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觉得哪个地方的人在酒桌上坚持的最久?

你觉得哪个地方的人在酒桌上坚持的最久?
最新回复(11)
  • 作为祖籍山东的东北人可以告诉你,千万别跟内蒙人喝,干不过!

    我东北出生,高寒地带,喝酒那是从小就培养的,作为四次胃出血的资深酒鬼,在

    ...

    作为祖籍山东的东北人可以告诉你,千万别跟内蒙人喝,干不过!

    我东北出生,高寒地带,喝酒那是从小就培养的,作为四次胃出血的资深酒鬼,在山东和内蒙都是在酒桌上厮杀不知道多少回的了。我可以负责的告诉你,内蒙人最能喝,东北和山东人全方位完败!

    先讲一下山东人特点,山东人喝酒属于战线特别长,从天黑和喝到天亮都没问题。小酒盅,一点点跟你耗,菜是凉了又热,热了又凉,就是小杯子,一口口的抿。

    酒桌上的规矩多,但是话不多,互相敬酒也是有板有眼的,我喝起来都觉得受约束。性子急的,真跟山东人喝不了,我大概给定义为,山东人喝慢酒。

    接下来讲一下东北人,跟山东人比起来,东北人喝酒很急,大杯子或是大碗,菜都没有怎么动,酒差不多就干掉一瓶了。

    但是东北人有个特点,转场式战斗。喝完这一场,开启第二场,还是这么个速度。

    如果你是外地客人到东北,第一场酒,可能是排场酒,就是将就点席面,上得了场面。

    但是第二场酒,就是去特色馆子子了,很地道的特色菜。基本上这一顿才正经吃东西,第一场的,基本没怎么动筷子。

    第二场基本是先吃菜,然后开喝,差不多再干一瓶,第二场结束。

    这时候可能带你去泡澡,把酒气泡出来,全身舒服了,然后开始夜宵模式,也就是烧烤。

    这时候就是白酒啤酒都可以了,基本放开喝。

    所以,在东北喝酒,你要有三个战场的准备 别第一场就把自己喝倒了。

    最后讲一下跟内蒙人喝酒,我在内蒙前前后后加一起待过一年多时间。

    论到喝酒,我觉得内蒙人绝对是比山东人强,也比东北人强。

    首先,内蒙人不论形式,什么喝慢酒快酒,都无所谓。

    喝慢酒,我觉得在内蒙人眼中可能就算是喝饮料吧。

    我在牧区的时候,当地没有水,渴了就喝奶酒。因为奶存不住,跟酒混合一下,不仅可以存住,最重要的是,解渴。

    对,人家用奶酒解渴的。渴了就来一口,这谁受得了?

    然后就是正规宴席了,到了正规宴席的环节,你就知道内蒙人的豪爽了,他们的杯子,东北人用大点的杯子就是四两的杯子。人家内蒙人,用那种可以煮鸡蛋的杯子。

    因为他们游牧,玻璃器具易碎,所以就用那种内外双层,还可以煮鸡蛋的杯子。那个杯子放三四个鸡蛋很轻松,容量上,最少也是一斤酒一杯。

    我在游牧区,他们喝酒不用瓶装,都是那种囊。打开塞子,就咕咚咕咚往那种大杯子里边倒酒。

    都是纯高度酒啊,我待那么久,喝的最低度数的,就没有低于50度的。别怀疑我这个老酒鬼的判断,我一口下去就可以品出来酒的年份和度数。

    那种大杯子,一杯就是一斤,我目测可能还会多一点。人家就跟你干杯了。

    这里的干杯,那是真的一口就干掉啊。四两的杯子,我干两下还可以,可是一斤的杯子,干不动啊。

    我基本上三两下就让人家喝趴下了,基本每次都是这样。

    结果,内蒙那帮老哥,继续喝还不算,还能载歌载舞。

    最可怕的就是,人家喝的这么猛,还可以喝到天亮。

    内蒙纯游牧的人,不仅喝的急,还能喝的久。喝开心了还能唱能跳。

    我是在内蒙游牧去,每次都是认怂,真的怂啊!

  • 作为一名客居东北三十年的南方人,对东北的酒文化深有体会。很巧得很,本人除了跟东北人外,跟山东人、内蒙人都喝过酒。


    先讲在东北第一次喝

    ...

