若刀尖自心头划过的退让说完,门板就狠狠撞上了墙,发出巨大的撞击声,而面前的人也已经头也不回地跑了出去。
木然地动了动眼珠,黑子哲也看着人跑远的背影,却连一句挽留都没有力气再喊出来了。
心脏一下一下地鼓动着,疼痛仿佛顺着血流蔓延到了全身,呼吸都带着颤抖……

火神……君……
良久沉默,空荡寂静的客厅,轻轻响起了一声无力地呼唤。
徒劳无用,无人应答……

4楼

第两千九百九十九天 · 叁


火神回来的时候,公寓里没有人。
将装满食材的购物袋放下,红发的男人环顾了一下,说不清楚是庆幸多一些还是失落多一些。

他看了一眼墙上的挂钟,已近11点了,作为午饭来讲,似乎要晚了。
将兜里的手机掏出来,亮起的屏幕上既没有信息也没有未接来电。

还是先做午饭吧,说不定那家伙一会儿就回来了呢……
这样想着,火神犹豫了一阵还是放下了手机,转身拿着食材进了厨房。

不久,厨房里响起了锅碗瓢盆碰撞的声响,食物的香气开始蔓延……
然后又渐渐安静。

1点。
盘子里盛起的菜肴看上去色香味俱全,热气却已经随着时间的推延散去了。
身上还穿着浅蓝格子花样的围裙,高大的男人在客厅里踱着步,频频低头去看手里的手机。
也不知纠结了多久,火神脚下突然顿住,冲时钟那里又望了一眼,一咬牙便将手机频幕上停留的那个号码拨了出去。

火神并不觉得黑子会不接他电话,他为难的只是该怎么开口。
所以当电话里的等待音仿佛要无限重复似的时候,他才忽然想起来,他们之前应该算是吵架了吧……
所以,如果那个人现在不愿意接他的电话,也是正常的吧?

那,要怎么办?

火神有些茫然。
作为恋人黑子绝对算得上温柔体贴,很多时候即使两人之间有点小摩擦,黑子心里不舒服,却也总能在连火神自己都懵懂的讨好中被安抚,哪怕只是一杯香草奶昔,也能顺其自然地和好。
可以说,黑子哲也从来没有拒绝过火神大我。

那么,现在他被拒绝了吗?

眼神下意识落在墙角的立式冰箱,里头有他刚刚做好的奶昔,是那个人最喜欢喝的香草味。
就在火神开始觉得不知所措的时候,电话突然接通了。

喂……电话那头的声音清浅平淡,似乎一如往常。
火神有一瞬间慌张,表情空白了一阵才找回自己的声音。
黑,黑子……

嗯。黑子低低地应着,却没像往常那样带着笑意唤回去。
那个,午饭已经做好了……拇指有些局促地蹭着手机的金属外壳,火神定了定神,你什么时候回来……
电话里有好一阵没有回应,火神居然觉得自己有点紧张。
良久,电话里才传来那人平静的声线:
我有点事,火神君先吃吧。

哦……
愣了愣,火神讷讷地答应了一声。
那,那我挂了……

听着那头声音里显而易见的失落,黑子垂了眸不知在想些什么。
——先生,请问您现在要点餐吗——
身着制服的服务生礼貌地询问着,惊回了游走的思绪。
黑子冲人摆了摆手。
手机还保持着通话的状态,他面无表情的盯着看了一会儿后,按下了挂断键。

另一边,火神听着手机里传来的盲音,有些茫然。
他刚才没听错吧……
点餐?!

低头看向显示通话结束的屏幕,眉头紧紧地皱起,火红的眸中渐渐升腾起显而易见的烦躁。
他啧了一声,将手机甩到沙发上,转身走回厨房给自己成了满满的一碗饭。

凳脚在地板上拖出刺耳的尖叫,碗砰的一声砸在桌上,红发的男人重重坐下,恶狠狠地盯着眼前的一桌子菜肴。

混蛋黑子,我一点儿都不会给你剩的!