    作为一名客居东北三十年的南方人,对东北的酒文化深有体会。很巧得很,本人除了跟东北人外,跟山东人、内蒙人都喝过酒。


    先讲在东北第一次喝酒的故事。

    那时候刚到东北上大学,赶上中秋节,系里组织活动,然后各个宿舍聚餐。那时候条件不像现在,聚餐就是全寝室的同学凑钱,到食堂买几个好菜,再到小卖店买几瓶酒,聚在一张长条桌上边喝边聊。

    我们一个宿舍八人,除了我还有两位南方人,剩下的全是东北人。刚开学不久,大家还不算很熟,有一搭没一搭地聊聊,喝了点酒,有人就开始倒在床上听收音机、放录音机。

    满以为酒局就算结束了,老大(南方人)说想家了,我就陪老大去了趟邮电局,给家里发一份电报。电报局有点距离,一来一回,加排队,大约用了一个小时。


    回到寝室推门一刹那惊呆了,首先扑鼻而来的是浓烈的酒味和各种说不清的混合味。只见六位同学,除了最小的(南方人,还不足十五岁)那位,扒着床栏呆坐,其他五个横七竖八倒着,满桌子饭盆、酒瓶、筷子散乱,最关键的是,地上和桌上,吐了数堆呕吐物!

    后来才知道,我们刚走,同班其他寝室的同学过来敬酒,两下拼上了,结果我们势单力孤,全军覆没。虽然我和老大捏着鼻子打扫干净了卫生,但还是落下了狡猾逃酒的罪名。

    在东北生活三十年,才发现东北人喝酒真是名不虚传。本人自认为酒量还可以,年轻时一顿干个半斤白酒不成问题,一斤多也喝过。可是我这个假东北人,见到真东北人还是胆怵。


    东北人喝酒第一个特点尚同!我喝多少你也要喝多少,喝少了你是看不起我。第二个特点是霸道,我干完你也得跟着我干完,否则就不是男子汉。第三个特点是凶猛,不管能不能喝,酒胆必须大于酒量。第四个特点是酒场如战场,宁可喝死绝不吓死。

    我在东北,曾经见到过一个哥们,喝多了,在一旁呕吐,结果吐出来全是血!

    总之,东北人喝酒讲求一个字势,场面要大,气场要强,嗓门更要亮。一个婉约派的南方人,往往见到这个场面就却步。所以,造成了东北人酒量厉害的假象。


    其实酒量大小跟哪儿人没关系,完全是个人体质差别。不过东北人敢喝、愿意喝、一年四季都能喝、男女老少都会喝,这一点实在是楷模。

    东北人喝酒还有个特性,喜欢喝啤酒。摸出了这个规律,我总是反其道而行之,只喝白酒。就这一点,很多东北人不敢跟我喝。

    若干年后,在南方碰见老大。小酌之时,老大感慨:南方人哪是喝酒啊,没劲!额......

    东北人现在变了,三十年前的酒文化已经不见了。不过说实话,非常怀念那时候的快意豪爽,回忆起来有一种江湖的感觉。


    跟山东人喝酒不多,只在青岛短暂生活过一个月,曾经有过一两次酒局。印象最深的是山东人喝酒的一个诚字,一如山东人的性格。席间他们的热情在菜上很奔放,大盘打碟,在酒上很含蓄,每一杯都起模范带头作用,一点都不逼你。

    可是,这会让你照见自己的渺小,于是不知不觉中了他的计。

    有一次去内蒙古巴林右旗公出,见识了内蒙人的酒文化。酒宴在一个敖包,巨大的圆桌,几乎可以上人跳舞。负责接待我们的是当地汉人,作陪的有一位蒙古族小伙子。

    宴席前半段,大家还都温文尔雅,不紧不慢,酒是地产的套马杆,度数不高,各种牛羊肉及乳制品应有尽有。


    喝着喝着,节目开始增多,变着各种花式的敬酒,一次比一次理由充足,你不得不喝。男主人高兴滴炫耀,他老婆哺乳期期间都没断过酒,估计奶水里都是酒,喝得他姑娘成天小脸通红。

    当大家差不多上听的时候,蒙古族小伙拽过来店家女服务员,开始载歌载舞,当然也没忘了给我们敬酒。我不能辜负了南方人酒上的狡猾,很克制,跟我一起来的两个女孩是地道东北人。同事两年,我居然没发现她们的潜能!

    因为音乐声太大,我根本听不清他们说什么,我们那俩小女孩,端起满满一碗酒,一仰脖干了,吓得我愣在那里说不出话。见我盯着她们看,她们还悄悄从我摆摆手,那意思没问题!


    在东北我见识过这种女孩,曾经一次公司聚会,一个女孩起高调,非要打样,一口喝掉三两一杯的白酒。结果,一分钟没到,人倒下了桌子。

    我们这俩女孩,那晚据说每人喝了不下七八碗!第二天告诉我:喝多也吐,开车也上树!

    虽然与内蒙人喝酒,论酒量不比东北人少,但是是另一种感觉——兴!喝得人热血膨胀的感觉,跟东北人玩命的感觉完全不同。

    所以,如果非要问,山东人,东北人,内蒙人哪儿人更能喝?答案无解,我老家南方的朋友,比我能喝的多得是,个人对酒精的承受度,和性格差异不同,哪儿都有能喝的。


    不同这三个地方,酒文化确实比较典型:东北人爽直豪气,酒场上如猛虎,有气势,大开大合;山东人热情内敛,实诚中带着几分小狡黠,每一杯酒里都有几分暖暖的温度;内蒙人如烈焰汹汹,万马奔腾,喝的是一个兴之所至。

  • 73神牛9月前
    引用4

    做为与山东一海之隔的东北人,可以说对山东人就太熟悉了!而且我们这座城市大多是山东人的后裔,因此也被戏称为海南丢

    内蒙的赤峰和通辽因

    ...

    做为与山东一海之隔的东北人,可以说对山东人就太熟悉了!而且我们这座城市大多是山东人的后裔,因此也被戏称为海南丢

    内蒙的赤峰和通辽因为工作关系以前常去,也结识了不少的内蒙的朋友。更加有意思的是我的一个同事娶了一个内蒙通辽的媳妇,我的这个同事老家就是山东的。

    酒桌上一个东北人,一个山东人,一个内蒙人,谁能撑到最后?

    我的同事结婚的时候,可以说正好凑齐了山东人、东北人和内蒙人,那么我就来说说同事婚礼上的见闻。

    一,东北人喝酒

    • 我们这里年轻人喝酒主要以啤酒为主,婚礼上更是很少有人会去动白酒,因为能喝白酒的东北人,基本年龄都在40岁以上。

    • 东北人喝酒喜欢热闹和起哄,啤酒喝起来可以一碗一碗的干,比较烘托气氛,但是白酒可以说动的很少。

    二,山东人喝酒
    • 山东人喝酒叫ha酒,他们见面的问候语就有咱们一起整点酒!

    • 山东人喝酒可以说是白的、啤的一起来,而且敬酒的话一套一套的,不知道为什么山东人喝酒那么多的套路和疙瘩话。
    三,内蒙人喝酒
    • 内蒙人喝酒喝的都是烈酒,闷倒驴和宁城老窖是他们比较喜欢喝的酒,要论喝酒的酒精度,山东人和东北人都不是对手。

    • 内蒙人喝酒没有那么多话,就是一个字开始干。我的同事去内蒙老丈人家回来说,他们那里早餐就是牛羊肉和大鸡腿,一起床就可以开喝。去人家做客来个羊尾巴油盘在胳膊上,让客人吸这个羊尾巴,吸完之后就是烈酒来压羊尾巴的腻。
    四,这三个地方人凑一起喝酒,能够撑到最后的肯定是内蒙人,因为我亲眼所见
    • 同事结婚的时候,女方从娘家来了不少客人,这其中以妇女为多。
    • 婚宴上有个习俗就是男方要敬女方的客人酒,同事山东的舅舅180cm多高的大个,鼻子头红扑扑的,说话大嗓门。一看就是酒精考验的人。

    • 他跑去给娘家客敬酒,祝酒词是一套一套的,可能他没想到内蒙的女人这么能喝,其中一个最多也就30出头的新娘的嫂子。跟新郎的舅舅用大碗拼白酒,当时好像是红花郎,结果新郎的舅舅两碗下肚就跑酒店的卫生间里再也没看见他回桌。
    • 后来娘家客撤席的时候,几个女宾还挨个给我们敬酒,我们喝啤酒被他们笑话。一个同事不服气,跟她们拼了4两白酒,结果就呵呵了!

    这次之后,我是领略了内蒙人喝酒的厉害,人家是话不多说直接干。而且一个小媳妇就能干倒山东和东北的老爷们,这个还有什么不服气的?内蒙人可能论喝酒,全国都要排第一吧?

  • 不是我在这里驳山东人和东北人面子。你们你们两个地方的人捆起来都不如内蒙人能喝。



    内蒙人能多能喝?很多年前经历的一件事都让我后怕。大概

    ...