5楼

第两千九百九十九天 · 肆


格调高雅的西式餐厅中,小提琴悠扬的音色正轻柔地回旋。
四周是落地的玻璃,皮肤白皙的青年坐在桌边,浅蓝的发仿佛能融入窗外的天空之中,无端教人觉得温柔,偶尔侧过的脸却无甚表情,只是轮廓清朗俊秀,衬着那微敛的眸,才让人突然想起来……
蓝色代表忧郁。

回绝了第三个来招呼自己的服务员,黑子无奈地摸了摸鼻子。
随着年龄的增长,他那可怜的存在感似乎也大有长进。

只是此刻,他却恨不得谁也瞧不见他的好。
蓝色的眸子愣愣地看着眼前的水杯。

他承认,在那场被打断的谈话中,最后他确实失态了……

因为恐慌。
从八年前就开始不断积累的恐慌……

抬头盯着窗外看了一会儿,黑子闭上了眼睛,在脑海中缓缓勾勒出那个人的身影。
矫健的,高大的,奔跑着的,大笑着的……

他爱极了那个人凌空飞跃时耀眼的模样,场上场下,无论他看过多少次,都无法不为之惊叹……

但是,早在多年前,那个人刚刚发现自己的惊人天赋时,他第一次看到对方那堪称奇迹的滞空能力时,他就知道……
那种仿佛在一瞬间被上帝赋予了羽翼一般的可怕弹跳力,怎么可能没有代价!

如果火神大我与黑子哲也的关系仅仅止步于搭档的情分,那么黑子能做的也只是一个善意的提醒,今后是好是坏,他也终究不过是个旁观者,一个会为之遗憾的局外人。
但一切都已经超出了那个界限。

担忧像荒草一样四下蔓生……

将自己的年轻作为资本,宛若疯狂的赌徒一般在球场上肆意押注。
前车之鉴,数不胜数……

他怎么能放任自己看着那个人去随意挥霍自己的力量,只为换取片刻辉煌
如果有一天上帝收回了那份偏爱,如果有一天那个人跌落在球场,那他要怎么办?
自己,又要怎么办……

睁开眼睛,玻璃中映出的面容模糊难辨,一双蓝色的眼睛却回望了过来。

黑子哲也并不是一个瞻前顾后的人,正相反,很多时候他都是相当干脆的,然而一旦扯上了那个人,顾虑便由不得他控制,踟蹰徘徊皆成了常态……
翻尽了前人的事例,于普通人而言大多更像是一个个催人泪下英雄含恨的故事,黑子看来却触目惊心,他没法控制自己不去将那些人物替换成自己心心念念在乎的那个人。