    不是我在这里驳山东人和东北人面子。你们你们两个地方的人捆起来都不如内蒙人能喝。



    内蒙人能多能喝?很多年前经历的一件事都让我后怕。大概二十年前到内蒙出差,一个大哥开着卡车来接我。上车以后拿出来一个铁托盘放到腿上,又往上面倒了一袋榨菜。掂出两瓶锡盟特产,60度的草原白酒。



    天高地远的没人查酒驾。大哥先问我喝不喝?我哪敢!人家大哥就是一口酒,一根榨菜,一口酒,一根榨菜。还没到目的地,两瓶白酒喝完了。这大哥也基本上喝到6成,没酒喝就不愿意了,骂骂咧咧的像在开蹦蹦车。我感觉就跟坐在惊涛骇浪的小船里一样,估计当时脸都吓白了。



    结果到了目的地,一下车我就开始吐,人大哥看看我笑话我一句。又搂着一个伙计的肩膀说再给拿一瓶酒,没喝过瘾!

    下午休息睡了一觉,到了7点多主人叫吃饭,结果这大哥还在喝。感觉根本就灌不醉一样,肚子里就是个无底洞。而且周围一圈蒙古大哥都是这种酒量,你说吓人不吓人?



    而且他们在那喊的酒令就我是冷汗直冒。到现在我都记得清清楚楚!

    草原雄鹰展翅飞,一个翅膀挂三杯。好,你把6杯喝完了,刚放下。

    第2句又跟着过来了。三杯完了还有腿,一只爪子喝一杯。好,再来两杯!

    刚喝完,旁边一位大哥又来了:草原雄鹰往南飞,嘴里叼着满三杯。你欲哭无泪啊,再来三杯。

    等你喝了已经晕晕乎乎了,又一位大哥过来了:往南飞完往北飞,干了几杯加几杯!等着吧,还有11杯。喝完你绝对口吐白沫,人事不醒!



    据说这是招待外地贵客的固定酒令,开始你服软的话,喝个6杯就行了。如果你自认为你是山东人或者东北人贼能喝的话,那么越来越多越来越多,直到灌倒你为止。所以每次我都上来就服软,喝个两杯就好了。

    你说他们是在故意折腾你吗?不是的,因为他们个个都有这样的酒量,就是为了喝个高兴。所以啊,千万别在内蒙人面前吹自己有多能喝。什么东北虎西北狼,不如苏北小绵羊。人内蒙就是放羊的,你喝得过人家吗?



    在内蒙,认怂不丢人,真的!当然了,如果你感到寂寞,就去找内蒙古人喝酒吧!


    本回答到此就告一段落了。笔者长期更新美食相关深度文章,现在关注我,可以使您成为餐桌上的灵魂人物。

  • 东北人最先喝多,然后去卫生间倒酒,回来接着跟哥俩喝,隔一会继续倒酒,继续喝,就是讲义气!内蒙人和山东人会一直喝每人两瓶白酒之内不分

    ...

    东北人最先喝多,然后去卫生间倒酒,回来接着跟哥俩喝,隔一会继续倒酒,继续喝,就是讲义气!内蒙人和山东人会一直喝每人两瓶白酒之内不分胜负,山东人提议喝啤酒,内蒙人提议每人再加一瓶白酒再说,结果就是加了一瓶白酒两个人分,喝完了每人十瓶啤酒起,中间谁放水谁输,喝到第九瓶时候,内蒙人起身放水,输!第十瓶山东人也开始放水。此后三人啤酒每人三十瓶直至早餐时间,早餐后公司打卡回家睡觉,下午五点各自精神抖擞回公司开会。由于工作关系这三个省份的人都接触过,以上是真事,坐标在青岛,三人皆为同事。个人认为如果一直喝白酒内蒙第一,加上啤酒山东占上风,东北义气两瓶白酒之内能应付,高了以后倒酒继续陪啤酒透透就能恢复七七八八。本人天津人一瓶半时候天旋地转,二瓶啤酒就开始放水,第六瓶就实在喝不下去了,期间放水三次。对上述三位同事兄弟佩服至极。另外说一下有个内蒙女同事,曾经跟领导共饮红酒17瓶,领导喝醉的同时,送她回家下车吐了,楼下背回家的,这也让我佩服不已,真不知道内蒙女的怎么这么能喝。

  • 肯定是谁酒量好谁撑到最后:别看这三地方的人都是能喝的代表,那也不是每个人都能喝,不会喝酒的山东人东北人内蒙人大有人在。

    如果三人的酒

    ...