因为在乎,所以做不到没心没肺地相信这些一定不会成为他们的现实。
因为在乎,所以无法接受在那个人无数的未来中,会有这样一种可能……

他们就这个问题谈过几次,那个人总是认真地听着,认真地应着,球场上头脑一热,却又什么都记不得了。

轻轻叹了口气,黑子拿起玻璃杯抿了一口水。

其实他是理解的。
毕竟他曾经也是那么热爱篮球,那么痛恨那些在球场上有所保留的人。

只是如今,他却要……

黑子自嘲的笑了笑,垂下了眼。

抱歉,黑子先生,路上有点堵,等久了吗……

抬起头的瞬间所有情绪尽数收敛,黑子站起身,礼貌地笑了笑:
也没有多久,请坐,史密斯先生。

6楼

第两千九百九十九天 · 伍


记得每天晚上的按摩一定不能停,必要的时候可以用药水泡泡脚,效果会更好一些……

黑子先生您也不用太过担心,火神先生还很年轻,多用点心保养就好……

有您这样的爱人,火神先生一定很幸福吧。

……………………

很抱歉占用了您这么多时间,史密斯医生,今天非常感谢。

……………………

秋意渐深,傍晚的风也不免带了些寒意。
目送着黑色的Ford一路驰远,黑子拢了拢外套,抬手看了一眼表。

看来不止回避了午饭,连晚饭也要错过了……

他抿着唇,转身开始往回走,浅蓝的眸子静静地看着脚下有些昏暗的路面。
比散步还要慢的步子,没有回家的期盼和急切,却比闲适还多了一份拖沓。

某一个时刻,头顶忽然变得敞亮,黑子停下了脚步。
路灯一个接一个地亮了起来。

青年抬起头,浅蓝的发被晕上昏黄,冷色调的眼睛迎着光恍惚着眯起。

幸福吗……

他垂下眼,光顺着发丝倾洒而下,脚边是徘徊的影子。

幸福……吗……

闭了闭眼,他再次抬步往前走去。

————————————————————————————————————————

电视机里,身形高大的红发少年高高跃起,尖锐的哨声在球落地的一刻恰当好处地吹响,音箱爆发出排山倒海的掌声……
沙发上的人动了动,缓缓睁开眼睛。

激烈的欢呼声在空荡的客厅里来回冲撞,还没睡醒的火神只觉得头脑发胀,扭过头,正看到屏幕上的人笑着给了身后浅蓝色头发的搭档一个拥抱。
抹了一把脸,他站起身想去喝口水,却不慎踢翻了脚边堆起的一叠录像带。
沉默了一会儿,男人蹲下去把它们收拾了起来,放回到电视机旁边的木制架子上。

黑子哲也大概从来没有错过过火神大我的比赛,哪怕一场。
他们相遇以后,火神所经历的每一场比赛都能在这个架子上找到,甚至是当年高中时期的那几次赛事,黑子都去找人拷贝了下来。

手指在一排排整齐摆放的录像带上划过,男人看似凶恶的眉眼间带上了些许柔软的落寞。
播放机里的那盘带子已经放映完毕,电视屏幕显示待机,客厅里安静得厉害。

晚上,七点。

火神咬了咬牙,转身扑到沙发上翻找手机。
还是,再打个电话问问吧。

我回来了。

突然响起的声音吓得火神骤然一僵,回过头就看见那个大半天都不见人影的家伙正站在玄关。
心头揪着的感觉忽然一松。

你不要吓我啊!!
盯着那个正在换拖鞋的身影,火神拧着眉恶声恶气地埋怨。

直起身走进来,黑子瞥了一眼处于待机状态的电视屏幕,回过头冲他点了点头,淡淡出声:抱歉。

从来温和有礼的人,此刻竟面容冷淡地丢下两个字后就径直回了卧室。
喉口像是忽然被哽住,火神站在原地,有什么在心头翻滚,有点酸,又有点苦……
握了握拳,他跟着走了上去。

7楼

第两千九百九十九天 · 陆


卧室里面没有开灯,那人在浴室隔间里不知在忙些什么,男人站在门口盯着浴室玻璃隔门透出来的暖光,焰色的发掩在昏暗的光线里,显得有些黯淡。
忽然,门被打开了。

直直对上的视线,让火神有些措手不及。
正当他觉得应该出声的时候,黑子先开了口:
开灯。

哦,哦……迟钝地应着,他手忙脚乱地去摸开关。
光,亮了。

黑子走到床边,将手中端着的水盆放到地上,回头去看他:
过来。

眨了眨眼睛,火神看着正腾腾冒着热气的水盆,好像明白了什么。
抿起唇,他默默坐到床边,习惯性地脱下袜子,看着那人熟练地搅着水试温,又伸手握住他的脚腕牵引着泡进水里。
微烫的温度熨帖地刚好,温热的手指揉捏的小腿肚,神经末梢流淌着酸疼后的舒爽。

火神睁大了眼睛,一眨也不眨地盯着瞧。
面前的人单膝跪在水盆前,微微低着头,冷色调的发在橙黄的灯光中笼上了柔柔的光晕。

一定是水汽太足了,不然眼中映出的景象为何湿润了起来?
男人搭在床边的手指不知不觉揪住了床单。

他刚才怎么会害怕今晚黑子不会回来了呢……
明明,一次也不曾落下过的。

……………………

拧干毛巾,仔细地拭去残留的水珠,黑子端着盆子站起身,低头的一瞬正好对上坐着的男人仰头望过来的眼睛。
分叉的眉毛因为抬头的动作凌厉地飞起,焰色的眸子睁得大大的望过来,看上去有些凶气,但是……

眼神落到那隐隐有些泛红的眼角,黑子心头一颤。

这人大概不知道,他现在的样子看上去有多委屈……

他垂下眼,转过了身。

看着面前的人要走,火神下意识伸长手臂搂住了对方的腰,倾过去将额头抵上了那人瘦削的背。
一个相当亲昵的动作,即使是平常的他也极少展现出这样依赖的姿态。
但是现在他想和这个人近一点。