    肯定是谁酒量好谁撑到最后:别看这三地方的人都是能喝的代表,那也不是每个人都能喝,不会喝酒的山东人东北人内蒙人大有人在。

    如果三人的酒量都差不多,那大概率是山东人会撑到最后。

    我跟这三个省份的人都喝过酒,基本上,对东北和内蒙人,他们的习惯就是你喝多少我喝多少,没那么多弯弯绕。即便在内蒙,人家唱着歌端着酒上来敬,也是你一杯他(她)一杯,断没有只让你喝他(她)不喝的道理。我接触的东北人也差不多。

    山东人酒桌上讲究很多,我自己的体会,到最后都不知道是怎么晕的。

    其实我们的酒文化,越往南走,越容易被劝得热泪盈眶自我感动觉得不喝这一杯都对不起朋友祖宗天地,然后就醉得一塌糊涂。尤其是我中原大地的劝酒文化,如果你没在那儿喝倒过,算白活了。

    如果你酒量不佳,最好在广东上海浙江一带生活,我去过的这些地方似乎都没有往死里劝酒的习惯。

  • 这是把能喝的全聚在一块了,说说我和这几个地方人喝酒的经历,给他们排排名。

    同事老耿是山东青岛人,虽不是李逵那样的山东大汉,但喝起酒来

    ...

    这是把能喝的全聚在一块了,说说我和这几个地方人喝酒的经历,给他们排排名。

    同事老耿是山东青岛人,虽不是李逵那样的山东大汉,但喝起酒来非常豪爽,每次到他家,大盆吃海鲜,大杯喝酒。老耿每次至少八两,喝完照样打牌、聊天,和平时没有两样。他媳妇也是青岛人,也爱喝两口。有个同事姓陈,是山西忻州人,酒量也不错,有一回一起吃饭,酒过三巡,小陈开玩笑说:吃海鲜青岛人是师傅,喝酒忻州人是师傅。没想到耿嫂不爱听,当-当-当倒了六口杯52度五粮液,说:一口一杯,看谁先认怂。一口杯是三两酒,一看这架势,小陈的脸有点发白。老耿急忙打圆场:你俩酒量我最清楚,一个山西的关胜,一个山东的李逵,分不出上下。虽然酒没斗成,但老耿私下说,他没有老婆酒量大。

    九十年代末,我去大同采访,当时住的是三人一间的客房,同屋的另外两位东北哈磁集团的推销员,晚上两个人回来,一包花生米,一包兔头肉,三瓶白酒,从新闻联播,喝到晚间新闻,三瓶酒全见了底。我很佩服他们的酒量,悄悄看了一下酒瓶,喝的是大同当地产的60度的老白干。

    如果说喝高度酒,还得说内蒙古人,上次去呼和浩特谈业务,临走时主人在酒店送行,请我们吃特色菜,喝特色酒。酒摆上来一看,是闷倒驴,我们一看酒精度数67度眼都晕,一齐说:这个整不了,换个度数低的。于是换了一箱河套王,也有60度,呼市的朋友说:度数再低就没意思了。而且专门拿出招待贵客的小银碗,还请了劝酒的歌手,结果我喝的直接断片,怎么上的火车都不知道。

    一个山东人、一个东北人、一个内蒙人喝酒,谁能撑到最后,这是个无解的问题,全国哪都有酒量大的人,对于群体来说取决于民俗、饮食习惯和气候类型,对于个体来说取决了身体中乙醇脱氢酶和乙醛脱氢酶的多少。但不论是谁,酒喝过了头,身体都会难受,快乐的事情变成痛苦的事,而且损伤内脏,因此奉劝大家佳酿虽美,不能贪杯,适量为宜。

  • 徐克文08月前
    引用9

    酒桌上能撑到底并不在于哪个地方的人,也不在于酒量大小,最关键的是有自知之明,只有自知之明的人能撑到最后,百战不败!

    ...

    酒桌上能撑到底并不在于哪个地方的人,也不在于酒量大小,最关键的是有自知之明,只有自知之明的人能撑到最后,百战不败!

  • 如果酒桌上有一个山东人、一个东北人和一个内蒙人,到底谁能够撑到最后,毫无疑问,那一定是内蒙人。

    早些年曾经去过一次内蒙,虽然在那里仅

    ...

    如果酒桌上有一个山东人、一个东北人和一个内蒙人,到底谁能够撑到最后,毫无疑问,那一定是内蒙人。

    早些年曾经去过一次内蒙,虽然在那里仅仅停留了两天多的时间,但深深见证了内蒙人的热情好客和豪放爽朗的性格,尤其是对内蒙人的酒量佩服之至,我当时喝七八两酒没问题,但是和内蒙的朋友们喝酒,几乎没有一次不醉的,而且内蒙酒特别烈,在其它地方极少会喝到那样的烈酒。

    东北人和山东人脾气秉性差不多,但在喝酒方面差异很大,都说山东人能喝酒,其实也不尽然,东北人大多喜欢喝五六十度的小烧(烧刀子),但山东人喝的酒与东北人喝的酒度数要低一些,如果一个山东人、一个东北人和一个内蒙人在同一酒桌喝同等数度的酒,第一个倒下的一定是山东人,东北人居中,最后胜出的是内蒙人。

  • 说到喝酒,我这个没有酒量的南方人却有很多酒故事要讲。尤其是经常与东北人、山东人、内蒙人打交道,自然对他们的酒文化有一定的了解,所以

    ...

    说到喝酒,我这个没有酒量的南方人却有很多酒故事要讲。尤其是经常与东北人、山东人、内蒙人打交道,自然对他们的酒文化有一定的了解,所以,回答这个问题我感觉底气很足。而且我可以很自信地告诉题主:我的回答应当是最客观的。

    一、先说最熟悉的东北

    我在东北(辽、吉两省)呆了4年多,参加过辽西(辽阳至西峰)铁路和疏港(盘锦至营口)铁路建设以及沈阳铁西区土耳其家俬广场项目、驻大连某部的办公楼和营房项目建设。4年中大概有3年多的时间天天与东北人在一起,工作、娱乐、吃喝拉撒,几乎是形影不离。再加上我有100多战友是辽宁人,哥哥妹妹就更多了,可想而知我对东北有多熟悉。这么说吧,我自认为可以算得上1/3个东北人。



    有人说东北人特能喝酒,个人认为说这话的应该不怎么懂东北人(黑龙江人是不是很能喝,我不知道)。东北人喝酒豪爽,有气势,这是事实,但这并不等于东北人特能喝。

    有次项目地高书记(村书记)家新房落成办酒宴客,公司管理人员和一些包工头去贺喜,总共也就30来人(大都是南方人),坐满三大桌。而高书记家的亲友有200来号人,坐了近20桌。

    每个酒桌上摆着一瓶盘锦佳酿300年,一瓶泸州老窖,一件啤酒,还有几瓶饮料。

    酒宴开始,本地人桌子上敬酒、劝酒、斗酒,推杯换盏,你来我往,整个院子里喝的热热闹闹的。我们南方人的桌子上坐的都是来自湖北、湖南、广东的人,彼此不是很熟悉,大家都是自斟自饮,少有劝酒,显得安静多了。酒过三巡,本地桌子上开始有人呕吐,有人脸红脖子粗地开始吆喝,有人口齿不清地讲着东北段子。而南方人的桌子上依然安静如故。

    酒宴进行到七八分的时候,高书记到我们的桌子上来敬酒,发现我们三个酒桌上的白酒都喝完了,于是吆喝厨房每桌再加两瓶,结果高书记儿子随便就从本地人的酒桌上搜来十几瓶酒来,有的是喝剩的大半瓶,有的桌子上的白酒根本连瓶都没开。而院子里已经有好几个东北大老爷们喝趴下了。

    本地人散场后,南方人中不能喝的也跟着撤退了。剩下20来人都是酒精考验的老手,高书记亲自上桌,还特意叫了几个村里最能喝的哥们作陪。接下来的一个多小时,那才真叫喝酒——直接用玻璃茶杯干。

    那天他们到底喝了多少酒我不知道,粗略数了数,每个酒桌旁都摆着十来个空酒瓶。高书记和他叫来的那几个特能喝的哥们都喝趴下了,南方人也是相互搀扶着回生活区的。

    那以后,我们再到高书记家去喝酒时,如果有本地陪酒的朋友在我们面前耍酒威,高书记就会警告他:别小看南方人喝酒斯斯文文,真要喝起来最后倒下的不一定是南方人。

    二、再说山东人

    我在山东做过几个项目,也做过融资业务,虽然都没赚到什么钱(山东的钱不怎么好赚),但结识了许多山东人。而且,在部队的时候带过一个排的山东兵,所以,对山东人还是有些了解的。