如果是这个人的话,那些心事也未必那么难以启齿。
说吧,把内心最深处藏着的,把原本说不出口的,都告诉他好了。

忐忑的,恐慌的,无助的……
坚定的,无畏的,决绝的……

全部,都告诉他。

温暖从背后被贴住的部位源源不断的传来,黑子静静地站着,听着身后的人一点一点地将自己最深切的感受和想法说给他听。

他说很抱歉,说他明白他的担心。
毫不在乎的态度只是表象,他与他同样忐忑着,但他更害怕这样的心理,会让他不敢再跳。

就好像一只恐高的鸟儿。
心里如果有一座牢笼,再有力的翅膀也无法飞翔。

他害怕会那样……

8楼

第两千九百九十九天 · 柒


黑子,我宁愿做那个从悬崖上跃起的人,也不要永远只站在地平线上的安稳。
黑子,你明白我吗?
能,原谅我吗……

浅蓝的发掩着眼睛,他苦笑。
你都这样说了,我还能怎样呢?

你放开我。

话音一落,缠在腰间的手臂陡然收紧,强烈的力道几乎能带起痛意。
察觉到对方靠过来的身体上传来的颤抖,黑子无奈:
火神君,我端着盆子手好酸,能让我先去放掉它吗。

身后的人忽然一僵,手立马缩了回去,不用回头他都知道那双火红的眸子肯定正恶狠狠地瞪着他。
这么想着,他忍不住笑出了声。

糟糕,太大声了……

沉默了一瞬,刚刚还温顺如猫儿似的男人暴躁地怒吼:
黑子哲也,你果然是个混蛋吧!

————————————————————————————————————————

黑子是没有吃晚饭就回来了,却没想到一向容易饿的火神竟然也没有吃,于是火神就随便下了两碗面。
被问到为什么没吃时,男人只是甩出来一句啰嗦,就埋头去吃面了,黑子看着自家恋人涨得通红的脖子,觉得自己好像明白了什么。

吃过晚饭,黑子打开冰箱,毫不意外地在里面看到了最爱的香草奶昔,火神洗完碗走到客厅的时候,正好看到人一脸幸福地捧着奶昔杯子的模样。
莫名地有点不爽……

喂!黑子,刚刚……那个……
浅蓝的眸子望过来,无辜的样子让火神嘴里的话越发磕磕绊绊。
最后他破罐子破摔,面色通红地闭着眼睛低吼:
就是那个道歉!你的回答呢!

啊,原来火神君是想问这个啊。黑子一脸恍然大悟的神情,但弯起的眼睛很难让人相信他不是故意的,可惜火神正在恼羞成怒,没有发现。
嘛,看在香草奶昔的份上,就原谅火神君了。
眨了眨眼睛,他点点头一脸‘我很大度吧’的表情。

居然是因为香草奶昔,你能不能有点原则……
火神简直无力吐槽,一边咕哝一边窝进沙发。

待机时限过去,播放机里的录像带已经开始重播,画面里镜头刚好切换到诚凛。
屏幕上,少年的他们伸手碰拳,并肩走上了球场。

客厅里面,红发的男人坐在沙发上投入地比划着。
黑子坐在一边咬着奶昔吸管,看着身边人夸张的动作,眉眼弯弯地笑了。

笨蛋,因为是你啊。
因为是你,所以再生气,一杯香草奶昔就可以原谅你。
因为是你,所以无论如何,也一定要一直一直在一起。

何况,既然你已经有了这样的觉悟,那么即使是悬崖……
我也愿意,陪你一同跳下。

忽然,奶昔杯中传来吸空的声响,他浅蓝的眸子眨了眨。

啊,没了……火神君,再来一杯。
没有!就一杯!这么晚了不准喝了!
……好过分,我不要原谅火神君了。
哈?!黑子哲也!你给我适可而止一点啊!!!

END

最新回复(0)
/cundangNS_2BqNXQ_2FXWvTGbfrt7NLdczGeMrdnsv5IoT1Zg_3D_3D4834225
27 简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