    15年我在山东德州做过一个土建项目,项目是我的一个兵介绍给我的。

    项目开工后,突然有一天,一伙人跑到工地,声称要找我这个老板。那天刚好我去了北京,不在工地。我的一个管现场的经理接待了那伙人。其中一个为头的说,在德州做项目,如果不懂做人的话,那项目注定是做不下去的。他们不需要做项目的老板拜什么码头,只需要每个月买他们几条烟就行了。说完也不管你要不要,直接叫马仔从车尾箱里拿出二十条软中华仍在办公桌上。

    我那管现场的经理是个不信邪的人,对这种强买强卖他根本不买账,况且,他发现那烟是假得不能再假的货,于是就没给那伙人什么好脸色看,还叫保安将他们赶出了办公室。

    这么一弄就坏事了。第二天,工地来了几个做小生意的人,直接将三轮车堵住了大门口,所有材料都进不了工地,谁去叫他们让开都不好使,报警也不管用,警察来了他们跑,警察走了他们来,而且越来越多,这样纠缠了两天,工地不能正常施工,为赶工期从本地找的一帮民工带头闹事,要求公司赔偿停工给他们造成的损失,不赔钱就不干了,后来经过调查才知道,本地民工都知道公司没给那卖烟的人面子,所以不敢在这个工地干活了,他们说命比钱重要。

    听农民工这么一说,我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于是给在德州市局工作的战友打了个电话,问他该怎么弄。战友叫我不要着急,问题总是有办法解决的。

    没过多久,我带过的一个叫胡国民的兵带着那个卖假烟的人找到我,那人当着我的面给什么人打了一个电话,然后,做小生意的人全跑了,本地工人也全都复工了。

    当晚,我做东,在工地附近的一个酒楼摆了一桌。卖烟的那伙人来了七八个,一看就知道都是混社会的。其中一个被称做大哥的人,在饭局进行到一半的时候,突然吩咐服务员拿几个大玻璃杯来,然后开了三瓶五粮液,先倒了两杯酒,每杯半斤。



    酒倒好后,大哥开始说话,意思是说不知道我在德州有那么大的势力,是他有眼不识泰山,第一杯酒算是向我赔礼道歉。

    我的个乖乖,我就是个两杯啤酒的酒量,那么一杯白酒下肚,当场我就会被放倒。我哪里敢接招?只好连忙推说自己不胜酒力,喝不得酒。

    岂料大哥不依不饶,一定要跟我干杯,否则就是我不给面子,我怎么解释都不行。

    就在我们陷入僵局的时候,胡国民生气了,他叫来服务员,拿了两个大海碗,摆在桌上对大哥道,我老班长喝不得酒,我代他喝。说着就往碗里倒酒,一瓶酒倒进去,都只有半碗。三瓶酒往两个碗里倒,分均匀后,将两碗酒摆到大哥跟前,任他选择。

    大哥被胡国民的行为弄懵了,看看那个兵,又看看我,再看看碗里的酒,那意思显然是他也不敢喝那碗酒。

    胡国民见大哥还在犹豫,便端起一碗酒,对大哥道,我代老班长陪你喝这碗酒,喝完以后,请大哥管好你的手下,从此不得到老班长的工地来生事,如果不给面子,那也不要怪我不客气。

    说完,一口气将那碗酒给喝了。而且还作势要继续开酒,结果被大哥给拦住了。大哥向胡国民竖起大拇指道,兄弟,你海量,佩服,大哥服输。说完,带着一伙人到吧台买了单就走了。

    待大哥的人全都离开后,我正准备问胡国民这喝酒是怎么练出来的,结果我还没问,他就瘫倒在地了,最后因酒精中毒,到医院洗胃。

    这就是山东人喝酒的气势。

    三、最后说内蒙人

    有次跟几个鄂尔多斯朋友去江苏淮安谈一个项目,我们开车从湖南出发,过湖北就下雪了,速度不敢开太快,所以原计划下午6点多到达的,结果弄到凌晨1点多才到。两个淮安朋友一直在等我们一起吃夜饭,1点多了哪里还有夜饭吃?于是一行6人,找了个排档吃烧烤。

    刚坐定,淮安朋友从后备箱里拿出一件梦之蓝往桌上一放,道:先干完这一件再说,知道你们只有4个人,所以只准备了两件酒,不够再弄。



    (顺便说一句,淮安人喝酒是以件为单位的)

    只准备了两件酒,两件就是12瓶,人均2瓶,你以为那是水啊?我被淮安朋友的话给吓住了。没想到鄂尔多斯朋友却说,没事,我车里还带着几件马奶酒呢,不知道你们能不能喝得惯,要不先喝马奶酒,这天气喝马奶酒暖和。

    在这样的情况下,我这个只能喝两杯啤酒的人只能靠边稍息了。

    按照鄂尔多斯朋友的提议,见面三大碗。淮安朋友欣然应允,于是5个人就着一盘花生米(烧烤还没上)每人三碗酒下去了。

    照他们那种喝法,最后都会被醉倒,到时候我一个清醒人如何善后?那个时间段,找人帮忙都没处找的。于是我借口天气太冷,建议他们弄几个菜到宾馆去喝,那样,即便是他们5人都醉倒了,往床上一躺就了事,我省去了很多麻烦。

    建议被采纳,6人去到宾馆,他们5人喝酒划拳,我在旁边给他们倒酒。

    两件梦之蓝下去之后,5个人似乎还没有尽兴,鄂尔多斯朋友又拿了两件马奶酒出来,接着喝。这下淮安朋友傻眼了,只是一碗酒下肚,便开始呕吐,喝第二碗时,两人都撑不住了,摇摇晃晃连自己房间的门都没打开就躺在过道里了。



    我将两个淮安朋友弄到房间后,再回鄂尔多斯朋友的房间,三个人还在喝,到三点钟的时候,我回自己房间睡觉,早上八点我去叫他们吃早餐,三个鄂尔多斯朋友正在斗地主呢。

    结论:蒙古人最能喝,山东人最敢喝,东北人喝酒气势最足。但酒量大小,因人而异,每个地方都有酒量大的,同样,每个地方都有酒量小的和不喝酒的。喝酒的目的是为了应酬,为了开心,适可而止最好。

  • 俞远通6月前
    引用12

    话说康熙微服私访,来到泰山脚下,忽见前有一人,身材魁武,黑须,骑一匹蒙古马,不住向路人打听什么,转眼间,马到跟前,那黑须人见康熙看

    ...

    话说康熙微服私访,来到泰山脚下,忽见前有一人,身材魁武,黑须,骑一匹蒙古马,不住向路人打听什么,转眼间,马到跟前,那黑须人见康熙看他,便停马相问,问,年经人,听说本地有一位孔圣人,人称至圣先师,我有事情请教,你若知道地址,烦请告诉我知?康熙见这大汉气宇轩昂,眉宇间有英雄之气,顿生好感,答,我知道地址,正好我有空闲,就带你一同前往,去拜见圣人如何?黑须人大喜,邀康熙上马,二人同乘一马,往先师家的方向行去。话休繁琐,行路不至一日,来到先师门前,一看是个大院,进得门来,只见空地上有十几个学生,席地而坐,恭耳聆听教导,对着大门,太师椅上,坐一位老者,那老者慈眉善目,白须,正在给学生们授课讲经。康熙示意黑须人,白须人正是先师,二人不敢惊动,悄悄趋足一旁静听。白须人知有客到,又讲了一小会时间,便罢讲,站起来颌首,目询来人,康熙快步上前问候,黑须人也唱喏施礼,二人表明身份,说明来意,白须人不敢怠慢,礼请进中堂叙话。康熙是小皇帝,身份特殊,那黑须人更了不得,他是成吉思汗大帝。当下,三人畅谈些治国之道,孔圣人推崇仁道,成吉思汗顿感受益,康熙不住点头,佩服二位前辈的圣文勇武,后来康熙治国,创造盛世,从这次谈话中,多有得益。近午,学生来报,饭菜已准备好,请客人们入席。一张八仙桌,三把枣木椅,孔圣人上坐居中,成吉思汗居右而坐,康熙在左位相陪,旁边还站了几个学生。席间,说起家庭藉贯,成吉思汗蒙古人,康熙东北人,先师是本地的,是山东人。开始喝酒,孔圣先师年老身有恙,不能多喝,只吃了敬酒,其余以茶代饮,康熙和成吉思汗,喝了不少,康熙先醉,二人最后,都醉得爬在酒桌上打瞌睡,孔圣先师,命学生们扶客人去歇息,自到庭外去散步,拄杖踽踽行。。。

/shenghuouMmtmsFwQIsPs2ErnO_2F_2FKVusBfJvg1jCbEZwUO7u0q0_3D4869126
61 简首页